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章陽田集團三大金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章陽田集團三大金剛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砸車子,就是他抓的戴總,砸了咱們飯碗。一個相當高調的聲音大喊道。

「對對對!砸了這yin人」我們要吃飯。」頓時撲上來幾十個人,拿起手中棍bang往葉凡坐的奧迪車上招呼了過去。

啪啪刺耳聲音響起,葉凡趕緊一腳踢開車mn把喬圓圓給拉到外邊,然後一陣子拳打腳踢下去」地下頓時呼啦啦地躺下了一大片人」而喬圓圓也被葉凡給塞到了人群外邊。

「公安局長打人了,殺人了,魚桐一建的兄弟們,咱們不能看著自己的兄弟受欺負,上上上……」幾道聲音敞亮響起,第二波人群又撲了上來,啪啪旁旁之後,葉凡的奧迪早成一堆廢鐵了。

「保護局長。」田七和大聲喊著帶了幾個人沖了出來。

嗚嗚……

一陣子警報聲響起」幾輛軍車開了過來」車上一下子跳出上百號威武的持槍軍人,一下子全把葉凡給包圍了起來。

「盧司令,這裡有歹徒yin謀攻擊市政fu」暴力攻擊市公安局幹警,已經有多名幹警被打成重傷,我懷疑他們是團伙歹徒,給我抓1,葉凡大手一揮,果斷下達了命令。

「抓1,身佩大校肩章的盧安剛司令沒絲毫猶豫,大手一揮,百來號軍人猛虎如山一般撲了過去」用搶托一擺」魚桐一建的工人終於給嚇住了」全蹲在了地下雙手舉得老高作出投降狀。

「有動手的全鋒起來。」葉凡沖四七和哼道。

「銬了!對歹徒沒必要客氣1,田七和早打紅了眼,這廝額角腫起兩個旺仔xiao熳頭,鼻血流著下的命令,三十來個衣衫破1uan的幹警拿著手鋒沖了過去。

這下子下手那是毫不客氣」因為有軍人持槍站著的,所以,開始叫得很兇的工人們早嚇破膽了」乖乖的伸出了雙手給鋒上了,這一拷就是上百人。

「這些機械都是作案工具」全扣留下來。」,葉凡的聲音從半導體擴音筒里傳得老遠。

不久從各縣區趕來的幹警們拉著刺耳警報全趕過來了,一下子冒騰出幾百號幹警來,那巨大的場面威風一下了就震懾住了全常

盧司令在葉凡的眼神下指揮著軍人悄悄撤離了現常

審訊工作立即展開,葉凡以鐵腕手段以武力強壓了下來。

市政fumn口恢復了平靜幾個清凈員正在沖洗地下的血污。

一個較年輕的婦nv笑道:,「葉書記真威風,以前魚桐一建的工人來鬧事」前任公安局的鄭書記連個屁都不敢放,一直好言相勸,哪敢動手。看看人家葉書記,連軍隊都請來了,說抓就抓了,該抓1

「抓得好不然,真把我們市政fu當自家菜園子了,說來就來說去就去一夥刁民。」另一個老婦nv還朝地下呸了一口解解氣。

「其實,他們都被騙了,戴志軍這種人值得為他拚命嗎?根本就是一人渣」欺騙nv人不說,想打誰就打誰。這種人早該送他進大牢了,還請願要人bi著公安局放出來」什麼東西。」先前婦nv罵道。

「呸,該抓1,後來老婦人哼道用掃把拚命地往地板上掃著。

「哼,居然敢慫恿軍隊抓人,膽大包天了,軍隊能隨便調動嗎?」,何鎮南臉yin沉沉的。

「嗯,而且一抓一大把」好幾十人,這個,可是不得了的大事件。要是給省里知道了就是大麻煩。從另一個方面也可以看到」盧安剛跟葉凡真是綁在一起了,他也不怕丟了帽子。以後估摸著此人跟葉凡是聯成一氣了。以前,此人基本上不來參加常委會」以後就講不來了。」康文生有些擔憂。

