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東坡山莊出事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東坡山莊出事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東坡山莊出事了

「你講的也有道理,我的意思你還是沒明白,殊途同歸這個理兒你應該清楚。不是叫你不要辦案了,而是叫你只要能達到目的,如何去辦案子。相信這個你也懂,只是,你的秉xing形成后就很難改變。我只想說,慢慢適應著這個社會最好。人,太鶴立獨行也不好,有脫離社會的孤立感。」趙昌山又是淡淡說道。

「那趙書記對陽田集團的看法是什麼,屬下很想聽聽。」葉凡請教道。

「在我眼中沒有陽田集團,只有國家法度和八八慘案給我們粵東帶來的yin影,還有,總理對我的叮嚀。」趙昌山看似沒表態,實則是態度堅決。

看來,總理的話也給他敲響了警鐘。如果再不破案,估mo著即便是趙昌山也得受到上頭的警示了。

就在這時候,葉凡電話響了起來,到遠處一接通,傳來王朝的聲音道:「書記,我給你惹禍了。」

「惹禍,惹什麼禍。你不是去東坡山莊執行任務了嗎?這事別急,是我叫你去的,慢慢說來。」葉凡嘴裡講得輕鬆,實則是心裡一震,早皺起了眉頭。

「快到中午時我們到了東坡山莊,他們的保安攔住不讓我們進去,一直叫我們出示搜查證什麼。

這東西我們當然沒有,市檢察院根本就不批准。我們好說好歹的說是想見見管飛董事長。

可是那些保安囂張得很,說是你們想見就能見到陽田的最高領導,那陽田成什麼了。

真他娘的氣人,還說東坡山莊是si人產業,我們再不走就要報警了。我們就是警察,他們居然叫囂著報警。

我氣不打一處來,被他們涼了二個xiao時,所以,我就出手了,擱翻了四個看mn的保鏢帶著人進去了。

剛進mn時現草坪上正擺著一輪椅,上面坐著一個hua白鬍子的老頭。

旁邊還有一個護士xiao姐樣姑娘在伺候著。我們也沒理這老頭就想走過去,突然生事了。」王朝說到這裡頓了一下,葉凡嗯著問什麼事?

「那老傢伙突然間好像瘋了似的,指著我們大叫道:強盜,強盜,抓起來什麼的。

差點氣炸我的肺。我走上前去拿出證件想解釋一下,那老頭接過我的工作證直接就扔進了旁邊吐痰的桶里。

哼道,一夥強盜,快滾。我是再也忍不住了,想伸手拉那老頭一下,不過,手還沒伸,那老頭突然口吐白泡,一付快暈倒樣子。

嚇得一旁的護士xiao姐大喊道:有人打傷何老了」王朝講到這裡,葉凡問道:「何老,何老是誰?」

「開始時我也不清楚,正想伸手去扶那老傢伙,幫他一把。這時,管飛帶著四五十來個保安沖了過來,對準我們幹警就是一頓子1uan砸1uan打,我是再也忍不住了,上前就是幾腳下去,管飛那xiong肋骨估計被我踹斷了一些吧。」王朝嘆了口氣。

「斷了幾根?」葉凡問道。

「三根,何老頭呢?」葉凡心裡一涼,問道。

「那老傢伙也被送進醫院救護了,後來一打聽,才知道是前前任粵東省省委副書記何一全。他兒子何意功。居然是省廳刑警總隊隊長,不久,我們在醫院被他帶來的人包圍了。」王朝有些焦急。

