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零三章這簍子捅得太大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這簍子捅得太大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事行,我可以去試試,一個文職官員能有什麼膽量,我這『黃泥彈,扎到他g頭上估mo著就能把他給嚇死。

這年頭,誰不珍惜自己xiao命,梅玫就是一個例證,魚桐人,現在更是惶惶然了。

就是踢慘案也不能讓葉凡給查清楚,不然,等他查清此案后再騰出手來光顧咱們的陽田礦業,那個時候他有了充足jing力就麻煩了。」青狼把酒杯往茶几上狠狠的一頓,桌子都出刺耳聲音來。

青狼的絕技就是善使,黃泥彈」此彈丸聽說還沒跳棋珠子大,是用一種特殊的,從石縫裡掏出的黃泥再用一些特殊方法凝壓制而成。製作工藝也相當的考究,而且,複雜。此黃混被製成彈丸后居然堅如合金鋼,但又有一定的柔xing。

擊中目標后居然能使目標不冒血,而傷痕就是一道淺淺的凹凸,很淺的。

並且,凹凸處還無一絲青腫等,端的是毒辣無比,就是刑警也很難看到這一絲能斃人命的傷痕。

「教訓一下也行,不要做太過份,咱們還要用他。如果嚇得那傢伙niao了ku子還以為是戴志軍找人做的反倒不妥了。」管飛淡淡笑道,呷了一口茶在身旁姑娘大tui上捏了一下。

「這事我會掌握分寸的,管董放心。」青狼是信心滿滿,壓根兒就沒把葉凡怎麼放心上。

粵東省委一號辦公室。

趙昌山剛坐下來,跟在後面的魯東來副省長笑眯眯的拿了幾張報紙進來遞給了趙昌山。

趙昌山有些疑huo地接過後,一翻之下那雙眼神突然犀利了起來,嘴裡喃喃道:「這xiao子到底想搞什麼,居然連軍隊都給搬出來了,膽子不xiao嘛1

「不xiao啊,抓了幾十咋),厲害。」魯東來笑道。

「他到底想幹什麼,不會是真的場面失控求了盧司令吧?」趙昌山皺了皺眉頭,掃了魯東來一眼說道」「這魚桐一建鬧事請願是不是戴維強在背後支使人乾的?」

「這個不清楚,不過,戴志軍現還在公安局臨時看守所里,想支使這麼多人出來鬧事是相當難的。畢竟」戴志軍是被葉凡嚴密看守著的,想接近他布希么消息出去不容易。」魯東來意有所指,沒點出了戴維強幹的,但也點出了是戴維強幹的,這個,趙昌山自然懂了。

「市公安局如此多人馬,魚桐市的警力可不xiao,可能有千來號人吧。區區百來人難道就拿不下」還得撈煩軍隊?再說,還有武警嘛!這傢伙,腦子是不是燒糊塗了?盧安剛也是,跟著他一起胡鬧。」趙昌山顯然有些不滿意了,臉s嚴厲了起來。

