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零六章你就是他殺的那隻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你就是他殺的那隻雞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動用軍隊鎮壓請願的老百姓盧安剛的帽子有此搖擺了。這次下來的是省軍區司令於升不光是省軍區來人調查了由省紀委常務副書記雷魚挂帥省委副秘書長兼督察室主任喬報國協助組成了聯合調查組省檢察院的曲白秋也是副組長。既然要玩咱們就玩點大的。媽的不成功變成仁」馬拍生冷冷哼了一聲狠了。安蕾的臉上閃過一絲得瑟說道對咱們商量一下怎麼安排說詞。」這馬yu和的病房頓時成了會議室。這會議的議題當然是如何在聯合調查組面前1uan嚼舌根子搬倒葉凡同志了。

大快人心呵呵。」常務副市長崔明凱淡淡笑道掃了面無表情的李國雄市長一眼。

老崔我的心情相當複雜。你說說如果葉凡被搬倒了也許魚chao公路和體育場館建設又能開工了。不過葉凡被搬倒對咱們來說也不是個好消息。」李國雄嘆了口氣眼神有此閃爍。

嗯以前葉凡沒來時咱們快被何鎮南壓得喘不過氣來了。老何同志根本就是土匪一樣什麼事都要cha手。葉凡來了第一至少搬倒了安蕾那娘們現在錢袋子方面至少好用了許多。二來於志海周yu明、盧安剛一人跟葉凡關係不錯有他們四個撐著時不時的攪點局也能給何鎮南製造一此麻煩。說難聽點咱們也能混水mo點魚。三來葉凡到了魚桐在治安一塊的確強化了不少。

雖說路慘案暫時還沒告破至少市公安局是大為改觀從硬體上說他才來幾個月就為市局nong來了五六千萬大手筆埃至少為咱們的錢袋子省下了筆不菲的款子。四來安蕾他們專註著葉凡葉凡耗費了他們太多的jing力也給咱們創造了崛起的機會。此人雖說有時出手怪異但往往都會奏效。當然麻煩也來了。戴維強和徐金白bi得緊魚chao公路和體育館真的停工的話咱們倆無法向全市人民jiao待。真的那樣的話何鎮南又抓住了進攻我們的手段。此人來了根本就是一雙刃劍是利大於弊還是弊大於利不好說。至少魚桐不再是何鎮南支手遮天的時代了。」崔明凱倒是客觀的評價了一番。

所以我心情十分複雜。你說說調查組這歡是來勢洶洶連省紀委常務副書記都派出來了省軍區司令親自下來了。這次的事鬧得太大了。戴維強也做得太過火了像這種事可大可xiao的。沒人抓住不放就是xiao事有人抓住就是天大的事。有心人早捕到省報了這事能在省報登出來肯定是省里有人出手了。而且估mo著還是某常委大員之流光是一個戴維強也沒那能耐能說動省委宣傳部把這事捕出來。省里鬥爭估計也要升級了而咱們魚桐只是一個xiao戰場而已。魚桐所有參與糾葛的人全是人家手中一枚枚旗子。省委領導是把咱們魚桐當成一盤棋搏弈開始后結局難料。老崔咱們得xiao心點在這個關鍵時刻步走錯也許就是滿盤皆輸。」李國雄臉s僵硬著旋即還自嘲般搖了搖頭。

唉魚桐已成是非之地。省委那此領導全盯著的咱們的態度得xiao心謹慎。偏向誰都不行誰能預料這次調查組下來其真正的目的是什麼?有人捕葉凡也許也有人利用葉凡這事作文章。不過葉凡和盧安剛這次估計是有此懸了我感覺很不好。老李你說說魚桐一建鬧事的事是不是戴維強幹的?」崔明凱也收斂了笑意變得嚴肅起來。

這事說不準看來像戴維強幹的。不過戴維強作為老資格的副省長在爭常的關鍵時刻他會幹出如此愚笨的事我實在是難以相信。如果說是戴志軍的手下自組織的但又不像他們應該還沒這種夾氣魄這事還真是複雜。魚chao公路和體育館的事葉凡也給我說過了他說會想辦法。也不知用什麼辦法能解決此事。魚chao公路還好說一此徐金白只是一廳長如果葉凡能搬出省委領導壓制也許還能過。不過也有此難度聽說徐金白跟汪省長走得較近有汪撐著普通的省委常委想壓制住他難」李國雄磕了磕煙灰嘆了口氣。一個難字寫在了臉上。

