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三十章趙書記的板子打向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趙書記的板子打向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趙書記的板子打向誰

不過,何鎮南顯然不給機會,哼道:「閑話少數,剛才已經有六票贊同,加上我一票,七票了。

在12個人的常委班子會上,已經過了半數。這事就這麼過了,我希望馬柏生同志能挂帥政法委,帶領全局幹警爭取在年底前破除八八慘案。

還我們魚桐一個明朗地天空。給魚桐的老百姓一個很好的jiao待。我會把我們魚桐市常委班子的集團決定向省委組織部,省委政法委員會以及省委的其他領導們即時彙報的。」

「何鎮南,你將成為魚桐的罪人,我葉凡雙眼不昏,會看到你後悔的一天的,哼1葉凡冷冷哼了一聲,轉身要走人。

「何鎮南怎麼會成為罪人了,口氣蠻大的嘛,這是哪位同志在大放嚼詞,我趙昌山很是震驚。」突然,會議室mn被推開了,一道宏亮的聲音也跟著響起。

『趙昌山』那三個字一傳來,會議室里所有常委們會驚得站了起來,抬眼一看,不是高大威猛的省委趙昌山還有誰?

「剛才這話誰講的,給我站出來。」趙昌山沒理大家,一臉嚴肅問道,眼神在全體常委臉上巡視著。

「我講的。」葉凡硬著頭皮站出來說道,心說這老傢伙來幹什麼?他明明聽出是我的聲音,居然又講這話,估計是前次jiao易的事惹他火大了要來個秋後算帳——倒霉!

「你講的,你是誰?姓什名誰,報上名來。」趙昌山掃了葉凡一眼,淡淡哼道。

「魚桐市政法委葉凡就是我。」葉凡腰竿ting得筆直,哼聲道。

「你已經不是魚桐市政法委了。」這時,何鎮南在一旁冷冷哼聲道。

「噢!這話怎麼說?」趙昌山淡淡的掃了何鎮南一眼,問道,好像來了興趣,在何鎮南相請下大馬金刀的坐在了主位上,沖大家擺擺手說道,「大家坐吧,我只是隨便逛逛,到魚桐來散散心釣魚的,聽說魚桐的魚釣起來特別有味道,既然來了,就聽聽你們說詞吧。」

當然,趙昌山畢竟是粵東省一號,給各位常委們帶來的無形壓力那是相當大的,一個個全筆ting著身子,一臉的僵硬著不敢有所動作。

「趙,對於葉凡的同志處理意見是剛才市常委會集體班子以組織形式決定的,我們正準備形成決議向省委彙報。」何鎮南xiao心的回答道。

「哼,這魚桐是你何鎮志同志天下,我葉凡不服也不行,因為,你代表組織嘛!不過,從內心上說,我是絕對不服的。你何鎮南同志可以在市委班子會上處理我,我葉凡也有向省委領導申訴的權力是不是趙?」葉凡面s淡定從容。

「噢,看來你心裡不服氣是不是。這樣,我難得下來一次,給你一個申訴的機會。當然,如果你講得沒理,或者無理取鬧,那,魚桐班子對你的處理就是我趙昌山的態度了。而且,我代表省委,立即執行。」趙昌山看不出表情,瞅了葉凡一眼,哼聲道。

「趙,如果我講得有理呢?」葉凡問道。

「我作主了,魚桐班子重新再議議你的事。」趙昌山說這話時,何鎮南的嘴角那是微微的chou搐了幾下。心說還議個球,你都作主了還議來干鳥用。

「是這樣的趙,前段時間……」葉凡把情況和盤託了出來。

「重大嫌疑人被人劫走,不要論陽田集團的事怎麼樣了,光是這一件事我們魚桐班長子處理他都合附黨的紀律的。」何鎮南反駁道。

「合附,那我請問何,你的意思是不是我要負領導責任?」葉凡哼道,一點不怵何鎮南。

「當然,市公局是在你直接領導下開展工作的,你還是市局長。引咎辭職你總聽說過吧,你自己不辭職了,我們市委班子只好討論通過,再處理你了。」何鎮南淡定說道。

「行,何你這樣子說有理。」葉凡點了點頭,見各位常委們一臉的意外,突然話鋒一轉,沖趙昌山說道,「趙,按何的提法我是要引咎辭職的。

不過,去年八八慘案生時何好像是這魚桐的一把手吧,這麼大的案子生了,而且生在魚桐,造成的影響,涉及範圍之廣即便是拿到全國去排,也得排在去年部統計的重大案件中的位。趙您說是不是?」

