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拿下公安局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拿下公安局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人已經救出來了。」鐵占雄來了好消息。

「范笑林的兩個孩子沒大傷吧?」葉凡略顯緊張,問道。

「臉上有些青腫,倒沒什麼大礙。不過,據調查,綁架不像是戴家僱人乾的。」鐵占雄又爆出一疑點來。

「這事倒有趣了,不是戴家乾的那是哪位大俠做了好事不留名?白白幫戴家做事?」葉凡有些mi惑了,這魚桐的事好像越來越複雜了,越查下去令人越是費解。

按理說戴家人綁架了金旗集團老總范笑林孩子,當然是威嚇范笑林老實一點,不要1uan說話最後撤訴什麼。而鐵占雄一查出來不是戴家乾的,這事就透著相當邪乎勁頭了。

沉默了一會兒說道,「還有,范笑林先前收到的恐嚇電話我們已經查清楚了,就是魚桐一建的田辰東指使人乾的。這一點,田辰東已經承認。」葉凡說道。

「倒真有些詭異了,田辰東肯定是戴家人指使的。他支使人打恐嚇電話正常。而這真正的綁架又不是戴家人指使的,難道有第三在攪局?看來,你得更加xiao心了,這事越辦越複雜,扯出的對手好像越來越多了。一不留神別把自己給繞了進去出不來就麻煩了。」鐵占雄也是相當訝然了。

「嗯,這恐嚇電話和綁架不是同一人,肯定是有人知道田辰東指使人打了恐嚇電話。

而戴家人只是恐嚇而沒行動,這幕後人坐不住了,立即借他們的手實施了這次的綁架計劃。

此人如此做的目標難道針對的是戴家,想把這屎盆子扣戴家頭上,讓咱們局更是盯緊戴家,嚴肅處理戴志軍。

這事有些複雜了,此人的目標是什麼,不會是戴志軍的仇家乾的吧?」葉凡說道,也是面思不得其解。

「戴志軍此人聽你說囂張得很,仇家應該很多的。不過,冒出來的另一個對高明,一般的仇家可沒這本事。你想想,再往上推一推,不會是此人是沖著戴維強去的吧?」鐵占雄想到了戴維強身上。

「鐵哥想說是省里的魯東來副省長支使人乾的?」葉凡心裡一動,說道。

「不排除有這種可能,你想想,魯東來正跟戴維強『爭常』,現在關鍵時刻,戴維強如果因為某些事牽扯著提前出局了,那魯東來不是穩坐常委副省長寶座了。

不過,綁架的事很大,魯東來有沒這膽量也難說,這可是犯罪,一旦被人查出來,魯東來還有牢獄之災。

他應該不會腦殘到如地步。不過,有些事也說不定,為了頭上帽子,有的官員,什麼事干不出來。

看來,你們魚桐已經成了省委領導搏弈的戰常你千萬得xiao心了,省委那些高層搏弈的結果,往往是他們最後都會互相妥協,屁事沒有。而遭罪的,反而是你這隻替罪羊。」鐵占雄口吻著透著一絲憂鬱。

