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架勢十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架勢十足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搞訓練的事我是不清楚,這個是人家基地的事,我雖說是魚桐軍分區司令,但也管不了柳峰山基地。

該基地負責人叫6勇,大校軍銜,柳峰山基地其實是一個副師級基地,裡面有著半個師的兵力。

配備四個團。至於說該基地到底幹些什麼」這個是屬於軍事機密,就連我也不清楚。」盧安剛瞄了葉凡一眼,說道。心說你自己是總參軍務部副部長,什麼事查不出來,還用問我。

「嗯,不過,柳峰山基地到底包不包括陽田礦業那塊地盤?」,葉凡皺了皺眉頭,問道。

「這個我不清楚,柳峰山基地離陽田礦山還有舊里之遠。如果說陽田礦山是柳峰山基地外圍接壤範圍也正常。不過,如果說陽田礦山在柳峰山基地保護範圍,或者說陽田礦山也是柳峰山基地軍事禁區範圍這個就頗為令人費解了。」盧安剛泯了。茶」也是有些疑huo不解。

「嗯,軍事禁區怎麼可能讓你開採礦山」那還怎麼做到保密?這事太詭異了,我會查查的。

不過,柳峰山基地如此做可是有些故意刁難市局執法的嫌疑。突然間又找了個聯合礦業公司進行特殊軍事訓練的由頭。如果真有此事那也無可厚非。就怕這事壓根兒就是子虛烏有,明擺著要保護陽田礦業,難道管飛的觸角已經深進了柳峰山基地?」葉凡喃喃道。

「那絕不可能」想買通基地,哪有那種可能xing。軍隊一塊是最難啃進去的骨頭,如果說是收買某個思想並不堅還有可能做到,畢竟人xing本然。但是,如果要收買整個基地」那是絕不可能了。也許是基地主要負責人中某人跟管飛的關係很好」或者說是親戚,出面幫管飛擺平這事也正常。」盧安剛說道。

「柳峰山基地是直屬於那裡管轄的?」,葉凡淡淡問道。

「粵州大軍區。」盧安剛答道。

「這事還真有些麻煩,你在粵州軍區有沒熟人」當然,級別得比柳峰山基地司令高一檔才行。」葉凡問道。

「有是有,粵州軍區的蔣澤林副司令員我倒熟悉。不過,關係不是很鐵的那種」我先打個電話試試。」盧安剛說完后打起了電話,把情況給蔣澤林說了一遍下來。

「安剛,這事有些麻煩。柳峰山基地司令叫6勇,如果人家基地真的有計劃跟陽田礦業搞地下軍事訓練,這個也純屬正常的事。

你是軍人,跟地方合作搞訓練不是沒搞個。不過,關於這一點我倒可以幫你去問問他們是否有這計劃。

只是,6勇這個人有點」唉,我幫你問問。」蔣澤林話講得委婉,不過」也表達了一個意思,估計6勇這個人有點來頭。

不一會兒,蔣澤林倒來了電話,說是沒有這回事,然後jiao待了盧安剛幾句就掛了電話,自然是講情的事不好出口了。

「不管了,我們下去一趟。」葉凡哼聲道。

幾人直奔陽明礦業公司而去。

剛到陽田時,現外圍倒沒有群眾圍觀」還拉起了一條警戒線。聽王朝說是用柳峰山基地搞軍事訓練為由頭把群眾趕走了。而警戒線內就是陽田礦業公司廠區範圍」不讓咱們進去。

「柳峰山基地來的是誰?什麼級別的?」葉凡哼道,抬眼掃去」現陽田礦業集團的總部設在一個很陡的半山崖上。

要進到總部和礦區僅有一條盤山公路。公路倒建得很寬,估計有十五六米」應該是考慮到大型載重汽車緣故。

不過,公路也被輾壓得到處都坑坑窪窪的,路面相當的破。

而陽田礦業公司總部外頭圍牆很高,圍牆頂上還攔得有防爬的扎人鐵絲網。咋一看茹軍事禁區感覺」又有點像是某監獄似的。

「戒備森嚴氨不就是開採低等yu石」搞得如臨大敵開採金礦似的。」一旁的盧安剛也略顯不滿」嘟了一句話。

「來的是一個上校團長,叫林風,三十幾歲樣子」很牛bi的那種,那雙眼神好像鷹一般。對我們說話愛理不理的」往往一出口就是訓叱」老子都想打得他滿地找牙,媽的1王朝估計是受了許多氣」那胳膊上還綁著蹦帶子,罵道。

