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零七章糊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糊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糊塗1於升眼睛一大,差點又要拍桌子了,指著盧安剛喊道,「你怎麼就這麼不開竅,榆林疙瘩是不是,都這個節骨眼上,你一輩子的前途就沒了知道不?

跟你說實話,趙書記親自下的指示要嚴肅查辦。如果換作另一個沒有軍方深厚背景的書記來講這句話,也許我可以不加理會。

不過,趙昌山不一樣,他的底子你不清楚嗎?咱們華夏,又有幾個趙家?

又有幾個人曾經坐上過軍委副主席位置,你還要犯mi糊是不是?你真的打算一條道走到底了。我實在沒想到,那個葉凡到底給你灌了什麼mi魂湯。」

「對不起於司令,謝謝您對我的關心。不過,這事我也有責任。我願意承擔此事造成的一切後果。」盧安剛還是堅持原先的說詞,自然是拒絕了於升隱晦建議了。

「你呀你,真是個破爛的榆木疙瘩……」於升徹底無語了,瞪著一雙眼那嘴唇都有些顫慄。

雷魚帶著調查組成員到了魚桐市,並沒有立即展開調查,而是在魚桐賓館先休息了一天。

深夜的鴨子河帝舫外面看去相當的平靜,幾十個大紅燈籠高高掛,在微風中輕輕搖晃著。

帝舫船頭上兩位身著旗袍的美貌nv子一臉微笑的面對著大路上。不過,包廂裡頭卻是歌舞昇平,熱鬧不已。

「你這次真是惹出大麻煩了,你看看這個。」京城喬家大院出來的大少喬報國把報紙輕輕的推到了葉凡根前。

「我早看過了,一個『鎮壓』挑起了千層1ang,不過,我早做好了準備迎接一切的風暴。」葉凡掃了喬報國一眼淡淡說道。

自從幫助喬報國解決了蘇家之事,喬報國對葉凡態度那是日漸好了起來。估摸著在心底里已經漸漸的在認可了葉凡跟妹子喬圓圓的男nv朋友關係。

當然,葉凡也明白,喬家大院出來的不是那般容易取得他認可的。喬報國也只是初步接受了自己,要他完全接受自己,還得有個過程。只是,對於這個,葉凡抱的態度是無所謂,他有自己的打算。

「糊塗1喬報國把酒杯重重的一頓,連眉mao都挑起來了,看了葉凡一眼,略顯激動,哼道,「你知不知道,剛才給你看的這份報紙是從雷魚書記手中接過來的,聽說是省委的趙書記給他的。你看看,『鎮壓』兩個字特地圈了紅圈,這個可是省委書記圈的字,說實話吧,你已經到了非常危險的地步。如果趙昌山真的抓住此事不放決心要拿下一批人,你就是他要殺的那隻『ji』。」

「殺ji震猴,呵呵,有味道。估計是趙昌山到粵東后那屁股一直坐得不怎麼舒坦,所以,想趁機重新xiao洗牌是不是?」葉凡淡淡的說著,一點不緊張樣子。

就是喬報國心裡也暗暗佩服,哼道:「我不曉得你的自信從何處得來的,不過,我想跟你說的是,我妹子不希望看著你倒在這事上。

你也別指望著我老頭子會出面。這事,他絕不會出面的。至於我,只能是儘力而為。

關鍵還得看你自己怎麼給個妥善說詞,這事,說大大到天了,說xiao,屁點事沒有,關鍵就是趙書記的態度問題。」

「謝謝,不勞喬部長了。這事,我願意承攬一切責任。你儘管照實調查,把結果彙報給趙書記就是了。」葉凡還是那樣的沉穩。

喬報國甚至有些懷疑這傢伙是不是吃錯yao了,抑或是這傢伙突然變成了一個七老八十的老人,不然,難以解釋他的信心從何處來的。

「其實,你可以運作一下減輕主要責任的。至於說次要責任我可以出面運作一下,估計落個記大過處分是免不了的。」喬報國還是耐著xing子跟這個一臉淡定,一臉無所謂的年青人說著。為了妹子,喬報國也有些無奈。

「運作,怎麼運作?」葉凡其實有些琢磨到了什麼,故意問道。

「這個你難道不懂嗎?還用我教?」喬報國哼道。

「真不懂。」葉凡乾脆的搖了搖頭,喬報國差點牙痒痒了,瞪了某人一眼,說道,「軍隊出面制止流血事件,這事自然是盧安剛拿的主意了。」

「呵呵,對不起,這事的確是我請盧司令來的。要我避責挪責,這事我辦不到。你也不必再勸我,這是我作人一向的準則。一個人,肯定得有自己的原則,不然,還能稱之為一個人嗎?」葉凡態度堅決,絲毫沒給喬報國留轉環餘地。

「咕嚕……」喬報國給氣著了,生氣了,一口氣灌進去了三杯啤酒。

「只能在『鎮壓』一詞上作些文章了,如果能把『鎮壓』改成制止就行了。

不過,各方都盯得緊。既然連省報都登載了,這個『有心人』來頭不xiao啊!