「嗯,粵東是大省,排名全國前三甲的大剩省委是肯定進入政治局委員會的,堂堂的副國級大員。

而粵東,也成了京里和其它外省各方勢力競技的場所。鐵哥說魚桐成了省委高層的競技場所,而粵東,又何嘗不是中央各層面高官們的棋盤。

這人哪,活著好像都是一枚棋子,層層圈進,鎮長是縣長棋子,縣長是地委棋子,地委又是省委,再上去就是中央。

也許,國與國之間還存在著棋子現象,大國下著xiao國這盤棋,芸芸眾生,都難逃脫這個棋盤,唉……真是複雜。」葉凡嘆了口氣。

「老弟也沒必要感嘆,社會的人生就是一盤棋,咱們都是棋局中人。而陞官提拔,其實就是讓自己的份量越來越重,從xiao的棋盤走進大的棋局中。

就說你,你現在是棋子也是棋手,你也在下一盤大棋,就是魚桐八八慘案的大棋。

而魚桐就是你的棋盤,不能說魚桐,只能說魚桐市局是你的棋盤,像王朝他們都只能算是炮,而刑警隊長只能是卒子了。

你在下市局這盤大棋,當然,牽扯的方方面面不光是市局了。

而何鎮南也在下魚桐市這盤更大的棋,而你,也是他手中的一枚棋子,至於說職位,跟他手中的炮也差不多。

而趙昌山當然在下更大的棋,整個粵東省就是一棋盤,而何鎮南在他手中也只能是一枚棋子,相當於馬,讓老何同志跑得快為老趙出力罷了。

呵呵,所以,地位越高,棋盤越大,棋盤越大,棋局越加難料。一個人,想脫離棋盤而獨立存在,那是絕不可能的。

不過,咱們要做的就是cao控越來越大的棋局,而自己的另一層身份就是從卒子到馬再到炮最後到車帥等等。」鐵占雄淡淡笑道,倒是看得遠,看得開,對人生相當的豁達。

「哈哈哈,鐵哥差點成下棋理論高手了。不過,棋子也好,棋手也罷,不管怎麼樣,我先得下好魚桐八八慘案這盤大棋。

不管誰擋了我的道,我決不留情的。即便是魯東來想借我之手搞臭戴維強。

還是戴維強借其它手段向我施壓,抑或是何鎮南早想踢我出局,或是看不見的潛在對手正在坐山觀虎。

我,絕不會讓他們輕鬆好過的。即便是棋子,也要當一枚滿身帶刺的棋子。讓和他們在用我時也有顧忌才對,咱,可不是一枚溫順的棋子。」葉凡說道最後那是氣勢大作,遠隔幾千里之遙的鐵占雄似乎都能感覺到這種無匹的氣勢。

「沒事,你儘管下就是了,鐵哥我無條件支持的。對了,盧偉要屍體的事我已經打過招呼了。這事也沒你想的那般嚴重,反正死刑犯人的屍體都要火化,只是火化的地點變成水州那地兒罷了。不過,一定要做到萬無一失,不能讓對手現了你的意圖。」鐵占雄jiao待道,也感表明了自己心意。

「謝謝1葉凡掛了電話,沖外面喊道,「立即把范笑林夫妻請過來,我有話說。」

在得知孩子獲救的情況下,范笑林夫妻堅決地答覆說是要跟魚桐一建的戴志軍鬥爭到底。

而且,又提供了一些魚桐一建違規cao作,欺行霸市的許多爛事。葉凡當即安排人去查證了,證據越多,想必即便是戴維強作為副省長也憾不動了。

不久傳來消息,更是令人震驚,王朝帶了十幾個刑警下去處理陽田礦業集團的事,居然也跟陽田礦業公司保衛部的同志對打了起來。還真是狗膽包天了,十幾個刑警在人家上百人圍攻下,而王朝又不能開槍,最後,人倒是被王朝放倒了三十來個,不過,幹警們也全挂彩了。而且,有兩個傷勢還較重。

葉凡終於震怒了,火叫魯東風趕緊去,這邊又chou調了一個中隊的武警配合著直往陽田而去。

「暴力抗法的全抓起來,把陽田礦業公司封了。」這是葉凡臨行前沖魯東風哼出的話。

「王朝,怎麼回事?陽田縣局沒派人過來嗎?」葉凡問道。

「馮志傑,陽田礦業那邊開始有瞄頭時我就已經給他打過招呼了。磨磨蹭蹭的打架打完了還沒到,後來我打電話去,居然說是公路塌了堵在半路上了,來不了。」王朝生氣了,破口罵道。

