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拿下青狼陽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拿下青狼陽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拿下青狼、陽田

啊兄弟!

「這點上我知道葉凡很委屈,他想儘快破了88慘案。為了帽子,他也必須破案子。不過,我很不喜歡他那『jiao易』兩個字,要jiao易,他能量還不夠。」趙昌山哼聲道。

「昌山,你心態要放平和一些。在jiao易的時候,你並不是省委,你跟葉凡是平等的普通人,只有這樣,你才能正常的完成jiao易。jiao易完后,你照樣子是省委,照樣子是葉凡的領導,你照樣子可以修理敲打他是不是?

jiao易不能丟了,葉凡肯來找你,而且揚言你將失去常委會一席之地,你想想,這事對你重不重要。

重要的東西你怎麼能捨棄。就為了一個面子,為了你省委權威,為了鬥氣,你還是不成熟啊,這是不可取的,是千萬要不得的。再說,jiao易的事跟你省委權威是兩碼子事,你要善於分清楚這個,不然,經后,你會吃大虧的。

如果葉凡不找你,直接去汪正錢,那將是什麼後果,相信汪正錢會樂於幫助葉凡一番的。馬上把那xiao子叫回來,完成jiao易。」趙寶剛最後一句話是下命令的口n說的。

「這個……」趙昌山實則有些不服,其實,只是當局者mi,旁觀者清罷了。

「別嗦了,再晚那xiao傢伙生氣了轉道了你可後悔不迭了。」趙寶剛哼聲道。

「那……好吧。不過,如果這xiao子唬nong我,我可是得下重手了。」趙昌山點了點頭,心裡,實則還是有些不服氣。

「唬nong你,他沒那膽子,更不會沒那腦子的。你保准賺了1趙寶剛哼道,「當然,如果這傢伙真的狂妄,你不妨重重的敲打他一下。咱們老趙家還是老趙家,不是一個mao頭xiao子能囂張狂妄的地方,哼1

二天後,總參軍務部直接來人到了魚桐,在盧安剛司令陪同下直奔柳峰山基地而去。

下午傳來一個相當令人震驚的消息,柳峰山基地司令6勇被人帶走了。而還駐守在陽田礦業唬nong人,說是軍事演習的林團長一下子失去了主心骨,也是火度帶著二百多名官兵撤離了陽田礦業公司。

接到王朝電話后,葉凡立即下達了進陽田礦業公司,暫時宣布他們停業接受市局調查處理的事。

不過,當王朝帶著幾十名刑警剛走進大mn時又遇上了空前阻攔,陽田礦業組織了五六百名職工,在保衛部同志帶領導下,全都手持鐵bang等兇器,排成一排排的人牆阻住了王朝的腳步。

「葉,青狼出現了,此人就排在最前頭,大有我們一進去就要圍毆架勢。」王朝一臉嚴肅,彙報道。

「先叫幾個刑警上前試試,如果青狼真敢動手,你上去解決了他,陽田礦業的人阻攔的話,全抓起來。武警已經到半山腰了,幾分鐘后就到,咱們雖說人手少,但真打起來不用怕事。這陽田礦業,真成土匪公司了。」葉凡哼聲著下達了死命令。

結果真如葉凡猜測的那樣,青狼還真敢動手,幾腳下去,六個刑警全被他踢斷了tui,情勢一下子緊張了起來。見武警已經在後頭跟上來了,王朝再沒猶豫,一個跨步上前。

啪啪啪……

短短几分鐘內,王朝跟青狼對踢了好幾tui。兩人功力差不多,打起來還真是將遇良才,一時估計難分高下。周圍刑警武警以及陽田公司的人全圍著成了擂台賽了。

「馬漢,你可以上去了,合擊青狼,拿下此人後立即秘密押送到魚桐軍分區咱們馬上審訊。」葉凡下達了命令,馬漢早被他從魚桐的大熊山基地chou調了出來,現在正混在武警隊伍里。接到葉凡電話后立即跑步上去,跟王朝合擊起了青狼。

頓時,形勢斗轉直下。

幾分鐘后,青狼被馬漢一tui踹中屁股頓時摔在地上,王朝那是不慢,立即跟上又是狠狠踢了幾腳下去,青狼,這位陽田集團的保護者,終於倒下了癱軟在地,看來,一下子動不起來了。

