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老子不是蛤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老子不是蛤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老子不是蛤蟆

「無非一個借口罷了,副部級高官好像咱們華夏不到4o歲的也不少吧?更何況,你馬上就到4o了,年齡說起來年輕是年輕了一點,但也正合適。現在上頭不是整天喊著幹部要年青化嗎?不會這個也是句空話?」葉凡有些憤然了。

「呵呵,事情就這個樣子。領導不用你時有萬般理由。領導想提拔你時也有千般道理,有啥辦法?許主任也是無奈。

所以,選來選去的,想為我謀個好差事,就是到下邊邊遠省去擔任副省長,至少級別先上去了。

這事,我還在考慮。至於你說的幹部年青化,上頭既然說了,當然不會是空話了。

你沒看到,現在組織部在考慮用人時也有考慮到這個問題。當然,這是一個漸進的過程。

不可能一刀就能把所有老幹部都砍了,推年輕幹部上去的。再說,老人有老人的經驗的閱歷,這一點是年輕同志都無法比擬的。老人的沉穩勁等等都是優點。

最好的就是以老帶新,才是最佳的幹部組合方案。」張衛清說道,一絲苦笑掛在臉上。

「咱們粵東省的魯東來副省長剛入常了,那地兒可是空出一個資格很老的副省長位置出來。」葉凡說道。

「那位置,我沒份頭。這事許主任已經跟我打過招呼了,說是他也打聽過了,只是,估計好多雙眼盯著的。想坐上去,難1張衛清搖了搖頭。

「你看林省長後頭那個人能否扶你坐上粵東省副省長位置?」葉凡說道,當然講的就是林峰的後台,也就是中央政法委常務副書記汪博銘了。

「他……如果拚盡全力,也有可能。不過,這次粵東那個位置太特殊。就是你們粵東那個汪省長也盯得緊,聽說他跟趙家爭一個入常名額,最後敗下陣來,心裡正窩火著。

現在,估計是昴足了勁頭要拿下那個位置的。汪副書記怎麼肯為了我一個外人去得罪汪省長那一集團的。

能坐到一省之長位置上,後頭沒有副國級大員支持著,那是不可能上位的。

汪博銘雖說現在是中央政法委第一副書記,但也只是個正部級大員,算不上國級的。

而且,他如果想上位入九常,難於登天。」張衛清在京里,再加上位置特殊,所以,耳目還是相當靈的。

「也是……」葉凡微微搖了搖頭,又說道,「即便是林省長背後的汪書記有能力扶你上去,人家也未必肯幫。再說,他也著實份量還不夠一些了。」

「剛才我倒是覺得奇怪,汪博銘的公子汪劍揚怎麼那麼怕那位姓鎮參謀長,聽說鎮中良參謀長也僅僅是京里衛戍區一上校副參謀長罷了。汪大少再弱,他老子可是不弱,一個上校副參謀長根本難入他的法眼。汪大少何必如此怵他?」張衛清問這話當然有言外之間了,葉凡一聽就明白了。

張衛清估計是想探探鎮東海的兒子鎮中良的身份家勢。因為,鎮中良剛才對自己非常熱情。

也不能說張衛清很勢利,在這個老領導即將退休,有關他提拔前途的大事上,只要能逮到機會,他是不肯放過的。不過,鎮東海是軍委委員,他在特勤的身份特殊,不好明示。

葉凡想了想,說道:「剛才我問過了,鎮參謀長的父親是軍委委員,上將。在軍隊一塊還是相當有能量的,在政fu一塊嘛,這個就沒準兒了。」

葉凡這話也很隱晦,一句話就斷了張衛清念頭。張衛清是個聰明人,當即就明白了。

葉凡直接到了自己的別墅——紅葉堡。

葉子奇跟nv朋友宋倩倩正膩歪著,見葉凡來了,兩人到大廳來陪葉凡講話。而宋倩倩親自下廚煮點心去了。

「子奇,倩倩沒事了吧?」葉凡問道。

「沒事了,以前的事就是一場惡夢。已經幾個月過去了,倩倩也恢復過來了。」葉子奇淡淡笑道,看來,心情不錯。

「嗯。」葉凡應了一聲,轉爾問道,「明年就你畢業了,有什麼打算?」

「打算,我是想留在京里。不過,這事有些麻煩。像我們是從古川縣來的,都得回縣裡或市裡去。想留京,沒有名額。」葉子奇心情頗為複雜著。

「倩倩呢?」葉凡問道。

「她家就在京里,不過,想直接留在京城難度很大,估計得先下到下邊的郊區工作,幾年後再想辦法調整回來。」葉子奇講著,那眉頭就皺了起來。

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哥,這事你就不要cao心了,我自己想辦法。」

「想辦法,你有什麼辦法可想。要是沒辦法不就完啦,這事你不要說了,我自有打算,先說說,你想去什麼地方,學的是什麼專業的。說起來我這個當哥的有些慚愧,連你學什麼專業都不清楚,唉……」葉凡嘆了口氣,直接擺了擺手。

