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再拿下基地司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再拿下基地司令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書記,剛才我也跟你講過了,這是無奈之舉。調查組住的賓館mn面來了上百號人,說是市公安局斷了他們飯碗請願等等。

這個,你應該知道,這些只是陽田廖業的人搞的把戲罷了。這個,也許只是每一bo。

緊接著,就有第二bo第三bo了。我跟李市長都不希望看到葉書記在此事中因為公事而受到傷害。」崔明凱說道,瞅了葉凡一眼,又說道,「其實,市局執法照樣子可以進行。我不相信柳峰山基的軍官兵士能永遠駐紮在陽田礦業公司總部。」

「崔市長,案子這個東西,有的時候機會稍縱即逝。要是因為市委的錯誤做法倒致踢慘案一拖再拖。

到最後失去機會破不了案子的話,我葉凡顧然自己摘了帽子回家賣紅薯。

不過,我相信,魚桐市委市政fu在人心不穩,房地產等各方面項目委頓的情況下如何振興魚桐經濟?

再說,上頭責問起來,你們能jiao井過去?到那個時候,你們會後悔的。」,葉凡一臉嚴肅,哼聲道。

「葉書記,希望你能從金市大局出。何況,你看看,有著柳峰山基地人馬在這裡,市公安局不可能強行突破的,這電停來也無意義,而且,如果柳峰山基地如果真的搞演習,那這個簍子捅得就大了,你要三思,再三思……」崔明凱勸了一陣子,把何鎮南的意思表達開后告辭走了。

「行,我斷電,你們送電,那也行。」,葉凡看著崔明凱的車子漸行漸遠,突然,那臉板了起來,沖魯東風和王朝哼道,「安排些人手斷了陽田礦業到外邊的路,陽田礦業已經被封,不準外邊的人進去,裡面的人出來也得分清情況放人普通工人可以出去。幹部都不能放過,得接受市局審訊后再下定論。這是為了案子,希望幹警們打起jing神。」,不過,在王朝走了后魯東風卻是沒走,臉s有些難看,偷偷地看了葉凡一眼。

「東風,有什麼話直接說,現在都什麼時候了還磨磨蹭蹭的。」,葉凡皺了皺眉頭心情很是不爽。

「這個,那……是這樣……」魯東風好像難以啟齒,最後見葉凡那臉s更不悅了麻著膽子,說道,「葉書記,早上我就接到了父親電話,他……,他想對您說聲對不起。」

「是不是梅功亮的事有變故?」,葉凡心念一轉就想到此事頭上了。

「梅功亮擔任旅長的事我父親都推薦上去了,聽說陳司令在商討過後也遞了上去。不過,後面生了變故。梅功亮的任命在軍委沒有獲得通過,具體怎麼個情況我父親也不清楚唉……」魯東風一臉的慚愧。

「算啦,你父親已經儘力了。」葉凡擺了擺手,看了魯東風一眼,「你先出去吧,好好乾事別想其它什麼。」

「我知道了。」魯東風xiao心的退了出去。

「唉……這事叫我怎麼跟盼兒說。嗯不到跳來跳去的,最後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這到底怎麼回事?」,葉凡一拳擂在桌子上,心情相當的不好。

正猶豫著時電話卻又響了起來,一接聽,心裡頓時一羅嗦傳來了梅盼兒的聲音,說道:「這事我不怪你。」

「你知道了?」,葉凡心裡苦澀責,一股怒氣蘊育著直要爆了。

「這次的事剛好我家老爺子出國去了一趟等他回來時人選已經定了。

是上面各方軍界大家互傷的結果,最後藍京軍區的陳司令憤怒了直接拒絕了軍委建議的人眩

而且,陳凱越直接在軍委會上表了態,說是藍京軍區因為時機不成熟,暫時停止搞6海混編旅合成兵種。」,梅盼兒有些憤怒,說道。

「陳司令玩的好手段,沒有了混編旅,那軍委建議的混編旅長人選自然就沒必要了。隊伍都沒有了空設個職位幹什麼?陳司令儘力了,而且,陳司令這個人是個有大氣魄的人。敢冒著千夫所指行這事,我葉凡,佩服他。不過,我相信陳司令絕對有後手的,換個名頭再起爐灶也不無可能的。」葉凡說道為,心情倒是好了一些。

「他們那些軍界高人,個個都是人jing。」梅盼兒沒好mao,哼道。

「那功亮怎麼辦?」遲疑了一會兒,葉凡還是硬著頭皮說出了這句話。

「怎麼辦,涼拌。」,梅盼兒哼聲著,良久才又說道,「只得等下次機會了,想必陳司令會有所補償的。」,「但願吧。」葉凡哼道。

回到市裡不久,倒是接到了陳凱越親自打來的電話,陳司令沒多說話,直接說道:「功亮的事得放一放,在軍委沒通過。」,「我知道了,這事不怪你,而且,我佩服陳司令的大氣魄,呵呵。」,葉凡擠了點笑了過去。

