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男人的事你少摻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男人的事你少摻和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男人的事你少摻和

「正因為他不三心二意,所以,我覺得張衛清是一個值得jiao的人。」葉凡說道,斜了喬遠山一眼。

「值得jiao,是嗎?無非是看到你跟圓圓有點jiao情,專營罷了。」喬遠山又顯譏諷口n。

「天下蒼生皆為利,只是利字一事,相得益彰就行了。不能說誰在專營誰?

其實,喬部長,這事,說句實話,這事我只是自作主張,現在還沒跟張衛清提過這事。

雖說他也知道我跟圓圓的關係,但是,他也僅僅是猜到了一些,也並沒在我面前提這事。

只是,我覺得他是一個值得jiao的人,而且,到目前,不但是他,就是許正揚都沒有很明顯的政見傾向,不能稱之為牆頭草或三心二意是不是?」葉凡話語真誠了起來。

「我憑什麼相信你?」喬遠山淡淡說道,倒也坐直了身體,看了葉凡一眼。

「信不信由你,我問心無愧就行了。您也不必擔心我有什麼事硬要求著喬家大院什麼的。

以前,在沒認識圓圓以前,雖說是bobo折折的,但是,我至少也坐到了一縣之長的位置上。

即便是現在,我也沒想過一定要靠著喬家什麼。只是覺得,圓圓是我的朋友,張衛清既然有這種傾向了,伸手扶他一把,他自然會深記於心的。」葉凡態度平淡,不驕不躁,不慍不火的。

「好個不靠我們喬家,好好,xiao伙子,你記住你今天所說的話。今天我也把話撩在這裡了,當作圓圓面說了。

以後,你沒到副省部級之前不要想再次踏進喬家大院了。既然你能如此硬氣,那我倒真想看看你的硬氣的底盤在什麼地方?

是在耍嘴皮子還是故意做作,實力,才是能讓人信服的最佳武器。年輕人,做人不能太虛浮,沒有實力前先給我謙虛點,不然,你必定會吃大虧的。」喬遠山那眉mao微微一挑,哼道。

「爸,你這要求太高了。真等葉凡到了副省部級,那鬍子還不得爬白了,不行,這個要求太高了,改為正廳級別怎麼樣?」喬圓圓走到喬遠山身旁,口氣中略顯怒意了。

喬圓圓當然急了,如果葉凡不能二進喬家mn,還怎麼娶走自己。剛才父親的話不是全堵死了葉凡的路子,那自己跟葉凡,不是不可能了。如果真等到葉凡同志爬到副省部級時,估計猴年馬月了。

