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零五章病房變會議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病房變會議室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生病啦?什麼時候會好?」葉凡問道。

「剛病的,說是胃部不適要掛瓶,還說,估mo著三天兩頭不會好,要去醫院住院療養。」安衛民說道。

「現在去了沒有?」葉凡哼道。

「正準備去。」安衛民說道。

「叫他先過來一趟。」葉凡說道,不久馬yu和到了。

「馬局長,陽田縣梅溪鎮上河村和下河村的事想必你也知道了。那水壩你們水利局準備怎麼處理?」葉凡問道。

「這事我不清楚,得叫陽田縣水利局派人下去調查過後才好說事。」馬yu和淡淡說道,還用手按了按胃部,好像一臉痛苦樣子。

爾清楚,這麼大的事你作為市水利局長一點都不知情,你到底在幹什麼?那村子都生群體xing打架大事了?」葉凡有些火大了,重重地一嗑桌子。

「打架是公安局的事,我又不可能天天駐紮在梅溪鎮,全市有多少個鎮子,有多個水壩子,有多少個電站等,這事我想管也管不過來,不清楚也正常?」馬yu和冷冷地反問道。

「你不清楚,你是管這個的,要是因為水壩的事出了什麼大事你得負責,哼1葉凡眉mao一豎,見馬yu和還想理論,那手一擺說道,「廢話少講,這事由市水利局親自派人下去督辦。而且,由你親自去抓,限你們5天內解決兩個村的用水問題。」

「這怎麼可能,這事我幹不了。而且,市水利局雖說是管這事的,但也只是業務上的管理。建壩子總得要錢,這錢從什麼地方來。如果要立項,還得申請,還得申批,最後才能拿到錢才能動工。這一系列程序走下來沒有半年那是不用想了。」馬yu和好像跟葉凡較勁上了,葉凡心裡一動,感覺這廝是不是故意這個樣子的。

「幹不了」幹不了就不用幹了。你這是什麼態度,有關兩個村二千多號人的吃水用水問題,這是大事。干不好要是他們鬧起事來怎麼辦?」葉凡臉s越來越沉重。

「鬧事,那是你們公安局的事」我只能說儘力。要凝天內解決問題,那絕不可能。」馬yu和態度相當的堅決。

「不想幹了是不是,不想幹了我可以向上級建議,那你就好好休息就走了。」葉凡感覺到了什麼,這廝根本上就在跟自己玩捉mi藏遊戲,所以是冷冷哼道。

「隨便1馬yu和居然哼出聲來,冷冷瞅著葉凡。

「……

葉凡被惹怒了,雖說自己是管公檢法攤子的」好歹也是市委常委。馬yu和的態度太猖狂了。

轉爾沖一旁的安衛民道:「給我查一下,市水利局常務副局長叫什麼?」

「包明德,我剛查過。

」安衛民答道」又湊葉凡耳旁xiao聲說道,「馬yu和是馬柏生的親弟弟。」

「老馬,葉書記jiao待的事你就去辦吧,五天時間又不是一定要你把水壩建好。你可以先臨時頭堵住水的流失,從其它地方調水過來先解決村民的用水問題,然後慢慢建壩子不是就行了。」跟馬yu和一起進來的公安局政委黃明志勸道。

「黃主任,這事我馬yu和幹不了,我從不玩虛的」口裡一套做的一套,五天內怎麼可能解決這問題。解決不了就是解決不了,黨教育我們要實事求是,我不集欺騙人。」

原來如此,葉凡心裡暗哼一聲」那臉更是yin沉,哼道:「馬局長,你這種工作態度有瀆職嫌疑,全然不顧及老百姓利益。幾天內辦不到可以想辦法去,怎麼能一張口就推了,那還用你幹什麼?從現在起」你被停職了,局裡工作暫時由包明德主持。你的事,我會向市委領導說明的。」

「你憑什麼停我的職?」馬yu和聲音相當的粗。

「老馬」你這態度可不怎麼好?」黃明志趕緊勸道,就怕他惹火了葉凡又鬧出井么事端來。

黃明志知道」馬柏生跟葉凡niao不到一個壺裡,這馬yu和是馬柏生的親弟弟,肯定不願意為葉凡辦事了。剛才這態度,明擺著是頂牛了。

「憑什麼,就憑我是市委常委,就憑你這不作為,不顧老百姓死活的惡劣態度,憑你這不干事實的拖拉態度,哼1葉凡冷冷哼道。

「老子就不信這魚桐的天就是你葉凡的了?麻痹的!真以為老子是一軟柿子好捏拿走不是?」馬yu和生氣地大叫了起來,口氣相當的。鑽,老子老子的。

「書、……」,一道非常清脆的耳光聲響起,自然馬yu和被葉凡幹了一耳刮子,葉凡吼道:「不服從領導,公然辱罵領導,不顧及百姓生死,你不用去上班了。這一耳光是教你怎麼樣為官的,想當老子,你還nn著點。」

