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位置特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位置特殊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位置特殊

「既然林省長這樣說了,那邊我就等下回去了,先陪狼哥喝幾杯再說了,呵呵。」鎮中良相當的有傲氣,但並不顯張揚,從他話中可以聽得出來,只服狼破天一個人。

「我陪鎮參謀長喝幾杯。」汪劍揚也就就驢下坡,說道。不過,葉凡的鷹眼下還是現了張劍揚那恨意隱藏了起來。

大家也都坐了下來,重新喝酒了。

「狼哥,我來晚了,先來三大杯自罰,然後再跟你碰三杯怎麼樣?」鎮中良笑道,一臉的真誠,倒不像裝的。

「呵呵,你這話提得很中肯,來晚了,的確該罰。不過,你先要敬的並不是我,而是他。」狼破天突然伸指,指著葉凡笑道。

「狼兄,你這話從何說起,要敬的話也得從鐵哥這裡開始吧,還有張哥、陳局長,林省長,再怎麼說我也得到最後了。」葉凡謙虛的說道。

「我的不急。」鐵占雄淡淡的搖了搖頭,沖狼破天說道,「這位鎮參謀不會跟鎮頭兒有關係吧?」

葉凡其實也想問這句話,只是狼破天沒介紹,他也不好開口得,這世上,每個人都有秘密,人家不說,你硬要去挖掘,那會引起人不快的。

「老鐵,你也猜到啦?哈哈哈……」狼破天突然大笑了起來。

「難道還真是?」葉凡斜瞄了鎮中良一眼淡淡說道,心裡恍然大悟,心說果然有著鎮東海的骨架在,不過,怎麼鐵哥不認識他,有些怪了。

「如假包換,鎮頭兒的xiao公子鎮中良,剛提拔的燕京衛戍區上校副參謀長,他是剛從國外大使館當武官副將回來的。就是老鐵也不認識他的,更別說葉哥了。」狼破天爽朗大笑。

「這位莫非就是轉業到公安部任副部長的鐵占雄大哥吧?」鎮中良也是微微一愣,趕緊問道。

「呵呵,想不到鎮頭兒的xiao公子都是上校了,老狼,咱們是不是都老了。」鐵占雄淡淡笑道。

「長江后1ang推前1ang,老鐵,跟葉兄弟相比,咱們都不是什麼東西,唉……」狼破天撇了撇嘴,裝著一付遺憾酸樣子又說到葉凡頭上了。

「他,不要說了,變態罷了。」鐵占雄微微搖了搖頭,一講到葉凡,都有些無語了。狼破天也到35歲才升的少將,鐵占雄更是到38歲才升的少將,而葉凡,23歲的少將,的確令好多天之驕子都感覺汗顏的。

「來,中良,這位葉凡先生來自粵東省魚桐市,現任魚桐市政法委書記,還是公安部督察局的副督察長,認識一下,以後,你可是有大好處的。」狼破天指著葉凡介紹道。

「葉凡……葉凡……」鎮中良嘴裡喃喃著這兩個字,突然,好像想起了什麼似的,人一下子居然站了起來,身子微微有些躬了,失聲問道,「莫非是南福省古川縣的葉凡先生?」

「嗯,本人的家鄉就在古川。」葉凡淡淡說道。

「葉哥,我先罰三杯,我這眼有些瞎了,然後再次先敬你三杯。」鎮中良突然態度非常堅決了起來,一說完,沒等葉凡表示什麼,立即低頭咕咚著干進去了三大杯啤酒,爾後舉著杯子,跟葉凡來了三大杯。

鎮中良對葉凡的恭敬令得汪大少一夥雖說莫名其妙,但也微微有些震憾。特別是汪大少,這時心情特別的複雜著。

直到12點過後,鎮中良、狼破天他們感覺到葉凡有事,所以,都識趣的借故先走了。包廂里就剩下葉凡跟張衛清以及林峰父親總共四人。

「張局長,子潤的事得拜託你了。」葉凡乾脆直白著就說了。

「這樣吧林省長,既然葉書記說令公子是他朋友,我張衛清跟葉書記的關係就不必再說了。所以,也不矯情了,我的專職秘書曹河再過幾個月就要到下邊去掛職了。令公子可以先到中辦秘書局鍛煉一段時間,協助曹河秘書整理一下文件資料。」張衛清淡淡說著。

不過,林峰卻是知道,兒子林子潤將jiao大運了。張衛清的話里可是有話的。林峰當然明白這個理兒,無非是張衛清要自己照顧著葉凡,而他也會照顧著子潤的。

隱晦地提示兒子子潤有可能接曹河的班給張衛清當專職秘書了。林峰心裡ji動,不過,面上還行,舉著酒杯跟張衛清連碰了三杯。

出來后,張衛清的車子送葉凡回去。

車裡,張衛清看了葉凡一眼,笑道:「老弟,看到你我都有些汗顏了。」

「張哥這話我可是有些糊塗了?」葉凡著實不明白張衛清講什麼意思,所以,有些訝然,問道。

「當年,你還只是一個xiao鎮長時我已經坐在現在這個位置上了。可是你看看,你現在都帶常的政法委書記,還兼著公安部一副督察長,我還是現在這個位置,正廳,只比你往上一xiao級了。你的能量很大,級別用坐火箭飛來形容也不為過,哈哈哈……」張衛清講完爽朗的笑了。

「張哥,可不帶這麼說的。我只是撞了大運而已,再說,我那個職位能跟張哥你相比嗎?

