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說的就是你怎麼著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說的就是你怎麼著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說的就是你、怎麼著了

吃喝了幾圈下來,葉凡這一桌人都是宋家的親戚,葉凡也不認識。不咸不淡的喝著酒,喬圓圓在一旁專mn為遙自然,又是令得一桌賓朋全都1u出了絲絲酸澀殺氣。

不過,被葉凡那電目淡淡一閃,這些殺氣全收斂得無影了。最後,換成全桌近1o位賓朋全都以酒為兵器,向葉凡同志展開了以六xiao杯為一批的基礎xing的輪翻轟炸。

不過,顯然這九位同志要失望了。葉凡是來者不拒,淡然笑著應杯。那邊九個人已經有些疲軟了,反觀xiao葉同志,坦然處之。不過,其實這廝也相當醉了,只是穩定功夫了得罷了。說白了,也是在硬撐了。

酒過三巡,菜上了八盤過後。

梅副書記開口了,笑道:「宋老闆,今天我來還有一件正經事跟你們商量一下。」

「梅書記您請說。」宋倩倩父親宋白安滿面諂笑,略顯恭敬,問道。

「唉,宋比文是我親親侄兒,這個你們也知道。比文跟寧傑還是朋友,而比文跟你們家倩倩又是同校,算是同學吧,雖說不是同屆的。比文對倩倩有意思,倩倩對比文也相當的不錯,所以,今天冒昧登mn就是想談談這事。比文比倩倩大上幾歲,倩倩雖說年齡還xiao,但也差不多了,可以先訂下來是不是?」梅從雲一幅安排節目的領導架勢。

「這個……這個……」宋白安那臉上笑容相當僵硬了,看了側桌的葉凡一夥,很難張口了。

「怎麼,是不是有什麼為難的事。」梅從雲哼了一聲,看了宋寧傑一眼,故意提點道,「聽說部里正好空了一副部長位置,呵呵,寧傑,你可得加油了。」

梅從雲這話傻子也懂的,宋寧傑心裡頓時一喜,人不由得站了起來,笑道:「既然比文兄對我妹子有意思,而倩倩又跟你是同學,當然也有意思了,爸,你看,何不趁早,擇日不如撞日,今天剛好大家都在,先訂了下來怎麼樣?」

這宋寧傑的嘴臉變化還真是快哉了!

「我不同意1宋倩倩立即站了起來,喊道,引得滿廳眾人嘩然,爾後,又說道,「我跟比文雖說是同校的,但我跟他並沒多少jiao往。爸,哥,今天是我跟子奇訂婚的日子,請不要1uan說話。」

「訂婚,我們同意了嗎?」宋白安那老臉微微有些紅了,不吭聲了。而宋寧傑那臉皮子可是練得相當厚實的,當即哼聲道。

「現在婚姻自主,我在徵求你們意見。」宋倩倩也是豁出去了,也顧不得害羞了,兄妹倆在大廳里打起了擂台。

「自主,你是不是宋家人,你還要不要回這個家?」宋寧傑那臉一放,以兄長口n直接訓叱了起來。

「寧傑,有話好好說,別沖你妹妹大喊大叫的。」這時,宋白安倒是有些不忍,說了句話。

「你看看,爸,都是你慣的,現在都慣成什麼樣了。連我們的話都不聽了,這大學明年才畢業,現在尾巴就翹天上了。以後,還了得?」宋寧傑埋怨道。

「還真是無恥啊,哼1這時,喬圓圓再也忍不住了,哼出聲來。

「這位姑娘,你說誰?」宋寧傑覺得權威被挑戰。本來就看不起古川葉家,又覺得葉家就叫一個mao頭xiao子來提親,也太不把宋家當回事了。宋寧傑在組織部工作多年,也養成了年青人的狂傲來。

「說的就是你,怎麼著了?」葉凡冷冷哼道,盯著宋寧傑。喬圓圓見葉凡出面了,倒也不開口了,當一忠實觀眾。

「你丫的那個旮旯鑽出來的土貨s,算是什麼東西,居然在宋家院子狗叫?」青痘年青人叫宋比文,此獠剛才見宋倩倩跟宋子奇那般親昵,早就在心裡直冒酸水了。

后又見葉凡身旁帶了個更是傾國傾城的大美nv,更是妒火中燒。再加上這傢伙一直把自己當成京城老梅家人。也養成了此人的嬌縱氣焰。

所以,開口就罵開了。其實不然,梅從雲雖說跟梅家有沾一點邊,但也是遠房的那種,算不得梅家直系一脈。

平時有什麼重大事件老梅家請客,梅從文倒也能收到貼子,不過,憑他的身份,只能是坐在最角落看著別人風光的那種龍套貨s了。

不過,在外邊,梅從雲一家還是以京城老梅家的人自居的。自然是扯起虎皮拉大旗了。

而梅比文別看他不到28歲,但這廝當然也聰明,在一旁煽風點火開了,如果能挑起葉凡跟宋寧傑大戰,那自己這個漁翁不是有得魚撿了,打的好算盤。

「狗叫啥……」突然,啪一聲脆響,好像有個人影子晃過,大家抬頭一看,頓時bsp因為,剛才正狂叫著的梅比文大大這個時候居然被人像拎一隻土拔鼠一般給拎到了葉凡跟前,而且,往地下一扔,地一聲梅比方滾到地下,被人一腳就踩在了大tui上。估計那大tui,應該是腫了。