「這事還真有些怪,葉凡憑什麼能說動盧司令如此的支持他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冒然調飧觶沒有點膽識絕不敢幹的事。」,市委秘書長江籬籬甚至略顯佩服口略說的這話。

「風口1ang尖之上,極有可能被人抓住把柄,盧安則這次應該受點教訓了。如果能站隊回到以前的態度上,那就好了。」康文生淡淡說道,隱晦的看了何鎮南一眼,說道,「何書記,咱們要不要給他們好好宣傳一下。」

「沒必要。」何鎮南面無表情,說道。

「這次鬧事是誰組織的?」葉凡剛沖魯東風哼了一聲。刑警隊長田七和一臉yin沉著跑了過來。

「什麼事這麼急?」葉凡皺了皺眉頭,預感到又有些爛豐生了。

「金旗公司的范笑林夫妻倆突然改口,說是不願意再告戴志軍了。」田七和一臉憤怒」說道。

「為什麼?」葉凡看著田七和,「是不是生什麼事了?」

「剛才市政fumn口鬧事,警力不夠,我看情況緊急,韋副局等人都受傷了」而保護范笑林那邊卻是有四個經驗老道的刑警出卜時在輪班,所以,我就……」田七和有些遲疑。

「口是不是?」葉凡心裡一緊,冷冷哼道。

「嗯,當時情況也太危機了,所以」,」田七和臉漲得微微有些紅了。

不過被葉凡打斷了,嚴厲的叱責道,「你是怎麼搞的,范笑林夫妻本來就害怕戴志軍報復,咱們得給他安全感。

這是破除踢慘案的導火索之一,也許還是一個切入口。你看看,你都幹了什麼事?

肯定生什麼事了,不然」不就一會兒功夫,怎麼范笑林夫妻就改口了,問清楚了沒有?」,「您處分我吧,我失職了。」田七和達拉著腦袋了,本來調整到市局代理刑警隊長他是信心滿滿的,想不到一下子捅出這麼大簍子來,自然後悔得想撞牆,有些血紅著眼又說道,「問了,他們不說,只是一臉苦澀的笑著,我們檢查過,夫妻倆都沒受到任何傷害。」

「王朝回來沒有,叫他去問問。」葉凡手一擺說道。

「正在趕回來」陽田那邊的事還沒處理完」聽說傷了十幾個」不過,沒人送命。兩個村就為了水打起來了,說來也有此怪。一個村叫上河村,一個村叫下河村,其實就挨一塊不遠的,只是一個略微在上游一個在下游,隔著一條當亭溪相對的。」魯東風講到這裡停頓了一下。

「怪在什麼地方?」,葉凡哼道。

「當亭溪聽說平時的水量都還充足,夠兩個村取用的了。怪的就是前天溪水突然漏光了。

以前幾十米寬的溪水水面現在就剩下七八米寬,溪床都露出來了,快成xiao水溝了。這個問題就較嚴重了,水是生並之源,一來要喝,二來要用」三來莊稼等農作物都離不開水。

所以」就搶水來了。兩個村都借來了大功率的chou水設備拚命往自己村一個方向bsp這個也難怪他們,據天氣預報說下面十幾天甚至今把月都有可能是乾旱少雨天氣。

兩個村的村民就怕一直不下雨,到時連喝用的水都沒有了就麻煩了。」魯東風也是緊皺眉頭說這話的。

「水跑什麼地方去了,查清楚沒有?」葉凡問道。

「據王局說是在兩個村的下游處有個不高的攔河壩,就五六米多高一點,主要作用就是用來攔水佇水的,搞得很簡易。

估計是田年建的,早就老化了」不過」還算是牢固。不過,昨天早上現溪床露出來后村民們才趕緊組織人去查水漏了是不是?

