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刑警隊長老子照打不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刑警隊長老子照打不誤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刑警隊長老子照打不誤

「銬了,一齊銬了1何意功憤怒地喊道。

「哪個敢動,老子拚了?」王朝一個健步擋在了葉凡跟著。

「上!有責任我何意功全負著,反天了,幾個鄉下來的土警察也敢在省城耍威風。」何意功一示意,幾個幹警拿著警棍攻擊了上來。

「媽的,你算個球,隊長,隊長又怎麼啦?」葉凡生氣了,何意功感覺眼前虛影一晃。啪啪幾聲脆響過後,何意功頓時呆愣住了。

因為,他堂堂的省廳刑警總隊隊長居然被葉凡狠狠地chou了好幾個耳刮子,那臉,頓時就青腫了起來。

「抓了,全抓了,我……」何意功一聲大吼,幹警們正想上前,後頭傳來一聲威言吼聲道:「都給我站住,想幹什麼?」

「宋廳長,你終於到了。」葉凡沖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宋群說道。

「全部退下,在人家醫院大吵大嚷的,我都覺得丟臉,難道你們還嫌不夠丟人?」宋群一聲喊,省廳幹警們不久全退了走了。

「跟我來。」宋群冷冷哼著,大步而去,葉凡跟何意功互相對視了幾眼,像兩隻斗ji樣跟著宋群走了過去,不久到了醫院的會議室里。

「說吧,到底怎麼回事?」宋群副部長一臉嚴肅,掃了兩惹禍的二貨一眼。

「他們市局的人把我父親打成重傷,而且,重傷了東坡山莊管飛董事長。剛才管副書記已經來了電話,要求嚴辦肇事者。」何意功憤怒的哼道。

「王朝,你來說。把當時的情況一五一十全說出來,不準有絲毫虛假。」葉凡沖身後的王朝示意道。

「嗯,是這樣的,當時我……」王朝把情況述說了一遍下來。

「你們有搜查證嗎?」宋群哼道,看那架勢,葉凡感覺他有傾向省廳的打算。

「沒有,我們當時去只是要求管飛同志協助我們魚桐市局調查青狼逃走的事。作為華夏公民,有協助公安機關調查取證,破案的義務。不過,東坡山莊的保安很是翹皮,不讓進。青狼又是管飛的手下,而當時還被搶走了兩隻槍,事態相當嚴重。為了避免造成更大的傷亡,所以,我們強行推開了東坡山莊保安進到了莊裡。再說,東坡山莊還在魚桐境內吧,我們並沒有什麼不當的行為。」王朝說道。

「你們憑什麼像強盜一樣撞進人家莊園?」何意功冷哼道。

「我話還沒問完,何隊長。」宋群瞄了何意功一眼,冷哼道,這個,當然有警告你何意功我才是這裡領導的意思。

「我有些急了,對不起。」何意功說道,臉微微有些紅了。要知道何意功跟宋群在省廳裡頭並不是同一夥的。不過,官大一級壓死人,宋群是省廳二號人物,何意功只好把憤怒壓在了肚皮里了。

「宋廳長,趙書記親自到了魚桐,在魚桐市委有重要指示。說是前次回到京里,總理叫他過去了。

要求督促魚桐儘快破除八八慘案,還魚桐人民一個晴朗的天空。所以,魚桐市公安局加大了偵察力度。

青狼就是八八慘案重大的嫌疑犯人,在這件事上,魚桐市局是有些急燥了一些,但是,出點都是為了工作。

並且,後面完全是東坡山莊的保安在管飛帶領下暴力攻擊幹警們,王朝也是正當防衛。

至於說老幹部何一全的突然暈mi,那個,只是一個意外。魚桐市局的同志並沒打傷他。」葉凡一臉真誠,說道,看了何意功跟宋群一眼,又說道,「值此關鍵時刻,我們局幹警被省廳刑警總隊的同志打傷了十幾個。

而作為下屬局的幹警們,在知道對手是省廳刑警總隊的同志后全沒反手,所以,他們受傷很重的。

那十幾個同志,都是我們魚桐市局jing干刑警,估計幾個月內能否恢復回到工作崗位上都難說了。

值此八八慘案偵破的關鍵時刻出了這檔子事,何隊長是要負全責的。而趙書記現在正在魚桐,我剛從他身邊趕過來的。

就等著我們市局的同志好好表現一下,現在出了這檔子事,要是趙書記問起來,叫我如何jiao待?

