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零八章一來就扣大帽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一來就扣大帽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一來就扣大帽子

再說,省里局勢複雜。你去督察誰,督察誰得罪誰。所以,省委督察室實則是省委領導一耳目,人家叫你幹什麼就幹什麼。

怎麼樣處理還不得看省委各位領導臉s。人家說處理你就處理,人家說這事沒什麼當然也就沒什麼了。

說白了,一傀儡而已。

當然,喬報國現在升了職,再加上家勢也了得,其人骨子裡也是相當有傲氣的。

要不是葉凡前次幫了他大忙,而妹子又耍賴一般纏著他,他怎麼可能如此跟葉凡面對面耐心jiao談,為其出謀劃策的。

「你也知道怕啦?唉,的確是個難纏的高手。人家躺後面不顯山不1u水的就把事給辦了。你說說,是不是戴維強幹的?」喬報國淡淡說道,對於製造此事的幕後人也略顯佩服。

「說不準,從表面上看是他乾的。因為他的目標就是bi我放了戴志軍。不過,聽說戴維強最近好像有什麼大動作?」葉凡問道。

「嗯,他正跟魯東來副省長競爭省委常委副省長名額,雖說級別沒提,但一入常卻是天差地別。

這個節骨眼上,戴維強應該不會腦殘到去策劃這種大事份頭上。雖說可以bi你,或者說捋了你帽子。

戴志軍自然就出來了。不過,他難道不怕你臨死前狠咬他一口,這事,不明白的人都會想到是他乾的,只有明白的人才會產生懷疑。不過懷疑歸懷疑,魯東來可不會放過這種懷疑,他會讓懷疑變成事實。

把這筆爛賬扣戴維強身上的,從而剔掉一個強勁對手。而戴維強要整治你的手段多著,何必玩這種讓天下人盡知的愚蠢遊戲。」喬報國說道。

「嗯,我們市體育館項目預計投入四個多億,市政fu也先期投入了五千多萬。

聽說這事就是戴維強慫恿李國雄市長乾的,不過,前幾天李國雄說是這事估計要黃了,肯定是戴維強在下絆子了。

戴維強如此做,無非是bi著魚桐市的領導全來bi我罷了。先李國雄為了自已的前程找了我。爾後,估計不久何鎮南也會出手了。」葉凡淡淡說道。

「何鎮南,估計暫時不會出手。他知道你的xing格,這事,你絕不會倔服的。到時,李國雄下不了台他等著李去求他向他服軟。最後,他們倆聯手bi向你,也許,何鎮南也想趁機拿下你,或者把你挪走。」喬報國臉上閃過一絲淡淡的憂慮。

「何鎮南打的好算盤,不過,這件事我會讓他失望透的。」葉凡又顯1u了信心。

「你怎麼能如此肯定,戴維強是除常委外資格最老的副省長,即便是一般的省委常委他還沒怎麼放眼中,你又憑什麼能降服他把建體育場館的錢拔下來?」喬報國言語中透著一絲不滿,認為葉凡口氣太大了,有些狂妄。

「這事我還沒想好,總之會想到辦法的。」葉凡淡淡說道,看了喬報國一眼,說道,「其實,既然魯東來跟戴維強正在競爭,完全可以利用魯東來作些文章。想必魯東來是不願意看到戴志軍放出來的,這是他扼制戴維強的殺手。」

「嗯,這個倒是有點道理。」喬報國點了點頭,「今天我跟雷魚探討過這事了。」

「他什麼態度?」葉凡嘴裡問著,其實心裡已經感覺到了什麼。雷魚是鐵托的老同學,以前鐵托還叫自己有事去找他。估mo著這事雷魚已經跟鐵托打過招呼了。

而趙昌山又派了個喬報國下來,趙昌山已經知道喬報國跟我的關係。這樣子做意思是什麼……

葉凡轉環一想就明白了,這次的事趙昌山肯定不是沖自己來的。不然,不可能叫喬報國下來。

所以,葉凡心裡大定,安穩如山。不過,趙昌山知道喬圓圓的事卻是不能告訴喬報國的。

「魯東來和戴維強省里應該有支持者吧?」葉凡問道。畢竟喬報國在省里,耳目比自己靈光多了。

「戴維強肯定是汪正錢省長在支持著,此人一直跟著汪省長腳步走。如果能入常,對汪省長來說也是一大臂膀。而魯東來我有點看不透,前次聽香玲老爸說是趙好像在支持魯東來。倆人誰能入常,都能大大加強省里兩位巨頭實力。」喬報國想了想,倒也沒隱瞞什麼。因為早上出來時喬圓圓可是纏得緊,甚至強bi著哥哥喬報國要幫葉凡擺平此事。如果葉凡真的因此事丟了帽子,估計妹子這一關喬報國都難過了。