結果一查,現攔河壩子居然塌出一個五米寬的缺口來。雖說現在臨時頭用石頭泥袋子堵住了」但水已經流得快乾了。

一下子很難佇上水了。再加上最近一直雨水少」溪里根本就沒多少水從上頭流下來,就生了搶水打架的事。」,魯東風說道。

「不會是人炸開或故意搞開的吧?」,田七和問道。

「不排除這種可能xing,最近生的事也太詭異了,一系列事全湊一堆了。

搶水打架的事把我們大批警力吸引去了」緊接著市政fu就生了大事。

在這其中,范笑林夫妻又突然改口。這些事看起來沒有一絲聯繫」但是,好像在其中又預示著什麼似的。

我想」這一系列的事生,是不是都是為了一個什麼共同的目標。」魯東風分析道。

……哼!唯一一個目標,那就是戴志軍罷了。」葉凡冷冷哼道,突然說道」「叫王局一定要從范笑林夫妻身上掏出改口的真實原因來。不然」戴維強要從中從梗就有得我們忙活了。」,魚桐市,東坡山莊,在整個魚桐都是鼎鼎大名的,該庄不但佔地廣,整整佔了一座山,山莊包括下邊的樹林」盤山公路都是東坡山莊的主人管飛私人出錢建的。

為了接通國道,管飛甚至自己出錢建了一截寬比二級公路還要寬的水泥路,長達三四公里,可見管飛的有錢。

,東坡山莊,處於魚桐市跟海州市的jiao界處,很是詭異的就是東坡山莊那座山頭居然是魚桐市跟海州市的分界線。

向北方面又連接著浮水市,處於三市jiao界的地盤,地理位置對於有經商頭腦的商人來說尤其重要。

這裡,是管飛渡假和招待名流貴客以及巨富高官的地方。當然」這裡其實也是一個渡假山莊,建得有幾座仿清式別墅。

只有得到管飛認可的高官名流才有資格到這裡來消費,執行的是全會員卡制度。

如果管飛不喜歡你這個人」你即便是願意hua再多的錢也進不了東坡山莊的。其實,東坡山莊有點像是一個流派了。

管飛旗下控股的是陽田集團,其實不止魚桐市陽田礦山一個公司,旗下還有n個子公司。當然,聽說最賺錢的就是現在的陽田礦山子公司了,陽田集團總部設在省城粵州市。

至於說管飛的家產有多少」眾說紛紜,有人說其人家產至少達到了1o位數。也有人說1o位數是肯定的,但是」1o位數打頭的那個數字應該是6」其實就是6o億了。

管飛經常走馬觀hua一般在各個子公司間穿棱著,而有三成的時間卻是躺在「東坡山莊,悠閑著,xiao日子過得那是相當的紅火。

此刻,東坡山莊管飛住的那座三層仿清朝和坤府主建築中的大廳里正坐著幾個人。管飛有些慵懶的斜躺在一個很大的椅榻上。

為什麼要說椅榻,因為他那椅子太大了」根本就是一床改裝的」可以躺也可以坐」古樸古雅的相當的舒坦著。據說這床椅榻還真是古董貨s,是朝著名的大人物李鴻章曾徑坐躺過的。

管飛這人很佩服李鴻章。就連李公的一些習慣他也效仿了。比如,此刻管飛的椅榻前的茶几上就擺放著一個考舊的銀盤子,銀盤子上雕得龍飛鳳舞的」盤子里正放著一隻沒mao的」已經燒烤好的公ji」黃霜霜的」相當的大,估計接近1o斤,應該是一直老公ji了。