這個,動用軍隊,雖說是維持秩序,但有的人顯然是要拿此事說事。如果說軍隊鎮壓請願民眾什麼的,追究起來可不是一件xiao事。

盧安剛,是要丟帽子的,而葉凡這個始作俑者更要負責」一起丟帽了都是xiao事。

趙昌山雖說對葉凡不怎麼感冒,但一來家裡老頭子有慎重jiao待要照顧著點這傢伙,趙昌山一直沒怎麼重視這個問題。

但也不好太過於駁了老頭子面子,老頭子的怒火即便是趙昌山也有些怵的。

再說,這傢伙到魚桐后不久倒為自己爭取了一次敲打何鎮南的機會。趙昌山對葉凡的態度已經漸漸的有些改觀了。

如果這次的事不動用軍隊,趙昌山倒是希望能趁機說點什麼,把戴維強牽扯進來趁機攪了他,入常,的美夢。

不過,動用了軍隊,這個顯然有些出了趙昌山能承受的範圍。

這事要真追究起來,他這個省委書記頭都會大的。中央一向對軍隊的控制權極強,是絕不允許任何人1uan來的。

如果只是暗中以訓練圍捕名義調幾十號人還行」你這個是在明處,名頭上變成「鎮壓,請願者了,這個」影響力就太大了。

這事要是傳到中央,領導們肯定會懷疑自己在粵東的控制能力的。在這等著進入政治局委員會的節骨眼上」趙昌山並不希望粵東生什麼茨大事。

顯然,魯東來並不能體味到趙昌山的心思,他又是站在另一個角度來思考的。

他當然希望此事越鬧越大越好,只要能把戴維強給攪進來攪黃了他入常的美夢,那自己就少了一個強勁的對手。

對於其它什麼事,那是因為他跟趙昌山站的位置不一樣,觀察的角度和思考的路子都不同。

「聽說是陽田縣兩個村子打群架,為了爭水,所以,警力和武警都調過去了。

葉凡也許是無兵可用了,而魚桐一建的人也鬧得太過火了,聽說他們市公安局裡面現場指揮的一個副局長腦袋都被打破了。

而市公安局幹警也被傷了十幾個,情況相當危及。魚桐一建的人全打紅了眼,就連挖掘機都在市政fumn面擺動著,隨時做出一付要砸mn的架勢。

簡直就是土匪行徑,說他們是暴1uan份子也不為過。葉凡這樣子做也是無奈之舉。」魯東來倒為葉凡講起話來,趙昌山當然明白魯東來心裡的算盤。

目前護著葉凡對魯東來來說相當關鍵,因為葉凡是對昂戴維強的主帥,而且,這傢伙膽大包天,估計是連戴維強的面子都沒給。

才惹得戴維強如此怒火下此重手。xiao葉跟老戴鬧騰得越凶,魯東來當然越高興了。

「再怎麼1uan也不能叫軍隊出手,這事影響太大。」趙昌山並沒給魯東來面子,搖了搖頭,掛起了電話,說道,「叫查部長過來,怎麼回事,這「鎮壓,的說詞都登載出來了,哼1

魯東來知趣的先走了。

不久,省委宣傳部長查晶蓉一路匆匆的進來了。

「怎麼回事查部長?」趙昌山揚了揚手中報紙,扔到了查晶蓉面前,顯然是生氣了。

查晶蓉是省委宣傳部長,這nv人臉上閃過一絲茫然,趕緊把報紙拿到手中看了起來,當見到趙昌山用筆圈出的「鎮壓,兩個字時,頓時那鼻子chou動了幾下,額角都有些細汗出來了。

立即說道:「趙書記」這事我還不太清楚,早上我剛從京城開會回來,我馬上去查一下,把報紙給收回來。」

這事」查晶蓉知道,肯定是常務副部長白長峰乾的。以前為了爭奪到省委宣傳部長一職,白長峰最終沒爭過查晶蓉敗下陣來,自然懷恨在心了。

而白長峰現在後台聞史德前段時間居然jiao了好運,現在已經提拔到中宣部任常務副部長了,堂堂的正部級大員。

更有傳言,說是聞史德同志是最有可能在幾年後接任中宣部部長一職,昂ting進政治局九常之一的最頂層的顯赫人物。

自然」白長峰這個跟班開始有些蠢蠢yu動想把查晶蓉橇下部長位置,自己也好坐上去嘗嘗箇中滋味。

白長峰當然知道,趙昌山這個書記肯定會不滿的」不過,白長峰自持有聞史德撐開著,也不怎麼怵趙昌山。

不過,白長峰也知道,趙昌山會對自己不滿,但同時,也會對查晶蓉不滿的。更何況,這事有時也說清楚的絞在一起」白長峰也好渾水momo魚了。

「收回來,有用嗎?查部長,我希望你能管好宣傳部這一攤子,宣傳戰線雖說兵不血刃,但卻是殺人不見血的。你馬上回去把此事妥善處理好。「哼1趙昌山yin沉著臉」相當的不滿意,查晶蓉,自然是一臉鬱悶著匆匆走了。

