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是不是去相親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是不是去相親求月票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是不是去相親求月票

「呵呵,葉,搞得人摸狗樣的是不是想去相親。」這時,一道略顯蒼啞的聲音笑了起來,還看了喬圓圓一眼。

「還相親,看到沒老於,人家姑娘都帶來了,看來相親成功了。唉,多美的姑娘,葉這眼光,賊準的。」周yu明副市長爽朗的笑了起來,幾個中年傢伙居然也開起葉凡玩笑來了。

「呵呵,當然,我家圓圓是頂級美nv,我葉凡的眼光可不是一般的准。像周市長所講的,賊一樣准。」葉凡略顯自得,自然是要顯顯王八之氣了。

隨著jiao往次數增加,葉凡跟於志海、周yu明,盧安剛三人的關係倒是越來越和諧隔洽了。平時在四人湊一塊時也會開開玩笑。當然,很少的。

「於、周市長、盧司令,你們好。」背後的粟一宵是憋著內心的震驚趕緊是打起了招呼,想不到葉凡帶自己來的包廂里居然坐著三市委常委,加上葉凡就是四個了,幾近點了魚桐市的三分天下,這份量,不得不令粟一宵震撼了。

咋一見到三人時粟一宵再次明白了,這就是葉凡在魚桐真正的圈子。在魚桐來說也屬於頂級權力圈了。

葉凡曾經帶自己來過一次,後來就沒有了,說明,那次只是初次接觸,這次肯帶自己第二次來,那就是把自己真當自己人看待了,自己這一刻才算是真正贏得了葉凡認可。粟一宵此刻是大嘆剛才的決策真是英明無比了。

「是粟市長埃」於志海三人也禮貌地點了點頭,有些疑惑的掃了葉凡一眼,自然是等著他稍微說明一下。

「大家可能不知道,粟市長是我在南福省共過事的同事,咱們是好兄弟。以前也跟大家一起喝過酒,但不算是真正的認識。今晚上叫他來跟大家才是正式的認識一下,呵呵。」葉凡講得輕鬆,不過,粟一宵心裡卻是有些緊張,就怕人家三人不認同。

哪知,份量最重的於志海立即笑道:「是葉的朋友就是我們的朋友,坐吧粟市長。」

「那是……」周yu明和盧司令也是點頭稱是,附合著於志海。

「葉,還沒介紹一下你身旁的姑娘,應該是你nv朋友吧?」盧安剛司令笑道。

「呵呵,她叫喬圓圓,在中山大學任教。」葉凡笑道,指著三人給喬圓圓介紹了一下。

「聽口音喬姑娘應該是京城人?」於志海開始探底子了。

「嗯,我家在京城,畢業後分配到中山大學的。」喬圓圓答得禮貌自然,很得體,於志海暗中直點頭。

「中山大學好地方,不過,如果能留在京城就更好了,畢竟,你的家在京城。回家多方便,也有家人照顧著是不是?」周yu明隨口笑道,看似在閑聊,實則跟於志海有同樣心思。葉凡當然知道,口裡喝著xiao酒含笑看這些傢伙怎麼玩把戲。

「我哥在粵東工作。」喬圓圓裝得一臉正經的笑道,不露痕的就泄出他哥哥來了。她也知道這幫傢伙沒安什麼好心,當然,人家也沒安什麼壞心的。

「那正好了,葉在魚桐,乾脆叫你哥到魚桐算啦,也好照顧著是不是,呵呵呵。」周yu明顯得一臉關心樣子。

這問話相當的具有技巧xing的,如果喬圓圓哥哥職位比葉凡低,說葉凡照顧著他正常,如果喬圓圓哥哥職位比葉梵谷,那就得調過頭了。這樣一來,就能顯露出喬圓圓哥哥的職位來。

喬圓圓更是聰慧,裝著有些故意鄙視xiao葉同志架勢還斜了葉凡一眼,哼道:「他照顧我哥,反過來差不多。」

「這個,我們有些不明白了。葉現在好歹已經是帶常的副廳級高官了。你哥,應該比葉大不了多少,難道升正廳啦?這個,也太匪夷所思了。」盧安剛淡淡笑道,還微微搖了搖頭,似乎不信樣子。

「那是,還不到3o的正廳,也太打擊我們這些半老頭子了,呵呵呵。」於志海笑道,又摸了摸頭上不多的mao。

「那倒不是,我哥現在省委督查室工作,剛提的副廳,比葉凡的提拔還慢了很多。

不過,他在省里工作,所以,涉及面比較廣。由上到下提醒葉凡幾句還是行的。

當然,要論實權的話估計葉凡的實權更大一些,畢竟,省委督察室實際上就是一萬jing油工作,什麼都要管,實際上,什麼都管不了。」喬圓圓有些不服氣樣子說道,實則這『不服氣』是裝出來的。

