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京城寧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京城寧家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京城寧家

而且,最近舅舅費一桓風頭更盛,聽說不久就能進入政治局九常之中,費家的坐大,無形中寧家也跟著ji犬升天了。

「坐吧天傑,還有寧姑娘。」葉凡心裡有些不爽,淡淡笑道。

「天傑,我們走,這裡沒勁。」寧和和斜瞄了葉凡一眼,哼道。梅天傑,自然那腦mn子上爬上了汗珠子。

趕緊陪笑臉道:「和和,難得來一回,又是我師傅請客,你總得坐坐再走吧?不然,太不給面子了。」

「沒勁,你不走我走了,哼1寧和和就是看葉凡不順眼,根本就是在故意鬥氣。

「丫頭,口氣還不xiao,我兄弟請客,你還不願意坐一坐。難道這就是你們寧家的禮教?」狼破天先忍不住了,冷哼出聲了。

「你是誰,叫什麼叫?」寧和和眉mao一豎,哼道。

「和和,別說了,我跟你走。」梅天傑暗暗叫苦,雖說這桌上人基本上不認識,但也不能掃了師傅面子。如果給老姐梅亦秋知道了,還不打斷自己雙tui。

這廝現在後悔啊,本來一直慫恿著寧和和來就是想在師傅面前顯擺一下,哪知是nong巧成拙。

寧和和好像突然吃了槍子兒似的居然要跟師傅打擂台,這個,無端的為師傅樹了寧家和費家這些強敵,梅天傑可是有些心慌了。

「哪家的丫頭,這般不知禮數,要是以著我以往的脾氣,早一巴掌甩得你喊媽了。」鐵占雄也哼出聲來,哪管你是誰。

「你這半老頭吼什麼吼?」寧和和差點給氣暈了,沖著鐵占雄就叫開了。把老鐵都叫成了半老頭,這時,其它桌上人也注意到了這裡,全關注了過來。

老鐵那臉老臉可是擱不住了,人就要站起來。不過,被李嘯峰輕輕一瞥,這廝趕緊又坐了下去。

「天傑,把寧姑娘帶走,我不想再見到她,一個姑娘家,怎麼一點教養都沒有。」葉凡生氣了,冷哼出聲來。

「你才沒教養!hun蛋1寧和和哪受過這種氣,平時去啥地方哪家富家權貴公子不是把她當nv神一般供著的。想不到……

「師傅息怒,我馬上帶她走。」梅天傑心情遭透了,趕緊硬拉硬拽,幾乎是半抱著把寧和和給nong走了。

「呵呵呵,一點xiaocha曲,大家繼續喝。」葉凡轉爾恢復了平靜,淡淡笑著招呼起大家來。

「這寧姑娘到底什麼人,怎麼像一xiao蠻nv?」狼破天皺了皺眉頭。

「不清楚,是天傑的朋友,聽說跟老費家有什麼親戚。經常去什麼楓葉灣那地兒。」葉凡微微搖了搖頭。

「不會是楓葉灣的費家莊吧。」鎮東海淡淡笑了笑。

「費家莊。」鐵占雄嘴裡咕嚕了一句,也皺起了眉頭。

「好像中紀委那位費副書記的妹妹嫁的就是一姓寧的人家。」這時,趙括淡淡說道。

「如果真是她的話那就應該是組織部的寧志和副部長家裡人,聽說寧副部長有個nv兒,難道就是寧和和姑娘。」這時,跟著林峰一起來的陳一明局長忍不住cha了一句,而且,那臉s閃過了一絲憂慮。

因為,寧志和就是陳一明在中組部幹部二局的頂頭上司。要以給寧和和記起自己當時也在這桌子上,回去跟寧志和一說,那這腦袋就有得大了。

不過,幸好寧和和不認識陳一明。不過,陳一明又瞅了葉凡左右兩位軍委委員一眼,又看了看趙家的趙括等人,信心一下子又漲了回來。

而林峰副省長,心情當然是幾起幾落了。葉凡他不想得罪,但是,得罪費家和寧志和,也不是他所願意的事。

只是這裡好像都是些高官,就幾個年輕人的來頭也不xiao,林峰只能在心裡嘀咕了幾句,沒吭聲。

「估計是了,一個野丫頭,居然罵葉哥。」這時,從廁所回來的喬圓圓打聽清楚后相當的憤怒,bsp陳一明並不認識喬圓圓,剛才只是感覺這姑娘很美,美到極點,而且,好像跟葉凡很親昵,估計是葉凡的nv朋友。

