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市中之國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市中之國求月票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管董,咱們陽田集團生意做得好好的,幹嘛一靂要跟南福省水州那邊的「帝華礦業集團,談判注資問題。

帝華集團的贏利情況並不怎麼好,前段時間帝華副總馬文才一直阻攔著此事。

而帝華內部好像也分成了好幾派,有贊成咱們注資控股的,也有反對的。

馬文才,應該是反對派中最強硬的代表了。不過,詭異的就是此人太不檢點,被煤氣炸死了。不知咱們集團跟帝華的談判進展到什麼地步了。」高崗淡淡說道。

「高老弟,你只看見帝華礦業的利潤並不怎麼好。不過,你沒看到那些看不見的隱藏的巨大利潤。」曹yu瞄了高崗一眼,說道。

「噢,難道還有什麼說詞?」高崗眉mao一挑,斜了那故作高人的曹yu同志一眼,略顯不滿,「哼道。

「這就是一個眼光問題,你看不見的,管董早看見了。」曹yu還在裝bi。

終於惹得高崗火大了,哼道,「曹副董,有屁快放,磨磨蹭蹭不是爺們所為,「哼1

說完后故意看了管飛一眼,又說道,「當然,如果這個屬於咱們集團連我都不能知曉的核心機密的話,我就不問了。」

「高崗,你這是在bi我是不是?」管飛的脾氣可是上來了,冷冷的沖高崗哼聲道。

「管董,我高崗的心你還不懂嗎?自從加盟陽田集團以來,可曾做過一件對公司不利的事?

就拿這次跟葉凡的jiao鋒來說,柳峰山基地的6勇司令為什麼肯出面扛下了這事,「哼!

相信管董懂得其中真正原因。而且,當初加盟時有協定的,我高崗好歹也是協議承認的集團公司三把手。

有什麼事連我這個三把手都不能知道的?難道陽田集團內部,還有秘密是我高崗所不能知道的嗎?」高崗心裡有些火了,斜了管飛一眼,冷冷反問道。

「高崗,你這樣子講管董就很不對了。並不是公司內部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能跟你說。

你想想」如果事事都跟你說,你能光顧得過來嗎?大家只是分管的部mn不同罷了。

管懂是管全面工作的,有些事他知道,我們未必知道。更何況」管董有自己的打算。

這事,也許條件時機都還不成熟,暫時不宜讓大家知道。但是,我相信管董的眼光和決心的。」曹yu開始當起了調和劑。畢竟,高崗此人軍方背景對陽田集團,特別是陽田礦業子公司的相助相當的重要。

「算啦,高崗,這事本想過段時間再跟你說的。既然你執意要問」我提前告訴你就走了,並不是說你不能知道。

咱們集團一向關注點在國內,這就存在一個眼光的局限xing。雖說這幾年下來咱們也賺了不少」集團公司在全國也增加了一些子公司。但是,一個集團公司要做大做強,擠身於世界百強之中就是我們陽田的終極目標。

所以,光靠國內這塊生意圈子太窄,拓展的空間有限,而且,國內有些政策調控也使得我們集團公司有些捉襟見肘。

而國外,才是我們陽田揮舞的大舞台,你明白我的意思沒有?」管飛倒是恢復了平靜,心平氣和的跟高崗聊起了公司業務。

「難道帝華礦業集團有海外生意不成?」高崗並不笨,管飛一提點,立即就想到了此點上了。

「你講得正確,帝華雖說業績不怎麼好,咱們注資刀個億好像還有些虧本了。其實不然,從長遠利益考慮,進軍帝華就為了借他們的殼打開海外業務的大mn,進一步拓展咱們集團展壯大的空間。更何況,某些特殊業務方面有了帝華這塊金字招牌更容易處理。」管飛1u出了淡淡笑容。