直接一轉身就進了省委分管紀委的專職副書記葉東辦公室,把報紙往葉東桌上推了推,一臉的憤怒。

「怎麼啦查部長,誰犯著你啦?」葉東臉上閃過一絲疑huo」面部表情一僵,拿起報紙看了看,一眼就看到了趙昌山用紅筆圈出的兩個字一鎮壓。

「是不是白長峰乾的。」葉東冷聲哼道。

「肯定是他乾的」不然,部里其他什麼人敢如此大膽?這個是要丟帽子的事。」查晶蓉嘴ji憤得都有些顫慄。

「別急」坐坐,先喝口茶。」葉東站起身來親自為查晶蓉泡了杯茶,一臉凝重,說道。

「太氣人了,我剛從京里開會回來居然生了這種大事。」查晶蓉眼眶有些濕霧。畢竟是nv人,在這種大事面前終究是堅持不住了。

「是不是趙書記火了。」葉東轉爾一想就猜到了。

「嗯,說話相當的客氣,意思是我沒有管理省委宣傳部那攤子的能力。」查晶蓉有些不服氣樣子,說道。

「這個正常,任何一個一把手看到這種報道,不拍桌子的極少。更何況趙書記在趙家一向強勢,趙書記也傳承了趙副主席的軍人作風。

還是趕緊回去消除影響才是最重要的事,這報紙,能收回多少就收回多少,要不趕緊追加一版更正一下。

你馬上派出幾個記者下去調查清楚此事,也好有個說詞。我估計這事件還會惹出更大的風bo。

你相不相信,省軍區司令於升估mo著已經坐在趙書記辦公室了。這事,他能置身事外,不可能了。

至於說白長峰,咱們有的是辦法治他。中宣部常務副部長又如何,他能管到咱們這口子上嗎?哼1葉東突然身上氣勢大作,還真給他琢磨透了。

此刻,省軍區司令於升估計也是看到了報紙,也是急匆匆的走進了趙昌山辦公室。

「問問盧安剛,他到底想幹什麼,想幹什麼?」趙昌山一巴掌拍得辦公桌瑟瑟顫音。

「趙書記,這事我馬上下去調查,我親自去一趟。」於升一臉yin沉著說道。

主要是趙家是軍界大家,於升並不是趙家一系的,如果是換作沒有軍方背景的同志擔任省委書記一職,於升畢不會如此的態度的。

畢竟,軍隊一塊是獨立的。但趙家就不一樣了,真給趙昌山記恨上,絕不是件好事。

要支使人刁難於升那是沒點問題的,甚至,如果趙寶剛出手,捋了於升帽子那不是很難的一件事。

於升的圈子雖說也有點勢力,但跟軍界大家趙家相比還是弱了不少。而且,他那個圈子未必肯為於升一人仍家這頭軍界雄獅的。

所以,於司令趕緊跑來解釋一下。其實,一個電話就夠了,這就是一個態度冉題。

「馬上下去,調查清楚,盧安剛不能給個充足說詞,立即拿下1趙昌山決斷xing的拍了桌子。

「是,我馬上就去1於升心裡一顫,一臉無奈地匆匆出了趙昌山辦公室。

在過道里,於升忍不住罵道:「混帳東西,怎麼給我捅出這麼大簍子來。這事還真是怪了,按理說盧安剛也是受葉凡的請求才出兵的,怎麼對葉凡的態度趙書記並沒什麼特別指示,只是要求處理盧安剛。」

省紀委常務副書記雷魚繼於司令之後進了趙昌山辦公室,看來報紙后一臉的嚴肅。

「你馬上從檢察院和省委督察室chou調一些人手,聯合你們紀委同志組成一個調查組到魚桐查清此事,該罰的要罰,該懲的要懲,決不姑息。」趙昌山手一揮說道。

「我馬上就去,一定嚴肅查處。」雷魚心裡一動,說道。

剛走到mn口又聽見趙昌山聲音從後面傳來道:「這樣,叫督察室的喬督察長親自挂帥,當你的副手處理這事。」

「是1雷魚嘴裡答著,出mn后臉s相當的難看了。嘴裡喃喃道:「這事還真麻煩了。」

想了想,快步趕回辦公室,jiao待了chou調人馬的事。立即一個電話掛到了南福省紀委書記鐵托那裡,把這邊的事說叨了一遍下來。

「你擔心喬報國會下重手,他只是你的副手,主要辦案的主帥還是你嘛1鐵托是略顯焦慮,暗罵道,這傢伙,怎麼惹出這麻煩事來。要是那天在齊家看到的喬圓圓真是中組部喬遠山部長的nv兒。

那喬報國就是他的哥哥,葉凡有這層關係,再加上自己的老同學雷魚暗中玩些hua樣,應該能把這事擺平下來。

當然,如果趙昌山真盯得緊時要拿葉凡開刀,估mo著舁報國會透1u一點關係出來。

葉凡必無大礙,受點xiao罰是肯定的了。因為,這簍子捅得太大了,即便是鐵托都感覺頭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