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五十章跟政治局委員頂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跟政治局委員頂牛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跟政治局委員頂牛

聽說喬家祖上是經商的,後來攢下了這座古宅子。不過,到新社會成立后,喬家經過幾十年的變顧,現在已經沒人經商了,倒是在政治一途上突然亮堂了起來,這就叫東邊不亮西邊亮。

看了看錶,現已經9點25分了。葉凡看了看mn口那個武警,也沒在意。不過,有些不耐煩了,旋即蹲在一石獅子旁邊一邊chou著煙,一邊拿起了電話,正準備打時守mn的武警過來了,點了點,意思是沂撇謊攀裁吹摹

不過,xiao葉同志笑了笑,霸氣十足說道:「哥們,喬圓圓是我未來老婆,知道不!這石頭獅子我還想騎呢1

武警像看西貝貨一般看了葉凡幾眼,最終,沒再吭聲了。葉凡笑著遞了一隻煙過去,武警指了指府內,意思是現在是工作狀態,不能bsp葉凡也就收了回來,自個兒點上了,在電話裡頭催道:「我說圓圓,怎麼還沒出來,打扮也不用搞這麼久吧,再說,你那相貌,隨便的往人家樓里一站,就是一標準模特。」

「急啥,至少還得等半個xiao時。」喬圓圓的甜美聲音傳來。

這廝徹底無語了,一屁股坐在了人家那銅包大mn的mn檻上,mn到是開著的,不過,這廝未經主人允許也不想不進去。

甚至丫丫著想,要我進去也得喬遠山來請差不多。當然,這個也只能是意yin一回罷了。這輩子能否達到喬遠山的高度,估計是沒戲。而那位武警哥們倒是淡淡的笑了笑,任由葉凡坐在了mn檻上。因為,剛才xiao葉同志打電話的聲音很響亮,知道這傢伙跟喬圓圓有一tui,武警兄弟哪還會去吭聲找不自在。

9點4o分,這廝在石獅子前面轉悠了三圈了,正想打電話脾氣時突然mn里傳來一道聲音道:「進來嘛!在外站著又不是給我家看mn的家叮」

「看mn,行啊,只要有工錢,啥事咱都干。」葉凡笑道,放眼一看,頓時有種暈眩的感覺。倒不是說喬圓圓打扮得太靚的緣故,而是因為mn口冒出了一『xiao芳』來。

喬圓圓那打扮,真的讓葉凡大大很是無語。頭上梳著兩條xiao鞭子藏在往上翹的公主披中,使得庄雅中又略顯姑娘的純真。

穿的居然是仿古式的中式夏裝旗袍。當然,下邊的開口沒有那般的1u,只是到xiaotui關節處罷了。

一身衣服貼身穿著,身上該凸的凸該凹的凹特別顯眼,就是葉凡同志見過喬圓圓多回的牲口了,猛不丁的都有種想流口水的感覺。

「唉……你這身打扮,幸好我有著七段身手,不然,我還真怕這護hua使者幹不了。」葉凡嘆了口氣,雙眼放肆的在喬圓圓身上滑過,從頭到脖頸再到那扎目的聖nv峰直到腰部再到雙tui最後到了那雙中高根的粉紅s皮涼鞋上。

「討厭……我打扮成這個樣子還不是為了你。」喬圓圓白了某位有些ss的豬哥一眼,還故意的ting了ting本就相當扎眼的山峰,那一點點顫慄,使得某位葉君同志忍不住就想伸手了,一把mo了去,不過,喬圓圓現也有著三段身手,被閃過了。

笑道:「有膽就進mn來,我讓你mo個夠1笑完臉紅了,因為,那武警兄弟正裝著歪頭樣子看著遠方,這個做作的樣子也太假了一些,估計耳朵早豎了起來。

「算啦,走吧。」葉凡看了看喬家大院的內院里的一株楊槐樹,聳了聳肩,說道。

「進來吧,我爸叫你進來。」喬圓圓收斂了笑意,說道。

「這個,為什麼?」某君mo了mo腦袋,問道。

「你不是要講張衛清的事,我爸有點事要問一問。」喬圓圓哼道,突然又是姽然一笑,真是令得百hua失s。

「你講給他聽了?」葉凡問道,有些訝然。

「嗯,剛才我爸在廳里喝茶,我隨口說了。」喬圓圓笑道。

「你爸什麼態度?」葉凡問道,想探點底子。

「不清楚,面無表情,聽完沉默了一陣子后說是有事要問問你。」喬圓圓臉上掛著絲絲憂鬱。

「就沒點別的什麼了,比如,咱倆的事啥的?」葉凡干聲著笑了笑。

「想得美,今天我爸叫你進去純粹是為了公事,別想歪了。本姑娘是喬家大院出來的,不是那麼突然被人請走的,哼哼1喬圓圓突然拿擺了起來。

「那算啦,我走了。喬mn太高我不敢去攀了,還是自己一個人去吧。」葉凡轉身要走,這廝自然是逗人的。

哪知喬圓圓有些當真了,急了,一把撲上來拉住了葉凡,非常痛心的哼道:「你……你就是這樣子絕情,為了我你受點委屈也沒事就不行嗎?

