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跟省委書記作交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跟省委書記作交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跟省委書記作jiao易

「當然,說起來柳峰山基地司令這個職位對功亮來說的確you人,功亮如果能坐上這個位置無形中也為我們老梅家增加了一大助力。

但是,你要琢磨琢磨清楚,是利大於弊還是弊大於利,要想清楚。當然,這份材料可以複印幾份下來,我們不出面拿下這種敗類。

完全可以隱晦的出手嘛1梅真豪雖說考慮到家族利益,但也沒忘了國家大利。大出點還是沒偏向的,這就是老一代軍人的愛國情bsp「爸,你真不出手了。」梅盼兒最後在掙扎著。

「怎麼出手?剛才爸還沒講清楚嗎?你真想為老梅家樹一強敵?你這腦子真是燒糊塗沒有?」梅長風口氣重了許多,是以兄弟對妹子的訓叱口n說的。

「你們!你們不幫就算啦,我還給他,還給他!你們想複印材料,我不給!又想拿下6勇,又不敢出面,我們老梅家什麼時候膽xiao到如經地步了。

既然不敢出面,就沒必要再惹麻煩。就當你們沒見過這種事,你們就當我沒回來過,這樣,老梅家就安穩了。

安穩有用嗎?也許,爸退休時,哥你還在副司令位置上徘徊。ji流勇進可是爸教導我們的,拿下6勇雖說為老梅家樹了高一懷這強敵,但在老梅家信奉的政治理念圈內也同時贏得了同事的認可。

有利也有弊,我相信,你們會後悔的,絕對後悔,我走了1梅盼兒生氣了,眼眶中含著淚,搶起桌上材料跑了。

「唉,這丫頭,我們不是不拿下6勇,這種敗類肯定得拿下,只是換種方式罷了,真是缺根筋,為什麼一定要老梅家出面。」梅真豪嘆了口氣,向兒子梅長風使了個眼神,梅長風對剛衝到大mn口的妹子梅盼兒喊道:「妹子,聽說老趙家不喜歡高一懷。前次趙括提拔的事高一懷就是阻攔團的成員之一。」

「不要你們管,哼1梅盼兒哼聲著,頭也沒回走了。直接飛到了魚桐,把材料jiao到了葉凡手上。當然,也把梅長風最後一句話帶到了。

「呵呵,老梅家,沉穩有餘但勇氣不足了一點。雖說樹敵了,但也預示著機會。當然,也許是各人所處位置不同,所處角度不同,心裡的想法也不一樣。算啦,既然老趙家不喜歡高一懷,那就找老趙家了。」葉凡淡淡說著收起了材料。

「葉凡,我幫你把陽田礦業暴力抗法的事給抖落出去怎麼樣?等到社會關注過來,相信6勇也不敢太囂張了。」梅盼兒一雙眛子清澈如水,盯著葉凡。

「算啦盼兒,江南傳媒是你們梅家人掌舵的,如果你為我吶喊,不是變相的得罪了高一懷,為老梅家無端的招惹了一強敵。既然你們家求穩求平,就沒必要再cha手此事了。至於說6勇這種敗類,要解決他容易。」葉凡嘴裡說著,其實,心裡還是相當有感觸的。因為,梅盼兒處處為自己著想,自己,的確沒為她作過什麼正事。

這廝伸手一拉,梅盼兒哦嚀一聲入了懷裡。這廝只是緊緊的抱著懷中美人,伸手輕輕的為她擦乾了眼眶中的一絲委屈淚水,輕聲說道:「盼兒,是不是我這人特沒本事,處處受人欺負?局連個礦業公司都進不去。」

「是……但也不是。」梅盼兒輕聲說道,看了葉凡一眼,「你肩上擔子很重,你也僅僅是魚桐市政法委,你的上頭還有很多領導。比如何鎮南,李國雄,蔡志揚、於志海這四位副都能稱得上你的領導。

要說能量,你所處位置的能量還不如常務副市長崔明凱。政法委,明面上管著,實則,除了你兼任的局,像法院和檢查院的第一把手,他們會聽你的嗎?

