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灰溜溜走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灰溜溜走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灰溜溜走了

「朱省長,我們也在督促市局辦案,儘快處理陽田礦業公司的事,希望陽田礦業能早日恢復生產。

不過,聽市政法委書記葉凡同志說是此案牽扯太多,陽田礦業估計還得二三個月時間才能恢復生產。

作為魚桐市市長,我心裡也急。不過,市局辦案也合情合法,我們市政fu也不好干涉公安局獨立辦案。」李國雄倒是答得很得體,隱隱還在為市公安局講話。

「還要二三個月,一點xiao事拖拖拉拉的要到什麼時候?難道真要等陽田礦業的上千職工鬧事鬧到省委,讓全省人民知道了你們才肯恢復生產嗎?葉凡同志在哪裡,叫他馬上過來一下,我想聽聽他的看法,簡直是1uan彈琴嘛1朱副省長皺了皺眉頭,很不是滿意了。

李國雄和崔明凱互相jiao換了個眼神,估mo著也明白了。這朱方寧副省長應該就是管一明指使著來的,這次下來,就是專mn找葉凡茬子的。

不久葉凡到了。

當作幾十個陪同的幹部面,朱方寧副省長氣派十足,站在一草坪上,冷冷問葉凡道:「葉凡同志,陽田礦業是大型礦業公司,有著一千多號職工。

每年創造的效益在你們魚桐也是排得上號的。即便放到全省去,也不是xiao礦業公司了。

你是怎麼搞的,案子一查就把人家礦區給封了。而且,一封就是一個多月,難道真的要bi得人家走投無路你們才肯罷手。

不就打傷了人嗎?該賠的錢叫他們賠了,該抓的你也抓了,怎麼還不放過他們。我很是懷疑你的動機,是不是真的站在國家人民的立場上的。」

「朱省長,我不明白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們市公安局按法辦案子這個難道有錯嗎?

陽田礦業公司還牽扯著其它案子,暫時不宜向外公布。這個,也是我們市公安局的權力是不是?

如果朱省長硬要我們公布案情,我們也可以公布。不過,話講在前頭,如果因此事帶來什麼嚴重後果的話,你朱省長能否負這個責任。如果朱省長肯點頭,我立即安排人公布案情展情況。」葉凡早就聽到了消息,知道這老傢伙下來估計就是管一明指使來的,所以,也是老實不客氣地頂了過去。

「牙尖嘴利。」朱副省長顯然動怒了,冷哼了一聲后沖李國雄說道,「你看看,你們魚桐的幹部就這素質嗎?我問一句,他頂了十句,難道真沒領導觀念了。

這事,我回去會好好向趙書記彙報的。這魚桐市某些同志的思想觀念先就不正確,雖說人家得罪了你,但你也不能因此事扣人家這麼久是不是?

咱們都是黨的幹部,更應該想群眾所想,急群眾所急,為人民服務講的是什麼,就是要一心撲在為人民服務的事業上。即便是犧牲自己一點xiao利益也是應該的。

要把自己的位置擺正,咱們不是高高在上的官老爺,你如果有這樣的想法那就錯了,我們是人民公僕,什麼叫人民公僕,就是為人民作事的管家。

所以,不能認為自己是國家執法機關,就能為所yu為了。一點xiao事就要整得人家公司倒閉,這是很要不得的。最終,傷害的還是魚桐的老百姓,以及魚桐經濟展的良好勢頭。」

「朱省長,我的位置擺得很正,八八慘案想必朱省長也聽說過。這正是為人民服務,還魚桐一個明朗的天空。使得魚桐人民晚上出mn不再害怕,生活能夠安寧。所以,市局的宗旨並沒變,破案子,也是為人民服務的是不是?」葉凡以服務為由頭反擊著朱省長。

「你還沒認識到自己錯在哪裡?」朱省長又是一聲冷哼,巡了周遭官員一眼,略顯自得,說道,「就拿陽田礦業來說吧,你都停人家個把月了,又不是很大的事,想想,好多職工因為停產沒有工資拿,他們生活得痛苦,難道這就是你講的為人民服務?不要說了,我要求你們魚桐市局三天時間結案,讓陽田礦業公司早日恢復生產。」