你見到的都是什麼人?不是一省大員就是部里高官。再說,你如果肯到下邊,一外放不就是副省級大員了。

當然,如果張哥想在中央辦公廳直接攀升有些難度了。京里的官很多,部級官員也是多得像大白菜一般。

不過,你們辦公廳位置特殊,想升升都難。而且,不容易出成績,都是搞接待工作的。把領導伺候好了是你們的本份,伺候不好是你們失職。」葉凡淡淡笑道。

「是啊!再上去就是辦公廳副主任了,這個,得熬資歷和年齡。而且,位置太特殊了,像我,再等上七八年估計有希望,唉……」張衛清沒來由的嘆了口氣。

「許主任有沒往上走消息?」葉凡問的是中辦常務副主任許正揚。

「去年是有次機會的,可惜,最終被別人奪走了。許主任,兄弟,跟你說句實話,估計是沒戲了。

他今年8月份年齡到點了,沒有往上提的勢頭就得退居二線。如果背後有人幫襯著,當然,至少得副國級的那種領導提點才行。

許主任還是有上升空間的,對於他那個級別的幹部,6o歲不算終點。如果有運氣的話最後在副國級位置上退下來很有可能。

只是運氣這個東西是要拿實力說話的。像許主任幾年前就是正部級高官了,再往上就是副國級。咱們華夏又有多少副國級幹部?這個位置想會上去,難於登天。

政治局九常盯得緊,你要坐上這個位置,至少九常裡頭得有一人為你吶喊。普通的副國級想為你吶喊也找不到mn面,有啥用?

當然,如果是在政治局委員會裡有份量的委員,比如中組部部長,他如果肯為你運作一下,找幾個同盟主一吶喊,也許還有上位的可能。」張衛清一邊講著,還微微搖了搖頭,頗為嘆息樣子。

「那張哥,你可得早做打算了。」葉凡說道。

「打算,當然早就在打算了,不過,位置難找。許主任隱晦的點了幾個地方,但是,都是一些偏遠省份的副職,而且,不帶常的。如果真下去了,許主任又退了,經后想回來,或者想調整到比如粵東這樣的大省去就難了。一個蘿蔔一個坑,好坑大家都想占著,即便是不拉屎也舒服一些是不是?你想佔一個好坑,就得橇下別人來。難1張衛清顯得有些失落口n說的這話。

「張哥,你給兄弟我說實話,你有沒自己的集團?」葉凡這話問的當然是指張衛清有沒站在都那個派系集團里。

「沒有,我一直跟著許老闆,其實,他處的這個位置比較特殊,而他這個人,說句實話吧,人比較中xing。

所以,他有自己的政見和立場,位置特殊,有太強烈的政治主見不大好。

上頭人不喜歡,你本來乾的就是萬jing油工作。打個簡單比方,比如你的政見傾向於某位領導,那你在接待別的領導時人家如果知道你是某某領導集團的,人家心裡肯定先有個疙瘩了。

如果你對這位領導表現得太親熱,而你本身集團的那些同志肯定心裡不痛快了,認為你這個是不是想脫離集團或者想當牆頭草。

這麼一搗鼓,最後,你很可能成為兩頭不討好的人。許主任這些年下來,用四個字總結一下,那就是『如履薄冰』形容正合適。

所以,特殊的位置也造成了他只能是xiao心著點,對誰都熱情,不偏不移。

不過,這樣做下來的後果就是,大家跟你面上都不錯,但是,臨到頭了想提拔,想高升就沒人真正肯幫襯著你了。

你不是人家集團的,人家憑什麼幫你,體制內,雖說『德能』很重要,但是,關係才是決定你的命運的最大憑證。

至於說『德能』當然也重要,只是次之罷了。」張衛清不愧是從那個地方出來的人,所以,看問題分寸和分析問題的角度都給葉凡狠狠地上了一課。

「難道許主任已經放棄了?」葉凡有些可惜的說著這話。

「不放棄怎麼樣?沒辦法。許主任前幾天已經遞了退休報告。聽說上頭已經批了。

不過,許主任對我還不錯,居然推薦我去試試中辦副主任一職,當然,不是他那個位置。

在中辦裡頭排名最尾巴的,當然,級別是副部了。我最近也在忙這事。

只是,聽上頭傳來風聲,說是我太年輕了一點,今年才到4o。就這一項立馬就把我給刷了下來,奈何啊兄弟……」張衛清遺憾中有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