「他們有多少人?」,葉凡一邊走一邊問道。

「來了一個加強連」估計有百來號人。加上礦區保衛部mn的保安等,湊一堆就有幾百號人了。」,王朝說道。

……哼,真想暴力抗法了是不是?」,盧安剛冷聲哼道,倒是相當的不滿了」緊走幾步上前,給葉凡說道」「要不我從軍分區叫些人來助助陣。」

「不必了,要論人數,咱們不會比他們少的。公安加上武警估mo著也來了二百號人了。來了有用嗎?又不是打仗?真那樣子做矛盾更會ji,不妥當,葉凡擺了擺手。

對盧安剛的忠心表現相當的滿意。嗯不到盧安剛冒著丟帽子的危險還要出兵。

前次的事夠麻煩別人的了,而且還沒處理掉,葉凡心裡暗暗感ji,自然不會再拖他下水了。

剛走到那條紅s警戒線旁時,傳來一聲大吼道:「站住,軍事禁區,閑人不得入內,否則抓起來。」

隨著喊聲,葉凡抬頭掃去」現七八個軍人手上拿著步槍,而話的是個上尉。

「張上尉,他是我們魚桐市政法委書記葉凡。有事找你們林團長,能不能通傳一下。」正在警戒線旁候著的魯東風上前,指著葉凡趕緊介紹道。

「我管你什麼人,林團長有jiao待,裡面正在進行軍事練習,任何人都不見。快走吧,不然,落下個刺探軍情的罪名那得上軍事法庭的。」,張上尉抬眼掃了葉凡一下,微微愕然之後旋即恢復了平靜」那架勢」就是居高臨下的。

「哼,夠神氣的。張上尉,我是魚桐軍分區司令盧安剛,我今友專程陪同葉書記下來,就是想見見你們長」請通傳一下。」盧安剛顯然生氣了,往前一跨步走到警戒線上問道。

「盧司令」這個,那好吧,我去問問。」張上尉猶豫了一下」還是點頭往裡面走去。看來,盧安剛的軍人身份他還是有些忌憚的。

「呵呵,盧司令,你的牌子比我的好使得多。」,葉凡淡淡笑道」這邊,王朝安排人搬來了幾把椅子請他們坐。

「坐什麼?一會兒就到了」有些大條。」葉凡說道。

「葉書記,他一會兒絕不會到的,你還是耐心先坐坐等著,不然,長時間站著tui很酸的。」王朝那話一說,葉凡頓然明白了,估計是那個林團長很會顯擺,抑或是人家壓根兒就沒把魚桐本地領導看在眼中,故意晒晒自己等人的。

「我倒,他要讓我們罰站多長時間。」葉凡冷冷一哼,沖王朝說道,「把椅子全搬走。」

果然被王朝說中了,足足4o分鐘過後,才見到裡面有了動靜,一個身佩上校肩章的高瘦男子在一夥少校中校陪同下,度著悠閑的步子走了出來,閑庭信步一般好不悠閑。

其人那眼神在葉凡和盧安剛身上審視了一陣子,冷冷哼道:「哪位是盧司令,有什麼快點說,我們正搞軍演,沒時間聊天打屁。」

「我是,你是不是林團長。」盧安剛還是故意的問一下。

「嗯1林團長皺了皺眉頭,顯然對盧安剛的架勢也有些不滿意了。

「我這次是專程陪同葉書記下來,這事」還請葉書記跟你說吧。」盧安剛說道,沖葉凡點了點頭。

「林團長,公安機關一切手續完備,陽田礦業公司職工故意毆打魚桐市副市長粟一宵,而且,打傷了十來個人。

我們市公安局在接到市委何書記指示,在省委兩位領導督辦下」特地下來處理這件事的。

更加令人震驚的就是,陽田礦業公司的人居然連我們市公安局幹警都圍攻」暴力抗法不說,打傷多各幹警。

今天,我代表魚桐市市委和市公安局來這裡處理陽田礦業的事」希望林團長配合,讓我們進去執法。」葉凡口氣嚴肅,還算是客氣。

「執法,誰知道你們市公安局打的什麼算盤。這陽田礦業公司是屬於我們柳峰山基地劃分範圍。

當初開採礦石的時候跟我們柳峰山基地有協定,所以,這裡,你們不能進來。

再說,我可是聽說你們那個粟市長囂張很很,仗著自己是副市長高人一等,根本就沒把陽田礦業的職工看在眼中。

後來生打架事故也是他挑起的,而後來,你們市公安局幹警下來不問青紅皂白動手就要抓人」這是哪mn子道理?

既然陽田礦業公司跟我們柳峰山基地簽定有協議,我們就有義務保護他們的合法的正當權益不受侵害。

再說,我們也正在搞軍演」沒空招待你們。你還是走吧」別再來煩人了,不然,我林風可就不客氣了」到時別說我沒給你們面子。」林團長是架勢十足,冷聲哼道。

「放屁,你什麼時候看到我們沒問清楚就抓人的。難道我們公安機關辦案也得向你們柳峰山基地彙報一番是不是?簡直是1uan彈琴。

你們公然包庇暴力抗法份子,這事,我們公安機關會向你的上級軍區反應情況的。」這時,站葉凡身側的王朝見葉凡使了個眼神」故意裝著忍不住樣子破口罵出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