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三個無名之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三個無名之輩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三個無名之輩

「認識?」張衛清見汪劍揚那大條樣子,心裡很是不爽,故意遲疑了一下,也沒伸手。

「汪少的父親就是中央政法委的汪博銘副書記。」這時,一旁的林峰介紹道。

「噢,是汪書記啊,嗯。」張衛清淡淡點了點頭,說道,「坐吧。」張衛清講著這話,但並沒伸手。當然,是在隱晦地為葉凡出氣了。

「好了不起,政法委副書記汪博銘的大公子汪少,哼1一旁的狼破天老早就想作了,冷冷的扎了一句出來。

「這位老兄是誰?」汪少明顯不悅了,皺了皺眉頭,拿眼斜瞄了狼破天一眼。

「狼破天,一個無名xiao輩,呵呵。」狼破天語含譏諷,笑道。

「狼破天,是沒聽說過,這姓狼的,還真是特別。」汪少故意突顯了那個『狼』字,自然把狼破天隱喻成一匹狼了。

「老狼,看到沒,你可是北方的狼,哈哈哈……」一旁的鐵占雄干聲聲,故意的笑了起來。

「這位老兄又是誰,這笑聲有些刺耳。」汪少又哼道,斜瞄了鐵占雄一眼。

一旁的林峰副省長,心裡大喊苦哉了,這汪少那架勢也太氣派了,好像不nong得人不愉快是不肯收手的。

不過,林峰也不好說得,對於這種仗著家勢的權貴公了,他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所以,臉上只能是掛著苦澀的淡淡的陪笑著。

「鐵占雄,也是一無名之輩罷了,臆。」鐵占雄淡淡哼道。

「老鐵、老狼,你們倆這話講出來我可是有些汗顏了。」葉凡在一旁乾笑了一聲。

「啥意思兄弟?」狼破天故意裝著一臉的不理解樣子,還斜了汪大少一眼。

「呵呵,沒啥,喝酒喝酒。」葉凡淡淡一笑,招呼大家坐下喝酒。林峰趕緊也是就驢下坡,招呼起大家來。

不過,在喝酒時汪大少可是有些拿不住臉了。

因為,除了林峰跟林子潤以及跟他同來的陳一明偶爾跟他喝上幾杯外,像葉凡跟狼破天、鐵占雄三人是不跟他碰杯的。就是張衛清也懶得跟他碰杯子。

汪大少知道人家不待見自己,喝著喝著那臉逐漸yin沉了下來,那股子氣都快到喉嚨了,林峰心裡直苦笑,知道這汪大少估計是快爆了。可是,這事又不好說得,趕緊給老同學陳一明使著眼神。

「劍揚,咱們碰三杯,呵呵。」陳一明微笑著說道,說起來陳一明跟汪劍揚的父親汪博銘關係還不錯,所以,對待汪劍揚是長輩看晚輩架勢的。只是汪家勢大了許多,陳一明在jiao往中又顯得弱化了許多。

「不喝,沒勁,告辭了1汪大少脾氣了,平時,在圈內,走到哪人家不是bang著供著的喊著汪大少。今天這酒局倒是詭異了,一個魚桐來的政法委xiao書記跟三個猖狂的傢伙居然不識相,旁邊的一對嫩男nv自然被汪少無視了。所以,這個,汪大少是難以忍受的。

其實,汪劍揚今天晚上肯來參加這飯局,那是因為林峰事先有邀請過他的老子汪博銘,汪博銘哪會參加這種聚會。

不過,轉爾一想覺得這樣子做也太拿擺了一些,林峰好歹也是位副省部級官員,兒子還年輕,多認識幾個同輩的朋友還是有點好處的,所以,就支使著兒子出來跟著陳一明來參加飯局了。

「不送1葉凡的氣終於憋不住了,斜瞄了那傢伙一眼,冷冷哼道,那是再沒客氣。

先前還顧及林峰副省長,不過,這傢伙太不識相了,是個人都受不了,何況葉凡也是血氣方剛之輩。

「你算那地兒長的mao,敢對老子這樣說話?」汪大少大脾氣了,側身沖林峰哼道:「林省長,怎麼什麼人都叫到酒席上來。今天我汪劍揚坐這兒坐定了,林省長,我不喜歡某些阿貓阿狗都請來,坐一起多沒勁頭,晦氣1

這廝明擺著要林峰趕人走了,這下子可是把林副省長推到了風口1ang尖上。本來是跟著葉凡來求中辦秘書局的張衛清局長給兒子鋪條路的。

想不到汪大少突然冒出來,還要趕緊葉凡一伙人走,這個,可是林峰難以接受的。

不過,汪家太有勢了,而汪博銘又是自己的後台,這夾心餅乾當得可是使林峰堂堂的粵東大省常務副省長,那額角上已經急出了一些細密的汗珠來。

一看如此情況,葉凡倒也站了起來解圍道:「林省長,我們先走了,以後有空再聊。」

林峰那臉上閃過一絲感ji,而狼破天和鐵占雄,以及張衛清雖說有些不願意走,不過,葉凡既然開口了,三人都站了起來要走人。至於葉子奇,早就一臉憤慨狠狠地盯著汪大少了。

不過,葉凡卻是斜了汪大少一眼,笑道:「那地兒長的mao,不管怎麼樣,總比你這沒mao的東東好一些,呵呵。」葉凡這話可是相當的yin,什麼人不長mao,就是太監了。