而拎人的傢伙身強體壯,肌rou鼓起老高,僅比施瓦辛格差上一點點。此人叫李松,原本也是特勤a組正式隊員,四段頂階身手。

不過,在一次戰鬥中受了重傷,功力驟然跌至二段頂階,恢復無望,只好轉業到地方工作。不過,地方上一個月千把塊錢工資哪夠他hua的。

而前次葉子奇遭到打擊后,葉凡找到了李松。用給他恢復功力到四段為條件把他慫恿到了自己的紅葉堡當了保安隊長。當然,葉凡每年的年薪也是李松願意來的條件之一了。

目前,葉凡拚盡內勁和yao材,也不過才讓李松恢復到三段開源之階。因為沒有了老蟒rou配製雷yin九龍丸,葉凡也莫可耐何,只能是慢慢熬著。

而李松跟葉凡相處一段時間后,漸漸的被葉凡強服了。現在對葉凡那是忠心不二。

剛才看見居然有人公然污辱葉凡,那是再也忍不住了,見葉凡微微點了點頭,那是一個大跨步上去,梅比文就成這個樣子了。

「想幹什麼?快放人1梅從雲和宋寧傑同時喊了出來。

「狗叫者就應該受到懲罰。」葉凡冷哼了一聲,悠哉的夾了一塊牛rou慢吞吞的嚼了起來。

而梅從雲一伙人以及宋家的人見李松那肌rou塊鼓起老高,知道人家是練家子,要動武的話絕對沒很慘的,所以,一個個縮了縮脖頸也不敢上前去搶人。

「梅書記,我立即報警1梅從雲身旁一個幹部同志拿起電話就要打。

「慢著,沒必要。既然要動武,我倒,這xiao子有多大能量動咱們京城老梅家的人。別以為拳頭大就能怎麼樣?我老梅家的拳頭比你大得多。」梅從雲冷哼一聲,打起了電話,嘰咕了幾句後放下了電話。雙眼冷煞煞盯著葉凡和李松。

「唉……」葉凡微微嘆了口氣,還搖了搖頭,好像這牛rou不怎麼爽口似的。抬tui還在梅比文臉上輕輕的踩了踩,在那廝的鼻子上用腳尖點了點,好像在找下腳位置似的。

奇怪的是梅比文自從叔叔梅從雲打過電話后居然硬朗了起來,寒煞煞仰望著葉凡不吭聲。

「看個mao,老實點1李松覺得被蔑視了,tui上一用勁狠踢了一腳下去,梅比文那額上汗珠子都冒出來了,估計是很痛的。

不過1o分鐘,外邊傳來幾道緊急剎車聲音。估計是梅從雲搬的救兵到了。

「是誰動我老梅家的人,老子拆了他那身破骨頭1外邊一道宏亮聲音傳來,葉凡張耳一聽,頓時無語了。

因為,那聲音太像梅天傑的聲音了。心說這xiao子不是回南福省水州省城工作了,啥時又調回京了。這老梅家還真有點能耐,這華夏的官位他們想坐哪個就坐哪個了,全成自家後園了……

「天傑,比文被打了,你快過來。」梅從雲一下子來了氣勢,整個人站了起來。

梅天傑虎步生威,最近在葉凡調教下也突破到了三段開源之階,幾個跨步就到了李松跟前,看了地下正被踩著的梅比文一眼,皺了皺眉頭。

哼道:「報上名來,為何打我梅家人?難道不知道京城梅家了嗎?」其實,梅天傑對梅比文叔侄倆並不感冒,只是剛才喝了點酒,一聽說有人打梅家人,那氣就上來了,想找個由頭舒展一下拳腳罷了。

跟在梅天傑身後二個男子一步上前就要去拉李松。

「長本事了xiao子,幾個月不見是不是骨頭鬆了想活動活動,來吧,往我身上招呼招呼……」葉凡冷冷哼了一聲,面帶的卻是微笑。

「礙…這……師傅,怎麼是您……老人家的……」梅天傑嚇得身子骨一嗦,轉頭往旁邊一看,還真是葉凡這大師傅。

這廝那身子剎時就矮了個個頭,跑葉凡跟著,一付請安架勢,還從兜里掏出了一盒煙來,打開后chou出一隻遞向了葉凡。

「天傑,有人罵你師傅是狗,你又是我徒弟,那個,是不是也成什麼了,你說說,該怎麼辦?」葉凡接過煙后,梅天傑嚓一聲給他點上了,趕緊點頭道:「媽的,敢罵師傅那個,哪還了得,老子拔了他人皮當鼓敲1

梅天傑一向大條慣了,梅從雲那老臉騰地就紅了。喃喃道:「天傑,比文被這位的手下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