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梅少出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梅少出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梅少出手

「打個屁,敢罵我師傅那個,你吃了熊心豹子膽啦傻bi了是不是?」梅天傑覺得不解氣,走上前去照準梅比文又是狠狠地踢了幾腳下去。

「算啦,踢死了麻煩。」葉凡擺了擺手,向李松使了個眼神,李松倒也鬆開了tui。

「梅比文,向我師傅說對不起1梅天傑指著地下的梅比文喊道,轉身又沖著梅從雲喊道:「還有你,也要說。」

「天傑,你這可是胳膊肘往外拐了,我們是梅家人,你怎麼能幫著一個外人。」梅從雲氣得身子骨都在顫慄,不過,那爭辯的聲音有些蒼白無力。

知道梅天傑就是梅家的xiao祖宗,深得梅家老爺子疼愛。自己那官帽子還是梅家人給戴上的,哪敢得罪這梅家的xiao祖宗。不過,為了這張老臉,總得爭辯一下。

「不說是不是,不說也行,以後,老梅家那院子你們不用來了。」梅天傑也沒動作,冷冷哼了一聲。

「對……對不起1梅比文滿臉屈辱喊出了這句話來。

「你呢?」梅天傑虎視眈眈著梅從雲。這老頭猶豫片刻后,最後,理智戰勝了屈辱,抖瑟著嘴說道:「對……對不起葉先生。」說完后叔侄倆互相扶著,帶著一伙人灰溜溜就想走人。

「慢著1葉凡突然開口了。

「葉先生,歉我們也道過了,還想……」梅從雲臉漲得通紅,哼聲道。

「跟這個沒關係,我想跟你說一聲。宋倩倩是我弟媳fu,希望你們以後不要再來惹她麻煩。」葉凡淡淡說道。

「哪個再敢動宋家,就是跟我梅天傑過不去,哼1梅天傑在一旁幫腔道,這xiao子表現可圈可點,相當忠誠,令得葉凡心裡覺得有些詭異,心說是不是這傢伙又想從我身上揩油什麼了……

「知道了,比文不會了。」梅從雲說道。

「還有,既然梅副書記是朝羊區黨群書記,倩倩大哥宋寧傑提副處的事就拜託梅書記給想點輒了。想必這個對你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畢竟,你是老梅家的人,不能弱了老梅家氣勢是不是?」葉凡淡定說著話,那話一出口,滿堂皆罵這廝真是無恥到了極點。打了人家還得人家幫你幹事兒,天下有如此無恥之人嗎?真有,就是xiao葉同志了。

「對不起葉先生,這事我梅從雲無法答應下來。提拔幹部有組織程序的,並不是我能做主的,朝羊區還有很多領導在。」梅從雲那臉上肌rou塊都在顫慄,似乎已經快到了爆的邊緣。

「師傅叫你去辦就去辦,梅叔,如果連這點xiao事都辦不了的話,丟了老梅家的臉,想必以後你也不必再來找老爺子了。」梅天傑冷冷哼道。

「那……好吧,既然天傑說了,我儘力。」梅從雲被bi得直想去撞牆了。

「不是儘力,非辦不可。而且要快,三個月搞定下來就是了。」梅天傑根本就像一個狂妄大少,不管梅從云何種想法,硬是壓了下來。

梅從雲無奈地點了點頭,沒再吭聲,深深的盯了葉凡一眼,扶著侄兒帶著自己一伙人走了。

「嘿嘿,師傅,贍,也不說一聲,徒弟可是想孝敬著您老人家都找不到地兒的。」梅天傑乾笑漣漣,像個大孩子一般。

「想我,不會吧,你xiao子肯定又想到了什麼是不是?」葉凡淡淡哼道。

「親家,移那張桌子咱們重新開席怎麼樣?」宋白安老著臉皮上前來了,而宋家一夥親戚也站了起來,全微笑著邀請起葉凡來了。

「不必了,這張桌子蠻不錯的。今天來這裡就是一件事跟你們商量一下。我弟弟葉子奇跟倩倩的事,如果你們同意,晚上就在我們家的紅葉堡辦幾桌把婚先給訂了。如果不同意……」葉凡剛講到這裡,宋白安已經搶先出口道,「當然同意了,現代社會,婚姻自主,只要倩倩同意,我這個當爹的絕不會bang打鴛鴦了是不是?」

宋白安很聰明,先問起nv兒來了,還不是遮遮醜罷了。

「爸,這事你作主就是了。」宋倩倩滿臉通紅著,說道。

「哈哈哈……好好,我作主了,就這麼辦了,按親家說的辦。就在紅葉堡辦了,我這邊可能有四桌人。」宋白安哈笑開了。

「親家,不知紅葉堡在什麼地方?我們也好叫人賣些東西過去準備一下。」這時,宋寧傑也老著臉皮過來了。

「買東西,不必了,我們那邊會把一切都辦妥的。」葉凡對他不怎麼感冒,覺得此人雖說年輕,但也太勢利了一些,轉頭沖喬圓圓笑道:「圓圓,你把聘禮拿出來。」

「聘禮1喬圓圓微微一愣,立即反應過來,從皮包里掏出一張1oo萬的支票遞向了宋白安,笑道,「古川葉家的一點xiao意思,請收下。」

「不要,現代社會了還興這個幹嘛?」宋白安一愣,倒也沒伸手去接。

「收下吧,這是葉家一點心意。」葉凡伸手拿過支票塞進了宋白安手中,這廝也就隨手收下了,呵呵笑道:「這些我先存著,到時結婚時就jiao給倩倩吧,由她想買什麼就買什麼了。」宋白安笑著隨手給了一旁的一個中年funv,可能是宋倩倩母親。

