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人家有軍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人家有軍隊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辛苦大家了,等八八慘案破了后我好好犒勞一下大家,給大夥都放半個月假,好好放鬆一下,有條件的話可以帶大家出去走一趟,比如黃山,燕京,泰山,到處游游。」葉凡淡淡笑道。

「我也早有這個想法,葉書記為局裡nong了幾千萬,最近局裡經濟方面從沒這麼寬裕過。幹警們雖說加班加點的,但都有領到豐裕的補貼和加班費,沒人有怨言。大家都憋著一股子勁頭,八八慘案再破不了,大家都抬不起頭。」,黃主任附和著笑道。不過,看了葉凡一眼,yu言又止樣子。

「黃主任有話請直說,咱們相處也有幾個月了,還生份著嗎?」,葉凡淡淡笑道,一臉的真誠。

「陽田縣的縣委書記安鴻成跟安蕾是親戚。」黃明志終於吐出了原委,其實,這個葉凡早知道了,黃明志能在這個時候特別的提醒一下自己,也算是用心了。

「噢!看來對於馮志傑的調整方面是會遇上很大阻力了。」葉凡裝著剛知道樣子,對黃主任表示感謝。

「安鴻成是何書記一手提拔的,這個,所以,關於馮志傑的事想在市委通過,相當的難。」黃明志也打開了話匣子。

「我們只走進行正常的工作調整,又不是捋他帽子。如果就這一點安鴻成攔著不放人,也太說不過去了。至於市委那頭,咱們根本就不去提這事。」,葉凡淡淡的笑了一聲。

「葉書記好手段,讓馮志傑回市局掛著不給他正經事干,沒了權力他也只能幹著急了。」黃明志淡淡的恭維了一句告辭走了。

「老粟,有沒聽說過安鴻成的一些不好的事?」葉凡直接問道。

「兄弟想搬倒他?」,粟一宵本來是斜靠在沙上的,聽了后立即來了jing神頭,盯著葉凡問道。

「如果他要阻攔市局班子決定的話,我總不能坐以待斃,找點麻煩總是要的。」葉凡淡淡笑道。

「我想想……」粟一宵半眯上了雙眼。

「如果不能搬走馮志傑,想處理你跟陽田礦業公司的糾紛,是有相當難度的。我懷疑馮志傑跟礦上有勾結。」葉凡拋出了一重確炸彈來」粟一宵眼中閃過一道寒光。

「如果說勾結談不上的話至少有收不少好處的,咱們是不是可以從這方面著手去查查。到時查出什麼來,即便是安鴻成不同意調整馮志傑的位置,我們也可以用證據直接辦了馮志傑」你們公安機關來個內查不是很好。」盧安剛司令掃了葉凡一眼,略顯笑意,說道。

「嗯,盧司令這提法很好。

不過,馮志傑這個人如果真的牽扯其中,我絕不會手軟的。」,葉凡冷哼一聲,沉yin了一會兒才又說道,「不過」安鴻成這個人始終是個麻煩。

陽田礦業在陽田縣內,安鴻成的配合相當關鍵。我有些懷疑,安鴻成是不是也有牽扯其中。

陽田礦業在陽田縣境內,快到了支手遮天的地步了。如果沒有安鴻成的隱晦許可,馮妻傑也不可能有如此大能量當起了陽田礦業的保護桑所以,安鴻成,多多少少絕對有牽扯一些進去的。」

「那就查吧。」粟一宵在一旁笑道。

「我說老粟同志,你可是別全指望著我了。」葉凡淡淡的掃了這廝一眼,「哼道。

「啥意思?」,粟一宵裝著有些糊塗樣子。

「粟市長,看來,你還想在葉書記面前打馬虎眼了」呵呵呵。不過,葉書記已經揭了你的老底子,當然,是在我們幾個人中揭的。既然處於同一個圈子,就是圈子中一員。作為圈子成員為圈子做些貢獻也是應該的」何況,這次的事可還是你引的,你更得出把子力氣了。」盧安剛略為笑道。

「嘿嘿,葉兄弟,你支個招,說說要我怎麼出力。」,粟一宵底子被揭」臉s微微紅了,說道。

「目前,我的壓力空前巨大。這一系列事件生」矛頭全指向了市公安局。

昨天,省紀委的雷副書記和省委副秘書長喬報國兩位領導夜何書記了。

對於市公安局好像頗有微詞」而何書記也下了指示要嚴肅查處。不過,陽田礦業能如此囂張,光是陽田縣一些人的特意蔽護是不夠的,陽田礦業囂張的資本在什麼地方?

