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零二章誰也不服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誰也不服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其實,最好是再待上一段時間。

戴志軍在公安局最多受點皮rou之苦,難道魚桐市公安局還真敢要他xiao命。到時戴維強都沒輒時咱們管董一出馬,那不是顯得什麼的,呵呵呵……」,曹yu也乾笑開了。

「管董,咱們都是一條船上人,打開窗子說亮話算啦。」高崗瞅了管飛一眼。

「有什麼話還要藏著掖著的?」管飛淡淡的掃了高崗一眼,知道此人實則心底里還有點不服氣。不過,被自己隱晦地敲打過幾次後人也就老實了。

「管書記跟趙昌山以及汪正錢並不是同一支的,管書記的1網,越寬越大,對於咱們的1事業,也是有頗為深刻的影響的。所以,我覺得大家應該想方設法的增厚管書記的底子才行。管書記底子厚實了,有更大能力跟趙昌山和汪正錢抗衡了,咱們應該高興。」高崗淡淡說道。

「來點實成的高崗,別盡說一些不痛不癢的廢話。到底要怎麼樣增厚管書記的厚實度,說出一套具體方案來,玩虛的誰不會?」苗青眉皺了皺好看的柳葉眉,說道。

「很簡單,戴維強聽說是緊跟著汪省長腳步的。」」高崗還是淡淡說道,嘴角勾起了一個神秘弧度,令人難以琢磨。

「你是說咱們先耗著,甚至可以下些絆子把水攪渾了。盡量給戴志軍製造一些更大的麻煩。爾後,就連戴省長都沒辦法解決此事了,必去求人,不過,他未必肯去求管書記,他不是跟汪省長打得火熱嗎?」,苗青眉不屑的說道,顯然對於高崗的故作神秘有些不屑。

「如果戴志軍惹出的麻煩干擾了汪省長計劃,你說說,汪省長還會罩著戴維強嗎。」」高崗冷冷哼道。

「聽你那樣說,如果這麻煩汪省長都不好解決了,想必管書記接手過來也是一大麻煩。得不償失的事想必管書記怎麼肯去做?管董你說是不是?」,苗青眉好像跟高崗昂上了,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扯開了。

姐火yao味來,雖說都是管飛圈內的,但他們個個都相當有傲氣的很難服了對方,只有對管飛還稍稍好一些。

「算啦,這事以後再說。如果能把戴維強拉過來當然更好,如果不能拉過來也就算啦。畢竟,沒有了汪省長支持,戴維強想放入常相當的難。」管飛擺了擺手。

這廝斜了大家一眼,又說道,「不過戴維強是否會忠心於汪省長那個也難說,只要戴維強不跟管書記作對就算是一大進步了。

更何況,咱們如果幫了他大忙也得落下一個人情不是。人又不是畜牲,總是有感情的,冷漠是人之本xing。

但是,有幾個人能做到知恩不報的。即便是他不跟著我大伯,咱們在公司方面得些利益還是沒問題的。

在大事大非上很難動搖戴維強根本,但在一些xiao事上他能不還我們人情。在我們看來是大事,但在人家戴副省長面前又成jimaoxiao事了。」,「嗯,這事好辦。現在是戴維強跟葉凡在打擂台生的一系列事件來看,戴維強很窩火了。咱們要做的就是加油添柴火,讓戴省長這天里的一把xiao火燒得更旺旺的就走了。葉凡的能量絕對不止於此,省里沒人本人絕不會相信的,至於他省里的靠山是誰?青狼你查過沒有?」」曹yu問青狼道。

「聽說過了,最近我看他跟省城市委書記蘇青雲吃過幾餐飯o好像省公安廳的陳布和廳長跟他關係也不錯。陳布和現在還只是公安廳的代廳長,也沒兼政法委書記,跟資格很老的戴維強比份量還是略顯輕了一些。」」青狼一向板著個臉不芶言笑,對誰都是如此,淡淡的掃了大家一眼撕下一條ji腿猛啃了起來。