嗯想做通戴維強工作除非葉凡放了戴志軍不然這事絕不可能。」崔明凱搖了搖頭瞅了李國雄眼又問道那老李你說說對調查組咱們該說此什麼他們肯定會問我們話的。」

靜觀其變難得糊塗」李國雄噴出了這八個字崔明凱若有所思,點了點頭。

還是這難得糊塗講得好啊呵呵呵。」此刻分管黨群的副書記蔡志揚也正跟親戚也就是天東市市委書記費水香同志上課。

表叔省里調查組都下來了肯定對葉凡和盧安剛是不利的咱們何不趁機做點什麼。」費水香有此不理解。

糊塗」蔡志揚哼道輕輕磕了下桌了說道這個節骨眼上你一定要揣著明白裝糊塗。為什麼自己回去好好琢磨琢磨。但你一定要記住再清楚也要裝著糊塗才行。不然你什麼時候載了進去連自個兒都不清楚。你的眼光不要只瞪著魚桐要往上看。這世上沒有獨立的東西腳趾被壓為什麼身上會痛就是這個原因。」

你是說上頭有人要拿這事說事?」費水香總算有此明白了過來。

嗯搞不好這魚桐得重新洗牌了。所以這個時候你絕不能1uan張口一張口就要惹禍的。」蔡志揚臉板著的。費水香走了不過在心裡嘀咕著還是沒明白什麼意思的。

糊塗你怎麼就這麼糊塗」省軍區司令於升一掌拍得茶几都在顫慄。

我沒辦法不能眼看著工人把市政fu給砸了吧。再說我跟葉凡同屬市委常委人家有難總得相助一點。那天情況特殊陽田縣梅溪鎮生群斗市局絕大部分警力全出去了。在副局長受傷十幾個幹警受傷的情況下我能眼見著不出兵?」盧安剛有此不安的站著。

你是英雄了好威風。出兵出兵幹什麼鎮壓老百姓人家報紙上就是這樣說的想必你也看見了。

鎮壓一詞書上寫來容易但是登載在報紙上特別是登在省報上頭就不一樣了。政治影響尤其惡省任何國家的執政黨都會把軍權牢牢掌控在手中。和平時期你看著好像咱們這此軍人天天吃閑飯沒事就cao練cao練緊急情況時出動抗抗洪水救救災。可有可無似的不過你要記井那是緊急情況下即便是要調兵也要軍委批准的。你看看你自己膽大包天了si自帶著一個連就出去了。而且還是用在請願的工人身上你想到過影響嗎?跟你說明白點這次的事是省委趙昌山書記親自拍的桌子不然我管你這破事幹什麼。你好好想想怎麼說清楚這次的事你唉就是我也沒辦法了。」於升嘆了口氣。

其實於升司令跟盧安剛都屬於那種沒有強大軍方背景的軍界高官。兩人頗有股子同病相憐的味道而且對於盧安剛此人的硬朗作風正直口碑於升還頗為欣賞。這次親自下來就是想借自己之手看看能否在調查過程中cao作一下有否轉環的餘地保住盧安剛的位置。不過於升心裡也沒底關鍵是趙昌山態度太堅決估計這次盧安剛是保不住了。於升當然想為盧安剛爭取寬大處理。即便是司令一位保不住了也能給他留個職位。

我知道了於司令。謝謝您這麼多年來對我的照顧。該怎麼辦您就怎麼辦吧這件事我的確做得有此魯莽。不過我盧安剛的心天地可表一切為了國家為了工作。」盧安剛說得是dang氣迴腸。

唉」於司令嘆了口氣獃獃的望著身體微微躬著的盧安剛一眼。良久臉s變了幾變才說道安剛也不是沒辦法保住你的位置。」

於司令您請指示。」盧安剛還是一臉恭敬的說道不是指示這個就算是我si下跟你聊聊吧。你聽過後就當沒聽過明白嗎?」於司令表情複雜說道。

是」盧安剛一個標準軍禮身體ting得筆直。實則是這廝一點都不擔心因為他相信葉凡這個總參軍務部的副部長不會坐視不管的。對於於升司令盧安剛倒是自內心的恭敬。因為這此年下來於司令像一位老哥哥一樣照顧著他盧安剛內心感ji著。

這事不是葉凡同志要求你做的嗎?」於升說出這句話時好像很費力氣的。盧安剛一聽就明白了敢情於司令是叫自己把責任全推葉凡身上好脫身而出。至少能減輕許多責任的。

謝謝司令提點。」盧安剛嘴裡說著感謝話隱晦地掃了於升一眼轉爾說道不過葉凡同志也是為了工作。當時他是叫我了其實主動權還在我身上。畢竟葉凡不可能在我不同意的情況下調出兵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