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出大事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出大事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書記,我倒想起個事來。咱們市正在籌建的大體育館投資達好幾個億,當初好像是李市長和崔市長牽頭搞的,戴維強說是省里可以出一個億幫助魚桐把體育場館建起來。這麼一來,估摸著戴維強也要拿這事卡咱們脖子。李市長脖頸被掐,會不會向何鎮南求援就難說了。」,周yu明突然說道,臉上略顯擔心。

「嗯,這倒是個問題。jiao通廳的徐金白又拿魚chao公路說事。現在又冒出一個戴維強來。

李國雄和崔明凱都被牽扯進去了,這再個大工程不能拿下的話他們倆這個坎就過不去了。

因為市裡前期都投入了好幾千萬。就是他們可以停工,但是何鎮南絕不會放過他們的。

最後,肯定得bi他們就範了。要是何鎮南跟李國雄聯手了,咱們以後的日子可不怎麼好過,還是早做打算為好。」於志海點了點頭。

「估計李國雄現在還在觀望,也許,會聯繫葉書記的。徐金白的事倒好解決,只要解決了戴志軍的事,然後,bi著戴維強壓制徐金白。不過,戴維強太不是個東西,葉書記不可能放了戴志軍,那就得從另一個層面打算了。

比如,不過通戴維強也能把魚chao公路項目給拿下來,連體育館都給順帶著一起敲定下來才行。這樣,李國雄和崔明凱有了面子,又不用受何鎮南要挾,他們倆還會暗暗感激咱們的。」盧安剛倒是看得較透。

「老盧,關鍵的問題是咱們怎麼樣把這兩項大工程拿下,要壓制住徐金白至少得有份量的副省長才行,至於戴維強,說句不中聽的話,咱們這麼多人中誰有能量擺平他,難了?」周yu明頗為憂心,還搖了搖頭。

「要是戴維強真要胡攪蠻纏的話我叫金伯伯和蘇伯伯一起出面,不怕他還能跳起多高。」這時坐一旁給大家添酒的喬圓圓倒是淡淡的冒了一句出來。因為葉凡叫她給大家添酒,喬圓圓儘管不樂意,但還是做了。

「喬姑娘,我得問你句實話。你說的金伯伯和蘇伯伯的份量夠不夠我們現在是講實在的,虛的都沒用。預先打好算盤免得到時手忙腳1uan了。」,於志海一臉嚴肅,問道。

「省委組織部的金部長和省城的蘇書記,份量足夠壓制戴維強了。」,葉凡淡淡的解釋一下,自然,粟一宵於志海等人又是一驚。

旋即釋然了,這喬姑娘還真有點來頭,居然叫這兩位省委常委伯伯那喬家跟這兩位的關係就相當不錯了。

難怪葉凡現在是穩坐釣魚台,一幅淡定從容樣子,有了這兩位巨頭撐著還用擔心什麼。

「呵呵我是不打算去找他們倆個,這事以後再說,我自有辦法。不談這些煩心事了,咱們喝酒就走了。」,葉凡笑道,舉起了酒杯,幾人同幹了一杯。

自然,葉凡的話又在幾人心裡打下了一個神秘問號,顯得好像金樹洋跟蘇青雲兩位同志的份量還不夠重似的。

這個粟一宵等四位同志當然疑惑了,不過,葉凡既然不願意講,他們也不好意思再問了。

三天過去了,一切風平靜。

不過葉凡感覺這沉默中蘊藏著玄機。戴維強,是絕不會輕易言輸的。

第四天早上,終於矛盾激。葉凡因為昨天晚上分析案情加班了,所以,早上一睡就到了九點鐘。

被電話鈴聲叫醒的,一看號碼是韋明飛副局長打來的。

剛接通就聽見韋明飛有些慌張口吻說道:「葉書記,出大事了。」,「什麼事?」,葉凡身子一震坐了起來。

「懶豬,吃早飯了。」這時mn被喬圓圓輕輕推開了,這妮子請了幾天假說是要陪葉凡幾天。

不過,葉凡晚上可是相當的煎熬,這活s生鮮的大美人在身邊暫時又不能吃,那個,相當的難受。本來想去找董鶯鶯,不過,舁圓圓在不方便的。

「我有急事。」葉凡沖喬圓圓擺了擺手。

「剛剛開來了好多台載重汽車,應該是魚桐一建的車子,連挖掘機都給開來了。

估計有百來號人把市政fu大mn給堵了,剛才李市長焦急著催我們出去維持秩序。

我也剛到現場,1uan得很。那伙人大叫著說是要混口飯吃,市公安局砸了們他飯碗什麼的,公安局強搶魚桐一建車子。

砸了他們飯碗,要求放了戴總,群情激奮,挖掘機的臂膀抬得很高,大有一砸下來挖掉市政fumn面的架勢。」韋明飛焦急的說道。

……哼!立即chou調大批幹警到市政fu,我馬上就到。」,葉凡一邊穿衣一邊哼道,心說戴家終於出手了,只是這把戲玩得也太老了。沒人了,市局今天全空了。,「韋明飛緊張的喊道,裡面嘈雜一遍。