這時,宋倩倩端著蓮子湯上來了。先給葉凡擺上后才到了葉子奇面前,一臉溫順的坐在子奇身邊,沒說話。

宋倩倩知道,想進葉家大mn就得葉凡這個二哥同意才行。他才是葉家真正的掌舵人。

而且,葉凡的能量宋倩倩用眼看也看到了一些。就是今天晚上吃了頓飯,也讓宋倩倩心裡暗暗震驚。想不到子奇的二哥能量如此的大,京里朋友都是有相當份量的。

「那好吧,我自己去跑的確有難度。要說去什麼地方,我想進中央部委工作。如果能進財政部就好了,我學的是財經方面一塊。」葉子奇也沒再推辭,知道二哥的能量大,自己跑斷tui了還不如他一句話奏效。

「財政部……」葉凡喃喃了三個字,心說鳳傾的父親鳳旭國不正在財政部任常務副部長嗎?這事找傾拿下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只是,又欠了鳳家一個人情。而且,傾又得找麻煩了,煩人啊,這人情債都還不完了。

這廝心裡嘆息著,隨口說道:「那就財政部了。」

「哥,真能進啊?」葉子奇有些ji動了,人都站了起來。又看了看宋倩倩。而宋倩倩也跟著站了起來,直愣愣的盯著葉凡,一臉的期待。

「倩倩學什麼專業的?」葉凡不答反問道。

「哥,我是音樂系的。倒是想留在京里教書就行了,只要子奇能有前途就行了,我一個nv人,搞好家務就是了。不過……不過……」宋倩倩轉爾又是一番yu言又止的難為情樣子。

「不過什麼,你是子奇的老婆,有什麼話不能說的。」葉凡皺了皺眉頭。

「哥,還沒結婚……」葉子奇那臉有些紅了,至於宋倩倩,那臉更是熟透了的紅。

「有區別嗎?就差一本證了。」葉凡淡淡笑道,看了宋倩倩一眼,作了個決定,說道,「既然這次我到京里了,乾脆你們倆的事先訂下來,明天我正好有空,就到倩倩家去一趟吧。」

「倩倩,你看呢?」葉子奇有些ji動了,嘴都在顫慄,盯著宋倩倩。

唉……子奇真被宋倩倩俘虜了。這事還真是怪了,葉凡心裡暗暗奇怪。因為,宋倩倩算不上極品美nv,在姑娘中也只能算是中上罷了,只是氣質有些特殊。

「我聽二哥的。」宋倩倩頭垂了下去,打了個擦邊球,把主意拋到葉凡身上了。

「那就這麼定了。」葉凡一拍桌子笑道,「明天晚上就定在咱們這『紅葉堡』擺酒了,有多少人要來,你們合計一下,我找管家訂桌子安排去。至於爸媽,我問問他們,肯來就來,不肯來就算啦,反正這麼遠,也麻煩。不過,剛才倩倩想說什麼可是還沒說?」

