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費家有人出面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費家有人出面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費家有人出面了

「唉……都不容易。不過說起來,從自由度方面來說,老狼的限制xing更大一些。

那他身份雖說神秘嚇人,但是,實則上沒多大用處。我們三個裡頭張雄又更低調了一些。

誰叫你的暗中身份是國安,國安工作人員的口訣是什麼——甘當無名英雄知道不?

就是特勤的身份也更見不得光,就咱們內部這夥人知曉,就是內部來說,也不全知曉。

咱們特勤有著五六十號正式隊員,你我知道的就十來個。也許某個隊員就在你身邊打雜,你還不認識他。

從大的方面來講,咱們都在為國家默默出力。我現在總算是理解了葉兄弟的念頭,為什麼不肯hun軍界特勤,這個,估mo著也是其中原由之一吧?」鐵占雄一臉正經,說道。

「呵呵,這個也的確是原因之一。不過,我這人不喜歡整天打打殺殺的,這個才是最主要的原因。在魚桐雖說苦了些,受的氣多,但是,我也在其中享受著生活的樂趣是不是?當官,玩玩智謀鬥鬥手段,其樂在中。」葉凡笑道。

眼神一掃,現一個jing瘦的青年人,一臉嚴肅的跟著古邦走了進來。不過,那青年人在看見葉凡四人後眼神中的犀利是一閃而逝,儘管他掩飾得很完美,可惜葉凡有鷹眼。

「看來,麻煩真的來了……」葉凡心裡嘀咕了一句。

「你就是葉凡先生?」青年人掃了一眼下來,現就葉凡年輕些,很n合寧和和講的特徵。

其他三個雖說也沒不顯老,並不像寧和和口中所講的半老頭子,但也不嫩,人顯得很老道持重樣子。所以,年青人直接沖葉凡就開口了。

「嗯,你是誰?有什麼事?」葉凡反哼道,也沒客氣,因為,來者不善,沒必要客氣。

「我是楓葉灣費家莊人,叫我費八度就行了。」費八巧一臉淡定,甚至,略顯不屑的掃了葉凡四人一眼,哼道。

「這名很有特s。」葉凡淡淡的哼了一聲,「有什麼事?」

「閣下堂堂一爺們,怎麼能無端的出口辱罵一xiaonv孩子,閣下這是在向楓葉灣費家逞威風嗎?」費八度冷冷哼道。

「你說的是寧和和罷。」葉凡淡淡說道,轉爾哼道,「你不在現場,又不了解情況,你憑什麼說我無端的,想必寧和和的xing格你們都清楚,先回去問清楚再說,我這裡,不喜歡不相干的人在這裡饒舌。如果你只是來逞口舌之利的話,那請你走吧,這麼晚了,本堡饒不招待了。」

「接著1費八度那臉yin沉了下來,隨手一拋,一張紙片樣東東飛了過來,葉凡穩當接下,一掃,原來是檀木貼子,並不是什麼暗器之流,哼道為:「什麼意思?」

「閣下可以看,你可以不來。」費八度說完,大步走了。

「什麼意思,難道是邀請你到費家莊做客?」鐵占雄問道。

「鴻mn宴罷了。」狼破天居然笑出聲來。

「差不多吧,明天晚上8點,好像是費家有位xiao姐開的pt。」葉凡掃了貼子一眼。

「嘿嘿,有得玩了,老鐵,去湊湊熱鬧怎麼樣?」狼破天笑道。

「我沒空1張雄先出口了。

「老鐵呢?」狼破天又問道。

「一起去。」鐵占雄點了點頭。

「哈哈哈,說實話,在京里也住了不少年頭了,就是沒進過鼎鼎大名的費家莊,聽說那莊子不尋常。」狼破天破天笑了一聲,轉爾正經了起來。

「有何不尋常的?」葉凡問道。心說如果這費家莊真跟大伯有關係的話,估計裡頭也有高手了。

「聽說裡頭也有內勁高手,不過,只是謠傳罷了,我是從沒見過。」狼破天搖了搖頭。

「這事鎮頭兒應該曉得。」鐵占雄說道。

「打個電話問問。」狼破天沖葉凡說道。

「不必了,一問,明天咱們去費家莊估計就在特勤的關注之下了。你想想,鎮頭兒不怕咱們三兄弟鬧事。這裡,可是京機要地,而且,費一桓可是高官,已漸跨入國家領導人級別了。沒準兒咱們還沒動身,他早就派人盯上了,那還有什麼意思?」葉凡笑道,一臉的輕鬆。