出於好心,說道:「這位姑娘,寧姑娘xing子很急,你這話在這裡說說行,千萬別傳到她耳里。聽說寧部長家裡那位夫人很護短的。」

其實,陳一明心思複雜著,因為陳一明的後台是政法委的那位第一副書記汪博銘,而汪博銘跟中紀委的那位費一桓不怎麼感冒。

聽說前次還因什麼事,汪博銘一親戚被費一桓指使人查處了,最後還下了大牢。汪博銘認為費一桓不給他面子,所以,倆人矛盾是越來越深了。

作為汪博銘一個圈子的,如果能藉機挑起葉凡這個圈子人跟費家杠上一杠,那汪博名肯定願意看到。如果能進一步獲得汪博銘好感,那自己以後的路就更寬了。

而且,葉凡這個圈子的能量好像也相當令人側目的。似乎能量並不xiao於費家。

當然,這些也只是賓朋罷了,算不上葉凡圈內的人。不過,既然這些人都肯來,那說明跟葉凡的jiao情還是不錯的。

「謝謝,這個,我倒不擔心什麼。寧家,也沒有什麼?」喬圓圓大方的點了點頭。

「呵呵,寧志和是中組織部副部長,職位特殊,的確令人有些怵。畢竟是管官員帽子的特殊部mn。不過,喬家大院出來的,應該不用擔心這個。」這時,一旁的趙括突然淡淡的冒了一句話出來。

「喬家大院。」陳一明喃喃了一句,有些震驚的盯著喬圓圓,這廝覺得喬圓圓越看越像某個人,頓時,心裡直汗顏,暗道,難道是喬部長的家裡人……

在桌上有同一想法的並不在少數,特別是林峰副省長更是在心裡有些駭然了。

「倒不是因為我是從喬家大院出來的緣故,這個,只是人的看法和態度問題。」喬圓圓淡淡說道。

「算啦,不要說了,喝酒吧。」葉凡擺了擺手,不想再扯這些無聊的話題。

寧和和氣鼓鼓的流著淚回到了家裡。

「和和,怎麼啦?」樓上下來一位端莊夫人和一個庄雅到極點的姑娘。這姑娘一身雪白的絲綢衣衫,臉上光潤如羊脂白yu。身材也有一米七左右,圓潤略翹的鼻子配上略長的鵝蛋臉……

「媽,55555……」寧和和好像見到組織似的,撲進美fu懷裡直接就撒嬌哭了起來。

「丫頭,到底怎麼啦?」美fu心疼的mo了mo寧和和秀,問道。

555……寧和和還是在哭,只是,頭一直像拔1ang鼓一般搖著。

旁邊那位天仙似的姑娘輕聲問道:「妹子,到底誰欺負你了,給姐姐說說。」

「一個hun蛋,牛氓加王八蛋!費姐,你說說,我又沒惹他,他幹嘛罵我。」寧和和罵道。

「說!他怎麼罵你了,費姐給你出氣。」姑娘柳眉一豎,真生氣了,不過,問話時聲音還是柔柔的。

「他罵我……罵我沒教養1寧和和這話一出,美fu和那位費姐是臉s大變。

「那人叫什麼,住什麼地方?敢罵我寧家出來的教養?」美fu那臉yin沉著哼道。

「叫葉凡,聽說在粵東省魚桐市任政法委書記,晚上在紅葉堡舉辦什麼宴會。

是梅天傑叫我去的,本來高高興興去,誰知,那傢伙不理人,見到我們最起碼的禮數都做不到,所以,連站都沒站起來。

後來我見沒勁就要走,他居然罵我了。跟他一桌的還有兩個半老頭子,一直衝著我吼叫,像狗叫一樣……」寧和和那是添油加醋,差點把葉凡和鐵占雄三人說成十惡不赦了。老狼和老鐵在她眼中,當然成了半老頭子,不知兩個傢伙聽了作何感想。

「他們真那樣子罵你了?」費姐柳眉再次一豎,哼道。

「蝶姐姐,我騙你幹嘛!不信,你問梅家那個梅天傑。」寧和和一臉正經,說道。

「帶我去,我倒那hunxiao子是不是有三頭六臂,不就一個地級市的政法委書記,副廳級幹部罷了,難道能反天了?」費香yu氣得站了起來。

「要不跟爸先說說。」寧和和嘟著嘴,哼道。

「這點xiao事跟你爸說,你這丫頭,還嫌給你爸添1uan不夠是不是?」費香yu沒好氣,罵道。

「媽,蝶姐,他們罵我沒教養,這個,直接是罵我,間接來說可是在罵你們的。再大點,就是整個寧家了。而且,媽你可是從費家出來的,所以,哼哼1寧和和那xiao嘴還真會說話的,硬是把整個寧家扯上,覺得還不夠,連費家都給搬進來了。

