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中辦秘書局是破衙門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中辦秘書局是破衙門嗎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中辦秘書局是破衙mn嗎

「嗯,外松內緊,好主意。」王朝點了點頭,興匆匆走了。

這些天,葉凡倒是安定了下來,到魚桐所屬的各個縣市公安局去逛dang了一圈下來,表面上表現得相當的悠閑,看似閑庭信步在巡查工作,實則,暗中魚桐市各個部mn核心負責人全在行動著。

而大哥葉強也以『盤帝集團』公司掌mn人身份,以陽田礦業公司大股東身份到陽田礦業公司去逛了一圈下來。

至於說帝都皇朝集團留下的幾百套房子,還是死一樣沉靜著,個把月下來了,也沒賣出幾座。

葉強這個董事長也不急,而董鶯鶯這個副董倒是看在眼裡,急在心頭。

畢竟,這一份子家業是父母親打拚下來的,現在父母親大仇未報,公司又將不保,當然急了。

至於說當見到葉強時董鶯鶯倒沒想到他跟葉凡是哥兄弟,因為,葉強的身材是趨向於大塊頭,跟熊瞎子有得一比。

而葉凡的身材趨向於適中個頭,跟葉強根本上就是兩碼子身材。兩人即便是站一塊,也難瞅出倆人是親哥兄弟。

只是臉型有點像,但是,葉強因為最近福了,所以,臉龐更大,所以,還是難以看出什麼苗頭來。

葉強初次見到董鶯鶯,就已經有些明白了二弟葉凡要一心幫襯著這個可憐的姑娘的原由了。

估mo著董鶯鶯跟老弟葉凡有一tui的。葉凡話講得堂皇,但是,哪能騙過兄弟間的心靈感應。當然,葉強也是暗暗佩服自己這個二弟專拱好白菜。

陽田礦業公司第二天就開工了,苗青眉副總裁葉凡也放了。苗青眉親自到了陽田礦業公司坐鎮指揮進行恢復開採工作。

而管飛,至今沒1u面,也不知在忙些什麼,也沒來魚桐找葉凡的場子,倒是令葉凡感覺有些詭異。像管飛這種大少,怎麼能嗯得下這口氣?還真是邪mn了。

又平靜的過了幾天,葉凡一大早就到了省城粵州市。

答應李國雄市長的事總得去辦,既然戴維強這一關走不通了,葉凡乾脆轉道直奔常務副省長林峰的辦公室而去。

自上而下,就是葉凡想的輒子。

因為葉凡從喬報國處聽來一xiao道消息,聽說林峰的兒子林子潤畢業於『人民大學』。

想留在京里,而且,想去一好部mn。林峰雖說是粵東省的常務副省長,在粵東這塊地盤上能呼風喚雨。

但一到京城這個科長是螞蟻,處級不如狗,廳級滿地走,副部才算個官的地方,林峰,自然也沒多大能量了。

他也託了許多人打聽,但是,給兒子找的部mn那是都不怎麼滿意。而林子潤又不想回粵東工作,這事,nong得林峰副省長也有些心煩。

當然,林峰作為粵東省常務副省長,在京里也有個把靠山的,但是,為了給兒子找衙mn這點xiao事去麻煩人家京里那些個大尊神,那是絕不可能的。太1ang費了不說,還得遭人白眼。

林峰的秘書叫蘇國興,就是省城市委書記蘇青雲的兒子。前次蘇青雲跟汪省長暗中掐脖子,最後被葉凡破壞了。

而蘇青雲也以為兒子呆林峰身邊不會久了。詭異的就是林峰不沒趕蘇興國走,他那秘書位置屁股坐得還是相當牢靠的。

從這一點上頭看,蘇青雲感覺到林峰跟汪省長是不是有了什麼隔和。林峰跟汪省長的關係以前還行,現在估計是有些冷淡了。

不然,林峰繼續怎麼會啟用蘇青雲的兒子蘇國興當秘書,那不是明擺著不給汪省長好臉子看嗎?所以,往往一點xiao事中可以看到省里高層的一些『入微』的關係的。

這個,就需要琢磨了。

一見到葉凡,蘇國興那本來微笑著的笑臉一下子冷如寒霜,那臉板得比石頭疙瘩還要硬。喬圓圓投入葉凡懷抱,這xiao子一見到葉凡,那牙都快酸掉了。

「你來幹什麼?」蘇國興冷聲哼道。

「不知林省長是否有空,我請求見他。」葉凡淡定的說道,裝著沒看見蘇國興表現出來的誇張傲氣。

「沒空1蘇國興問都沒問,直接就給否定了。

「蘇秘書,我真有急事找林省長,要是因為這個誤了大事,你可是要負責任的。」葉凡不咸不淡的說著話,一屁股就坐在了外間會客廳里一轉角沙上。

蘇國興那臉頓時yin沉了下來,哼道:「出去,這裡是你能坐的地方嗎?」

「我怎麼就不能坐了,你這裡有什麼規矩,我葉凡還真不懂?」葉凡哼聲道,決定敲打敲打這傢伙,不然也太牛bi了。

「未經允許不準入內,連最基本的常識都不懂,畢竟是農村人出身的,就是沾著一身的土疙瘩氣。這裡是什麼地方,這裡是林省長會客的地方。平時啊來的都是些正廳副部高官,你嘛,呵呵,級別太次,沒資格來這地兒,給我出去,不然,我可得請你出去了。」蘇國興好像找到了鄙禮某個傢伙的由頭,頓時來勁了,xiao聲的哼著話,滿臉擺出來的全是不屑。講的話當然是不可能如此的,粵東哪有那麼多的正廳副部級高官?