「我明白了管董,水州帝華我也調查過,聽說還有著官方背景?」高崗說道。

「講得好,管董看中的就是這一點,想要拓展海外空間」咱們粵東這樣的集團公司也不少。

為什麼管董一定要捨近求遠,就是因為帝華的前身可是國有企業」是南福省外貿集團一個子公司。

後來帝華壯大了,再加上經濟體制改草等一系列複雜原因,帝華礦業集團在si人注資過後成了一個半官方xing質,能自主出口的大型礦業集團。

別xiao看出口的自由xing這一xiao塊,對於咱們公司可是有著莫大的機會的。

至少在稅收一塊,每年就能為咱們集團節省下一筆不菲的費用。」曹yu笑道。

「葉凡同志真不想消停,到底想幹什麼?」李國雄市長剛進會議室,坐在頂端的老何同志第一句話就是如此說的。

剛接到何鎮南通知緊急招開常委會,李國雄進到會議室時才現其它常委會到齊了,就葉凡和盧安剛估計因為處理陽田礦業的事還沒回來。

「我也接到了陽田集團的強烈抗議書,要說停電,也許葉凡同志另有原因,不是正在處理粟一宵同志被打事件嗎?聽說公安局也有十幾個同志被打了,這陽田礦業公司也太囂張了一些,連幹警都打。

此風如果不剎剎以後還不得把尾巴翹天上了。」李國雄倒是淡淡的說了一句。

「人家的說法可是有出入的,說是粟一宵同志到了梅溪鎮。因為事情處理不當才鬧了起來。

而且還說,當時先動手的同志叫陳國峰,是市水利局副局長。正因為他的霸道招惹,最後才釀成了如此大的嚴重後果。

後來,市公安局的王朝副局長帶了十幾個刑警下去,一下去,聽說還沒調查取證,直接就要把牛龜嶺守山的陽田公司保衛部的職工帶走。

人家陽田礦業當然不肯了,最後事情一不可收拾,打起來了。幾十個人圍攻十幾個刑警,結果可想而知,沒一個不挂彩的。

我看哪,這市公局的領導層面出了些問題,王朝作為副局長,局黨組成員,在市公安局領導班子里也是上層領導了。

該同忐忑么能如此輕率辦事。」組織部長康文生賣力的為何鎮南助威了起來。

「康部長,你這話講得可是有些偏了方向。」分管紀委的副書記手志海瞅了康文生一眼」冷冷哼道。

「偏了方向,我不明白於書記講這話的意思。我康文生幹了幾十年組織工作,難道不懂國家大政方針,思想路線」什麼該講什麼不該講,我康文生拿捏得正正的。所以,從來是不會偏方向的。」康文生反駁了過去,知道於志海現在跟葉凡打得火熱,所以,說話也是毫不客氣了。

「康部長,從你剛才的話里可是明顯1u出,你偏向了陽田礦業公司那一方。

說詞這個東西」公說公有理,婆說婆也有理。據我了解的事實是這樣的,當時粟一宵同志下去后」立即展開了調查取證工作。

為了完成葉書記的指示,為陽田梅溪鎮上洱村和下河村早日解決用水吃水問題,粟一宵同志到了牛龜嶺。

不過,話還沒講幾句,人家陽田礦業的人威風啊,立即開始揍人了。哪裡是陳國峰同志先出手的?

而是陽田礦業看山的一個職工居然把臭鞋子砸到了陳國峰臉上,頓時臉上就腫了起來。

那鞋子可是的皮靴,份量可是不輕的。

陳國峰好歹也是市水利局副局長」組織部任命的副處級幹部。

哪能容得陽田某些職工故意刁難如此。所以,後來雙方就開始了。是誰給了陽田礦業公司如此的囂張的權力?

連副市長都要攻擊,副局長都要砸臭鞋,而且,連刑警都要毆打。此風不可長」此風肯定得好好剎一下才行。

不然,咱們魚桐市委市政fu的威信何在,國家的法度何在。都這樣子鬧下去,同志們,你們說說,哪還真是國將不國了是不是。」於志海話講得相當的有力勁。

「沒錯」如果真讓陽田礦業公司如此的胡鬧下去,影響極為惡劣,一個國家」如此這樣的公司多的話還能掌控全國嗎?

不光是這件事,以前陽田集團職工毆打國家工作人員的事也生過好幾起了」最後,咱們都怕惹著了陽田集團,結果,忍氣吞聲的都是不了了之。

這樣做下來就形成了一種嚴重的偏頗陋習,也形成了一種不良風氣,助長了陽田礦業的惡風循環。反之,也極大的傷害了廣大幹部們的執法心和為國為民的信心。

陽田礦業公司,儼然成了咱們魚桐市地盤上的一個市中之國了。執法部mn對它無法執法。

呵呵,陽田集團,說白了,差點凌駕於法律之上了。不剎剎這股風氣還行?