她接過手眼光一掃,頓時愣神了幾秒。嘴裡說道:「親家,太多了。」

「不算多,呵呵。」葉凡淡淡笑了笑,覺得差不多了,起身告辭。宋家人自然全都站起來相送了。就在這時候,一個xiao伙子跑得滿頭大汗過來,遞給了梅天傑一個考究的盒子。

「師傅,一點xiao意思,請代我送給今天的主角。」梅天傑一臉神秘,笑道。

「什麼東西?」葉凡轉頭問道。

「打開看看。」梅天傑笑道。

葉凡隨手接過遞給了二弟葉子奇,笑道:「既然是天傑一片誠意,你們倆就收下吧,打開看看是什麼,我倒也有些好奇。」

「葉凡,你這當哥的管得太寬了,多不好,既然已經送給子奇xiao倆口了,就由他們倆決定吧。」喬圓圓在一旁嗔怪樣子,笑道。

「沒事嫂子,就由倩倩來打開吧。」葉子奇笑著,轉身又沖梅天傑感謝道:「謝謝了梅少。」

「叫我梅哥就是了,你二哥是我師傅,咱們各jiao各的。以後在京里有事找我就是了,這是名片,收下。」梅天傑笑眯眯的遞上了名片,葉子奇稱了一聲謝接過了。

「子奇,這個好像綠寶石吧?」宋倩倩驚訝的叫了起來,遞過了盒子。

「妹子,這種叫金綠貓眼寶石,質品應該屬上等,你看,這貓眼線細而窄,界限清晰;在陽光下,眼張閉靈活,顯示活光;貓眼顏s與背景形成鮮明的對比,層次感強;並且貓眼線位於弧面中央。再加上這考究的鑲金框,這s度,這做工,估計還是清朝時的古董貨s。這貓眼石光是重量估計有6克拉吧,價值應該不菲的。」喬圓圓像個古董鑒賞家,拿過兩枚貓眼寶石做的戒子脫口而出。

「圓圓,我感覺你快成賣古董的了,呵呵。」葉凡淡淡笑道,轉爾對梅天傑說道:「值多少錢,應該是你們老梅家的傳家貨吧。別給nong了出來回去得挨k的。」

「沒事,是盼兒姑姑聽說后從她的飾品里挑出來jiao待我代送的。這種戒子是一對的,稱為鴛鴦貓耳,倒真是梅家祖上傳下來的。不過,盼兒姑姑可也不止這一件,這兩枚戒子只能算是成s中品了。要論錢的話就俗氣了,呵呵。」梅天傑乾笑了一聲。

「真是梅總送的,你xiao子別在逛我吧,梅總現在什麼地方,怎麼可能挑這昂貴的貓眼戒子?」葉凡淡淡哼了一聲,似笑非笑望著梅天傑。

「真是姑姑送的,我哪有錢買這東東送人。再說,有的話也被老媽收藏著,不讓我們1uan動的。估計要等結婚時才能見到了,唉……」梅天傑居然嘆了口氣。

「親家,這對貓眼石至少值這個數。」這時,宋家一個頜下留著鬍子的親戚老頭估mo著是古董行的拍賣鑒定師,走上前來觀察了一陣子,伸出了二根指頭。

「2o萬,倒真不便宜,這禮太重了,天傑,你給梅總說一下,家弟不能收。」葉凡立即拒絕道,聽葉凡一說,宋家有的fu人那是雙眼閃彩,不由得出嘖嘖聲來。

「不是2o萬,老朽沒猜錯的話應該是2oo萬。梅公子,是不是?」那老頭mo了一下下巴一xiao撮鬍子,一臉高深笑道。

「這個我不清楚,就這麼xiao兩顆寶石,應該不值這個數。」梅天傑乾笑了一聲,打著馬虎眼,生怕葉凡不肯收下。

「收了,子奇,晚上給倩倩戴上。2oo萬,不算啥,你不子,怎麼不搞枚2ooo萬的送過來,寒磣啊1葉凡倒是坦然收下了,知道天傑這傢伙沒安好心,等下肯定有事會求自己的。

而且,收下后這廝還要甩臉子擺譜子著訓人,梅天傑差點爆汗了,周遭的人,自然全在爆汗了,什麼叫無恥,這個,有個鮮活例證了。

「哥,這個,也太昂貴了。」葉子奇和宋倩倩都推脫道。而宋家人,自然是跌落了一地眼鏡。宋家雖說是xiao富,但是全部家產湊一塊也不會過4oo萬的,這光是一對戒子就價值2oo萬,的確有些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