而且,我得趕緊回去安排警力,趙書記還在魚桐,青狼又在逃,魚桐現在很是不安全,要是出了什麼紕漏,想必我葉凡逃不掉,而且牽扯在這件事中的所有同志,誰能脫身?」

葉凡巧妙的扯出了趙昌山來,宋群那嘴角果然chou搐了幾下,至於說何意功,那臉s自然更是難看了。

「你們局幹警傷得嚴重嗎?」宋群也關心了起來,這個涉及到省委書記趙昌山,他也相當謹慎了。

「不清楚,王朝,把醫院的給幹警們治傷的醫生請來問問。」葉凡jiao待道。

不一會兒醫生來了,姓林,說道:「情況不容樂觀,其中有四個xiong肋骨斷了,有五個骨頭有拉裂。至於肌rou拉傷,外傷,全都挂彩。十幾個幹警要全面恢復的話,沒有四個月是不可能重新參加工作了。」

「林醫生,請問何老的病情怎麼樣了?」葉凡問道。

「我剛碰到李醫生,他說何老的病情已經控制住了。都是老mao病了,何老每次來都是李主任給他看的。估計療養上一個禮拜應該能康復了。」林醫生說道。

醫生走了后,宋群那臉立即板了起來,沖何意功哼道:「你看看,都什麼事?現在怎麼處理,你說說怎麼得理較好。」

「宋廳長,他打傷我了。作為魚桐市政法委書記,像個hunhun一樣動手打人,我要求省廳給我個說法。」何意功立即轉移了目標。

「我在問你怎麼處理魚桐市局幹警受傷的事?」宋群不理會何意功,又問道。

「那能怎麼處理,賠錢就是了。」何意功微微垂著頭,一臉難堪的說道。

「哼,以後辦事多動動腦了,衝動是魔鬼你不懂嗎?」宋群趁機訓叱了何意功幾句,轉爾沖葉凡說道,「你還是趕緊回魚桐去,趙書記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至於說跟陽田集團管飛等人的事,過幾天再說了。省廳刑警隊的同志,我也會好好批評他們的,對自己同部mn的同志怎麼能下如此重手。」

「可是宋廳長,我被葉凡同志打了的事怎麼處理?廳里總要給個說法,怎麼能隨便動手打人,我不服1何意功憤怒的喊道。

「你不服,行,我可以把葉凡同志留下來等著陳廳長回來處理,趙書記怎麼辦?要不這樣,你去魚桐保護趙書記安全怎麼樣?」宋群冷冷哼道。

「我……我……」何意功mo著自己那浮腫的面頰,半天沒噎出屁來。他可是沒這個膽子敢應承保護趙書記,何況,人家趙書記要不要你保護還是個問題。

要是觸了趙昌山霉頭,人家一句話就讓能自己丟了帽子。何意功有些後悔摻和到管飛的事里來。

其實,今天他家老頭子的事也是管飛慫恿何意功故意為之的。管飛知道,青狼跑了,魚桐市公安局肯定會查到東坡山莊來,這廝決定找點事給葉凡扣上一屎盆子。

哪知偷ji不成蝕了把米,自己不但被王朝打斷了xiong肋骨,而且,就連保安也被打傷了十幾個。

當然,管飛是絕不會善罷罷休的,好戲還在後頭。至於宋群,也是趕緊借趙昌山的勢頭想chou身了,推出了陳布和廳長回來處理。

這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其中的水很深的。管飛被打,管一明這個省委分管黨群的副書記難道會坐視不管。後面的事還有得頭疼的。其中,牽扯著太多權力之爭了。

葉凡看望了受傷的幹警后帶著王朝直接趕回了魚桐,王朝一邊開車一邊說道:「青狼應該不在東坡山莊,我們鬧出那麼大動靜,即便青狼原先藏匿在東坡山莊,現在估mo著也早跑了。」

「說不準,最安全的地方是最不安全的,最不安全的地方倒成了最安全的。管飛絕對能算到,咱們不可能再次光臨東坡山莊,目前來說,那山莊已經成了一馬蜂窩子,誰還會去捅?」葉凡淡然哼道。

「書記,這次的事估計那個何意功鳥隊長肯定不會就此罷休的。還有管飛,聽說其伯父管一明是省委副書記。這兩個人要是扎堆在一起,也不知會給咱們抖落出什麼蛾子來。」王朝略顯擔心口n。

「嗯,何一全作為從省委副書記任上退休的老幹部,以前的mn生顧舊肯定不少。

他不翻風1ang是不可能的了,至於說管一明,人家早盯著的。也許,何意功還是管一明在背後慫恿的,我總覺得這事有些詭異。

王朝,你想想,怎麼就那麼剛好,你一進山莊,何一全就會在草坪處等著。

而且,表現得像得了老年痴呆症架勢。我查過,何一全的老mao病只是老胃病的tui腳有些不便罷了,頭腦還是相當清楚的。

怎麼一見到你們就叫『強盜』,而且你的證件人家看都沒看就扔痰盂里。明擺著是要ji怒你們,而管飛估計早就帶著人躲在什麼地方隨時準備著出手了。

這一連串的事,估mo著都是管飛設計好了的。不過,他們千算萬算沒算到你的身手了得。

管飛偷ji不成自己反而被打斷了xiong肋骨,活該這xiao子,是該讓他嘗嘗咱們的手段了。」葉凡講到最後,居然淡淡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