「還天氣魄,連個副師級的旅長人選都敲定不下來,我很是懷疑,是不是我這個軍區司令只是軍委會的擺設?何況,這6海混編旅還是我們軍區自己搞的。」陳凱越稍1u了一絲不滿過後,旋即恢復了平靜,說道,「這事先放一放,如果有空缺了我會想辦法的。做為一個軍人,服從命令是我們的天職。」

「謝謝…………」放下電話後葉凡一屁股坐在了辦公桌前,懶得動彈。

想了想,拔了個電話,「哼道:「材料搞到沒有?」,裡面一男子聲音答道:「已經整理出來了,要不要立即給您送過來。」,「馬上送過來。」葉凡哼道,放下電話后心情居然放鬆了不少,到一旁的xiao休息室沖了個澡。不久,傳來了於志海的笑聲。

「於書記,這麼晚了……」,葉凡有些驚訝,打開辦公室mn后又現周yu明副市長也在身後。

「呵呵,不晚,你不正加班,我帶了夜宵,正好,就在你的辦公桌上咱們碰幾杯。現在是下班時間,喝點酒應該不違反紀律吧。」周yu、明接著話頭笑道,麻利的把手中提的點心和酒擺在了辦公桌上。

「我知道你們深夜來,是想勸我。其實,這事我是絕不會讓陽田礦業逍遙法外的。」,葉凡直接表了態。

「當然不能讓他們逍遙法外了,只是這事先緩緩,先緩緩。陽田礦業,難道能長翅膀飛啦。咱們有的是機會修理他們的。」於志海淡淡說道。

「於書記,時間不饒人啊,現在都接近六月了,離我破案的期限只有二個多月了。8月上旬這案子還不能破的話,我只好自捋帽子捲鋪蓋回家種地了。」葉凡一邊啃著一條jitui,一邊說道。

「別說這些不吉利的話,我相信葉書記一定會在半年期限前破了案子的。柳峰山基地的人最多在陽田礦業呆幾天,不可能一直呆在哪裡。基地的事有關國家安全,6司令腦袋再大也不敢拿國家安全為兒戲的。」於志海跟葉凡碰了一杯酒,一咕嚕飲了進去后一臉嚴肅。

「嗯,不過,雖說進不了礦區,但是,我也不會讓陽田好過的。

」葉凡話說得輕鬆,實則,聽在周yu明耳里卻是知道這話的份量的。

深夜2點,一個黑影閃進了葉凡住的地方。

「坐吧振秋。」,葉凡坐在大廳沙上,擺了擺手。

「葉書記,這是振秋收集的有關材料,您先過目一遍,如果有什麼jiao待或者問詢你儘管問。」叫振秋的男子略顯恭敬,雙手把材料袋子遞了上來。

此人名鐵振秋,是魚桐基地安cha在柳峰山基地的暗哨。葉凡老早就聯繫上他,安排他搜集有關6勇司令的材料了。

足足半個xiao時後葉凡看完了材料,問道:「從材料上看,陽田礦業公司那塊巨大的地盤原先並不是屬於柳峰山基地範圍是不是?」,「是的,柳峰山基地哪能管那麼遠的地方。不過,後來高崗來過後,而陽田礦業公司開始籌建,在籌建過程中也不知高崗用了什麼辦法,先魚桐市肯了,然後,把這塊範圍達五里的地盤划拔到了柳峰山基地旗下。其實,不能說陽田礦業那塊地盤是直屬於柳峰山基地的,只能說是掛靠罷了。」鐵振秋一臉嚴肅,說道。

「高崗應該是陽田集團的第三號人物吧,他跟6勇應該有關係。不然,6勇憑什麼肯如此化大力氣幫他?」,葉凡問道。

「當然有關係,聽說高崗跟6勇是表親關係,而副總參謀長高一懷其實跟6勇是沒有多大關係的,就是因為高崗的緣故。高崗是高一懷的親親侄兒,所以,連帶著6勇也受到了蔭護,這柳峰山基地司令一職聽說就是高副總參謀長給6勇爭取到手的。」鐵振東說道。

「那從這點可以看來,陽田集團的管飛會讓如此重要的職位讓高崗佔據,肯定跟高一懷或者柳峰山的6勇有關係了。有了軍方庇護,他們要幹什麼不敢幹。」葉凡哼聲道,臉s有些不悅了。

看了鐵振秋一眼,又說道,「陽田礦業給了柳峰山基地或者說是6勇什麼好處,不然,光憑一點關係6勇不是會哪賣力的。這都是為公家辦事。」

「兩面前有好處的,先,陽田集團大力支持著柳峰山基地建設,為此,僅僅一年左右時間就給了三千多萬。

當然,他們捐贈的名義很正當。其次,我已經查過了,6勇在粵東檳榔灣有一座高檔別墅,價值達一千五百多萬。

6勇作為一個軍人,其人家勢也走出身普通,毒么可能有如此多的錢。

當然,這別墅的名義並不在6勇身上,而是他老婆楊美芳身上。」,鐵振東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