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二十章誰比誰囂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誰比誰囂張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掩耳盜鈴罷了,剛才材料顯示,楊美芳不過做點買hua賣hua的xiao生意,怎麼可能賺到如此多的錢。回味」葉凡冷聲哼道,目光如炬。

「她那店面,一個月除了店租人工費等。一個月能落下2萬塊頂天了。另外。我還查到,陽田縣委書記安鴻成在檳榔灣也有一座別墅。跟6勇的差不多大。名義上卻是放在他岳父名下的,此人更謹慎」連老婆的名都不給掛上。不過,他岳父一個養魚的老頭,干一輩子能賺多少錢。簡直好笑。」鐵振秋笑道。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葉凡淡淡點了點頭,見鐵振秋走到窗戶口時突然又問道,「聽說你現在柳峰山基地代理二團團長一職是不是?」

「是的1鐵振秋心裡一動,知道有大好事落自己頭上了。

「你先去吧,要不1u痕盯著6勇,不要被他現了,隨時有情況電話向我彙報。」葉凡擺了擺手,沒再說話二不過。鐵振秋卻是ji動著貼著房子水管下去了。

「葉先生,李月又到你的牆角處睡覺了。」李強電話彙報道。

「看她能堅持到什麼時候。估計離攤牌的時間不遠了。李強,你一定要保護好她的安全。既然她的恆心如此的大,如果採用強迫手段,很可能得不到任何消息。這姑娘的心智毅力比常人堅毅得多,咱們要她自願給我說才行。」葉凡jiao待道。

半夜。葉凡又把王朝招到了院里,把6勇的有關材料給他看過一遍后jiao待了一番,王朝走了。

二天過去了,市局刑警還在堅持,武警倒是先撤了回來。刑警們在路邊設了檢查站。

雖說陽田礦業公司的人來往少,但也極不方便了。至於說陽毋礦業的運礦車子,那是休想進去一部,也不會放出一輛的。而柳峰山基地的軍人也沒離開。聽說演習訓練還在進行。

「媽的,太猖狂了,公然軟禁我們陽田礦業。」管飛一掌拍得茶几嚓直響,那臉s」yin森森的。

「高崗,怎麼粵州軍區一點動靜都沒有。你是否把葉凡違犯軍事演習,破壞國家軍事安全的事遞上去。」曹yu轉頭問高崗道。

「早遞了,而且,還是jiao待一個相當有份量的人遞的。不過。怎麼會沒動靜,這事真是怪了。難道他們不管啦?

要知道,這材料可是柳峰山基地和我們陽田礦業公司一起提供的。按理說粵州軍務部mn應該即時來人調查取證才對。ei回味

如果可以的話。h「看來你找的人份量還是不夠一些,沒有引起軍方上層注意。」曹yu淡淡說道,斜了高崗一眼,意思是你的能量就如此的xiao。

高崗被ji怒了。「哼聲道:「我就不信了。沒人治得了他。你們稍等1

高崗說完進了衛生間,自然去打電話搬兵了。

不久出來了,笑道:「估計下午就有人下來調查了」咱們準備著看好戲就走了。葉凡。看他還敢不敢堵咱們礦業公司大道。這傢伙也夠難纏的。大mn進不去居然想出這輒子來。一個地方xiao官,我倒是有些佩服他了。呵呵呵。」