難道我父母養育了我,你就不能稍稍低點頭不就過了。你是要娶人家nv兒,人家也不能白養了幾十年是不是?

而且,我喬圓圓這相貌也絕對對得起你的朋友親人是不是?你整天說是愛我,你為我一點委屈都不肯受,難道這就是你對愛的奉獻?」

「唉……算啦,那就進去,不過,今天不是談咱們倆的事,是張衛清的事,你剛才也說了你爸是這個意思的。就按他的意思辦吧。」葉凡吸了口氣,平復了一下有些燥動的心,感覺去見喬遠山好像比見趙寶剛還要可怕似的。

喬遠山的身材跟喬報國差不多,兩父子長得有四分相似。此刻正坐在靠背椅子上,斜躺著的,見葉凡進來也沒站起來的意思。指著一旁的xiao凳子說道:「你就是葉凡?」

「嗯1葉凡應了一聲,輕輕的坐在了凳子上。喬圓圓給泡茶去了,不過,她是相當緊張的,一會兒望望老爸,一會看看葉凡,就怕這兩人一言不合,葉凡給頂起牛來就惹麻煩了。

要知道,雖說現在是婚姻自主,但是,喬圓圓可不想鬧出跟家庭決裂那種爛事來。

而且,像喬家這種家族,往往都還沿襲著以利益掛勾聯盟,婚姻有時無法自主的。mn弟觀念還在京城的一些顯貴富豪之家沿襲著,一時想改,一個字,難於登天!

利益,才是永恆的話題。

奇怪的是喬遠山就問了一句,然後,居然閉上雙眼了,也沒說話。葉凡枯坐了一陣子,喬圓圓那茶都換了好幾茬了。葉凡看了看錶,都到1o點半了,再不去估計子奇在宋家會急了。

「喬部長,如果沒什麼事我先告辭了,還有點事要去辦一下。」葉凡站了起來,非常禮貌,說道。

不過,喬遠山顯然在故意裝睡,不理人,沒回答。

葉凡看了看臉s有些憂心的喬圓圓一眼,笑了笑,又沖喬遠山說道:「喬部長,真來不及了,我先告辭走了。」

這次說完后再沒猶豫,沖喬圓圓又說道:「圓圓,走吧,讓你爸先休息一陣子。」

「一個xiao時都呆不住,哼,難成大器1身後突然傳來喬遠山的冷哼聲。

葉凡頭也沒回,隨口答道:「成大事者不拘xiao節,我有事要去辦,不去辦對對方來說很不禮貌。失信於人跟沉穩相比,我寧願拋棄沉穩也不願意失信於人。而且,今天的事關係到我的親人的大事。比什麼都重要,喬部長的考驗恕我無法繼續了。」

「牙尖嘴利,如果幹工作有如此能量的話什麼事干不好?」喬遠山略顯譏諷口n說的這話。

「暮靄沉沉,那種深成,也只是裝出來的,有幾人能如得道高僧一樣。我輩在於放眼天下,凡事決定了努力去打拚就是了。愛拚才會贏,我很欣賞這句話。」葉凡反嘴道,先前的一絲惶然此刻倒是全拚棄了。而且,略顯譏諷喬遠山在倚老賣老罷了。

一老一少那明顯的口n中充滿了火yao味,喬圓圓自然在一旁著急了,不過,不敢開口bsp「膽子不xiao,年輕人,莽夫跟博大肚深的能人相比,你選擇莽夫嗎?」喬遠山哼道。

「不叫莽夫,應該叫豪傑!這輩子,江山易改,脾xing難移。我還年輕,自然不想當一個玩深沉之輩,那是您們這個年曆階段的高人玩的。而且,層次感不一樣,我,還沒到那種層次。相信再過得幾十年,到了時自然水到渠成。時下,沒有必要,活得太累。」葉凡淡淡說道。

「張衛清不去找許正揚找我是為了什麼?」喬遠山突然轉變話題,直接轉到了張衛清身上。

喬圓圓總算是放下了那根緊繃的弦,不過,葉凡還沒走,沒走之前她的心思想完全放下,那是不可能的。

「許正揚的情況您不是不知道,他馬上就到點退休了。當然,許正揚也為張衛清找了幾條後路。

不過,很遺憾,那些路都不適合他。比如說中辦的副主任職位,張衛清想上去,可是許正揚扶不起他。

而其它幾個省份都相當的偏遠,張衛清有顧慮。也不是說他不堪大任。

怕苦,各人有各人的難處。對於許正揚這個人,想必您是聽說過他的情況。」葉凡倒也轉過身來,說道。

「我不喜歡三心二意的人。」喬遠山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