「說得也是,我倒想看看費家莊玩什麼把戲。」狼破天冷哼一聲,勢氣高chao,還捋了下袖子,誇張的做了個準備開戰的架勢,看得鐵占雄直想笑。

一夜無事。

第二天白天,葉凡去竄mn竄了一圈回來。

「xiao葉,聽說你在粵東那邊也是hun得風聲水起的,不錯1趙寶剛這老傢伙閑散的坐在一把xiao凳子上,一邊說著一邊伸手在擺nong著他的一盆hua兒。

「哪裡的話,唉,趙老,我可是給趙書記捅出了個大簍子。幸好趙書記放過了我,不然,我這帽子可得丟了。」葉凡笑道。

「是不是『鎮壓』那詞兒?」趙寶剛手微微一頓,說道。

「不光這些事,還有好多事。」葉凡微微點點頭又搖了搖頭。

「那些事,說起來是大事,但是,說起來也是xiao事。關鍵看你怎麼把握就是了,昌山這個人脾氣有時也有些火暴,傳襲了我們趙家一向的風格。你呀,有的時候被他罵了可忍著點,別跟他抬扛,呵呵呵。」趙寶剛語氣中透著親切。

「我哪敢跟他抬扛,我還得要這頭上xiao帽子,就我這xiaomao蟲,也難入他法眼的。」葉凡淡淡笑道,努力在貶低著自己。

「xiao葉,你這點就看錯他了。你現在已經漸漸長大了,已經不是一隻xiaomao蟲了。

說句不中聽的話,就是我趙寶剛請客,鎮東海和李嘯峰那兩個老傢伙也未必肯光顧。

你看看,你的面子可是不xiao啊,兩個老傢伙都放下工作來陪你們喝酒聊天了。

要不是這老胃病拖的,我也想來坐坐,看到你們年輕人,心裡爽快埃」趙寶剛語氣親切,笑道。

「那下次請客時一定請您老來坐坐。」葉凡笑道。

「說定了,唉,也不知能否等到下次了。這半截都入土的人了,什麼時候蹬tui可是說不定的。」趙寶剛倒顯得坦然,並沒一絲畏懼。就是葉凡也暗暗折服。

「趙老,你還健著呢,一點不比xiao伙子差的。」葉凡略顯恭維道。

「哈哈哈……」趙寶剛爽笑了起來,不過,轉爾僵坐在那裡,手按住了大tui關節處,似乎相當痛楚,這時,他的保健醫生趕緊過來了,說道:「趙老,還是回屋檢查一下,你這老mao病又患了。」

「看你,好好的講什麼話,害得我爺爺又tui痛了。」這時,趙四從樓上下來了,沖葉凡不滿的哼道。

「無妨,只是老mao病了,年輕時打仗,這大tui受了傷,治來治去的還是治不好,忍了忍就過去了。xiao四,別對xiao葉這個樣子,nv孩子,要溫柔一些,男子才喜歡的。」趙寶剛以疼愛口n訓的趙四。

「不希罕1趙四哼道,白眼直番,自然,沖著葉凡同志去的。

「趙老,能不能給我看看。」葉凡問道,斜瞄了趙寶剛那大tui一眼。現大tui關節上方有道黃帝豆般大的槍傷,好像燒焦了一般。

「你看看,你是誰呀,人家燕京軍總醫院的專家組研究了幾年都沒找出法子,你能看出什麼來,真是笑話。」趙四沒好氣白了葉凡一眼,這妮子,今天好像吃了槍子兒似的。

「xiao四,怎麼說話的,還不給葉凡泡杯茶來。」趙括從院子外走了進來,那臉一板,開口訓道。

「不泡,憑什麼給他泡茶,一個屁本事沒有隻懂得吹牛的人。」趙四嘴很倔,翹得老高的。

「來氣了是不是趙四,今天趙老這tui我還真看定了。如果在下僥倖能作用你怎麼說?」葉凡略顯怒氣,bi了過去。

「你說怎麼說?」趙四也嘴硬,趙括倒不說話了,跟父親趙寶剛一起淡淡的看起熱鬧來了。

「這樣吧,我這人比較勢利,一切皆為利來,無利不起早。如果僥倖有點用的話,你們也知道,我在粵東工作,當然希望得很趙昌山書記賞識了。就算趙書記欠我一個人情怎麼樣?」葉凡這話一出,差點令得趙寶剛和趙括都瞠目結舌了。心說,不傢伙連這話都敢出口,是個歪才。

「想得美,本姑娘沒那本事叫我大伯為你辦事。」趙四立即反嘴道。

「本來以為你嘴硬得像臭石頭疙瘩的,想不到一談正事就軟了,原來也只是個會耍嘴皮子的黃mao丫頭罷了。」葉凡眼中故意的充滿了不屑。

「你……」趙四給噎著了,拿眼盯著爺爺趙寶剛。

「哈哈哈……」趙寶剛和趙括都哈笑了起來,良久才停,趙寶剛說道:「行,xiao葉如果能讓我的tui有起s的話,我替昌山答應你一個承諾,當然,是能辦得到的承諾。」

「趙老,請伸tui。」葉凡淡笑,其實,這廝心裡也沒底。

細細的檢查完過後,葉凡從皮包里掏出了古墓中nong來的金針,試著行氣輸了進去。

一番扎針下來,趙寶剛的臉越來越嚴肅。

「有反應沒有趙老?」葉凡問道。

「嗯,彈口處有點酸麻,隱隱還像被什麼扎了一般,有些痛楚。」趙寶剛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