「xiao官」人家是副廳級別了,在體制內也算得上是剛剛觸及高官的mn檻。」管飛淡淡說道,倒也心情放鬆了下來。

「苗副總裁說是要親自去走一遭。」這時,曹yu同志一臉嚴肅。說道。

「這個時候去不是自投羅網,恐怕不妥當吧。」管飛有些拿不下樣子。

「怕個球。葉凡難道還真敢綁了苗副總裁嗎?那還真是狗膽包天了。再說。下午粵州軍務部mn有人下來了,他自顧不瑕」還有空管這閑事。」高崗口氣相當的沖。

「高老弟,你真能肯定下午粵州軍區就有人下去了?」管飛一臉凝重問這話的。

「絕對」沒有人下去的話你們踩我高崗幾腳就走了。」高崗十分的肯定。

「那咱們拭目以待了。」曹yu斜了高崗一眼。

「等著就走了,哼1高崗也反之以斜眼,兩人有點昂上的感覺。其實。對手曹yu坐陽田集團第二號位置,而自己只能委屈的排第三。高崗心裡當然不服了。

人言說曹yu京城有後台,但我高崗的後台也不腮以,這兩位老兄經常會含沙sh影的互相較量一番。

下午四點,葉凡的辦公室里突然來了幾個身著筆ting軍裝的軍官。一個圓臉大校在盧安剛司令陪同下走到了葉凡跟前。

「葉凡同志,我是粵州軍區軍務部副部長蔡格良。」蔡格良先開口了。那臉,嚴肅得能滴墨汁了。

「你好蔡部長,我是葉凡。魚桐市政法委書記兼市公安局長,蔡部長,有什麼事需要我們協助嗎?」葉凡早從盧安剛嘴裡得到了消息,倒也bo瀾不驚的問道。ei回味

「不是協助,是問話。」這時,蔡格良身旁一個上校眼睛一緊,嚴肅的哼道。

「問話,什麼意思,請問你是?」葉凡面不改s,淡淡反問道。

「本人是軍務部一處處長衛千名,聽說你帶領市局刑警和武警嚴重干擾了柳峰山基地軍官士兵們的正常演習活動,危魯到國安國防安全。

這事柳峰山基地和陽田集團已經向我們軍區軍務部mn遞jiao了材料。

希望你能老實講話,絕對不能有半點虛假,你的所有話都將記錄在案的。」衛千名哼著話,示意一旁的一個軍官開始作記錄。此獠,完全是以一付審犯人架勢話的。

葉凡聽了心裡很是不爽,哼道:「蔡部長,怎麼你們軍務部mn還有如此不董規矩,盛氣凌人之輩。看來,你們軍務部mn的思想政治工作方面抓得不怎麼好,我會向總參軍務部mn有關領導反映該同志的思想問題,以及工作態度的。」

「你找什麼話?」衛千名怒了,聲音大了不少。

「衛處長」這裡是魚桐,不是你們粵州軍區軍務部。」這時。盧安剛皺了皺眉頭,冷聲哼道。

「呵呵」盧司令。葉凡同志,千名同志實際上是好同志,只是說話有些直罷了。」蔡格良打著哈哈。轉爾,這廝想到了上面人的jiao待,收斂了笑意,臉板著」沖葉凡哼道,「雖說你是魚桐市政法委書記。但你也要明白一個規矩。

在涉及國防安全方面,什麼人都得接受軍方調查」即便你是魚桐市書記也得接受軍方調查。

希望你能在後面的調查實話實說,如果不配合的話,我不介意把你帶回粵州軍區接受組織詳細調查。」

「對不起,我不打算配合你們。要調查行,叫龔其同志親自來。」葉凡也是面一冷。一屁股坐在了轉椅上。嚓一聲點上了一根雪茄。旁若無人架勢,比那位衛處長更是囂張得多了。

「就你」還要我們部長出馬。真是笑死人了。」衛千名冷笑了幾聲,跟蔡格良副部長說道,「既然葉凡同志不配合,那咱們也只得實施第二套方案了。」

不過。遺憾的就是蔡格良比衛千名心境要老,經驗更豐富,既然葉凡連粵州軍區草務部部長的大名都叫出來了。那此人跟他肯定有一定關係。或者說此人在軍方肯定有依仗的,不然」何敢如此大條。

「你認識我們龔部長?」蔡格良不理衛千名同志,問葉凡道,態度好了不少。

「呵呵」不認識。」葉凡搖了搖頭。蔡格良自然一臉詫異。而衛千名自然是一臉憤怒」認為葉凡在調侃他們。

只有盧安剛心裡一片淡然。心說你粵州軍務部的同志要去自討沒趣,那咱也看場熱鬧也行。

「這倒怪了。」蔡格良部長居然喃喃自語了一句。

「蔡部長。這傢伙根本就在耍我們,真把咱們軍務部mn當娛樂城了是不是?不如直接帶走,對於這種蔑視國家安全的同志,咱們不能再辜息了。」衛千名。多聲道,看來,是有些上火了。

