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兩個換一個划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兩個換一個划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過,那天在市委常委會上,何鎮南書記一臉嚴肅地轉述了趙昌山口頭警示,也讓何家集團揚眉吐氣了一回。葉凡,自然是裝著一臉苦澀樣子接受了省委書記趙昌山的口頭批評。

不過,魚桐體育館和魚chao公路改建項目還是沒解決掉,李國雄市長最近是煩透了。兩個影響如此巨大的工程被省里扣著,不煩才怪。

所以,葉凡又被李市長請到了辦公室。

「葉書記,你原來好像說過,有辦法協助市裡解決體育場館建設的事,還有魚chao公路,不知這兩個項目是否有眉目沒有?」李國雄還算是客氣地問著話。

李國雄為何如此客氣?

當然跟前次趙昌山到魚桐釣魚有關係了,人家趙書記扯出總理牌頭在求半年內破案子,自己現在也不能給葉凡這個力主破案的大帥施加壓力,讓他分心了。

不然,葉凡跑趙昌山面前講上幾句,自己不成了阻隔破案的罪人。這個罪名,李國雄當然不會傻到去擔當的。所以,跟葉凡講話的口氣,完全是商量口吻。

更何況前次在常委會上自己也同意拿下葉凡,這個,極大的傷害了兩人間的關係。

葉凡肯定對自己有怨氣,只是沒表露出來罷了。李國雄在這個非常時期也不想激怒了葉凡。而且,有修復關係的打算。

「這事我並沒忘了,既然答應李市長的當然會去辦到。」葉凡淡淡說著,轉爾看了李國雄一眼,說道,「不過,前次在市常委會上處理本人時,李市長和崔市長都是附和著何書記贊成的,本人那個時候即將被撤職查辦,哪有心情去處理這事,所以,也就擔擱了下來,你說是不是?」

葉凡當然是拿出這事直接說事來了,表示心中不滿了。

李國雄是明白人,一聽說明白了。那臉頓時微微有些紅了,當時為了拿下青州市市長一職,跟何鎮南達成了jiao易,所以才會在常委會上違心的yin了葉凡一把。

「事都過去了,我相信葉書記不會計較在心的是不是?體育場館建設對魚桐來說是大事,魚chao公路改建更是關係到咱們市騰飛之路,不能再拖下去了。葉書記也是咱們魚桐的核心層領導,共同為了魚桐是不是?」李國雄還想打馬虎眼矇混過去,不過,葉凡不會放過他的。

淡淡說道:「這些事不是我主管和負責的項目,我目前最重要一點就是偵破八八慘案。既然總理都關注著,我不破能行嗎?jing力有限啊李市長。」

「葉凡同志,希望你能從大局出,既然你有這層關係,為什麼不幫助市裡解決這個問題?」李國雄皺了皺眉頭,開始有些耍起市長威風了。

「呵呵,此一時彼一時了。對不起李市長了,我實在是chou不開身來。要是因為分心去辦這事而影響了八八慘案的偵破,我負不起這個責任。

你也知道,連你都拿不下的項目,我一個xiaoxiao的政法委書記去辦,的確是出能力所限了。

拿下一個被有些人故意阻梗的項目,比拿下一個正常的項目可是要勞心費神得多。」葉凡不急,淡淡的跟李市長玩起了貓捉老鼠遊戲。

「葉書記,值此魚桐情況有些詭異時期,我希望你能摒棄前嫌,咱們一起為魚桐的建設添磚加瓦。你也是市委常委之一,魚桐的事也是你的事是不是?」李國雄又搬出這名頭來了。

「呵呵,魚桐目前情況是有些詭異,那是因為八八慘案造成的。所以,我現在正做的事就是消除詭異,像總理說的那樣,還我魚桐一片清朗的天空。」葉凡是打著哈哈扯東講西,根本就不接招。

那是恨得李國雄牙痒痒的,這廝那臉更紅了一些,眉頭一挑說道:「我知道,對於前次常委會上的事你心裡有芥蒂。這事我跟明凱同志是做得有些不妥當。對於這事,我們也很為難。畢竟何書記是市委一把手,我們態度太堅決的話那跟黨的組織原則有些背離了。」

「哼,跟組織原則悖離,我倒沒看出。何書記要處理我,明擺著是我跟他有些不合拍。李市長,你這是違心之語。人說,話不投機半句就太多了,既然李市長沒有誠意,那我告辭了。局裡好多事等著的,忙不過來。」葉凡那臉一板,也是嚴肅對嚴肅了。