「我聽二哥的,沒什麼事了。」宋倩倩羞紅著臉回話后直接回房間了,這廳里不好意思再呆了,太羞人了。

「唉……哥,倩倩的哥有點xiao麻煩,這事,她不好意思說。以後都是一家人了,我想,哥如果能幫幫她就好了。」葉子奇mo了mo頭,有些不好意思樣子說道。

「說來聽聽。」葉凡點了點頭,打了個電話給管家古邦,jiao待了一些事後放下了電話。

「倩倩的大哥叫宋寧傑,畢業后倒是找了個好部mn,在燕京下邊朝羊區組織部任職,經過1o年打拚,大前年升的科長,到現在也三年了。

這次有個機會,組織部空出一個副部長位置來,是副處箭大哥當然想爭取一下。不過,遇上一強勁對手,那人叫張勁,也是區里組織部里一個科長。

此人年齡比宋寧傑還要xiao二歲,不過,他後台硬實。聽說朝羊區組織部常務副部長吳明輝跟他有親戚,關係還ting親的那種。

有了吳副部長幫襯著,倩倩的大哥徹底沒戲了。剛才哥你帶我們去認識了一些朋友,回來后倩倩一直悶頭想心事。

我知道,她想求你幫忙。不過,她又怕給你添麻煩。畢竟,這裡是京城,不好說話。」葉子奇一臉凝重,說道。

「有啥麻煩的,倩倩的哥是你的大舅子,咱們幫他一回是應該的。這事我想想,不過,那位吳副部長在區里組織部排名怎麼樣?」葉凡問道。

「資格很老,聽說僅比部長低一點,除了他就是他了。」葉子奇臉s有些難看。

「嗯,這事我找人試試。」葉凡哼了一聲,腦子裡搜找了起來。如果去找喬遠山那是不可能的,大炮打蚊子,不划算。

倒是剛才跟汪大少一起來的那位叫陳一明的同志聽說也是中組部幹部二局的,通過林峰副省長找他倒是有點用。

不過,既然吳明輝能坐上都朝羊區組織部常務副部長位置,而且資格老,此人身後後台絕不會xiao的。

陳一明肯不肯幫那就難說了。思前想後,葉凡覺得還是去找剛從粵東調到都燕京市任組織部長的金樹洋比較好。

不過,現在也太晚了,葉凡打算明天去試試。不過,喬圓圓這邊葉凡倒不擔心什麼,直接打給了喬報國,說道:「報國兄,打擾一下。」

「什麼事,我還沒睡。」喬報國淡淡問道,知道這貨這麼晚來電話,肯定有事相求了。

「粵東省現還空著一個副省長位置,省里和京里都有什麼動靜,呵呵,能否透1u點不為人知的東西。」葉凡乾笑了一聲,說道。

「既然叫做不為人知那肯定就是秘密了,秘密這個東西能隨便透1u嗎?」喬報國居然有些冷淡著說道,給葉凡的感覺就是這廝故意拿擺自己。

「當然是秘密我才感興趣了,不然,xiao道消息,大眾版本的講來有什麼意義?」葉凡淡淡哼道,聲音重了不少。明顯的向喬報國傳達了一份子心裡不爽的心情。

「不爽是不是?哼,是不是有人知道你我倆家有點關係。」喬報國冷冷哼道。

「你問這個幹什麼,我葉凡會吹牛是不是?到處搬出老喬家關係張揚。說起來,咱們還真沒多大關係,哼,掛了。」葉凡心裡極度不爽,覺得喬報國此人太冷血了,自己幫了他如此的多,他居然如此的說。

「是不是前次幫了我現在要回報來了?」喬報國也是冷冷哼道。

「你這樣子說也不無不可,欠債還錢天經地義。」葉凡冷冷哼道。

「哼!你以為我們老喬家沒還你情是不是?你去問問粵東省委宣傳部的白長峰副部長,他現在在啥旮旯蹲著的。」喬報國顯然也有些氣了,葉凡居然當面討債,自家妹子跟他好了,這廝還如此厚臉皮子,不得不怒了。

「白長峰,什麼意思,此人好像是粵東省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他又怎麼啦?」葉凡故意問道,才想起前次魚桐一建的工人在市政fu鬧事,最後自己請了盧安剛派兵來,就是給白長峰寫成『鎮壓』一詞的,並且在省報登載了出來。當時趙昌山一怒之下派了兩個調查組,自己差點就被捋了帽子。

「他現在到安東省去了,也是該省省委宣傳部的副部長,只是,『常務』兩個字拿掉了,享受正廳級待遇。」喬報國淡淡說道。

「是很倒霉,正廳級幹部現在變成享受正廳級待遇。而且,安東省經濟條件差,跟粵東相比差了兩三個檔次,這就是你們喬家還我的人情?」葉凡問道。

「老喬家的人不容別人1uan動,即便是口誅筆伐都不行。當然,你也算不上老喬家的人,這個,得看你的表現了。

而且,前次『鎮壓』一詞我們調查組調查好了,趙昌山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只是口頭批評了你,那就是因為我們老喬家在。

不然,你落個記大過處分是最輕的了。」喬報國那種京城大家族心理的優越感一下子又溢了出來。

「哼,不希罕1啪地一聲,電話被葉凡給掛斷了。這廝臉s鐵青,衝天吼道:「媽的,你們喬家人天生貴胄是不是?老子不是蛤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