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六十章拳踢費家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拳踢費家莊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拳踢費家莊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拳踢費家莊

「趙老,估計你受傷時當時的醫療條件不怎麼好,所以,損傷堵塞了經絡。現在年歲大了,肌rou萎縮,經絡恢復得不怎麼好。不過,如果長久通針下去,我再開上幾付yao,你一個禮拜服上一次,也許能有所好轉。現在是不是感覺傷口處越來越灼熱,癢了。」乙恍┌鹽鍘D誥倘繅凰咳忌盞膉ing流在趙寶剛的彈傷處刺ji著他。

「是有這種感覺,看來,你這針跟總醫院的針炙師搞的不一樣。來,再來幾下,沒準兒還真有效果。」趙寶剛臉上鬆散開了,趙括也鬆了口氣。

一個xiao時后,葉凡收針,開了yao方告辭而去。

「這xiao傢伙我是越看越看不透了,怎麼又成了神醫?」趙括笑道。

「什麼神醫,野郎中騙錢罷了。」趙四沒好氣,哼聲道。

「趙四,怎麼說話的。你有見過醫術如此詭異的野郎中嗎?不管怎麼樣,能讓我的tui好過些,我們趙家就欠了他一份子人情。」趙寶剛這次倒是嚴厲的訓叱起趙四來。

葉凡陪著張衛清到了喬家大院。

「張哥,你進去吧,我就在這mn外的武警后停下了腳步。

「兄弟,你為什麼不進去,一起進去不是很好?」張衛清有些mihuo不解。

昨天晚上葉凡跟他聊了喬遠山要見他的事後,張衛清整整ji動了一個晚上都沒睡好。今天一大早把自己搞得很清楚,直到下午葉凡來引他。

「不了,你進去吧。怎麼樣處理想必你是這方面老手了,我不如你。」葉凡搖了搖頭。

張衛清雖說感覺怪異,但也沒再問,因為喬遠山有jiao待過看mn的武警,所以,在檢查過張衛清的證件後放他進去了。

一個xiao時后張衛清出來了。

「走,晚上我請你吃飯。」張衛清一臉微笑,看來,還是相當滿意的。

「事成了,去什麼地方?」葉凡忍不住問道。

「哪有那麼快,還沒定,估計得幾個月後。而且,這個,有些事也難說,不過,總之有希望了。」張衛清笑道。

「晚上,不要了,我還有飯局。」葉凡搖了搖頭。

「那成,下次再驟一塊。這次的事我不說了,走了。」張衛清開車走了。

晚上七點,三輛車子直往楓葉灣而去。

費家莊其實並不是指一座山莊,而是指一個村子,就是香山腳下不遠處。聽說這個村子主要是以姓費的為主,估計有幾百來人,整個村子座落在楓葉灣。

雖說現在才七月多,香山紅葉要到每年的1o月過後才能紅透半邊天,但是,楓葉灣的楓葉樹還是相當吸人眼球的。

一條xiao溪繞楓葉灣而過,在xiao溪的上面架起了許多座古老的xiao橋,在昏暗的路燈下,給人一種xiao橋流水人家,古藤老樹昏鴉的感覺。

村裡最大的一座院子就是費家莊了。

三輛車子緩緩的停在了費家大院前面,才現想找個停車位好像ting難的,因為,那很大的石鋪空地上已經塞滿了各種名貴車子,法拉利,賓士、寶馬、勞斯萊斯都有。

最後,鐵占雄帶頭,把車子擠在了一個院mn外邊才停了下來。

「晚上不知來了多少世家名流,看來,費家的人脈很深啊1狼破天淡淡說道,看著那些車子。

「呵呵,也許,費家有nv初長成,大家都是沖著美nv而來的。京城是名家匯聚之地,名mn顯貴並不少,扎一堆的話能把天安mn給擠破了。」鐵占雄不以為然,笑道。

「也是,這裡最多三十來輛車子,也算不得什麼。不過,就是車子高檔一些罷了。」葉凡笑了笑,三人直往費家大院而去,現mn口蹲著兩尊雕像,雕的不是石獅子,而是兩隻凶辣的山鷹。

「山鷹守mn,有點意思。」狼破天笑了笑,調侃道。

「這許這費家某代祖上屬鷹的,所以,就以山鷹為代表了。」鐵占雄還搖頭晃腦的解釋了一下。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葉凡心裡卻是一動,大伯在華夏六尊裡頭外號『坐地老虎費青山』,又被圈內人稱之為『飛鷹』。莫不是這費家莊以前的高人都是以『飛鷹』著稱的,大伯只是沿襲番號罷了。

