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請師傅出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請師傅出馬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請師傅出馬

「呵呵,沒事,這傢伙的東西你不收白不收。更何況,我們老葉家的人,這個,有啥,所以,哥自有道理。」葉凡擺了擺收,葉子奇自然興奮的把戒子jiao給了宋倩倩。

不過,當葉凡走出宋家大院時,余光中現喬圓圓居然一直隱晦地盯著宋倩倩手中那考究的裝戒子盒子。

這廝身子沒來由的一震,暗說聲不妙,估計這貓耳石又惹禍了,nv人啊,都喜歡這玩意兒。倒不是說喬圓圓貪財,主要是這戒子有些令她心動了,她肯定是想到了自己身上。

「圓圓,那個啥的,以後總是有的是不是?」葉凡趕緊打著馬虎眼。

「有,你什麼時候給?」喬圓圓臉s微紅,伸了伸手像個要糖果的xiao姑娘。

xiao葉同志爆汗了,看著喬圓圓,真是無語了。心說還有比我更無恥的貨s埃旋即乾笑了一聲道上:「快了,快了,再等等1

「哼1喬圓圓縮回了手,狠狠地白了某位無恥的同志一眼無語了,而葉凡同志,自然,趕緊先把喬圓圓送回了家。

剛坐進車裡,梅天傑乾笑著也坐了起來。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知道你xiao子沒那般好心的,送了貓耳石是不是想收點利息啥的。」葉凡淡淡哼道。

「師傅,我哪敢問您老人家要回報。再說,這個也是我姑姑送的,又不是我送的。只不過,現在徒弟遇上一難事了。」梅天傑苦瓜著臉,一幅可憐相,葉凡自然知道這貨是裝出來搏取同情的罷了。

「難事,是嗎?」葉凡淡淡的哼了一聲並沒反應,這下子可是nong得梅天傑有些急了,這廝屁股在車椅上轉來扭去的。

良久,見葉凡坐車裡默默chou煙,實在憋不住了,撓了撓頭,說道:「師傅,你真不管徒弟的難事了?」

「這京城裡還有你們老梅家辦不了的事嗎?好牛bi啊,老梅家,不得了啦?」葉凡淡淡哼道。

「哪能都辦得了,老梅家又不是帝王之家。」梅天傑咕嚕了一句道。

「算啦,說來聽聽吧,看看我有沒興趣。」葉凡瞥了這廝一眼,擺了擺手。

「師傅,我帶你去一個地方怎麼樣?」梅天傑有些鬼鬼崇崇樣子,說道。

「去哪?」葉凡眉mao一豎,梅天傑倒真有些怵了,趕緊陪著笑臉,說道:「香山腳下有個楓葉灣。」

「現在好像還不是觀紅葉的季節吧?」葉凡淡淡問道。

「當然不是,要等到秋天才有楓葉紅於二月hua的美景。」梅天傑笑道。

「是不是楓葉腳下有美nv?」葉凡這話是從鼻腔里哼出來的。

「師傅就是英明神武偉大神算牛bi衝天大仙下凡能掐會算。」梅天傑豎起大拇指來了一通馬屁似讚美。

「這倒怪了,你要去泡美nv,何必拉上我,難不成叫我去當電燈泡?」葉凡也感覺有些訝然了。

「我哪敢,要是拉你去當電燈泡,我還怕你這電燈太亮了,把我的妹妹都給泡走了,那就慘了。」梅天傑苦瓜著臉,當然是裝的了。

「這更奇怪了,又不是拉我去當電燈泡,哪我去幹什麼?」葉凡哼道。

「嘿嘿,是這樣的。最近,你徒弟我正在追一妹子,她叫寧和和。長得美賽天仙,如hua似yu,一笑能傾城,再笑能傾國。不過,她最喜歡去香山腳下的楓葉灣了。」梅天傑吹噓一通后又苦著臉了。

「人家去就去,管你屁事。」葉凡哼了一句后,轉爾又笑道:「不會是楓葉灣有隻大老虎,嚇得咱們京城堂堂的老梅家出來的梅大少都不敢去吧?」

「唉……」梅天傑好像被說中了心事,一臉的鬱悶,葉凡倒被勾起了好奇心,問道,「倒真是這回事,怪了,還真有你梅大少不敢去的地方?不會是龍潭虎xue吧?」

「其實,這個,我們老梅家雖說在外傳揚還行,真正在京城裡,像我們這種家族的只能排在二流頂峰,還擠不進一流家族中。

像那些紅s極品家族,那一家的底子不比我們梅家厚實。像京城趙家,京城鎮家,京城……

這些家族都比我們梅家根底子深。這些,還不是我怵的原因,主要是楓葉灣那戶人家姓費。」梅天傑倒也沒誇張,說的是實情。

「姓費……」葉凡嘴裡喃喃著吐出兩個字后,心裡一動,差點叫出聲來。暗道難不成費家就是師伯那個費家,完蛋了。

以前在泰王國佛摩亞時師伯離開時jiao待了我一串項鏈,說是要我代為轉jiao給香山腳下一個叫燕紅的nv人。這段時間一忙,倒把這茬子事給忘了。

不過,師傅費青山前段時間還在浦海市1u過面,應該有去那燕紅的nv人處走過,也沒跟我提這事,這事還真是詭異了。應該不可能,哪有那般巧的。不會那位叫啥的燕紅是師伯的老相好吧……

