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什麼叫囂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什麼叫囂張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什麼叫囂張

「龜孫子的,你罵誰放屁,給老子抓起來。」林風可是大惱火了,沖身側一個少校下了命令。

那少校應答著,帶著六個威武軍人,軍沿面,吭吭吭著沖王朝走來。

「想幹什麼?」葉凡聲音一寒,掃了幾個軍人一眼。

「把那xiao子拿到基地再說。」林風聲音更粗。

「哼,那個敢來,按暴力份子論處一併抓了。」葉凡一聲冷哼。

「反天了是不是?這些人全是sao1uan軍事演習的歹徒份子。全抓起來,就是他也一樣。」林團長指著葉凡喊道。

「上1王朝手一揮,後頭武警上來了幾排,形g人牆冷冷注視著對面一排排眼神更犀利,更為鐵血的軍人。

說起來這些武警同志心裡直在打鼓的,因為,柳峰山基地聽說也是特殊的軍隊,一個個全能打。

而且,人家武器當然更先進了,手中拿的都是衝鋒槍,一掃一大片。

就是步槍也比自己的高檔得多,武警們用的步槍基本上都是軍隊淘汰下來不用的東東。哪能跟正規部隊的槍相比。

以前柳峰山基地有個上尉連長帶了四個兵蛋子到魚桐市喝酒,最後有個nv軍人被魚桐市裡一級混混sao擾了。

那個上慰頓時就出手了,四個男子放倒了混混3o來個。而且,打斷骨頭的都有十來個。

結果,那個上尉屁事沒有還立了功。而混混團伙,當然被一網打盡了。當時那事在魚桐傳得相當邪乎,柳峰山基地的軍人全成了武林好漢什麼的。

「慢著1這時,林風身後傳來一聲喊叫。

匆匆又走出來一上校,此人幾個跨步到了葉凡對面,攔在了幾個要出警戒線的軍人面前,沖葉凡說道:「葉,這裡正在軍演,你們還是先撤了,難道真想不成?」

「你是……」葉凡斜掃了此人一眼,現臉型相當的寬闊。

「我是基地一團政委費則。」費則說道。

「你們真想包庇陽田礦業,暴力抗法是不是?費政委,如果真要繼續下去,我不得不向你們的上級粵州軍區領導反應情況了。這陽田礦業公司是魚桐市領導下的礦業公司,不是軍事單位。」葉凡一臉凝重,哼聲道。

「對不起,我們簽有協定。」費政委說道。

「政委,跟他們嗦什麼。想跟我們玩槍,那就試試。幾個破武警一群懶散刑警能嚇倒我們一團全體軍官了嗎?簡直可笑至極,哈哈哈,還想向我們上級反應情況,那正好,我們也想向粵東省委反應一下魚桐市局的所作所為了。」林團長霸氣十足。

自然,也是裝出來的,要說真跟武警刑警對抗,他也絕不敢叫人開槍的,這是種什麼xing質,絕對能讓他上軍事法庭的。不過,這廝知道有人在後面觀戰,所以,倒也不是特別的擔心什麼。

「真不讓進?」葉凡哼聲道,忍耐到了極限。

「葉,你們還是先回去,過段時間再說這事怎麼樣?」費政委一臉為難樣子。不過,口氣堅決。

「那好,既然你們如此做,把軍隊拉出來暴力對抗市局,而且,你們一直申明說這陽田礦業跟你們柳峰山基地簽定有協議,而且,把陽田礦業公司的地盤都划拔進了柳峰山基地範圍。那跟我們魚桐市就沒什麼關係了是不是?」葉凡倒是恢復了平靜,淡淡問道。