這一點,老粟,你不會比我少知道多少的。」葉凡一靶子打向了粟一宵,當然是bi將了。心說你這廝就想我津鋒陷陣為你掙面子,你自個兒也得出把子力氣才對頭。

「嗯,管一明的威壓太大了,估計你的壓力也是空拼了。葉書記還能做到當機立斷,增派了人nong去陽田縣,而且,作出了立即封礦的決定,這是需要莫大勇氣的。我粟一宵再不出點力也太對不起兄弟情了。」,粟一宵說完后也沒再避晦什麼,立即當作葉凡面打起了電話。

「阿舅,我是一宵啊1

「是一宵啊,聽說你被打了,傷得怎麼樣了?剛才你舅媽還在嗦,說是咱們家人在魚桐都被欺負成什麼了。」,裡面傳出一道中音男子聲音來。

「謝謝舅和舅媽關心。」,粟一宵恭敬著說道,因為省委副書記葉東是粟一宵老婆的親舅舅,所以,粟一宵也跟著叫上了舅舅了。

「說吧,我知道你xiao子這個時候打電話來肯定是求援的。」,葉東直接說道。

「是這樣的,舅,你也知道,我是被陽田礦業集團的保安打傷的。這夥人也太囂張了。

魚桐市局的幹警今天下去處理,十幾牟刑警居然也被打傷了七八個。這陽田礦已經囂張到無法無天的地步了。

魚桐市的政法委書記葉凡倒是敢下決心,又增派了人手下去,而且,當機立斷,封了陽田礦業。

不過,葉書記的壓力也是空前的。說起來葉書記也是為了給我找回面子,所以,阿舅,您看……」粟一宵問道。

「呵呵,那是他一個政法委書記職責範圍內的事。你被打了,他應該去處理,不然,有不作為的嫌疑。」葉東並不賣賬。

「阿舅,我……」,粟一宵還想說法,不過,那邊葉東卻是打斷了他的說詞,「哼道,「這事你不必說了,我自會處理的。」

旋即,掛了電話。老粟同志,自然是一臉的醬s。呆愣了半晌才有些不好意思,沖葉凡說道,「你看,這個,不好意思。」,「呵呵,沒啥……」葉凡淡淡笑道,表示理解。畢竟,管飛是管一明侄兒,而粟一宵又無大礙,葉東當然不想爆然bsp跟管一明較量,那是任何一個省委常委都不想碰上的事。除非粟一宵被揍得趴下了,也許葉東才會出手的。

「我親自去粵州一趟。」粟一宵覺得這老臉沒地兒掛了,所以,甩狠話了。

「不必了,粟哥,這事葉書記雖說是這樣子說的,但是,想必他不會坐視不管的。你畢竟也算是他的侄兒是不是?雖說是你老婆娘家的。我相信葉書記在隨時關注著你這事件處理的,如果管飛真的鬧得過火了,相信葉東書記會出面的。人都要面子的是不是?」葉凡擺了擺手,倒顯得大方樣子。

當然,打狗還看主人面這句話沒說出來。不然,老粟同志再怎麼也掛不住了。

就在這時候,電話響了起來,傳來王朝那相當憤怒的聲音,說道:「,葉書記,這陽田礦業根本就沒辦法封礦調查。」

「生什麼事了,魯東風到了沒有?」,葉凡哼道,皺了皺眉頭,真給陽田礦業搞得有些集了。

「到了,武警也到了,陽田縣也象徵xing的派了十幾個幹警過來,全湊一堆,我們這邊接近勁號人。」,王朝說道。

「這麼多人還封不了礦,那陽田礦業成兵團啦?」葉凡冷冷哼道。

「人家有軍隊。」王朝爆出的話那是相當有殺舟力的。

「軍隊保護他們,怎麼可能。你是不是看錯了,把他們礦業公司保衛處的保安們看成了軍隊。現在有些保安公司搞的制服跟軍隊的有些相似。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來。」葉凡說道。

「制服絕錯不了,軍銜什麼都有。這些還沒什麼,主要是他們手中全拿著真傢伙,步槍和衝鋒槍都有,全背在身上,倒沒指著我們。現在,在這陽田礦業,快成兩軍對壘了。」,王朝略顯憤然,說道。

「真是軍隊,哪支部隊,麻痹的,真是狗膽包天了。」葉凡給氣著了,連粗話都給罵了出來,而一旁的盧安剛更是豎起了耳朵聽著,這個,有關軍隊一塊他當然得關注著了。

「他們說是柳峰山基地的,說是陽田礦業是屬於柳峰山基地保護範圍,現在是非常時期,基地偵察營正準備跟陽田礦業合夥搞一個礦下搜救,以及地dong隱藏等特殊訓練,還說這事上頭都批准了,不允葬人隨便來搞破壞。即便是市公安局也不行,任何事都得為軍事幣練服務,國防的事大於一切什麼的。」,王朝說道。

葉凡把這事說了一遍,問盧安剛道:「有這麼一回事嗎?還有,柳峰山基地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