「這家人有來頭?」葉凡問道,倒也認真了起來。

「嗯,費家目前的掌舵人就是中紀委第一副書記費一桓,此人年齡並不是特別的大,可能才6o歲左右。聽說鳳寶山就快退了,接班人八成就是費一桓了。」梅天傑一臉凝重,說這話的。

「倒真是來頭很大,難怪你怵成這個樣子。費一桓如果真的能接鳳寶山的班,那就是政治局九常之一了,國家領導人啊!那費家,怕不立馬擠身京城一流家族圈了。」葉凡若有所思,mo了下下巴,點了點頭。

「不對師傅,費家本來就是京城一流家族圈的,絲毫不遜京城趙家的。就是跟現在執政的京城鎮家也有得一比,屬於咱們華夏權力顛峰圈內那十來個家族的。要說到費家,咱們南福省省長費滿天就是費家人,而且是直系親戚。」梅天傑倒知道不少,畢竟是從老梅家出來的,平時耳朵也聽了不少。

「那費家人也相當多了是不是?」葉凡問道。

「當然多,比我們老梅家人還要多。光是費一桓的哥兄弟聽說就有好幾個,估計能湊成一個班了。」梅天傑笑道。

「費家軍啊!那這樣說來,費家的權力是專註於政fu一塊了?」葉凡說道。

「也不一家,其實,像京里這些家族,不能說專註於某一塊,比如政fu或軍界,或從商。其實,像這種頂級家族,往往都是雜和著的。在軍隊也有一塊,在政fu也沒落下,甚至,經商也時有出現。沒有強大的經濟支撐著,家族沒錢何來興旺。

錢是一個家族興盛的根本,是旺家之基石。像京城喬家,因為沒有參與經商,所以,全在吃祖上留下的老本,在經濟一塊就有些捉禁見肘了。

有了經濟支撐,更是如魚得水了,而且,家族裡至少貪污犯也會少了很多。把柄也不會被對手抓祝」梅天傑一番理論倒也貼合時下論理。

看了看葉凡,又說道,「當然,他們也有側重點,比如我們梅家,側重點在軍界,趙家也一樣。所以,就被外界人認為是軍界世家,軍界大家等等。」

「不對呀,你追的人姓寧,這跟費家又扯上什麼關係了?」葉凡裝著不理解樣子,實則是想探費家底子。

「呵呵,姓寧沒錯,跟費家是表親,上一代人還是兄妹關係。」梅天傑笑道,一談起寧和和,這xiao子雙眼就有些放彩光,看來是有些墮入情網了。

「嗯,看來,這費家家大勢大,去他們那地兒的確有些怵人。不過,你拉我去也沒用,就憑我這xiao副廳的,去人家家裡還不是遭人白眼,受氣的份頭,想必你也不會讓師傅如此去丟臉吧?」葉凡淡淡說道。

「明天晚上聽說費家xiao姐在開一個pt,邀請的人還是相當多的。因為我跟寧和和關係處得還不錯,所以,我也收到了請貼。費家的還是檀木貼。」梅天傑說著,有些得意了起來,隨手又皮包里掏出了那張貼子。

葉凡接過後看了看,的確有股檀木香味,薄如蟬翼,顏s趨向莊重的暗紅s,上頭還雕著一隻翱翔雲天的飛鷹,霸氣十足樣子。

「嗯,貼子不錯。不過,也沒啥希奇的。」葉凡哼聲道,把貼子還給了梅天傑。

「沒啥稀奇的,師傅啊師傅,看來,你真有些老土了,不識貨埃」梅天傑差點咬牙,一付恨鐵不成鋼樣子,轉爾覺得說錯話了,趕緊陪笑道:「對不起了,話說漏了,嘿嘿。」

「噢,難道這檀木貼ting有來頭的?」葉凡輕瞥了這廝一眼,哼道。

「當然有來頭了,這是京城創貼世家陳記做的八品檀木貼。」梅天傑不服氣,說道。

「還分品,又不是武功官位的還分個段位,真是燥人得很,就這貼子,搞什麼名堂。」葉凡渾沒在意,認為有些做著了。

「師傅,你可能不曉得。京城裡各大家族,權貴富豪們請客開pt結婚搬家做壽等等,都要去陳記製作貼子。而且,全是陳記貼子為榮的。

更何況,這檀木貼分成八品,最好的當然是一品了。就這八品檀木貼已經全是工人們手工製作的。

你看看,這做工,這式樣,這昂貴的檀木給他們的工人搞得薄如蟬翼,這是需要特殊手法和秘術才能製成的。

而且,相當的貴,就這一張貼子,要1ooo塊。」梅天傑洋洋得意的mo著那張八品檀木貼子,好像撿到寶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