「蘇青雲。」」管飛嘴裡喃喃著若有所思,想了想,突然一巴掌拍在椅榻旁的一個漂亮姑娘大腿上笑道,「有了1

見大家都看著自己管飛淡淡一笑又說道:「我倒是聽說了一件事,汪省長最近好像跟蘇青雲暗中在較勁。」」

「我也聽說過了,這事要追溯上去還得講講以前生的事了。四前個月前,省城班子大調整。

粵州市是副省級城市,市長都是副省級高官,而常務副市長也是正廳級高官。

正好空了這兩個位置,聽說為了這兩個職位,省里各位領導都想bsp不過,蘇青雲作為省委常委、省城市委書記,市長一位他是不敢想了。

不過,常務副市長人選他卻是想爭佔在手,以後在常委會上也便於把握。

而汪省長卻是瞧中了省城市長一職,他認為趙昌山到粵東不久,古足未穩,這省城市長一職他很有可能會撈到手的。

一切算盤都計劃xiao好了,就連京城也去打點過了。雖知,人算不如天算,本來跟汪省長關係還行的蘇青雲在推薦幹部時居然倒戈一擊,支持趙昌山推舉的人。

而趙昌山反過來也示好了,把常務副市長一職給了蘇青雲的人。因為粵州是副省級城市,所以,市長一職還得上報到中組部。

趙昌山當然有手腕了,利用趙家一系的勢力把余伯秋扶上了省城市長一位上。

而常務副市長只是正廳級幹部,趙昌山這個粵東一號點頭了,加上蘇青雲是省城書記的強力推薦,自然,蘇青雲推薦的查一冒坐上了這個位置。

而一向強勢的汪省長集團在這次的人事權力搏弈中卻是什麼都沒撈到,汪省長差點冒火了。

趙昌山是只大虎,他雖說能製造一些麻煩,但傷不及根本。而蘇青雲的倒戈一擊使得汪省長相當的冒火。

所以,前段時間好像是蘇青雲的家裡人出了事,汪省長抓住此事緊咬不放,支使著省檢察院的姜檢長動手了,聽說蘇家差點就倒下了。詭異的就是國安廳長孔東望突然出手幫了他的忙。這事大家都覺得有些詭異。汪省長自然鬱悶得噴血,對於孔東望,自然也就記恨上了。」,曹yu的消息很是靈通。

「嗯,汪省長前幾天點名批評了孔東望,說是國家安全方面的什麼有待加強,不能狗拿耗子多盡閑事,國家安全的事你不去管,去干涉地方事務,脫出了國家安全範疇等等。當時,孔東望沒作聲。怪的就是趙昌山又為孔東望講了幾句話,隱晦的糾正了汪省長的說詞。說是有些事看似跟國家安全沒關係,實際上牽扯很大,心是有關國安全方面的事希望孔東望同志都要注意,國家安全無xiao事,事事都是大事o當時汪省長那臉yin沉得很,差點兩人對辯了起來。」管飛此刻又像個軍師,兜倒著省里一些秘事。

「老曹還真是包打聽,什麼事都曉得。哈哈哈……」,高崗突然笑了,不這,話里好像有些不自然。

「呵呵,茶餘飯後閑聊罷了,當不得真,哪有高老弟厲害,粵東軍方一塊知曉一半。高老弟,說點咱們省軍方的一些趣事出來,讓大家洗洗耳朵。軍隊雖說跟咱們沒有什麼jiao集,但聽聽也無妨。」,曹yu斜了高崗一眼,淡淡說道。

「行1,高崗點了點頭,瞅了大家一眼,說道,「我聽來的稍微有些出入,聽說蘇青雲的nv兒叫蘇香玲,因為錢的問題出了大麻煩被省檢察院的姜一林檢察長緊追著不放。

後來,好像又跟大熊山基地軍方一塊糾葛在了一起,說是蘇香玲的事涉及國家安全什麼的被大熊山基地軍務部mn的人從省檢察院強行帶走了。

不過,幾天後又送回來了。而姜一林關了蘇香玲幾天後也給放了。並不是國安的人出手救的蘇香玲。

至於說汪省長批評孔東望,這個原因就頗為妾雜了,到底怎麼回事這個我不清楚。」」高崗乾笑了一聲說道。

「也許是我們搞錯了,呵呵。」」曹yu淡淡說著,但那一些不悅從眼中一閃而逝了。

「算啦,不說這些了。

現在咱們最關鍵的就是怎麼樣轉移葉凡的視線才對,不然,整天盯著咱們的陽田礦業,有些事也不好處理。」,管飛擺了擺手和著稀泥,知道曹yu跟高崗心裡又生疙瘩了。對於自己圈子內的這幾個人,個個都傲氣十足的也很難駕御,管飛也頗為傷腦筋。

「要轉移葉凡的視線就得加大戴志軍攪局的事,讓葉凡疲於應付戴省長的追擊,咱們也好渾水摸魚,不但落了戴省長人情,這邊,陽田礦業葉凡也無瑕百及了。」,曹yu淡淡說道。

「實在不行乾脆請青狼去走一遭,給那xiao子來一鏢,當然,不要扎死了,警告一下就行了。

不然,整天牛bi哄哄的好像他這個政法委書記一到任就能推翻以前的老規矩,查咱們的陽田礦業。

這傢伙也太不識相了,也不打聽一下,咱們管董是什麼人,不要說他要叫人來查,就是省廳的陳布和也深知箇中原因。

從沒見省廳或省里安監方面的人來陽田礦找場子的。以前省里倒也來過檢查組,但都是有什麼活動下來走走過場,連礦dong都沒進去過。」,高崗眼中閃過一絲狠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