走近了才現,mn口站著兩個jing壯男子,眼神犀利,被他掃過如被刮骨一般有點寒意。還有一個全身老管家穿戴的中年人,一臉彌勒之笑好像在迎客。

葉凡遞上了檀木貼子。

老管家接過後一番,再掃了名字一眼,頓時那彌勒之笑沒了,冷聲對後面兩個jing壯年青人其中一位,哼道:「六度,給裡頭傳個信,就說葉先生到了。」

轉爾轉臉對葉凡說道:「另外還有兩位先生跟著你來的,不知什麼姓名,還請葉先生明示一下。」

「鐵占雄,狼破天。」老鐵和老狼互相看了一眼,哼聲道,一來,火yao味就開始冒騰了。

葉凡也不吭聲,不久,費六度回來了,湊老管家耳旁咕嚕了幾句,老管家雙手微微一抱拳,哼道:「本人費書林,是費家大院管家。三位請1

費書林這話講得並不客氣,而是硬綁綁的。葉凡和鐵占雄狼破天三人互望了一眼,聳了聳肩,坦然跟著進去了。

這費家大院的確大,四面都建著三層高的閣樓,中間一座大閣樓。閣樓的空隙處種滿了hua樹,xiao泉點綴其間,閣樓到閣樓還得從xiao拱橋上面而過,倒有點像是一座中型號的園林。完全是中式園林,並沒摻雜絲毫的歐式風格。

一進大廳,現擺放著4張大圓桌子,桌上擺滿了菜,菜品還是很jing致的。桌上坐的以年輕男nv為多,中央一張大號圓桌,估計能坐十七八人。

梅天傑正坐在第一張圓桌上,一見葉凡三人進來,那身子骨沒來的嗦了一下,趕緊站了起來,xiao聲叫了句『師傅』,爾後,又偷偷往主桌上看了一眼,現寧和和正瞪著自己,這廝那臉趕緊轉過去,那臉s,笑得比哭還難看。

「客人到了,xiao姐。」老管家費書林站住了腳步,沖桌上一位扎著兩條衝天鞭子,雙眼活潑可愛,年芳十六七歲的姑娘說道。

這姑娘就是費家掌舵人費一桓的孫nv兒費草草,今年剛考上燕京大學,年芳還不滿十八歲。

是費一桓那一脈的寶貝疙瘩,平時在家就是一xiao公主,喜歡結jiao朋友,在京城太子nv圈內也是相當扎人眼球的xiao公主。今晚上她是主角,搞了個中式pt。

「來,今晚上xiao妹搞了個xiao型晚會,請大家一起來純粹是聚一聚,大家喝得高興,喝得快樂就是了。」費草草裝著大人狀,根本就沒理會管家費書林的講話,舉起一杯啤酒說道,或者說她是故意的想涼涼某君了。

「喝喝喝……謝謝費姐熱情款待了,哈哈哈……」廳里眾人頓時熱鬧了起來,杯子碰得作響,好像沒葉凡三人什麼事。

這費草草年齡不到十八歲,可是頗有股子大姐風範,所以,在太子圈內那些公子哥xiao姐們都稱她為『費姐』。

「看到沒,人家還要來個罰站。」狼破天淡淡的沖鐵占雄笑道,覺得有味道。

「xiao孩子玩的把戲罷了,有點意思。」葉凡淡淡的說道,掃了全桌一眼。

「師傅,你坐我哪兒?」這時,梅天傑看不過去了,拉著葉凡要到自己那位置上坐。

哪知寧和和突然柳眉一豎,哼道:「梅天傑,這是你的家嗎?」

「不是?」梅天傑答道,也略微有些怒氣了。

「知道『不是』就好,一點禮貌都不懂。這位置是費姐分配給你的,你給我好好坐著,一些阿貓阿狗的能上坐的。別污了費家mn弟,你沒看見,這桌上坐的都些什麼人?」寧和和斜了如電線竿子般站著的葉凡三人一眼,言語中極盡鄙視。

「坐的都是些什麼人,我梅天傑還真不知曉?」梅天傑冷聲哼道,這廝覺得有葉凡在場,那膽氣一下子又足了起來。

「看到沒,那位是葉副總理家的,那位是楊主任家裡的,那位又還是李副書記家裡的……」寧和和指著一位位,顯擺似的介紹了起來。

「原來是一群阿貓阿狗啊,沒勁,老鐵,我們走,連個主人都沒有,全是屁大點xiao孩子有啥意思。」葉凡頗為感嘆,搖了搖頭轉身要走。

「你罵誰阿貓阿狗,狗東西的,把話講清楚?」這時,桌旁一位不知哪家公子生氣了,一拍桌子指著葉凡罵開了。

「哪裡來的土疙瘩蛋子,唉,連人話都不會講。」另一個不知哪家的公子遙想呼應開了。

「你們才是土疙瘩蛋子,狗東西的敢罵我師傅。」梅天傑那臉漲得有些紅了,沖了上去照準先前罵人的公子就是一巴掌幹了下去。

啪地一聲。

梅天傑居然被桌旁站著的那個叫六度的jing壯漢子一腳撩倒在了桌底下。

「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費家莊。不知道的回去好好問問,也敢在這裡行兇。」費六度說著話,又抬起一腳踢向了地下的梅天傑。

啪啪兩聲過後,廳里人現一道虛影飛撲到了米開外的牆根下,震得整座房子都在打閃兒一般。幸好費家的房子都是石頭壘的,雖說古老,但不是很結實的。

「知道他是誰嗎?我葉凡的徒弟,哪裡是你這種xiao貓xiao狗能欺負的。」葉凡沖著七八米開外被自己一腳踢成了軟腳蝦的費六度同志哼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