「噢……」葉凡點了點頭,線路好像更清晰了一些,突然笑道,「你看看,趙這次如此果斷下手,叫你們下來,會不會針對的目標不是我而是戴維強?」

「怎麼會?是調查你又不是調查戴維強?」喬報國一時沒想到這麼多,因為他不如葉凡知道得多。

「呵呵,老哥,調查我不是也要調查市政fumn口的真正原因嗎?你想想,這事明面上是不是戴志軍的家人乾的?」葉凡笑道。

「嗯,還真有道理了。也許,能從戴志軍身上扯出戴維強來。戴維強一旦被扯中此事,那他很可能就丟了競爭資格,意味著他提前出局了。哈哈哈……趙昌山玩的好手段。」喬報國一時心情大好,有種茅塞頓天的感覺。

「這就拔出蘿蔔帶出泥來。」葉凡笑道,看了喬報國一眼,笑道,「其實,你也可以隱晦地跟雷副探討一下此事,想必雷副是個聰明人,一點就透了。在後面的調查過程中也好把握方向,領導領導意圖不是。」

「雷魚絕對比我們聰明,不過,也許他知道的不如我們多。像趙昌山跟魯東來的關係怎麼樣?我從老頭子哪裡也打聽到了一些。最近趙家在京里也要為魯東來使力,這麼一綜合,可以肯定了,魯東來的背後支持都就是趙昌山了。」喬報國淡淡說道。

「那就好1葉凡一拍大tui,不過,旋即又皺了皺眉頭,說道,「有件事還有點xiao麻煩,市軍分區司令盧安剛跟我關係很鐵,就怕我沒事他反而有事了。如果因為我他丟了帽子,這事太不地道了。我得幫他一回。」

「幫,怎麼幫。人家是軍隊系統的,政fu那能管得了他們。不要說你我,就是省委也管不了省軍區司令的,雖說他是省軍區的黨委。這次於升會反應如此迅,主要是趙昌山這個省委跟其它的省委不一樣。」喬報國只幫葉凡,對於盧安剛他是一點興趣都沒有的。

「嗯,省委是一省的一把手,省委也是省軍區的政委,或者說是第一政委。

省委的行政級別是省部級,由於省委又是省軍區的政委,套在軍級別就是正軍級,那麼由此看出省委與省軍區司令員同級。

但是,鑒於省軍區司令員只是省黨委委員,這就決定了省軍區的司令員不僅隸屬大軍區領導,也要在一些特定事務上服從地方省委的領導,服從省委的領導。

但是,軍區司令員的任命是軍隊系統內部的事情,地方黨委不能干涉。

總之,從行政級別上來說,省軍區司令員與省委平級,卻又隸屬省委領導。

好像有點1uan,其實只是一個職位jiao叉罷了。趙家是軍界大佬,即便是於升司令也得度量度量人家的份量的。

想要說服於升司令,估計得趙昌山點頭才行。這事還真有些麻煩了,不過,我自有辦法。」葉凡自信的說道。

心說實在不行掏出總參的那本證件去做做於司令思想工作,也許他還能看這面子照顧著盧安剛了。

第二天.調查組開始問詢了。

而省軍區司令於升也親自把葉凡叫到辦公室問話了。

於升一開口就說道:「葉凡同志,我這次下來一是代表省軍區,二來也代表趙向你問話。」

於升身佩少將肩章,威勢做得相當的足,如果葉凡不是還有另一重身份,還真有些壓力了。

「我明白。」葉凡淡定的點了點頭。

「本來,軍隊有時配合你們機關搞些活動還是行的。比如圍捕歹徒等重大犯人。」於升說到這裡特地停頓了一下,瞅了葉凡一眼,葉凡自然知道,他是想逐步的給自己造成一種壓力。

果然,於升又說道:「不過,像在市政fu生的事就不應該請求軍隊chou出兵力來了。chou兵是有複雜程序的,顯然,這是嚴重的違規事件。你作為魚桐市政法委,怎麼能慫恿盧安剛同志調兵用來制止工人攻擊市政fu?」

於升用的『慫恿』兩個字,一句話就把主次責任分得清清楚楚。葉凡當然成了主責一方,而盧安剛成了配合葉凡行事了。

「呵呵,於司令,請看看這個。」葉凡把市局掌握的有關材料遞了過去。於升接過後也是仔細地翻閱了一片下來。

又沉yin了一陣子,才說道:「看來,你們市局請求軍分區派兵也的確事出有因。你這些材料我會叫人落實的,如果情況真的如此,我會如實向趙彙報的。不過,戴志軍是否有參與策劃市政fu的事?」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