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踢到塊大鐵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踢到塊大鐵板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踢到塊大鐵板

葉凡也不例外,趙昌山不允許市裡領導陪同去,但是,葉凡是個例外,因為,他要負責趙昌山的安全問題。

所以,市裡其他領導不敢去觸老趙同志霉頭,葉凡同志倒是叫辦公室主任安衛民整理好了魚具,開著車子直奔鴨子灘而去。

當然,後面遠處也跟著幾輛車子,裡面坐的全是市局最jing乾的便衣警察。

到了鴨子灘,現外面用一些帶刺類植物圍成了一個天然的圍牆,高達四米左右,想翻進去,那肯定被扎得滿身是刺了。

一些有心人還用mao刺植物圍成了一個植物大mn,當然是用鐵架固定后,讓植物長上去的,看起來也還不錯,ting天然的一個mn框。

「釣魚請出示證件。」這時,mn口一略顯富態的中年人盯著葉凡,一臉嚴肅,哼聲道。

「釣魚還要證件?」葉凡還真不懂這個,事太忙,到魚桐幾個月下來都沒來釣過魚,自然不知這個理兒了。

「嗦什麼?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只有領導才有資格來釣魚,什麼東西,仗著有幾個臭錢以為就能進來了嗎?」中年人旁邊一個長相相當帥氣的年輕人更是猖狂,瞧了葉凡的奧迪一眼,還以為碰上個有錢人,直接就哼嚷開了。

這廝其實心裡有些隱暗,因為自己沒錢,所以,看到有錢人心裡酸罷了。能趁機訓叱一下自然逮到機會就叱了。

「什麼樣的領導才有資格進去釣魚?你給說說?」葉凡皺了皺眉頭,哼道。

「以前是副處級別及以上的,今天不一樣了,上頭有人來,市委有jiao待過了,沒有副市長級別的甭想進去。進去要嚴格檢查身份證明和工作證。你這xiao年青的,估計有幾個錢吧,開的還是奧迪。回去吧,今天再富的人都進不去。」中年人倒還算是客氣,掃了葉凡的車子一眼。

「那,很遺憾,本人剛夠級別。」葉凡把工作證扔了過去。

中年人接過手翻開看了看,那臉s,頓時就變了,說道:「對不起葉書記,我是市水產局苗長林,剛才……」

其實,這個苗長林是市水產局裡一位科長,後來鴨子灘出名后成了專mn接待領導們釣魚的地方。

市水產局某些領導,動了些腦子,倒也想了個歪點子出來。在鴨子灘設也個管理科,而苗一林很有眼光,費了些力氣,終於撈到了這個fi缺。

一個看mn的活計,怎麼能說是fi缺,其實,裡面水深著。

因為這裡是專mn接待領導釣魚的地方,所以,雖說只是個看mn的活計,但實則油水可是不少。對於這麼一個本來是野草從生的荒灘,市裡可是拔了不少款子。

每個月光是打理費就不下1o萬塊,加上建設費用,有時領導就在用餐費用等等,一年下來,加起來也有接近2oo萬款子由苗長林同志bsp而這個管釣魚的所謂的管理科卻是有著3o名正式職工。加上打雜的,做飯的,鋪g的洗被的等等,估計不下半個連編製。

可見,水產局的同志在領會領導意圖方面不可謂不深啊咱們國家,什麼都缺,就是不差人這種動物。

這個還不是令得苗長林科長動心的地方,最主要的就是這裡是近水樓台先得月。哪個領導下來不是由苗長林主任親自接待一番。

沒準兒一來二去碰上某位領導心情好時那筆隨便動動,拔個十萬八萬的xiao費那是一點都不難。

就拿以前市財政局的安蕾局長來說吧,有次她陪何書記下來釣魚,當時苗長林只是隱晦地提了這荒灘路要改建什麼的,上面長mao有礙市委臉面等等,安局長當即大筆一揮,直接從財政局下拔了2o萬給他。

這xiao費可是不xiao,苗長林剛上任不到一年,這種xiao費零零總總的就收了上百萬了,即便是水產局一些副局長都有些眼紅了。

而且,跟領導們hun熟了,苗長林也有了面子,要辦什麼事時,趁著領導們釣上魚時的心情大好機會請求點什麼,領導那嘴一張,還不給辦了。

這不,苗長林趁著給領導們開mn釣魚的機會,不到一年時間,已經6續把自已的侄兒、娘家外甥,表侄兒等等七大姑八大姨的都安排進了市裡或縣裡的各大單位裡頭,也算是吃上了皇糧,拿上了國家正式工資。

來這裡釣魚的領導都親切的稱苗長林為『xiao樹苗』,而苗長林這株老樹苗也特喜歡領導們叫他『xiao樹苗』了。那代表著一種榮譽,領導看得起自己嘛。

「哼,我是來負責領導安保工作的,打開mn。」葉凡不想跟他嗦,哼聲著,看了他旁邊那個年青人一眼,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我……」那年青人早慌得變了臉s,本來以為葉凡這xiao年青的級別絕對高不到什麼地方去的,哪知人家居然是市裡幾個頭頭腦腦之一,此刻,這年青人想死的心都有。至於那中年人,自然是瞪著個眼想殺人。