「老子跟你拚啦1馬yu和隨手抓起面前茶杯砸向了葉凡。

……

又是一聲更尖利的脆響,葉凡這位七段頂階高手居然被茶杯砸中了手臂,當然,這廝是故意讓馬yu和同志砸中的。

「老馬,你都幹了什麼?黃明志和安衛民趕緊搶步上去想抱住了馬yu和。不過,一旁的王朝動作更快,從沙上彈身而起,一個掃tui過去,馬yu和頓時被掃得直接就摔在了另一個沙上。

「媽的,敢在公安局行兇打領導,活得不耐煩了。」啪啪啪幾聲微響,馬yu和那肚子自然是被王朝狠踢了幾腳,頓時,老馬同志萎頓了下去,本來沒病的臉頓時一片慘白,這次,倒真是生病了。

而黃明志和安衛民趕緊上前抱住了王朝。不過,王朝顯然沒踢夠似的,又抬起了tui作出一付不踢死你這龜別」子不收tui的架勢。

「算啦,送醫院去。」牛凡哼聲后擦了擦手臂上茶水。黃主任跟安主任立馬叫人背著馬yu和出了辦公室。

「王朝,你那幾tui下去怕不得讓老馬同志在醫院躺上半年了。」葉凡淡淡說道。

「嘿嘿,我手法用得好,醫院查不出什麼來。那個,老馬不是說有老胃病,也許是老胃病患的。我哪有踢他,他自己砸你不中自個兒摔在沙上的。這事,老黃和老安都可以作證的。而且,剛才我可是保護領導,並沒什麼出格的舉動,正當防衛罷了。」王朝乾笑了幾聲。

「呵呵,該踢。」葉凡哼了一聲,電話掛給了粟一宵,jiao待他親自去處理梅溪鎮水壩的事。

因為,水利局也是粟一宵直管的範圍。粟一宵接到電話后立即答應馬上就去處理。

這廝到了水利局,把葉書記的指示念了一遍后,chou調了一些人直接趕往陽田縣而去了。

魚桐市第一醫院。

「太過份了,雜種,怎麼能這樣打人?馬書記,這口惡氣你還能忍?」徐林憤憤然罵道。

「哥,這局長我不幹了。你千萬別去惹那xiao子,咱們馬家惹不起他。」躺病g上的馬yu和裝得為哥哥馬柏生作想樣子,身子一動,嘴裡居然吐出一口血來,嚇得一旁的老婆楊素香慘叫了起來。

「醫生怎麼說的?」馬柏生yin沉著臉坐病bsp「醫生說只是臉上有點xiao傷,其它地方沒問題。這怎麼可能,你看看,yu和血都吐出來了,內臟肯定受重很嚴重。這魚桐市醫院就是條件太差,連內傷都檢查不出來,得轉院到省城了。」楊素香一邊抹眼淚一邊說道。

「yu和,你說,傷得怎麼樣?」馬柏生沒理楊素香,問道。

「肚子里很痛,好像針扎一樣,一陣陣痛得人連躺都躺不住了。那個王朝狠狠地踢了我好幾腳,下手真狠啊,當時黃政委和安衛民都在場,他們可以作證的。」馬yu和憤怒的說著話,臉上一皺一皺的,估計是相當的痛。

「安衛民是葉凡的狗tui子,不可能作證的,倒是黃明志的態度就相當值得推敲了。這個人我一直沒看透他,好像很膽xiao怕事樣子,一向不表態。嗯他作證,估計也有難度。」徐林在一旁說道。

「yu和難道被白打啦?」馬柏生哼了一晃「我去問問黃主任。」徐林一臉憤慨,當然是唯恐天下不1uan了,這廝現在被開除了,整個人像個游hun。

雖說省里的親戚徐金白出手了,不過,直到現在,李國雄也沒表什麼態,而魚chao公路改建項目也暫時停了下來。

「嗯,晚上我請黃主任吃頓飯。」馬柏生哼道。

不久,口pmn聲響起,進來了一伙人,帶頭人居然是現在組織部的常務划部長安蕾。

「唉呀!怎麼給打成這樣子了,這臉,還能見人,看看,這裡有血,肯定吐血了。」安蕾裝得一臉震驚。不過,馬柏生對他的到來還是相當滿意的,因為馬柏生知道,安蕾來了,就代表何鎮來書記來探望了。

這個非常時期,葉凡畢竟是市委常委,何鎮南不好1u面,叫安蕾帶一伙人來當然是為馬yu和造勢助威了。

「是啊是啊!太不像話了,人給打成這樣,應該報警抓起來。」一個富態男子附和著。

「人家是政法委書記,還是市委常委,位高權重。咱們這地兒公檢法都他管著,哪告得動他。」徐林有些yin陽怪氣」亨道。

「市裡還有大老闆,這魚桐還是老闆苒天下。」安蕾冷冷哼道。

「聽說省軍區來人了。」一個身佩上校肩章,相當威武的男子哼道,此人叫風和平,現在魚桐市軍分區任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