這個,只是法律規定的罷了。你並不是孬種,反倒來說,你能把魚桐的局面撐到現在,你還是位英雄。

上面下來的幾個調查組同時在調查你,可你還在堅持著。所以,在官場體制中,你應該稱得上是一位真正為民為國的英雄了。

我梅盼兒這眼光絕不會差的,要說到si心,人都有。在國家大義下的si心也正常。

如果說受人欺負,其實,人人都在受人欺負。國家主席夠大的吧,他其實也受人欺負。

比如非洲某些xiao國的元,不是照樣受大國欺負。各國開會,元磋商,xiao國有什麼言權,只能是帶著耳朵去聽,有舉手的話隨大流舉舉手。

到於說言時怎麼說,無非就是棄權或者表示遺憾,最嚴厲的措詞就是表示憤怒,連個抗議都不敢撂出來。

這些,就是xiao國元的悲哀。反倒來說說大國元,他們就不受人欺負了,實則不然,照樣子有人欺負。

欺負他的人來自國內,比如全國的老百姓不滿時會對他喊叫,不同政治派別,不同理念的政黨也會把你當成攻擊目標。

所以,沒有人不受人欺負,只是欺負的程度,欺負的檔次不一樣罷了。」梅盼兒一番理論,看似雜1uan,實則,細想想,好像也頗為有些道理。

「謝謝理解,不然,我還真以為自己沒用了。前次戴維強省長到魚桐,還潑了我一身的酒。

第一次我到魚桐,又被一xiao孩子砸了一身的ji蛋。昨天,何鎮南叫我滾出辦公室,呵呵呵……

我是受盡欺負,連一個xiaoxiao的礦業公司都敢拿擺我,我葉凡,難道真是孬種1葉凡突然脾氣大,看了梅盼兒一眼,哼道,「給我倒兩杯紅酒,咱們倆晚上不醉不睡怎麼樣?」

「我陪你喝,盼兒晚上好好陪你,你把我當一使喚丫頭就行了。」梅盼兒焉然一笑,輕邁步子,溫順得令人顫慄。

當梅盼兒給倒上紅酒後,葉凡突然一把把美人拽入了懷裡,衝天吼道:「給我二個月,功亮的事包我身上。」

「不要了,功亮的事很難,就再等等。」梅盼兒並沒掙扎,她很善解人意的望著葉凡。

「盼兒,你真好。」葉凡說著,兩人漸漸貼近。

「哥,什麼時候回麻川來看看,我陪你到我們的桃林別墅去,盼兒給你撫琴。現在桃子快出來了,那裡景s很美。」梅盼兒輕聲說著,那長長的睫mao輕輕的在葉凡臉上眨動撫nong著。

兩道身影,漸漸融合。

金戈鐵馬,一位勇士在揮戈衝刺著,像一位劈殺敵人的戰將,他輕聲的嘶喊著,而戰場,就在bsp哧之聲響起,哦嚀之聲如嬰兒叫啼,婉轉承歡,yu臂雪tun在金戈中賣力的顫慄著,如狂濤中的1ang子一涌一涌層層翻起……

良久,旗倒、收槍、鼓息……

「哥,你真猛,盼兒都快死了。」某nv子擠出了這句話來,那一份子極度滿足充斥於話語中。

「哥也一樣,盼兒,你說說,哥會不會死在你的裙下。」某男的警示之語。

「咯咯咯……」一連串銀鈴般,得意十足的笑聲充斥了室整個空間,幸好是隔音的,不然,得驚飛多少夢中的鳥雀。

「我可不是石榴裙……」nv子聲音很輕,聽在爺們耳里卻是令人噴血。

就在這時候,電話響起,葉凡相當的惱火,拿起來一看,是王朝打來的,一接通就聽到王朝說道:「葉,有大現,戴志軍終於熬不住招了,戴維強將為他潑的那杯酒付出慘重代價。」

「你用了分筋錯骨手吧。」葉凡淡淡說道,並沒有多少興奮,反而是心裡沉甸甸的,因為,從王朝口氣中猜也能猜到,戴維強,這位老牌副省長將落馬了。

「嗯,又得補上一個月了,真是累。要是葉來施展就快得多了。」王朝嘆了口氣。

「把材料送過來,我馬上去省城。」葉凡哼道。

一輛寶馬中坐著一男一nv,男子叫葉凡,nv子叫梅盼兒。

「盼兒,你先回水州,功亮的事我去辦,你以後不要為這種事整天拋頭1u面了,我看了心疼。」葉凡淡然,說道。

「我也不想,放心,我梅盼兒辦什麼事都從不吃虧的,你腦子裡別整天往歪處想。到目前,能擁有我的只有你一個,其它男人,連邊都別想碰上。」梅盼兒淡淡笑了,瞄了葉凡一眼,知道這廝王八之氣又上來了。