陽田礦業那伙人也相當狠,就連王朝這個五段高手居然也給打傷了,這就叫蟻多壓死象。

「這個馮志傑,看來不處理不行了,拿下1葉凡一聲冷哼,立即沖安衛民說道,「立即招開局班子成員緊急會議。」

不久,十幾個委員除了魯東風和王朝不在,韋明飛傷了還沒好,其它的全到了。

「同志們,市局今天遇上了一強勁對手,公然抗法不說,還打傷人。給社會造成了極端惡劣影響。

而馮志傑作為陽田縣局長,做事拖拖拉拉,對處理陽田礦業的事根本就不熱心。

而陽田礦業公司成長到今天這種近乎於惡霸的地步,跟陽田縣局的縱容不無關係。

馮志傑,已經不再適合擔任陽田縣局長,陽田縣政法委一職。

我建議把馮志傑chou調回市裡,陽田縣局長一職由市局另外派個人下去接替。」葉凡一臉嚴肅坐在位上,說道,掃了政治處主任黃明志一眼,問道,「黃主任,你的看法呢?」

「葉,系統是雙重管理。陽田縣縣委對陽田縣局的管理比咱們市局更有力度。

我們市局關注在業務指導方面一塊,對於陽田縣局人事安排,特別是局裡一把手馮志傑的任免chou調都有相當難度的。

先就得通過陽田縣縣委,而馮志傑又兼任縣政法委一職,要調整他的工作,還得魚桐市委常委會討論才行。這事相當的棘手。」黃明志倒是講的實情。

「如此不作為的局長,還留他有什麼用,我贊成葉立即拿下他再說。至於說陽田縣委,我們可以強烈建議,然後上報到市委。雖說我們只有業務上指導方面一塊,但畢竟我們才是他們的上級主管部mn。」副主任張得霖介面道,態度鮮明的支持葉凡。

因為,張得霖有親人死在88慘案裡頭,當然是力主破案。既然現在案子的苗頭已經有指向陽田礦業公司,張得霖當然希望去查一查。

「馮志傑並沒有大錯,咱們拿下他的理由有些牽強。什麼叫不作為,總得拿出證據才是,不然,難以服人。更何況,這樣蒼白的理由又如何能讓陽田縣委採納,更難以在市委通過。與其到時搞得兩面不

是人,不如督促馮志傑加強辦案的決心,教育他一下還是行的。」副局長陳剛隱晦地表示不贊同了。

「嗯,理由是有些牽強。關鍵是陽田的安那一塊沒辦法通過,到時,咱們市局的通知下去就成了一紙空文,淪為笑柄更不妥了。」副局長朱雄接茬道。

「淪為笑柄,我看未必。馮志傑很明顯,在咱們眼皮子底下對於市局的工作不但不支持。

居然眼見著陽田礦業的人行兇打人,作為陽田縣局的一把手,此種工作作風極為惡劣,態度更不用說了,根本就是不作為了。

甚至,有瀆職嫌疑。難道陽田縣局就不是市局領導下的局。雖說陽田縣委有任命馮志傑局長的權力。

但是,未經得咱們市局認可,他也無法通過。市局對下屬單位人事調整這是正常現象,又不是拿下馮志傑。

只是chou調回來另有任命,這樣做有何不何?」掛職副局長謝曉林聽說要高升了,而葉凡的對他的掛職評議就相當重要了,所以,也是表態堅決支持葉凡了。

「不要說了,馮志傑chou調回市局。這是咱們局黨組班子會議集體決能眼巴巴的看著市局刑警隊被人圍攻而無動於衷,這種人還留在陽田的話,還如何解決陽田礦業的事。一點起碼的道義,同事之意都沒有。88慘案到時因為他這樣的人拖拉造成破不了案子,陳布和廳長絕不會答應的。」葉凡哼道,擺了擺手,霸氣十足。

「那好吧,我贊同把馮志傑chou調回市局,至於職務方面,葉有什麼指示?」黃主任無奈的點了點頭,知道葉凡強勢,而且此人有極重的背景,自己再不答應估計會惹惱他了。當時害得自己丟了帽子划不來。

「職務方面暫時掛著,讓他先休息調整一段時間再說。」葉凡說道。

既然政治處主任這二把手都這樣說了,又是一把手提出來的,其它人還有什麼話說,紛紛表示同意了,而陳剛和朱雄再沒吭聲,沉默表示贊同了。

葉凡剛回到辦公室,黃志明主任居然跟來了。

「坐吧黃主任,最近為了八八慘案,你連雙休日都捨去了,值得我們學習。」葉凡說道,遞了根煙過去。

「葉誇大了,不是我一個人,市局所有幹警都在加班加點,分析案情,走訪查證,個個都辛苦,你不是深更半夜的這辦公室還亮著燈,要說辛苦,你這個更辛苦了。」黃明志接過煙點上后,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