「對不起,我今天非見到林省長不可。」葉凡一付無賴相,心說,你蘇國興對我耍無賴,咱們是無賴對無賴,剛好湊一塊,看看誰能賴過誰?

「不走是不是,那我就不客氣了。」蘇國興說著話拿起了電話,好像是要搬省委保衛處的同志來趨趕某位不識趣的同志。

「哼1葉凡拿眼瞅去,現茶几上正泡著一杯茶,拿起茶杯重重地往茶几上一磕,那聲音也太大了。

茶几被葉凡一磕,出叭嚓一聲響,好像連地板都在微微顫慄。這個,自然是葉凡把內勁用在了茶杯上,估意整的,他是想鬧事。

果然,裡間mn打開了,冒出林峰副省長微微怒氣的臉,掃了蘇國興一眼,哼道:「怎麼回事,這裡生地震了是不是?」

「林……林省長,是這位同志根本就不知理數,我不讓他進來,他強行就進來了,而且,一屁股就坐了下來不肯走。那茶杯也是他1uan磕的。」蘇國興那臉一黑,差點暴怒了,只是林峰在,他不敢作。

「林省長,我叫葉凡,擔任的是政法工作。從魚桐來的,有要緊事求見您,我只需要五分鐘就夠了,行嗎?」葉凡趕緊一個跨步上前,解釋道。

「葉凡……」林峰好像聽說過這名字似的,想了想,突然記起來了,那臉s立即就變了,哼道,「就是你這位同志賣的林則徐大人雕像是不是?」

「嗯,呵呵,那個,林省長,不好意思,當時情況特殊,被bi的。」葉凡的底子被揭,故意裝著不好意思樣子。一旁的蘇國興,自然頗為興哉樂禍了。想不到林省長還記得這事兒,有好戲看了。

「被bi的,誰bi你了,給我講清楚?」林峰一想起這事就來氣了,這魚桐市公安局草坪上的林則徐雕像是海外華僑捐贈的,當時為了造勢,林峰副省長還親自去剪的彩,想不到魚桐有個膽大包天的傢伙居然打起這銅像主意來。

前次雖說省委調查組到魚桐后是雷聲大雨點xiao,葉凡屁事沒有。那是因為趙昌山的打算也被林峰揣摩出來了,也就沒再過問此事。

既然人家趙書記都不提這破事了,自己還去找那麻煩幹什麼。不過,林峰總覺得心裡有些梗著了。所以,葉凡這下子一冒出來,林峰倒記起他來了。

「能不能進您的辦公室,我想把前次的事詳細向您彙報一下。」葉凡微微有些謙躬著說道。

「進來,我倒要聽聽你怎麼自圓其說。」林峰一轉身進了辦公室,撂出的話相當扎人的。

葉凡轉身進辦公室關mn時,才現蘇國興那傢伙居然暗中沖著自己比了個bos的手勢,意思是你xiao子要倒霉了,老子就等著看你笑話。

不過,葉凡回以淡淡的微笑,旋即,還搖了搖頭,令得蘇國興秘書頓時覺得好像吞了一死蒼蠅般,狠狠地瞪了某君一眼。

「說吧,到底怎麼回事?」林峰自然沒客氣,一屁股坐在了轉椅子上,就那樣子讓葉凡站著,擺明了是要讓某位同志罰站了。

「那件事想必林省長心裡有數,當時我也是被市財政局所bi的。既然都過去了,我也不想再嘮叨了。今天來這裡,是想說說另一件事,聽說林省長的公子林子潤已經畢業了,現正找工作是不是?」葉凡淡定從容,不怒不氣地說道。

「這事你也知道,看來,你在打聽領導家事一塊上頗為費力了。哼1林峰語含譏諷,話裡有話。

「作為下屬,當然得關心著領導的事。領導的事無xiao事,關心關心也正常是不是?」葉凡沒理會林峰的譏諷,還是淡定的說道。

「噢!關心領導的事,我倒想聽聽你怎麼個關心法。」林峰哼道,看葉凡一眼,又說道,「子潤想留在京里,難道你有辦法?

別隨便拿個破衙mn來唬nong我,如果是這樣子的話,你還是把你那一mn子xiao心思放在工作上,領導的家事你少揣摩。

年輕人,多干點正事有什麼不好?你們魚桐,八八慘案不是還沒破,聽說上頭總理都關注著了,你,xiao心xiao心自己頭上那頂帽子吧?不然,當時可就無法收場了。」

「呵呵,如果說林省長認為中央辦公廳秘書局是一破衙mn的話那我真是無語了,對不起,我告辭了1葉凡突然硬氣了起來,冷冷一哼,沖林峰行了個禮就要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