從其間抖落出哥哥喬報國后,想必這些在坐的人一打聽,就能知道喬家身份了,無形為又為葉凡造了一次勢。

這就是喬圓圓的心思,無處不在為葉凡造勢,而且,這『勢』造得自然而不露痕。葉凡心裡明白,在暗暗感激的同時心情也有些莫名。

實際上,這次喬報國能升副廳級別,當然是汪省長為了補償喬家給爭取得來的。而趙昌山心知肚名,當然也不會駁了喬家面子,賣了個人情給汪正錢省長,實則是賣給喬家大院的。

喬報國因為蘇家的事連帶著被抓了,雖說到現在京城喬家有份量的人物都沒露出什麼不滿來,但是汪省長知道,人家不可能不計較著什麼的。

只是沒到該出手時,喬報國的事,已經在喬家人心中打了個疙瘩,這個疙瘩不及時解開的話會越變越大的,以後關鍵時候喬家出手打擊你一次就夠了。

比如在汪正錢有機會提拔省委的關鍵時刻。喬遠山作為政治局委員、中組部部長,雖說不能決定一個省委的走向,但真要跟你作對,玩些把戲攪局下絆子讓我難受一下還是完全可以的。甚至,給攪黃了都有可能的。

所以,汪省長思前想後,暗中給喬報國提了一級,升為省委督察室主任,省委督察室主任本來是正處級官員,不過,汪省長又給喬報國按了個另外一個身份,那就是省委副秘書長,也就是副廳級高官了,直接領導著省委督察室了。

對於汪正錢的示好,喬家當然不會看不見。至少能暫時緩解一下喬家的憤怒。更何況,省委秘書長只有一個,但是副職卻是可以設無數個的。1o個8個都行,無傷大雅。

「戴維強太不是個東西了,哼1這時,粟一宵突然有些憤慨,罵道。

「戴維強,是不是戴副省長?」周yu明心裡一動,問道。

「就是他。」粟一宵臉上略顯憤怒,哼道。

「怎麼說?」於志海一臉嚴肅,問道。

「他叫何鎮南bi著我請客,我沒法子,叫了葉過來,結果怎麼樣,居然bi著葉放了戴志軍。

葉從法律角度出當然不肯了,如果放了戴志軍以後市局還怎麼開展工作,因為人證物證都齊全。

不過戴維強不聽,強硬的以命令,而且還威脅等等,最後居然用酒潑了葉一身都是,什麼東西,媽的1粟一宵連粗話都罵出來了。

這廝自然有算盤,剛才生的事葉凡不好意思講出來,粟一宵卻是可以講的。

雖說有點丟臉,但也能彰顯葉凡的一身正氣。更重要的就是既然這些人都是葉凡的鐵竿盟友,甚至,粟一宵現,三位常委好像都有以葉凡為核心的表態。

大家現同在一條船上,自然要互相幫襯著。戴維強辱了葉凡,就等於辱了大家。自然要喚起大家的憤慨,共同籌劃對付戴維強和何鎮南的事了。

「真有這回事,戴維強也太沒風度了。」於志海先哼出聲來。

「此人一向喜歡擺老資格,儼然以常委之下第一副省長自居。既然他這樣子對咱們了,咱們也不能手軟,乾脆在戴志軍身上加倍找回來。」盧安剛身上突然溢出軍人殺氣來。

「沒錯,葉,我們支持你。」周yu明也說道。

「謝謝各位老哥了,這事,我不急。」葉凡反倒是淡淡的擺了擺手,一幅高人架勢。

「葉有打算啦是不是,說來聽聽,咱們都是自己人。」於志海一臉凝重,還拿眼瞅了喬圓圓一眼,說道。

喬圓圓當然也感覺到了什麼,自然很知趣,說道:「你們談吧,我去轉轉,這船我還沒轉悠過。」

說完站起來就要走人。

「呵呵,坐下吧,你是我nv朋友,又不是外人,給大家添添酒也好。」葉凡話說得隨和自然,把這裡當自家了,喬圓圓,儼然成nv主人了。

她心裡自然樂開花了,這個,是葉凡在私人場合的正式承諾。不過,喬圓圓卻是故意的瞪了某位同志一眼,哼道,「誰是你nv朋友了,我可還得考慮考慮。」

「哈哈哈……」周yu明帶頭,大家都看笑話了。

「還考慮,那我是不是得去找傾,總不能一直在一顆搖擺不定的樹上弔死吧。」葉凡得意的一笑。

「你敢,我什麼時候搖擺不定了,倒是你得注意注意影響了。葉凡同志,思想不堅定那是要不得的,我好好反省反省了。」喬圓圓臉一紅,自然就坐了下來,自然,大家又是哄堂大笑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