「那你說說要怎麼樣才肯協助市裡解決體育場館和魚chao公路建設?」李國雄有些急了,甩出了談判條件來。

「很簡單,於志海書記準備走了,這個你應該知道了是不是?」葉凡斜瞄了李國雄一眼,說道。

「當然知道,省委組織部下來人考核過了。聽說於書記調省紀委接任常務副書記雷魚的位置。」李國雄面無表情,說道,只等著葉凡開價碼了。

「那就好,於書記一走,不是空出個副書記位置了,能不能在調理時期助周yu明副市長坐上這個位置?」葉凡拋出了底牌。

「那怎麼可能,周yu明現在不過是常委副市長,連常務副市長都不是,一下子跳就到市委副書記位置,我李國雄再有能量也辦不成此事的。黨的用人原則不允許跳級的,這個你應該清楚。除非是特殊情況,這種能量我李國雄可是沒有。」李國雄當機就拒絕了。

當然,李國雄的打算就是先扶自己搭檔崔明凱坐上於志海的位置。哪能把這個位置讓給周yu明。

葉凡早猜到了,其實也是放了個煙霧彈,立即轉口道:「那行,那就扶周yu明去爭取常務副市長一職了。」

「這事很難,魚桐是何書記在掌管,我只是打理市政fu一攤子事。在涉及常委的工作分工方面,何書記也僅有建議權。

這事估計還得省里調整拍板才行,我一個市長在人前風光,你難道不清楚,在人事權方面沒有多少話語權的。」李國雄趕緊推脫,瞅了葉凡一眼,又說道,「當然,如果葉書記能運用自己的影響,助崔明凱同志坐上副書記位置,那他留下的常委副市長位置我倒是可以相助一番。」

不得不說,李國雄也是狡詐得很,不會輕易許諾的,更不會輕易出手的。

作為像魚桐這種大市市長,在省里沒有人幫襯著鬼才相信的。他倒反過來將起葉凡軍來了。

「行!我試試。」葉凡乾脆答應了下來,倒是令得李國雄一陣子恍惚,不知這傢伙葫蘆里到底在賣什麼yao?

按理說葉凡好像還吃虧了一點的。副書記跟常務副市長相比雖說級別相同,黨內排名也僅僅是上調一位,但是,關鍵在於市委副書記可以進書記碰頭會,這個能量就大了不少。在人事任免上也能從書記手中分到一杯羹的。

「不過,還有一件事,如果周yu明副市長能上位,那不空出一個副市長位置來。所以,還請李市長在咱們市推薦人選上能支持粟一宵副市長。至於說省裡頭的事,相信粟市長會自己去打理的,這個倒不勞李市長費心了。」葉凡在後頭又加了一注法碼。

李國雄那臉一yin,才知道這傢伙根本就是一匹貪狼,哪是那般容易對付的。和著自己要他相助就上調了一個職位,而他反倒是nong進來兩個,當然是虧大了。

不過,李國雄轉爾又說道:「你我說的都不算,關鍵還是在何書記那頭。」

「這個我清楚,我只是要求你給我一個承諾,不管何書記什麼態度,只要到時在推薦會上你能支持我就行了。」葉凡淡然說道,一付胸有成竹樣子,也是令得李國雄一陣子狐疑,不知這傢伙哪來的自信。

不過,他想到體育場館和魚chao公路,無奈地點了點頭,說道:「行!不過,我得先看到項目復工的希望才行。」

「中,咱們都不吃虧1葉凡點了點頭成jiao了。

深夜,葉凡在魚桐的朋友圈子一夥還在喝茶。

「老粟,你省里那頭打點好沒有?」葉凡問道。

「說過了,何書記那頭應該打過招呼了。不過,人家當官的嘴上一套心裡一套,肯不肯真的去辦就難說了。」粟一宵一臉的凝重,這個,有關自己能否入常,這廝也有些擔心,人也激動了起來。

「如果是雙面夾攻希望就更大了,關鍵是市裡的推薦名額咱們先得拿下。至於省里,相信你的那們親戚應該能拿下的。」葉凡笑道。

「但願吧。」粟一宵有些苦澀的笑了笑,心裡沒底。

「葉書記,於書記一走,可是空出個位置來了。」盧安剛司令說著話瞄了一旁的周yu明副市長一眼,這事倒跟他沒什麼關係。

「要是老周能上就好了。」於志海一臉關切,說道。

「不可能,我只是一個常委副市長,一下子嘎到副書記位置,我有自知知明,那是絕不可能的。只是,唉……」周yu明瞅了葉凡一眼,嘆了口氣,不說了。

「呵呵,老周,千萬彆氣餒,一切皆有可能。」葉凡淡淡的笑了一笑,見周yu明臉上閃過一絲激動,說道,「當然,想一步就坐上副書記位置阻隔太大了,不過,如果換個想法,能不能先去坐坐常務副市長位置,這個位置也比老周目前這位置好得多是不是。這是有可能一步就坐上市長位置的過渡橋,還是相當顯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