「衛處長。希望你注意身份,哼1蔡格良突然火了,火好對象居然是衛千名而不是葉凡。nong得衛千名喃喃了幾下就是沒講出話來,那雙眼,一直憤怒的瞪著葉凡。

而軍務部跟來的幾位同志。也是一驗詫異,隱晦的掃著蔡格良。覺得今天這天是不是要變了,真他娘的怪哉了。

「嗯,蔡部長這風範還是值得某些同志學習的,呵呵。」葉凡淡然笑道,看了衛千名一眼。

「葉書記,我們只是下來了解一下情況。並沒別的意思。你看看,能否把那天的情況給我們軍務部mn的同志描述一下,我們也好回去jiao差,呵呵,都是干工作的。」蔡格良態度大變。居然以商量口n跟葉凡聊了起來。

這廝,自然有自己的想法了。剛才葉凡口氣太大了,令得蔡格良不得不有所別樣的想法。

而軍務部的衛千名同志等人,自然認為今天的蔡格良同志是做了變xing手術。

「行,那我就說說。」葉凡笑著。跟蔡格良聊起了那天去陽田礦業公司執法的事。聽了葉凡描述后,蔡格良沉yin了許久。

才說道:「如果葉書記講的是實情,那這事其實雙方都有自己的理由。

你們市局執法,這個無可厚非,是在維護法律的尊嚴。而柳峰山基的軍官士兵們聯合了陽田礦業的某些工作人員一起進行軍演,也是在為將來的保家衛國出份子力。

這樣吧,我們還得聽聽柳峰山基的的說法,不然,有人會說我蔡格良只聽一面之詞了。」

「那我就不留蔡部長,你先請。」葉凡客氣的點了點頭。

蔡格良一行人直奔柳峰山基地而去,在途,蔡格良打起了電話:「龔部長,魚桐市政法委書記葉凡這個人,你是否認識他?」

「葉凡,這名好像在什麼地方聽說過,怪了,怎麼一時想不起來了。」粵州軍區軍務部部長龔其同志嘴裡喃喃著,旋即想到了什麼似的。立即說道,「稍等一下,我想想,一時記不起來了。」

不久,蔡格良接到了龔其電話,問道:「你問葉凡同志幹什麼?」

「是這樣的,柳峰山基地…………」蔡格良把情況說了一遍。

「你是說高副總謀長有jiao待這事是不是?」龔其部長那聲音正經了起來。

「倒不是,是高副總參謀長的侄兒高崗有親自來電話說過一次。那xiao子在陽田集團任副董事長。

估計也是陽田集團跟市公安局有什麼糾葛,從剛才葉凡的描述可窺見一斑了。

好像是陽田集團毆打了一個姓粟的副市長,又打傷了十幾個刑警。所以,市公安局要到陽田礦業抓人。

而高崗又慫恿柳峰山基的人搞什麼軍事訓練。搞得葉凡連礦業公司大mn都進不去,兩邊就對峙了起來。

這影響可是相當的不好。這事,你看看怎麼處理一下,還次的事真有些麻煩。」蔡格良xiao心的請示道。

「嗯,事情如果真的如此的話,那陽田集團也太狂妄了。畢竟市公安局是代表國家在執法,人家來處理事情也是無可厚非的。

這6勇同志是怎麼回事。好端端的參合進人家地方上的糾葛去幹什麼?

還玩軍事演習的噱頭。真以為軍隊一塊就能天下無敵了。這世上,沒有獨立的部mn,軍隊,其實跟地方政fu有著千絲萬縷聯繫的。」龔其部長有些不滿意了。

「估計都是地方上一些利益之爭吧,唉。把咱們扯起來,真他娘的晦氣得很。」蔡格良不滿的罵娘了,又說道。「龔部長,你看看,這事該怎麼辦?」

「怎麼辦?你自己拿主意。不過。事情是要了解清楚的,只是。地方上的事務咱們也不好過多干涉。

又不是真正的涉及國家安全是不是?所以,怎麼拿主意,你是主調查官。由你決定。

不過,某些同志該敲打的也得敲打一下才行,不然,養成了嬌縱,蔑視地方政fu的習慣以後會吃大虧的。而且。如果禍及咱們軍隊一塊,影響很是不好。」龔其講了一頓莫名其妙的話後放下了電話。

蔡格良,自然坐車裡細細地琢磨起了龔其部長的玄外之音。!~!

只要輸入就能看布的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