「媽的,你敢罵……」汪大少一擂桌子,破罵開了,不過,剛罵了半句,葉凡那雙眼中突然彈出寒顫人的光芒來,盯著汪大少哼道,「你再敢嗦,我敢保證,你今天走不出這包廂了,龜孫子的,要不要試試1

汪大少倒被葉凡的寒顫眼神給虛晃了一槍,不經意的居然退後了一步。

就在這時候,響起了叩mn聲。林峰的兒子林子潤倒也聰明,趕緊過去開mn,就盼來個救星搓合一下這相當緊張的場面。

「狼局,來晚了點,剛才那邊剛打完一輪通莊過來,對不住了對不住了。」進來一面額相當寬的老成年青人,一進來看著狼破天一直喊著對不起。

葉凡一眼,微微愕然了一下,感覺在什麼地方見過似的,不過,一番搜腸刮肚下來,就是記不起此人了。

「中良,我們可是不敢在這地兒喝酒了,有人趕我們走了。」狼破天瞅了那人一眼,板著個臉哼出聲來的。

「是誰?」叫『中良』的年青人眉mao一豎,放眼巡視起全場來,當看見汪大少時也是微微愕了一下,正想開口,汪劍揚大少倒是先開口了,說道:「鎮……鎮參謀長,你也來了。」

不過,開始傲氣沖雲宵的汪大少說起這話來時好像突然間底氣有些不足,臉也微微的有些僵硬。

「呵呵,就是這隻沒mao的『東西』要趕我們走的。」狼破天拉長了聲音,有些yin陽怪氣的哼道,而且,臉上掛著一絲微笑。

「到底怎麼回事狼哥?」中良有些疑huo,看了汪大少一眼。

「很簡單,我們喝酒喝得好好的,這位沒mao的汪大少耍大牌。開始罵我的兄弟葉哥那地兒長的mao,後來葉哥回了一句指出汪大少是沒mao的那個聲以,汪大少要趕咱們走了。呵呵,我老狼在這都好像還沒遇上這種不開眼的沒mao東西。」

狼破天是左一個沒mao的,右一個沒mao的,奇怪的是,在叫中良的什麼參謀長犀利眼神bi視下,汪大少居然不敢還口,真是有些詭異了。

「汪劍揚,快向狼局和這位葉先生陪禮道謙。」鎮中良bi向了汪劍揚。

「鎮……鎮參謀長,這個……」汪劍揚那臉一下子漲成了豬肝s,看了大家一眼,覺得這臉再怎麼擺這話也無法出口的,太丟人了。

「哼1鎮中良一聲冷哼,汪劍揚居然身子顫慄了一下,好像突然間矮了幾公分,嘴裡喃喃道:「對……對不起1

「汪劍揚,你說說,我鎮中良平時待你怎麼樣?」鎮中良哼聲道。

「很好,像兄弟一樣。」汪劍揚微微低著頭,說道。

「那就好,你平時還叫我一起鎮哥,你可知道,這位狼局長我也得叫他一聲狼哥的。」鎮中良眉頭皺得緊緊的,哼道。

「對……對不起鎮哥,我不知道他們是的朋友。」汪劍揚說道,看了一旁中組部幹部二局常務副局長陳一明一眼。

陳一明只好硬著頭皮站開口道:「劍揚,這位鎮參謀長是你的領導吧,失敬了。鎮參謀長,我是陳一明,在中組部幹部二局工作。

本來今天是粵東省的林峰省長請客,叫了劍揚的的父親汪博銘書記,不過,汪書記沒空來,所以,叫劍揚陪我一起來跟林省長聚聚。想不到跟狼局長和這位葉先生起了點xiao誤會,這杯酒我敬大家,你們意思一下就行了,怎麼樣?」

「狼哥,你看呢?」鎮中良斜了斜頭徵求狼破天意見道。

「葉哥,你看呢?」狼破天沒回答,而是斜了葉凡一眼,問道。

「鐵哥,張哥,你們看呢?」葉凡又問鐵占雄和張衛清道。

「還是葉老弟拿主意吧?」鐵占雄說道,張衛清點了點頭。這麼一繞彎子,主動權又回到了葉凡手上。

他看了看汪大少,又看了看林峰,說道:「既然這樣,那大家同飲一杯吧,林省長,你看呢?」

葉凡這話表面上是徵求林峰意見,實則第一句話已經說開了。林峰心裡暗暗感ji,他知道,自己的話在張衛清眼裡算不上什麼,自己哪敢當這和事佬?

既然張衛清是葉凡的朋友,葉凡搶先答應了下來,爾後又徵求自己意見,這樣子一來,既帶動了他們朋友的想法,又給足了自己面子。

林峰趕緊點了點頭,說道:「大家都是朋友,今晚上我作東,再坐坐,喝幾杯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