「他叫張鐵。」中年人苗長林無奈地吐出了年青人的名字。

這張鐵也是水產局裡一副科長,畢業於名牌大學。也是瞅准了這鴨子灘的機會,削尖了腦袋來擔任了管理科的副科長一職。想不到今天卻是踢中了一塊硬實的大鐵板。

「張鐵,嗯,你這腦袋,應該是鐵疙瘩鑄的,哼」葉凡冷哼一聲,輕輕的敲了下張鐵那帥氣的腦袋,進去了。

葉凡一伙人那車子剛消失,張鐵那tui一軟,一屁股坐在了地下,半天,沒吭聲,那臉,自然是微微白。

「你看看,平時不是跟你說過了,要注意看人。別整天厲害哄哄的,現在踢到鐵板了吧?今天的事,你自求多福吧,我是沒辦法管了。真給你害死了,急人氨中年人埋怨道,伸手拉起了張鐵。

「苗……苗科長,你說怎麼辦?給支個招,不然,我死定了。」張鐵一臉死灰,打著顫音,說道。

「怎麼辦,涼辦還想支招,你不是沒聽說過,這位葉書記可不是個好相與之輩。

人家連華僑捐贈的林則徐雕像都敢賣,魚桐一建的老總戴志軍照樣子敢抓,安局長不是也被他nong得差點丟了帽子。

連安局長都敢動的人,你說說,你還能入他法眼。」苗科長沒好氣哼著,看了看可憐的年青人一眼,於心有些不忍,良久,才說道,「我不是老早就jiao待過你,在這裡是乾的就是伺候領導的活計。

你絕對不能拿自己當領導。在這裡,你就是一看mn的,跑tui的,一定要裝孫子。

孫子裝得越像,說明你越成熟,得到領導認可的機會也就多了。你倒好,孫子不裝倒是裝上了大爺,居然敢罵葉書記『東西』,我看呀,你這腦mn子真給驢踢了。什麼東西?」

「這個我記住處,苗科長,趕緊給我想個輒子吧。」張鐵一腦mn子的汗水,也顧不及擦了,這個,還是前程要緊。

「想輒,這個,太難了。葉書記是什麼人?我一個xiao科長哪能入他法眼。你也不是不知道,他可是頭次來咱們鴨子灘。以前我也jiao待過你,一要看車牌,剛才你怎麼沒去看看車牌?」苗長林哼聲道。

張鐵知道,這貨沒有好處給的話是絕不會幫自己的。想了想,才有些苦澀著說道,「苗科長,我看了,只是,當時葉書記一下來就擋住了車牌子,再說,他也太年輕了。

以前雖說在報紙上見過真人,但是,那魚桐日報也給登載得太模糊了,什麼破報紙,把人都給登老了不少。

哪能想到他會如此年青,年青得讓人害怕。苗科長,我家那把梨木椅子反正擱家裡也擱著,沒人做,久了爛了可惜了,乾脆什麼時候我有空了搬這裡來讓您坐坐。」

張鐵知道,苗科長早掂記上了自家那把清朝時留下的梨木椅子。此刻也來不及rou痛自己的椅子上,只好上供了。

「嗯,那算啦,我想想有沒什麼輒子。」苗科長可是經驗老道,半眯眼想了想,那眉頭也皺了皺,說道,「倒也有個法子,你可以去試試。」

「您請說。」張鐵立即裝上了孫子。

「月潭那『圓皇后』可是不錯,如果能搞到一條兩條的,也許葉書記吃得開心了,哪還有什麼事?」苗科長支招道。

不過,咋一聽這事兒張鐵那臉s一下子變得更慘白了一些。嘴裡說道:「那怎麼nong得來,蔣老還不把我給捏死了。」

說起來『圓皇后』可是大有來頭的,在離鴨子灘七八公里的地方有個月潭,此潭水不急,潭面很平靜,一到中秋月圓之時,潭中倒映出的月亮特別的大,所以得名月潭。

而月潭中獨產一種肚皮圓滾滾,跟啤酒肚有得一比的魚,圈內人稱之為『圓皇后』,當然不是真的大肚皮皇后了。

這種魚極少能釣到,味道非常的鮮美。這個味道還不是主要的,主要地就是聽說吃了此魚之後男人那方面能力特別的強,一夜能御三nv四nv五nv六nv的,所以,是個雄的都動心的,而且,傳說此魚能治xiao陽瘺的。

當然就成了圈內領導們的最愛,不過,月潭旁邊卻是住著一個古怪的老頭,這老頭姓蔣名雲,全名蔣雲。來頭還不xiao,是市軍分區退休的副司令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