我打聽過,省委宣傳部的查晶蓉部長剛從燕京開會回來,這事一般不是她乾的。

排除她之外,像這麼敏感的問題,經過我了解,我想,應該是她的老對頭白長峰在幕後主使的。

他倒是不是針對你,你只是他借用的一枚棋子。他要對付的是查晶蓉,這麼一來,趙昌山即便明白這事是白長峰乾的,但也會對查晶蓉產後一定疙瘩的。

再說,查晶蓉對趙昌山的態度不明,也許,趙昌山搞得如此大的陣仗,一來是為了表明自己態度,二來估摸著是想藉機敲打一下查晶蓉這位宣傳部長。

三來,更大的目標也許是省里某些人,通過魚桐的事來達到他的目的。

最後,你就是一個可憐的犧牲品,唉……」喬報國頗為花了一番心思研究揣摩,講出來的話也是頭頭是道的。

葉凡在心裡暗中點頭,嘴裡卻是笑道:「沒事,就讓我當一回趙書記的馬前卒,沒準兒他可憐咱這xiao幹部,最後又是雷聲大雨點xiao了。最後屁事沒有,落個處分就處分吧,我看開了。而且,能在趙書記心裡紮上根,以後,過得一兩年風平1ang靜時他記起我來了,沒準兒也是我的一機遇。」

「機遇個屁!你被開除了還有什麼機遇?先,這事上頭如果問起來,為了平息老百姓之怒,肯定得找一替罪羊,你跟盧安剛就是兩隻xiao羊。還想著東山再起,你腦子沒燒糊塗嗎?」喬報國沒好氣哼聲著,連粗話都給噴出來了。

「你看看這個。」葉凡詭異了笑了笑把一疊材料推到了喬報國面前,他倒是仔細地審閱了起來。這個,有關這個有可能成為自己妹夫的人前程,他也不敢大意。

足足一個xiao時過去了,葉凡咕嚕著灌進去了三瓶啤酒,喬報國終於看完了。

淡淡的掃了葉凡一眼,說道:「嗯,這材料搞得非常的好。既然這次的事是田辰東在幕後策劃的。而金旗公司的老總范笑林那地兒也出事了,孩子被綁架。說明,此事問題相當的大了。就是陽田縣生的群毆爭水事件好像跟這事也有些瓜葛,三件事湊一塊,相當的可疑了。」

「呵呵,如果趙昌山真要拿我開刀,我絕不服氣,就是把這事捅到中央我也敢去敲mn的。」葉凡突然身上霸氣彰顯,瞬間好像變了個人似的,就是喬報國心裡都暗暗怪異,覺得這廝好像一下子令人看不透了起來,真是透著股邪乎勁。

「嗯,有這材料你倒是暫時可以有個說詞了。不過,趙昌山真要借你的手整治什麼人,這些材料用處不大。

體制內你不是不清楚,說你不行就是不行,行也不行。說你行就行,不行也行。

當然,此一時彼一時了,如果實在不行,我乾脆也透點底子給趙昌山和雷魚,他們應該會給點面子的。

畢竟,我們喬家也不是軟柿子太好捏拿的。」喬報國倒是姐信心,緊皺起的臉皮子也鬆緩多了。

「這事先別急,先看看趙書記態度再說。如果沒必要你透了底子那影響不是很好。給趙昌山造成一種我葉凡借勢扯他後腿的感覺,給他計較上我在粵東還怎麼混?」葉凡擺了擺手,兩人當著幹了一杯。

「你也知道得罪了趙昌山在粵東沒辦法混啦?」喬報國臉上閃過一絲鄙夷。

「我還沒腦殘到那種敢無禮趙昌山這個粵東一號人物的地步。不過,這事田辰東估摸著也只是前台一跳梁xiao丑罷了,能搞出三件大事來,而且,一貫有序的生,此人的心思真是縝密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厲害啊1葉凡言語中的佩服表露無遺。

「那我還真得恭喜你找到了個好對手用來磨刀嘛1喬報國略顯譏諷口吻哼道。

對於葉凡這廝無理由的淡定,喬報國打心眼裡有些不服氣。喬報國也僅比葉凡大幾歲,而葉凡的副廳級別比他還快nong到手。

而且,人家一出手就是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魚桐市的實權級人物。

而喬報國還是借葉凡的手,汪省長為了平息喬家之怒免費的給他提了一級,現在是省委副秘書長主管著省委督察室。

這省委督察室名頭聽來嚇人,好像啥事都可以g油活計。

你督察歸督察,人家鳥不鳥你也難說。而且,往往處理過後效果不怎麼好,容易復。因為,省委督察室畢竟只督察而不是執法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