聽說葉書記和盧司令早上下去了,帶了百來號人,居然連陽田礦業的大mn都進不去。

難道陽田礦業是軍事禁區,是外國的租界地,是外星人租的地盤,簡直狂妄到天上了。

今天是粟一宵同志被打,明天,也許就該輪到我周yu明身上了,後天,呵呵,就是各位同仁了。」副市長周yu明一席話下來,倒是引動了好幾個常委的心思共鳴。

「陽田集團,的確有些過份了一些。市公安局是國家執法機關,是法律賦予的神聖職責。

陽田集團不讓他們進去,這一點說不過去。這是一種什麼行為,典型的公然抗法暴力抗法嘛!

要是擺在其它公司,咱們早就強硬的拿下了。為什麼這事生在陽田集團就不能擺平了,這個中問題很值得在坐的諸位深思啊1黨群書記蔡志揚意有所指。

「說句實話,我的心情十分的矛盾。對於陽田集團的囂張,我有些看不慣。但是,陽田礦業公司在咱們魚桐來說是是大型企業,執魚桐各大企業牛耳之公司。

聽說陽田礦業只是陽田集團一個子公司,那陽田集團的底蘊有多深,我簡直不敢想蕤一個擁有著幾十億資產的集團公司,其在全省的影響力那是絕不可忽視的。

單從陽田礦業公司來說吧,組建不到一年時間,人家為我們市創造了多少財富,市財政局從陽田礦業公司收到了多少稅款。

不下這個數。」市委秘書長江籬籬伸出了五拇指頭。在坐的當然都明白了,這代表的就是五千萬了。

江籬籬這nv人很聰明,起初的講話好像還針對棄陽田公司,到後面全變味了,從利稅一塊撐起了陽田神話。

「嗯,從利稅來說,陽田礦業公司的稅額可能在排在我們市第一位了。

各位,想想,陽田礦業組建到投產還不到一年時間。要是等它開採上二三年,等到時機成熟,那個時候,一年又能為咱們市創造多少利潤。

光是利稅一塊就相當的huo人。絕對不止這一塊的影響力,陽田礦業公司在咱們市輻sh的帶動作用更大。

它有著上千號職工,等於變相的為我們市創造了一千個就業機會。而陽田出產的yu石雖說品質不怎麼好。

但是,配合陽田礦業公司,不是在我們市又增加了許多跟yu石生產,打磨、雕刻等有關的相關公司。

這麼一衍伸下來,陽田輻sh的帶動作用就顯現出來了。假如…………宣傳部長潘金yu說到這裡故意的停頓了一下,看了大家一眼,才又笑著,說道,「當然,我指的是假設,假如因為停電的事惹惱了陽田的高層,撤資了怎麼辦?

稅收一塊的損失一下就有幾千萬,這個不用說了,還有這些相關產業不得全跟著賠進去了。

那將是一種什麼情況,估計,市裡有幾千號人一下子失去了飯碗。那種後果,我簡直不敢想蕤葉凡同志做得對不對,這一點我不予評論,但是,由此事帶來的一系列影響,後果太嚴重了。

希望各位在坐的好好想想,你們的決定能改變我們魚桐的某些狀況。更能決定魚桐的老百姓生活質量,魚桐的經濟排名的。」

「停電是有些不妥當,但陽田礦業又做得太過份了,要說雙方誰對誰錯,這個不好判斷。

從葉凡同志方面來說,他是正常執法,在柳峰山基地介入的情況下,市公安局不可能帶著刑警武警跟軍隊對抗。

但他又得維護法律的尊嚴,採取停電措施是無奈之舉。

但從陽田礦業公司來說,停電對他們造成的傷害那是相當大苒。長此下去,必會震動陽田集團高層。

所以,能不能想出個兩全其美的辦法解決了此事就好了。」蔡志揚淡淡說道,cha了一句出來。這老頭,當然在和著稀泥,或者說是另有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