「嗯,應該是吧。」趙昌山淡淡的點了點頭,沒猜中這廝打的什麼主意。

「那就對了,作為魚桐市市委,魚桐一把手,生這麼大的案子,是不是也該引咎辭職。雖說何鎮南同志並沒兼著局長,但是,八八慘案影響太深遠了。他,作為魚桐市委,代表黨代表領導班子,應該負有領導負責,是不是也該引咎辭職?」葉凡氣勢大作,bi向了何鎮南。

「你這簡直是在胡扯蛋1何鎮南差點暴怒了,而李國雄等人自然在一旁不吭聲看起熱鬧來了。

「胡扯蛋,哪點胡扯了?」葉凡冷聲反駁。

「趙,您來評評理,這是不是胡雛這種說法,是不是省委領導也得負責了?」何鎮南搬出省委領導來了,目的自然是壓制葉凡了。

「胡扯,是有點胡扯。」趙昌山淡淡的點了點頭,轉爾,那臉一板,突然哼道,「魚桐因為去年的八八慘案造成的影響到現在還沒消除,你們市委班子不是想的怎麼樣去共同協力破除此案,反倒是推三扯四,互相扯皮。

真以為省委領導全成擺設,全是聾子啞巴了嗎?破案,並不是局一家的事,此案對你們魚桐有著深遠的影響。

你看看,最近魚桐經濟指標下滑,人心不穩,連房子建來都扎堆成空房了,長此下去還怎麼展經濟,改善老百姓的生活?

葉凡作為市局長,最近雖說表現也較搶眼,但是,還沒拚出全力偵破此案。

而何鎮南同志作為魚桐市委,想的不是如何為局創造條件全力偵破此案,而是因為歹徒的被劫走想要臨陣換帥,難道換一個人就能行了嗎?

陽田集團既然市局認為有重大嫌疑,是展經濟還是偵破此案,兩條路由你們在選擇。

從短期目標看,當然不能得罪陽田集團,但是,從長遠目標看,如果魚桐的案子一直破不了,人心惶惶的難道就不會影響經濟展了嗎?

這次下來,我就是想看看魚桐市委市政fu對八八慘案的態度。前幾天我趙昌山回京開會,總理把我叫去問話了。

他說藹—昌山同志,八八慘案全國人民都在盯著。你要不惜一切代價先偵破此案,還魚桐一個明朗的天空。

看到沒,總理都知道了,你們市委市政fu更應該把此案當成一件大事來抓,當成一件政治大事對待。

歹徒逃走,只是中間一個xiaog神把嫌疑犯給追回來,加大偵破力度。」趙昌山說到這裡,巡了大家一眼,說道,「今天,我把話擱這裡了,八八慘案半年內再破不了,魚桐市局局黨組班子成員全體撤職。

而且,市委領導班子全體給我挪窩子,哪裡涼快去哪裡呆著。到時,別說我趙昌山不盡人情,這是總理在時刻關注著的大事。

你們破不了案子,我趙昌山下次回京開會,怎麼向總理jiao待?今天這話我就講到這裡,我走了,去釣釣魚。

至於對葉凡同志的處理,你們市委再議議,你們認為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我趙昌山等著聽你們的彙報。

還有,葉凡同志,你也得給我打得十二分的jing神頭,這次重大嫌疑犯被人劫走就顯得相當的荒唐。

還有,你看看,都鬧出多大動靜來了。雖說破案重要,但也得注意地方經濟的展。

你就不能找到一個切入點,既破了案子又不妨礙地方經濟大展,你這腦子是活的,不是死的。你給我記住,半年內破不了案子,你自己脫了警帽回家賣紅薯去吧,哼1

趙昌山說完后yin沉著臉走了,老趙的態度,自然是各打了5o大板。誰也猜不透老趙的心思了。

自然,會議室里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全體常委們。

良久,康文生才有些遲遲樣子問道:「何,這事要不要再議議?」

「議個屁,散會1何鎮南哼聲道,站了起來。

「那對葉凡同志的處理,先前的要不要……」康文生臉s難看的問道。

「要什麼?給老子撕了那記錄,記個屁,散會散會,各位回去后努力工作,以後市局有什麼需要各位配合的,全力配合,剛才趙擱話了,誰再敢扯皮老子就不客氣了,哼1何鎮南生氣了,丟了幾句粗話,人也轉身開mn而去。

「幸好趙到了,不然,今天就給何鎮南得逞了。」於志海鬆了口氣,跟葉凡一邊走著一邊聊著。

「何鎮南,這是要整死我,看來,得調整對他的態度了。你不仁,我葉凡絕對不義了。」葉凡甩著狠話。

「你們兩個,這矛盾,看來是難以調和了。估計這八八慘案一破,不是你走就他滾了。估計,你走的可能xing大得多,畢竟,他是市委一號。」於志海嘆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