李鴻章是安徽合fi人,世人多尊稱李中堂,亦稱李合fi。作為淮軍創始友和統帥、洋務運動的主要倡導者之一、晚清重臣」他官至直隸總督兼北洋通商大臣,授文華殿大學士。

日本相伊藤博文視其為大清帝國中唯一有能耐可和世界列強一爭長短之人。著有《李文忠公全集》。

在英國餐桌上有很多禮儀」如吃烤ji先用叉按妝再用刀割」再用刀摁妝再用叉戳rou吃。

而1896年李鴻章訪英,受到熱情款待,李用手抓ji,大家愕然,出於尊重」也學樣。從此」英國人吃ji不必拘泥於刀叉。

管飛也是有樣學樣」吃ji也不用刀叉或筷子,直接伸手就拔拉了下來。下邊坐著的幾個同志當然也不敢例外,也跟著有樣學樣,全改用手扒ji而吃之。

當然」管飛也不是一莽夫,而是真正的海歸人士。畢業於美國著名學府一耶魯大學。又到華夏的燕大深造過,甚至可以說,管飛是一個高學歷的知識份子。

這時」一個非常老成的高額骨中年人,放下手中一隻ji腿。旁邊一個相當漂亮姑娘穿著古代的宮服」給他xiao心的擦巴了一下嘴唇。

此人隨手在那姑娘的下巴處xiao捏了一下」說道:「管董,戴志軍已經被抓進去好些日子了」是不是該把他撈出來了。畢竟,他是咱們陽田集團旗下子公司的一個副總裁」咱們集團丟不起那個人。」

此人姓曹名yu,是陽田集團副董事長,是僅次於管飛的陽田真正的二把手。聽說也相當有來頭,有著京城背景。

「別急,志軍自然有人去撈的,用不著咱們出手。」管飛淡淡的掃了曹yu一眼,態度是不咸不淡。

對於曹yu此人,管飛圈內很多人都猜測既然曹yu有著京城背景」他又姓曹,難不成是京城曹家子弟?

其實不然,只有管飛知道」曹yu雖說姓曹,其實跟京城曹夢德主持下的曹家是一點屁關係也沒有的。

而曹yu聽說跟葉全森副總楞親戚」到底啥親戚即便是管飛也沒鬧清楚。

當然,管飛也知道,曹yu應該來說跟葉副總理不會很親的,沾點xiao親帶點xiao顧還是有的。

當然,即便是這樣管飛也不敢輕視此人」對他是相當的尊重的。作為陽田集團二把手,曹yu在其中扮演著相當關鍵和重要的角s。

陽田集團有好幾個副董事長,都是大有來頭之輩。也可以,這一伙人根本就是粵東省權貴圈子內的少爺。

「呵呵,曹哥,志軍的後台難道你不清楚嗎?有他出馬,魚桐市一個xiaoxiao的政法委書記能翻起什麼風1ang?

最後,指不定還得八抬大轎把戴志軍給抬回去。現在,估計志軍在魚桐市公安局也是供著的。

吃香的喝辣的他們只是裝裝樣子罷了,那xiao日子,過得比你我都舒坦著呢?

而且」他們難道還真敢折磨志軍。」曹yu對面一個長相相當英俊洒脫的年青人淡淡笑道。此人名高崗,聽說有著軍方背景,是陽田集團三把手。不到3o歲,真是年輕有為了。

哈哈哈……

高崗的話頓時引來了一陣子哄堂大笑,當然,略顯猥瑣了。

不過,坐在曹yu下一個長得相當清麗脫俗的nv子叫苗青眉,不到3o,是陽田集團副總裁,真正的執行者。

鵝蛋臉配上略直的柳葉眉」她的眉mao有些怪異,居然描成了淡淡的青s,跟她那名字倒很般配。

此刻,全廳人除苗青眉外都在笑,只有她卻是沒笑,反倒是一臉的嚴肅,似乎有些不滿似的。

「青眉,怎麼啦?誰惹著你了?」管飛瞅了她一眼,淡淡問道」倒被他看到了苗青眉的一些神態。

「你們都說戴志軍在魚桐市公安局享受著,不過,據我得到的消息是他在局子里好像很慘。前幾天戴省長親自到了魚桐,名義上是去釣魚散心」估計就是去跟葉凡jiao涉了。不過,結果好像不怎麼滿意,戴志軍並沒放出來。」苗青眉這nv子相當的高傲,冷冰冰的像尊冰坨疙瘩。

即便是管飛這種大少雖說對此nv也有些不良想法,但相當詭異的就是,苗青眉對管飛沒啥想法。

而管飛大少卻是不敢用強」這裡面真是透著股子邪味兒。就是管飛圈內這些人也沒搞清楚為什麼管飛明明是喜歡苗青眉,早就想把這nv子nong到床上了,而結果卻是聽管飛說沒到手。

當時大家在背地裡慫恿管大少來個霸王硬上弓,哪知管飛的得力幹將之一」外號叫,青狼,的男子突然冷煞煞哼道:「你們去試試,不想要命了」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