自己等得起嗎?怕不到時自己早就人老珠黃成一老太婆了。況且,葉凡這輩子有沒希望到副省部級那也難說。

因為,先喬家這條路被封死了。沒有了喬家幫襯著,喬圓圓當然擔心葉凡走不到那種高比唬喬圓圓最擔心的就是父親把葉凡bi到鳳家去了。

「男人的事你少摻和,你先到樓上去,這邊沒你的事。」喬遠山那臉一放,bi喬圓圓上樓了。

「我到mn外等葉凡,還要陪他去辦點事。」喬圓圓不滿的嘟著嘴,屁股一扭到mn外了。

「記住,xiao伙子,包括你,不能利用圓圓打著喬家招牌辦事。」喬遠山突然好像想到了什麼似的。連喬圓圓這條路都給封死了。

「放心,我葉凡還沒那般無恥,哼!告辭1葉凡轉身要走。

「晚上叫張衛清過來一趟,你,就不用來了。」喬遠山的哼聲從身後傳來。

「放心,下次我葉凡到喬家大院時,必定是你喬遠山大開中mn迎進來,告辭1葉凡頭一ting,走了。

剛走出院mn外,那臉上,一道狠礪一閃而逝,心裡又喊了一句道:「老子不是蛤蟆1

「葉凡,你就不能忍忍,還是又犯脾氣了。」喬圓圓臉上很難看,楚楚可憐樣子。

「圓圓,我這輩子就這樣子了,這脾氣,改不了啦。你考慮好,想要跟我繼續jiao往就得忍。

不然,剛才你父親的話你也聽見了——不到副省部級不要第二次踏進喬家大院。

剛才,我正經的應了他這句話,包括,以後不准你拎著喬家招牌打擦邊球。

所以,以後你也不必要再為我到處拉關係了。拉來我也不要,還有,你得考慮好了。

真等我到副省部級時猴年馬月了,你是否割捨得下喬家?」葉凡一臉正經,盯著喬圓圓說這話的。

「哼,你是不是想一腳踢開我,想轉移陣地到鳳家去了是不是?」喬圓圓生氣了,怒瞪著葉凡。

「不是!剛才你父親說的話你沒聽清楚嗎?是不是真要等到我到了副省部級時再來迎娶你?這是現實問題,所以,我問你是否割捨得下喬家,就是這個意思。」葉凡哼聲道。

「哥,這輩子,妹子賴你賴定了。喬家不容你,我爬牆出來跟著你。哼,我陪你去宋家。」喬圓圓沒絲毫猶豫,挽起葉凡的手往車子走去。

不過,葉凡現,喬圓圓在轉身之際,那淚珠子在眼眶裡打著閃兒的,而且,深深的注視了喬家大院一眼才轉身的,這個,也許就是喬圓圓在瞬間所作出的決斷xing決定吧。

這需要相當大勇氣的,如果喬圓圓要跟著葉凡,事必就得舍了喬家。真要做到這一點,沒有大勇氣是無法決定的。

「唉……」葉凡嘆了口氣,雙手一緊,半抱著喬圓圓進了車子。

「你也不用擔心太多,憑我的陞官度,到副省部級也許1o年後就能做到,到那個時候我也33周歲,咱們再結婚不算晚的,呵呵呵,也只算晚婚,晚婚晚育嘛!來,笑一個,是不是?」葉凡擠了點笑出來。

「誰說要嫁給你了,臭美去吧。」喬圓圓終於笑了,那臉腮邊還掛著從眼眶中流出的淚珠子,輕輕的打了葉凡一下。

「如果談得攏的話,也許晚上就要辦訂婚宴會,到時我會請些朋友來的。」葉凡笑道,開著車子。

「那你準備放在什麼地方,倩倩的家裡人是否滿意?」喬圓圓問道。

「我們的家裡舉辦,包他們滿意。」葉凡乾笑了一聲。

「我們的家,在什麼地方,我怎麼沒聽說過,難道你在燕京買房了?」喬圓圓臉上閃過一絲期待,也微微有些紅了。

「先保密,晚上再說。」葉凡回之以神秘一笑。

「德xing1喬圓圓忍不住xiao嗔了一句,頓時,百媚生嬌,令人側目。

「遠山,你這要求是不是有些過份了。真等到xiao葉提拔到副省部級位置那鬍子不得白了。更何況,有多少高官倒在了這個級別上。你不也是48歲時才坐上這個位置的。難道真要圓圓到老太婆時再結婚。」喬遠山老婆葉蓉略顯責怪口n,瞥了丈夫一眼,「如果xiao葉一輩子達不到這種高度,難道就讓圓圓終身獨身?」

「達不到這種高度,有什麼資格進我喬家大院,不如早散了好。」喬遠山冷冷哼道,無一絲人情味樣子。

「你這太沒人情味了,圓圓是你nv兒,不是撿來的。」葉蓉有些生氣了。

「這個跟撿來或親生沒多大關係,我是想bibi那個狂妄的xiao子。這xiao子狂啊,見到我居然還顯擺著噴出了一大堆臭屁理論。

以為年紀輕輕就是副廳級幹部了,翹尾巴了。我喬遠山要告訴他,能送他頂帽子,當然也能摘了他的帽子。

沒有了喬家幫襯,他什麼都不是。聽說他連報國都給罵了,拿了點錢,居然tian著臉要回報。

無知無畏的xiao兔崽子,不教訓他一下真把咱們老喬家當什麼了。」喬遠山有自己的看法。

「他也許本xing就是這個樣子的,他能不懼你,那不是更好嗎?難道你喜歡一個見到你就軟蛋了的年青人。

那種人,我不喜歡。再說,以前他沒認識圓圓以前不是也坐到了一縣之長位置上。

聽圓圓說葉凡當縣長時才21歲,你見過21歲的縣長嗎?再說,前次報國的事要不是他,要你tian著這張老臉都求汪正錢,看你那張臉往哪兒擺放。」葉蓉直接表態了。

「他是出了點力,但是,我給他的更多。你懂什麼,當初他那政法委書記帽子就是我給你。

後來,趙昌山要拿他開刀,還不是我們老喬家隱sh的力量在影響著趙昌山。

不然,在前次群眾鬧事那件事上他已經被別人犧牲了,還能坐在副廳位置。

一個不思報恩的xiao子,不敲打他難道讓他飛到天上了。葉蓉,飛得越高,跌得越狠。

再說,圓圓也不過才22歲,還年輕,先談著,不行就換一個。現在的年輕人,感情哪有我們那個時候那般執著堅定。朝三暮四的沒個準頭。」喬遠山哼聲道,呷了一口茶,望著窗戶。

「那只是你的想法,你又考慮過圓圓的想法沒有。真按你的理論,要葉凡到副省部級才能再次跨進喬家mn,到時,圓圓等不住了,她如果作出什麼瘋狂舉動來看你怎麼辦?你喬遠山可以不要這個nv兒,我葉蓉不能失去圓圓。」葉蓉講話相當不客氣了。

「她敢!看我不拆了那xiao子一身皮骨,真把我們老喬家當土豆乾糧了?」喬遠山坐正了身體,氣勢大作,倒真有些怵人。可惜,他現在面對的是老婆葉蓉,一個跟他牽手走過了幾十年的老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