「那當然1林團長脫口而出,略顯自得。

「嗯,的確如此。不過,這個,我們也不好說。」費政委話說得有些委婉。

「那好,既然如此,我們魚桐市也可以辦自己的事了。」葉凡冷冷一哼,沖後面的王朝說道,「立即給陽田縣供電局下指示,最近我們魚桐本地電量緊張,經常還要拉閘限電。

既然陽田礦業公司是屬於柳峰山基地範圍,並不屬於魚桐的事了。我們自己都無法保障用電的情況下,這陽田礦業公司就先不照顧著了。

叫他們立即通知陽田礦業公司負責人,半個xiao時后要拉閘了。」

「你們敢!,知道不?我們正在進行軍演,要是因為沒電軍人們在井下出了大事,你要負全部責任。」林風大聲吼叫出來的,這廝憤怒了,居然有人敢挑戰自己權威。

「既然給你們半個xiao時了,想必也來得及應急了。」葉凡一聲冷哼,沖王朝道:「下命令,這事我葉凡一人承擔。」

「是,我跟著葉一起承擔。」王朝一邊回答著一邊說道,安排人打起了電話。

「算我一份,哼,太不像話了。你們,簡直是丟軍人的臉。」盧安剛往前一步,哼道。

「我也一份。」魯東風略顯遲疑也上前說到。

「算我們一份,算我們一份。」這時候,受了許多鳥氣的武警和刑警們全扯開嗓mn吼叫了起來。頓時,現場氣氛達到白熱化了。那聲1ang,直衝九宵雲外而去。

「葉,不必如此吧,你這樣子做不光是責任問題了,是要上軍事法庭的。」費政委臉s也難看了起來。

「上軍事法庭,正好,我還沒去那地兒逛過,去逛逛也好,哼1葉凡冷冷哼道,表情淡定得很。

雙方僵持了下去。

東坡山莊。

大廳里又坐著幾個人,自然是陽田集團核心高層了。

「那傢伙很狂妄啊,真的以為這魚桐就是他的天下了嗎?」陽田集團副董事長高崗臉s相當的難看,而且,一臉的憤怒。

「狂中自有狂中手,要狂行,但也得要有狂的份量才行。管董,你說說,他還真敢停電不成?」陽田集團二把手曹yu淡淡說著,1u出了個詭異之笑。

「青狼說了,姓葉的帶了二百號人堵在了總部大mn口,正與柳峰山基地的林團長對峙著。局勢有些緊張,不過,目前還在可控範圍內的。」副總裁苗青眉臉皮子跳動了幾下,有些擔憂,並不像話里講的那麼簡單。

「諒他也不敢進去,林團長不是吃素菜長大的。不要說二百號人,就是一千號人又如何。有誰敢去觸及軍事禁區那條不可碰撞的紅線,那鐵定倒大霉的。一個xiaoxiao的政法委,他真有那膽子不成?」高崗淡淡的掃了苗青眉一眼,那是淡定從容,一點都不擔心樣子。

因為,柳峰山基地司令6勇就是高崗的親戚,還是相當親的那種。6司令肯出面接下這攤子渾事,自然是看在高崗面子上的。因為高崗,更有來頭的。

「不過,停電很有可能。據說葉凡此人脾氣也相當的火爆,以前連省的曲副檢長都碰了軟釘子,而魚桐市的王副檢長因為惹著他了,不是還被他抓進局關了好些天,顧曲去求情,人家照樣不賣面子。」曹yu旋即搖了搖頭,也不敢確定樣子。

「嗯,估計當時姓葉的也不是真要關王副檢長,只是想敲打拿捏一下罷了,彰顯一下他這個政法委權威。這種殺ji嚇猴的伎量咱們也玩爛了,沒什麼稀奇的。」管飛相當淡定,坐在主椅上,一連往嘴裡丟著瓜子說道。此人此刻斜躺在椅榻上,倒有點像是古代一風流王爺。

「葉凡肯定會停電,不停的話他那話在那麼多幹警武警面前不成了放屁了。我們也得稍微準備一下,別被搞了個手忙腳1uan了。」曹yu收斂了笑意,此刻有點像是智多星吳用同志了。

「曹副董,不用準備,那邊早準備好了。」苗青眉淡淡說道,掃了大家一眼,又說道,「只是如果真停電,咱們的損失可是不xiao的。幾個xiao時還行,如果是幾天甚至十來天,咱們一停工,外邊要貨的可是追得緊,而且,那地兒可是不能停電的。」

「哼!讓他停停試試。」管飛突然坐正了身體,那臉s,從風流王爺一下子變成了善戰沙場的開國之將,瞅了苗青眉一眼,說道,「叫青狼注意著點,如果真停電,看看用什麼法子擺nong他一下。真把咱們的陽田集團當軟柿子好捏了是不是?」

「這個好辦,魚桐又不止葉凡一位常委,要說排名的話那傢伙排名可是低得可以了。

像何,李國雄,蔡志揚,崔明凱等人都可以批評他的。要說到停電,即便是李國雄這個跟我們一直沒有多大jiao情的市長來說,他絕不願意看到如此情況生。

陽田礦業,不是個xiao礦,是利稅大戶,加上打雜的掃地的有著上千號工人的。

在魚桐乃至全省影響力也不是很xiao吧。只要葉凡停電,咱們立即向魚桐市委領導強烈提出抗議,相信何和李市長會請葉凡到市委喝xiao酒的。」曹yu的傲氣上來了。

「嗯,第一步是向魚桐市委強烈提出抗議,第二步就是往省里主管礦業的領導抗議。葉凡同志,立即將成為眾矢之口。口誅筆伐就免了,來點實成貨s,讓這xiao子吃不了兜一回走。時下省委下派的調查組不正在魚桐調查,正好時機,咱們去找調查組了,呵呵呵。」管飛淡淡的笑了。

「找調查組,好主意。最好是……」曹yu動了動鼻子,看了管飛一眼。

「嗯,沒錯,多叫些人去向調查組請願嘛!他葉凡總不可能又把咱們陽田礦業的請願工人給全抓了。

鐵血手腕,我倒想看看他的鐵血手腕敢不敢用在咱們陽田集團來試試。」管飛冷哼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