「要不我安排個人跟著你,別讓人欺負了。」葉凡乾笑道。

「少來,哪有人欺負我,你無非是想抓個人監視我罷了。我可不是你的專用品。」梅盼兒沒好氣,哼聲道。

「算啦,由著你吧。」某男的假面俱被人戳穿,不好意思的mo了mo沒mao的下巴。

梅盼兒坐飛機走了,葉凡轉道直奔趙昌山辦公室而去,奇怪的是葉凡試著跟趙昌山聯繫過了,居然馬上就獲准見面。

「無事不登三寶殿,好像你很少到我的辦公室來吧,是不是魚桐現了什麼?88慘案有分曉了?」趙昌山也沒矯情,大馬金刀坐在代表他省委權力的那張椅子上,沖葉凡揮了揮手叫他坐對面。

「不是88慘案,這次來跟您作筆jiao易。」葉凡直白的拋出了話題。

「jiao易……」趙昌山重複了一下這個詞,眼眉不由得挑了挑,似乎,有些輕蔑樣子。

「你認為我份量不夠?」葉凡也是豁出去了。

「嗯,等你能坐到省委常委一席時再跟我談『jiao易』兩個字,目前來說,你只能說『彙報工作』。

年輕人,不要隨便的說出這兩個字眼來,我趙昌山還能聽進去,要是給其它的領導聽見了,人家可是心裡會打個疙瘩。

會認為你這條得很,甚至,用『狂妄』一詞都能說通的1趙昌山並沒掩飾眼中的一絲鄙視,對視,bi迫著葉凡。

「算啦,不『jiao易』那我告辭了,因為,88慘案沒有進展,我又何必再彙報什麼。」葉凡很硬朗,沖趙昌山這位粵東省一號人物點了點頭,站起來要走人。

……

桌子被人敲了一下,趙昌山哼道:「看來,你這個政法委不想幹了,對我尚且如此,難怪何鎮南會做不下去了。」

「我今天來只談『jiao易』,不談拉倒。讓不讓我擔任政法委一職,是黨和國家的權力。當然,您是省委,你可以置國家法度和規矩於不顧捋了我帽子,但是,想讓我的心裡認同,那是不可能的。你我之間,只是職位級別不同,並沒有人生下來的高低貴賤之分。」葉凡哼聲道。

「滾!滾遠點1趙昌山怒了,丟出了這句話。

「前天,何也是這樣子在辦公室把我趕走的。」葉凡淡淡的掃了趙昌山一眼,走到mn邊,轉爾說道,「我可以滾,不過,你將失去一席常委。」

「威脅我1趙昌山哼道,看著葉凡走的,沒叫他回來。

「這xiao傢伙,脾氣還是那麼倔,居然跟你叫板,有趣,哈哈哈……」電話裡頭傳來趙寶剛那爽朗笑聲,並無一絲不滿,反而頗為令人玩味。

「爸,我真想拿下他了。太氣人了,一個副廳級幹部都能這個樣子叫嚷,我趙昌山難道真是軟蛋?昨天何鎮南特地來找過我了,一直請求省委考慮一下,把葉凡給挪走。」趙昌山是給葉凡氣著了。

「看來,xiao傢伙在魚桐攪得一團糟了,攪得好啊1趙寶剛讚歎道。

「攪是攪得好,只是,攪得太1uan了一些。你看看,魚桐,一個政法委跟叫板,這黨的組織原則哪裡去了?此風不剎剎長此下去,何來治理全省?」趙昌山有自己的理念。

「當然得剎剎,你可以下去走走嘛,在會上給xiao傢伙敲敲警鐘。不過,事得分輕重主次,也得聽聽xiao傢伙的申訴不是?何鎮南為什麼一直施壓給xiao傢伙,肯定跟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陽田集團有關係。你關注到沒有?」趙寶剛說道。

「當然關注著,這麼大的事我能不關注嗎?連軍方一塊都扯出來了,陽田集團,能量很大嘛1趙昌山說道,略顯不滿了。

「不是能量很大的問題,簡直是猖狂!不像話,公然毆打副市長,暴力抗法,毆打刑警,圍攻武警刑警,這是一種什麼行為,簡直是1uan彈琴。要是以著我以前的脾氣,抓幾個人槍斃了都還不解氣。」趙寶剛還是一如既往的火爆脾氣,張口開始破罵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