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零四章互相扯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互相扯皮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互相扯皮

當然,喬圓圓跟葉凡的關係鐵托暫時沒透1u給老同學雷魚,這方面,只有在最需要的時候,這事實在無法收場,而老同學雷魚無法擺脫趙昌山的關注時再透1u給他。

「人家現在也是省委副秘書長了,這個倒不足為慮。主要是喬家,老鐵,你說說,如果喬報國一心要拿辦葉凡,我有能力阻止嗎?」雷魚有些憂心了。

「別急,這事還沒開始,你怎麼就知道喬報國肯去拿辦葉凡。也許,他跟你一樣,只是想應付一下。省委副秘書長又如何,你們粵東像這種沒有十個也有八個吧。而且,喬報國在裡面是排名最靠後的,你擔心什麼。而喬家跟趙家並不是一系的,喬報國不可能那般死心踏地為趙昌山辦事的。」鐵托安慰道。

「這個沒準,喬所國剛剛得到了提拔,年青有為。為了報答趙昌山恩德要把此案辦成鐵案,辦個漂亮案子出來彰顯一下自己能力也說不定。」雷魚還是有些擔心。

現在跟鐵托講這話,其實有事先告訴鐵托,這事我先調查著,如果真阻止不了時只得拿下葉凡了。到時你也不能怪我,我也是沒辦法。

鐵托當然明白自己這個老同學心思了,不過,現在不好擺明葉凡的身份,只好以勸慰為主。

說道:「老同學,你先下去再說,如果喬報國真要拿此事說事,我會叫占雄打個電話給他。

如果占雄的面子都不給了,那葉凡該怎麼理就怎麼處理吧。我只希望你在能力範圍內能幫襯著他一點就是了,真沒辦法了我不會怪你。

畢竟,趙家這頭虎太大了,不是你我所能抗衡的。不過,有一點機會就希望你給爭取一下。

葉凡還年輕,辦事雖說有時有點衝動,但出點是好的。也許,當時事突然,請軍隊出馬也是情有可原。

趙昌山這樣做,無非是裝個樣子給世人看罷了。不然,他這個省委可是失職了。」

鐵托分析得倒有些道理,雷魚也有些心動了,說道:「我儘力吧老鐵,不過,醜話講到前頭,咱們是老同學,真幫不了時你到時千萬別怪我。人哪,有時也很無奈,不管怎麼樣,老鐵,咱們還是朋友是不是?唉……」

「不怪不怪,咱們是老同學,不可能為了這點事就怎麼樣。跟我相處了這麼久,難道你還不知我的xing格。一是一二是二,兩碼子事要分清楚的是不是?呵呵。」鐵托笑著放下了電放在,立即掛到了葉凡手機上,說道:「省里派了調查組,由省紀委雷魚副挂帥,喬報國為副帥,你準備一下,把說詞想漂亮點。不過,我想問你一下,喬圓圓是不是喬報國的親妹妹?這事相當關鍵,如果不是的話我們得另做打算了,我想叫占雄給喬報國打聲招呼。」

鐵托實則也有用此事來試探喬圓圓真實底子的找算,那天在齊振濤家裡雖說喬圓圓有講一些什麼話。

讓鐵托和齊振濤以及段海天三人有想到這種可能,只是這種可能到現在還沒得到證實,猜想畢竟是猜想。

「喬報國不用擔心,倒是雷魚,我有些擔心他頂不住趙昌山的壓力。」葉凡說道。

「只要喬報國不出手,你必沒事,還是想好說詞要緊。」鐵托掛了電話,呷了口茶,喃喃自語道,「這xiao子,隱藏得夠深的,果然是喬遠山啊!有了喬遠山在,趙昌山能把你怎麼樣,難怪這xiao子這般的張揚,也不能如此啊!喬遠山也不是萬能的,京里比他級別高的還是相當的多,湊成半個連沒問題。」

「事情已經查明,這次的事是有預謀的。是魚桐一建的副總田辰東組織人手乾的。」葉凡辦公室,田七和隊長一臉凝重地彙報著工作。

「田辰東只是執行者,挖出幕後主使人沒有?」葉凡板著個臉,哼道。

「這事明擺著了,肯定是戴家人乾的。」田七和隨口說道。

「調查過了嗎?」葉凡皺了皺眉頭,覺得田七和在這件事上處理得有些輕率。

於是,又說道:「七和,有些事表面上是這個樣子的,實則不然,不管什麼事,總得調查一番才行。不然,中了別人圈套咱們還為別人賣力幹活,會吃大虧的。你是老刑警了,一切以證據以事實為主。沒有證據的東西空口說白話是沒有用的,下次注意著點。有時,你的一點隨便會影響辦案方向的,方向xing錯誤會釀成重大後果,你明白我的意思沒有?」