「人去哪了?」,葉凡心裡一動,問道。

「陽田那邊兩個村子因為土池水源糾紛,幾百號人打起群架了,所以,市局一大早就派了大批人出去。這事,還是你下的指示。」,韋明飛說道。

「噢,一急給忘了,現在還剩多少幹警?」,葉凡問道,若有所思。

「就田來人,我已經緊急chou調市區派出所的警力了。不過,人也不會很多,已經被chou走了大半。全湊一塊不會過一百人。而且,估計還得過眸子才能到。」,韋明飛焦急的說道。

「這事還真是奇巧了,陽田生大事,這邊魚桐一建馬上鬧事,這兩件事是不是有什麼瓜葛。」,葉凡哼聲道。

「現在沒時間討論這個了,葉書記,你快拿主意吧。李市長和崔市長都快跳腳了。」,剛講到這裡,電話里傳來韋明飛大吼聲道,「攔住他們,保護好市委市政fu的領導。」,「快頂不住了,他們人太多,現在估計有二百來號人了。」田七和嘶啞的喊道。

「快想辦法吧葉書記,快頂不住了,我們人太少。」,韋明飛突然「啊,了一聲,電話里傳來田七和的吼聲道,「媽的,敢砸傷韋局,給老子上,鋒了他們。」,「怎麼回事?」,葉凡喊道,人已經衝下樓了,喬圓圓早就動車子一馬當先沖了出去。

「韋局受傷了,腦袋被砸了一大磚頭,血冒得厲害,我立即送醫院。」田七和喊道。

「給我守住,我馬上就到。」葉凡冷哼一聲,一個電話立即掛到了軍分區司令盧安剛處,以命令口吻說道:「魚桐一建幾百號人衝擊市政fu,陽田生群毆打鬥,我們這邊武警刑警全去陽田了,你立即chou調一個連過來,要快,我們這邊一個副局長受傷了。」

「我馬上到。」盧安剛壓根本就沒考慮,立即說道。

短短兩分鐘過後,市軍分區開出了幾輛軍車,拉響了警報直奔市政fu而去。

「李市長,何書記怎麼指示?」葉凡問道。

「何書記聯繫不上,剛才我打了電話請示,他秘書說是何書記請假回老家了,他家在鄉下,手機信號不好,根本就收不到。估計要幾天才能回來,昨天晚上走的。」,李國雄冷聲哼道。

「走得還真是時候。」葉凡也是冷哼道。

「嗯。」李國雄應了一聲」「葉書記,這事你得妥善解決好,幾百號人,要是給上頭知道了就惹大麻煩了。」李國雄的聲音中略顯不滿了。

「我自會處理,請李市長不必擔心,還請支持市公安局開展工作。」葉凡話語誠懇。

「有件事跟你說說,魚chao公路本來已率批好,一下子又出現了異常狀況被擱置了。

jiao通廳的徐廳長是你們局徐林的叔叔,這事,你看怎麼處理一下。還有,市體育館可是投資達三四個億的大工程。

前期投入已經達五千萬,全是市財政墊付的。如果失去了省里支持的一個億,體育館將成為魚枰笑柄。

不,是粵東全省的笑柄。我不希望看到這種糟糕情況生。」李國雄市長還算是客氣,話雖冷但並沒叱責什麼。

「是戴維強幹的吧?」,葉凡冷冷哼道。

「我不清楚,不過,這事是他點過頭的,當初,這事也是他回魚桐提起過的。而且,何書記當初的意見是不贊同,後來見戴省長在支持,所以,也不反對,當然,也不贊同了。不過,此一時彼一時了。」,李國雄提點了一下。

「那事,請李市長耐心等等,我忙過這段時間后想辦法處理掉。」葉凡說道。

「如果你能處理掉這事,我無條件支持市公安局工作。」,李國雄表了態。

「成jiao1葉凡哼道,掛了電話,車子已到現場,到處1uan哄哄的,圍觀的群眾也不下幾千人。

幾台挖掘機揚起了長長的機臂威風得不行,在市政fu大mn上頭像機器人一般點點動動,做出一幅隨時要挖倒市府大mn的架勢。

而mn裡頭,兩百來號人抱成團,手裡拿著一些棍bang之類東西湊成一團往不多的幹警們身上招呼了過去,已經有七八個豐警在拚命下臉上鮮血滿面。有點像是拍古代的戰爭片子,1uan糟糟的。

「住手!我是市公安局長葉凡。」,葉凡從車窗外冒出頭來,化音mi術突然爆出,那聲音好像晴空里突然打了個響雷。人群頓時頓了一頓停了下來,現場幾千號人全盯向了葉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