「包圍,難道他們敢在醫院開戰?」葉凡哼道。

「那傢伙很兇,帶人上來根本就不打招呼,出手就把我的手下干翻了七八個。

而且,招招狠辣,根本就不念大家是同行。那一拳一tui下來,我們局有四個幹警xiong骨被打斷了。

我當時正好去廁所,一回來才現躺了一地都是,完好的就剩下兩個。

不過,鼻血也淌了一臉都是。田七和一個手下知道那人是省廳刑警總隊長,所以,我們局的幹警都不敢反手,全被打了。」

「你現在沒事吧?」葉凡問道。

「正跟他們對峙著,我進了一病房裡,外面被他們包圍了,一直在撞mn。如果他們敢進來,老子拚了」王朝火被惹大了。

「拚什麼,他們能把你怎麼樣,冷靜點,我來想辦法。」葉凡暗哼一聲。轉爾想了想,遠水解不了近渴,打了電話給國安廳的孔東望,叫他帶些人過去先把市局的幹警們保護起來。

接著又打了電話給省廳的陳廳長,不過,電話關機了。一問,才知道去燕京開會了。省廳里除了陳布和,其他人葉凡都不認識,這事還真有些麻煩了。

葉凡向趙昌山告了假,急匆匆往省城而去。

剛進粵州第一醫院,現草坪上停了十幾輛警車,煞是威風。

急著上了五樓,現過道里全是警察,孔東望正一臉yin煞的站在一扇mn前,身旁有幾個便衣青年人,估計是國安廳里的工作人員。

而他的對面也站著一個高大魁梧,下頜留著很濃鬍子的中年男子,還是個三極警監。

「葉書記,你總算是到了。」孔東望一看見葉凡,那是像見到了救星,剛才雖說帶了十幾個人過來,只是暫時鎮住了場子。而何意功有些忍不住了,居然向孔東望出了警告。

而孔東望也有些難言,主要是他帶人過來,有點狗咬耗子嫌疑。有些名不正言不順的。

「孔廳長,謝謝你的支持,你帶人先走,這邊jiao給我就行了。」葉凡握了握孔東望的手表示感謝。

孔東望向葉凡身後看了看,沒現他帶人來,有些遲疑,主要是怕葉凡吃虧了。

「沒事,孔廳長,你先走。這裡是省城,難道還真有人敢動我不成?」葉凡淡淡了笑了笑,孔東望也就就驢下坡帶人走了。當然,並不能說是孔東望怕事或者是無情無義。

前次幫了葉凡,已經引起了汪省長的強烈不滿,所以,在省委擴大會議上,汪省長已經就國家安全方面嚴厲地批評了孔東望這個廳長不得力什麼的。

孔東望也知道,汪省長是在借題揮,在公報si仇。藉機報復他帶人去魚桐把喬報國撈出來這件事。

這次再cha手省公安廳的事,怕是如果被汪省長知道了,人家又有得話題揮了。

而且,葉凡有著公安部警務督察室副主任頭銜,諒他何意功也不敢怎麼樣他了。

「你就是魚桐的葉凡?」何意功滿臉敵意,盯著葉凡。

「我是,你是省廳的何隊長是吧?」葉凡先伸手過去,想打個招呼。

不過,何意功顯然不賣賬。一點伸手的意思都沒有,冷冷的盯著葉凡。哼道,「你看看,你們魚桐市公安局這些幹警都是什麼素質。暴力執法不說,強撞人家si人莊園,而且,更重要就是傷及無辜。」

何意功一張口就給葉凡的魚桐市局扣了頂大帽子。

「何隊長,你這話我有些不明白了。我只知道我們局裡幹警在正常執法時遇上了東坡山莊一夥歹徒偷襲。

為了維護國家法律的公正xing他們英勇的制服了歹徒,何來暴力執法一說。

而且,我倒想問問何隊長,你帶了這麼多人來想幹什麼,圍攻魚桐市局幹警,打傷了十幾個正在正常執法的幹警不說。

還要把魚桐市局的副局長王朝等人堵病房裡,要不是孔廳長來得及時,估計他們已遭你們毒手。

這難道就是省廳刑警總隊幹警們的素質?你們到底想幹什麼?」葉凡一臉嚴肅,冷冷質問道,知道這廝沒有和解的意思了,也就不再客氣了。而且,這廝表現得也太失水準了。

「哼,si撞人家東坡山莊,打傷護庄的保安。重傷了正在東坡山莊療養的省委退休老幹部。打傷東坡山莊主人管董事長,你還敢大言不饞什麼正常執法,你正常執的是哪mn子的法律?維護的是誰的利益?」何意功也不是省油的燈,大家都是幹這一行的,知根知底的,所以,立即還以顏s。

「閑話少說,何隊長,你到底想要怎麼樣解決這事?」葉凡擺了擺手,哼道,看了周遭一眼,推開了王朝的mn,問道,「沒受傷吧?」

不過,王朝那樣子也的確有些慘,到處挂彩,重傷倒沒有,就是難看了點,臉上也是腫得老高的。

「書記,我……」王朝居然像個大孩子犯了錯一般,頭也垂下了。

「沒事就好,你們辛苦了,快出去看看其它的幹警們怎麼樣了?」葉凡jiao待道。

「想走,沒mn,先銬起來帶回省廳。」何意功一見到王朝,那臉s更是憤怒,冷聲哼著示意後頭幾個幹警道。

「何隊長,你到底想幹什麼?即便是何老是你的親人,你也不能無事生非,王朝帶著的人並沒傷到你的父親。

你父親那個樣子,只是老mao病患了,並不是魚桐市局幹警們打傷的。他們連你父親手都沒碰上,怎麼可能傷到他。

而且,我可是聽說王副局長把證件給你父親時還被他直接扔進了痰盂里。

我們的幹部們素質夠高了,即便是這個樣子都沒生氣,反而是你,作為省廳刑警總隊長,怎麼能帶著刑警圍攻下面地方公安局的同志?」葉凡轉過身來,直面何意功。

「黃口白牙,我父親好好的怎麼會受了重傷,到現在還躺g上起不來。今天你說什麼都沒有,再不讓開的話,連你一起銬了帶走。」何意功bi了過來,他旁邊一個中年幹警哼道,「何隊,跟他嗦什麼,一起銬了回省廳審了再說。」

「銬我,那你們試試。」葉凡冷冷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