「我……我有些急燥了。」田七和一臉歉意說道,看了葉凡一眼,問道,「葉,關於辰東……」

「盯上沒有?」葉凡問道。

「盯著的,他在公司裡頭,倒沒走的意思。」田七和說道。

「馬上抓了,立即審訊,挖出幕後主使。我就不信咱們市局被人yin了就得憋著氣,這天下,還是黨的。」葉凡一拍桌子哼道,「另外,這次機會到了。

徹底查查魚桐一建的賬目,我是說包括暗地裡的。把財務人員都請到咱們局來,我不管你用什麼手段,挖出錢來才是最重要的。

魚桐一建真的揭不開鍋了嗎?應該不會。那麼多工程被戴志軍壟斷,按理說應該是富得流油才對,怎麼會連工人工資都不上了。不然,即便是田辰東想出手也得有理由才對。」

「我馬上去辦。」田七和大步出了辦公室。

王朝不久進了辦公室,一見到葉凡就說道:「事情已經查清楚了,金旗公司的老總范笑林夫妻是接到了恐嚇電話,說是xiao心他們倆在燕京的孩子什麼什麼的。夫妻一聽就害怕了,所以改口了。」

「孩子有事嗎?」葉凡問道。

「出事了,剛剛接到那邊的消息,范總的兩個孩子在學校失蹤的。學校領導已經報案,案在一個xiao時前,那個時候恐嚇電話已經打過了,估計是見我們bi著范笑林夫妻,所以,下手了。」王朝說道。

「麻痹的!什麼事都湊一塊了。」葉凡一拍桌子,立即電話打到了鐵占雄手機上,把情況具體說了一遍。鐵占雄當即表態馬上親自去處理這事。

「要是范總的兩個孩子死了就麻煩了,范笑林肯定認為是咱們市局擺布他到致的,那樣,將失去一對很好的進攻武器……」王朝剛說到這裡。

葉凡擺了擺手,說道,「不會死的,他們要挾范笑林的目的是讓他閉嘴,當殺人犯,戴維強的腦子應該沒燒糊塗的。雖說先前范笑林已經提供了一些證據,但是,這些,說重要也重要,說不重要也不重要。怎麼說呢,戴維強要拿此事說事,人家可以說是咱們bi著范笑林陷害戴志軍的。所以,一定要做很鐵證如山,還要讓范笑林有安全感才行。」

「就看鐵部長的了。」王朝凝著個臉說道。

「陽田那邊打架的事處理好沒有?」葉凡問道。

「很麻煩,打架方面是暫時控制住了。不過,水的根源沒解決掉想徹底解決這事是不可能的。我有些擔心他們兩個村還會打起來,暫時我留了四個人分別駐點在村裡,防止突xing事件。不過,真打起來四個幹警也沒用。還得從根本上解決水的問題才是治根之道。」王朝皺了皺眉頭,臉s有些難看。

其實,王朝馬漢張龍趙虎別看他是混跡江湖的,本人的學歷並不低,一個個都是名牌大學畢業的。說明他們的師傅洛紅塵並不古董。而且,四人幫助杜家打拚這麼多年,積累的社會經驗何其豐富。對人xing的揣摩已經達到一個很高的境界。所以,在處理起社會上一些事來說,那是如魚得水般並不顯乾澀。

「陽田縣領導你們聯繫過沒有?」葉凡問道。

「說過了,不過,陽田縣安鴻成好像有些怪異,對此事不怎麼熱情。我們跟他講這事時他也有些愛理不理的,真有些怪了。」王朝說道。

「縣長什麼態度?」葉凡問道。

「縣長叫龔開成,去黨校學習了,現在縣裡是安鴻成一人當家。」王朝說道。

「怎麼又姓安,這魚桐市姓安的人好像不少。」葉凡皺了皺眉頭,把辦公室主任安衛民找了過來,一問,才知道安鴻成居然是原財政局長安蕾的親親堂哥,難怪對市局是不冷不熱的,癥結在此了。

「上河村下河村是屬於那個鎮管的,既然原先建得有堤壩,是哪個單位管的?」葉凡問道。

「梅溪鎮管轄,至於那個不高的壩子,聽說是8o年代初建的,當時也就隨便壘了起來,聽村主任說那堤壩早就快塌了。村民們也一直向鎮領導和縣領導都反應過,不過,上頭一直沒人理這事兒。說是那壩子又沒電,沒項目沒錢什麼的,至今一直擔擱了下來。」王朝說道。

「安主任,你立即給我聯繫一下市水利局長,叫他立即到我辦公室來一趟。」葉凡說道。

不過,一會兒安衛民進來,說道:「葉,水利局避的馬yu和局長生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