「哼1費香yu終於被惹出真火來了,冷哼出聲了。

「姨,您別急,一個外地來的xiao幹部,要處理他有的是辦法。」那姓費的蝶姐姐冷冷哼了一聲。

「你是說?」費香yu雙眼一動,問侄nv道。

「放心和和,這事蝶姐給你做主了,包準讓你滿意。」費姐姐居然笑道。

「蝶姐,到時……」寧和和也展開了笑顏。

送走了鎮東海、李嘯峰等人,葉凡正跟老鐵和老狼以及張雄三人坐草坪上喝茶聊天打屁,這時,管家古邦走來,說道:「葉先生,外邊有一年青人求見。」

「什麼人?」葉凡皺了皺眉頭,問道,覺得這麼晚了怎麼還有人來,應該不是客人之流,他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

「說是香山腳下楓葉灣費家莊來的。」古邦xiao心說道。

「叫他進來。」葉凡擺了擺手,看了鐵占雄和老狼以及張雄一眼。

「來者不善啊1鐵占雄說這話時那雙眼中閃的不是害怕的眼神,而是有所期待。

「兵來將擋,水來土淹。哈哈哈,老鐵,你我雖說快到4o了,但是,也沒必要擔心這個吧?」狼破天居然雙眼放彩的笑了,這廝是個唯恐天下不1uan的主兒,哪裡怕過誰。

「呵呵,擔心未必就是怕事。狼哥,處在你那個位置上當然不必擔心什麼了。人家拿你有啥辦法,中警內衛局是主席直管的,明面上是屬於中央辦公廳管轄,實際上,你啥時聽過辦公廳主任的話。估計,就政治局那九個老傢伙能講你幾句吧。」張雄在一旁略顯酸味,哼聲道。

「酸啥張雄,你沒看見,每次那九個人中有人出國,我這神經不是都緊繃著,哪天有消停下來。

還有,那些副職等等,cao心的事多著呢。這日子,也過得太他娘的難過了。

打又不能打,殺又不能殺。連對手是誰都不曉得。天天跟潛在的,假想的對手作鬥爭,什麼殺槍手狙擊手,扯蛋玩,到現在老子就乾死了一個爆1uan份子,哪有哪么多的槍手,真是瞥屈得很。

要是能擱下,我早擱下了。這事,我已經跟鎮頭兒講過了。不願意再呆那地兒了。

換個地方,比如獵豹就不錯,要殺就殺個痛快,要死也要死得痛快,痛快著啊1狼破天哼道。

「身在福中不知福啊,老狼同志。」葉凡笑道。

「鎮頭兒肯定沒同意是不是?」鐵占雄嘴裡終於1u出了一絲興哉樂禍。

「還真給你說中了,你說說,我這位置是特殊,說出去人家感覺到神秘,而且,好像很可怕,很威風樣子,啥禁軍,還他娘的冬京十八萬禁軍教頭呢,還有什麼御林軍頭頭的。實際上,我就一幕後英雄,拿來有什麼用?在咱們國家,估計沒幾個人知道俺這大英雄的。」狼破天嘆了口氣。

「說得也是,就拿我來說,明面上是國安某局局長,可是這都是些見不得光的活計。

平時出差到外地,連國安那本證件都不能掏出來。除非遇上緊急情況,一般來說,我只能用掩飾的身份,一個xiao商人罷了。

現在的警察什麼的誰會鳥你這沒錢的xiao商人。鎮頭兒xiao氣啊,就給搞了個xiao商人頭銜。

倒是葉書記,看到沒,人家身上背的名頭多著呢,而且,都是可以見光了。並且,響噹噹的能唬人的。

當然,除了特勤那身份。什麼總參軍務部副部長,公安部警務督察室副督察長等等。

隨便扔本證件出去,那也相當震憾人心的。」張雄一耙子又打到了葉凡身上,當然,幾位老兄都在開玩笑罷了。

「張局長,你看看,我啥時1uan掏過證件。你可能不知道,在魚桐,我可是受夠氣了,xiao孩子沖我砸ji蛋。魚桐一個礦業公司居然也趕跟我叫板,省里隨便下來個人都能指手劃腳,這日子,都過得憋屈。」葉凡嘆了口氣。

…………………………………………………………………………

感謝以下兄弟打賞,正好給狗子吊瓶了,唉,醫院啥都貴,這麼多錢,不夠護士xiao姐的白眼費,唉,作個怪夢,希望還有兄弟再次來點,幫狗子解決了護士姐姐的打屁費,唉,錯了,是打針,這胡話說得,快語無倫次了,5555……

國慶快樂,所有看《官術》的朋友,快樂無限!狗子一人痛苦就是了……

我要月票!我要……

『滄海雲飛』『散盡如煙』『ouyabsp』『龍華腳夫』『tbsp書友o9o43o214o51832』『書友11o3161349524oo』『ouyabsp』『千年等1票』『xiao龍龍龍』『xiaoxiao寒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