「誰再敢暴力抗法以同案犯論處,一併抓了。」王朝搶過半導體話筒大聲喊道。

這邊沖幹警武警們一揮手,幹警武警形g形勢整體往前壓制了過去。

第一bo觸及陽田礦業公司的保衛部工作人員后一陣子拳打腳踢下來,放倒了十幾個立即抓了。

後面,被這強大的軍警威勢一威壓,後面的職工隊伍有些鬆動了,他們有些害怕了。

又被王朝中馬漢等人一鼓動,頓時散走了一半職工。剩下的在強大的國家機器面前,又抓了十幾個,此後,再沒人攔阻市局隊伍了。

王朝一進去,立即全面展開了對礦井開採區的搜查,目的當然是鳥化石礦區了。

不過,很遺憾,一時還難以現鳥化石區。而青狼被馬漢帶著秘密押回了魚桐市軍分區。

盧安剛司令親自安排了一個秘密地方供市局審訊。

「6司令怎麼樣了?」管飛那臉實在是yin沉,一旁給他撕jitui的那個姑娘身子都有些顫慄,因為管飛有時脾氣不好時會隨手賞她幾個耳刮子的,不害怕是假的。

「到現在還不清楚,是總參來人帶走的,這次,恐怕,有些,唉……」高崗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你不是在總參有人嗎,還不打電話?」管飛也沉不住氣了,沖高崗哼出聲來。

「我已經打了。」高崗顯得有些有氣無力樣子。

「那邊怎麼說?」管飛問道。

「會儘力爭取的,總參又怎麼樣?難道真能把6司令怎麼樣了,我才不信,哼1高崗眼中寒星一閃,兇惡如狼一般。

「青狼被關在什麼地方?」曹yu問道。

「不清楚,好像沒在市局,那邊有人說的。」高崗說道。

「管董,青狼可是知道我們很多秘密。」曹yu那臉也是臭臭的不怎麼好看。

「一個大活人,總不能飛了,哼。」管飛冷冷哼道,臉上肌rou堆成一堆了。

看了曹yu和高崗一眼,說道,「目前,已經到了公司最危及的時候了。咱們三人更應該團結一心,各自都把底牌亮出來,分頭找人吧。目標就是葉凡,既然這事都是葉凡捅出來的,此人一向強勢,連何鎮南的話都不好使。所以,此人,必須得拿下,不能再拖,遲則生變。」

「嗯,拿下他后魚桐市局不足為慮。只是,怎麼個拿法,關鍵是如何下手。

這事,我看還得找管了,他是分管黨群的,對於粵東全省幹部的人事任免有著決定xing作用。

拿下一個地級市政法委,趙昌山應該會賣他面子的。」高崗說著斜瞄了曹yu一眼,又說道,「我的關係在軍隊,對於拿下葉凡此人並無多大的威懾力。我的任務就是把6勇司令撈出來。柳峰山保護網一散,咱們陽田礦業猶如直接1uo1u在烈陽下的姑娘。」

「嗯,6司令的事高崗負責。拿下葉凡的事我跟曹yu一起使力。曹兄,還是趕緊打電話,不能再拖了。曹兄有京里關係,可以向趙昌山施回點壓力。不然,趙昌山聽不聽還是個問題。這個節骨眼上,咱們也沒必要藏著掖著了。」管飛冷冷哼道。

「我試試。」看了管飛一眼,曹yu慎重的點了點頭。

深夜,魚桐市軍分區某個秘密地方。

二張桌子擺著,坐著四個人,葉凡、盧安剛,旁邊是王朝和一個nv的記錄員。

「青狼,別跟我裝暈了,醒來吧。」葉凡冷冷哼道。

「裝暈,沒那個必要。有什麼話說吧,我青狼除了干點保衛工作以外,其它的什麼都不知道。就是今天的事來說,我青狼只是在履行自己對公司的職責罷了。所以,你也別想著能從我身上知道點什麼,不知道就是不知道,還是早點休息睡個好覺。」青狼十分的淡定,掃了葉凡跟盧安剛一眼,反倒勸起葉凡來。

「嘴還ting硬的。」王朝上前,一腳踢去,青狼悶哼了一聲,那雙眼,像狼一般盯著王朝,哼道,「我記下你來了,叫王朝是不是?」

「怎麼,還威脅我?你丫的算個屁1王朝被氣著了,那股子在杜家形成的匪勁上來了,一個眼神,手下遞上來一個很厚的海綿墊子,照準青狼的xiong腹部就是一頓子猛拳,打得青狼連內臟里的酸水都吐了出來,看得一旁的盧安剛直皺眉頭。

「行了。」葉凡擺了擺手,「還不老實jiao待?」

「沒什麼好jiao待的,我只是在履行自己的職責。」青狼哼道,冷煞煞盯著葉凡。

「這是什麼?」葉凡突然從桌子chou屜里掏出兩枚有些古怪的圓蛋來。

此蛋球就一個乒乓球大,全身閃著暗紫s的紫檀光澤,好像還是木頭做的,葉凡在手上輕輕的掂了掂。份量相當的沉重,但比鋼鐵又要略輕一些,跟木頭比又重了不少。

「抓手上用來健身的木球,難道玩這個也犯法?」青狼斜挑了葉凡一眼,淡定答道。

「木球是木球,不過,此球非彼球,它應該有特殊用途吧。」葉凡淡淡說道,在鷹眼下,現青狼那嘴角微微的了一下,似乎還1u出了一個詭異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