「我儘力1葉凡無奈地點了點頭。

「不是儘力,是一定。」朱省長哼了一聲后,說道,「你可能不知道,我的桌上反應你們魚桐市局霸道作風,暴力執法的信件不下百封了。難道真要我們派調查組你們才收手?」

「好,我接受朱省長指示,一定在三天內處理完陽田礦業公司的事。」葉凡一個立正,行了個標準警察禮。

朱方寧想當的滿意,覺得這次的目的達到了。心說人家說你葉凡怎麼樣怎麼樣的,還不是軟蛋一個,在絕對的權力面前,什麼都是虛的。

不過,朱副省長剛想著,葉凡突然又有些為難樣子喃喃道:「朱省長,我會堅定貫徹你的指示決不動遙」

轉爾,這廝沖身後的王朝下命令道:「看到沒,市局某些同志的思想素質還有待提高,要一心撲在為人民服務事業上。

要求同志們轉變思想,提高工作效益,有些事要特事特辦。你馬上回去,親自把陽田礦業公司的事辦好。

朱省長給了三天,為了體現我們魚桐市局轉變思想的效率,我限你們一天之內處理好陽田礦業公司的事。

不要什麼事一直抓住不放,要一心想著陽田礦業的千名職工。回去吧,馬上就去辦1

「是,我馬上就去1王朝一個標準警察禮后開車走了。

「嗯,看來,葉凡同志的思想認識轉變很快嘛!思想這個東西,只要一認抒偏差了不要怕,關鍵看你能不能立即轉變,這才是最重要的。亡羊補牢,未時為晚嘛!如果知道出現了偏差還不轉變,那就要不得了。葉凡同志能清醒的認識到這一點,我很欣慰。」朱省長淡淡的還誇獎了葉凡一句。

「嗯,我已經初淺的認識到了自己思想上的一些xiao問題,所以,立即轉變了過來。還是朱省長講得好,回到局裡后我會jiao待黃政委好好的組織市局幹警們學習朱省長講話的。充分領會朱省長的jing神,走向正軌的思想道路上來。」葉凡居然捧起了朱方寧來,令得這老傢伙相當的滿足,正自我陶醉時,葉凡卻是皺了皺眉頭,說道,「朱省長,下次如果遇到趙書記再次來魚桐時我會把您的指示向他闡明一下,不然,就怕引起誤會了。」

「誤會,你這話怎麼樣的?趙書記是咱們省委一把手,代表黨代表組織的。我的思想當然跟他是統一的,怎麼能說產生誤會。你這xiao同志啊,思想認識上還是轉變不夠快啊,還得加強學習,回去好好想想了。」朱方寧瞥了葉凡一眼,又是老氣橫秋的教訓了起來。

心說今天這傢伙的面子也被我駁得差不多了,管一明應該滿意了吧。

「也許是有點xiao誤會,前段時間趙書記來魚桐釣魚時,現咱們市局在偵破案子方面還需要加緊動作。

所以,順便也聊起了一些話題。說是前次他回京,總理叫他去談話了。

問我們魚桐的案了辦得怎麼樣了,要求咱們在半年內破案,還魚桐人民一個安寧的環境,明朗的天空。

當時市委有些領導也提到過陽田礦業公司,要求儘快處理好。後來知道一些牽扯後趙書記有指示,說是要切實貫徹總理的關注,要把這事當作一件大事,政治大事來抓。

所以,我們市局不願意放過一絲疑點。」葉凡淡淡說著這話,現,瞬間,朱方寧那臉s大變,嘴角無由的chou搐了幾下,知道這老傢伙心在顫了。

「這個,趙書記真那樣說了。」朱省長問道。

「嗯,當時我們正在開常委會,趙書記剛好到了,就過來走了一趟,所以,就談起了總理關注88慘案的事,並且提了要求,如果在半年內再不能破了此案子,市公安局班子成員全體降職,市委班子全體挪窩子。」李國雄市長點了點頭,證明了一下,那話,講得是相當的嚴肅凝重。

「既然總理在關注此事,趙書記又作了指示,那就按趙書記的指示辦案子吧。」朱省長瞬間改變了口風,這廝一臉的尷尬,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回去好好破案子,一切為案子開路,其它的都次要。」

「那這陽田礦業公司的事?」葉凡裝著有些遲疑樣子,看著朱方寧,等著他指示。

「不是跟你說過嗎?按趙書記指示辦1朱方寧臉s相當的難看,知道葉凡這廝在故意用自己的話chou自己的嘴巴,所以,音重了許多。

「那我得趕緊回去了,不然王副局長去處理完了就麻煩了。」葉凡行了一個警察禮,大步上車走了,只留下一地的眼鏡以及臉syin睛難測的朱方寧副省長。

至於說李國雄和崔明凱自然在肚裡偷笑了,心說你這老傢伙現在碰盯子了是不是?真不拿魚桐的官員不當官員了是不是?

朱方寧再也沒有興趣巡視工礦企業了,葉凡走了后,這老傢伙也是匆匆坐車,灰溜溜地離開了魚桐。那肚皮里,絕對充了一肚皮的氣的。不過,葉凡此人,自然也被他記恨在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