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費家有高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費家有高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費家有高人

這時,費三度站了出來,在cao練場東邊畫了個三米寬範圍圈子。

葉凡笑道:「姑娘,咱們的比試是不是要在圈內進行?「

「你眼光很准,你如果能堅持一曲而不退出圈外,你贏了,我費蝶舞給你斟酒。」費蝶舞淡淡笑道,不久,有兩個姑娘搬來了一個全身顯著翠綠光澤的古琴。好像是竹子做的,好像又不是。

不久,淡轉昂揚的音樂聲響起,彈的居然面埋伏》。像這隻曲子一般都是用琵琶演奏的,想不到費蝶舞居然能用古琴彈出,著實令得葉凡吃了一驚,開始凝神靜氣聽著。

琴聲開始時估計在過渡階段,所以,顯得還是較悠揚和緩的。葉凡倒是抱著一股子欣賞味道在聽著。

環顧四周那些顯貴巨富公子爺們都在聽著,但是,好奇大於實際。而且一個個都有些皺眉頭,認為這位叫蝶舞的姑娘也太會扯了,居然想用琴音去mi惑一個大活人。

這種情況只是在電視電影中的傳說,現實社會哪有用琴音作為攻擊武器的。

不過,3分鐘過後,琴聲斗轉,葉凡猶如處於兩軍決鬥的環境中,琴聲顯得相當的詭異,聲動天地,幻想中屋瓦若飛墜般飄砸而下。

凝耳一聽,就這一個古琴中居然彈出了金聲轟轟、鼓聲、金、劍相擊的旁旁啪啪聲間、人馬群嘶叫尖叫血叫之聲,到低谷時又靜如無物一般。

不久,由靜漸動,有怨而難明者為楚歌聲;凄而壯者為項王悲歌慷慨之聲、別姬聲;陷大澤,有追騎聲;至烏江,有項王自刎聲,余騎蹂踐項王聲。使聞者始而奮,既而悲。

葉凡漸漸的被帶入一種詭異的幻境這中,環顧四周,現那些先前還皺眉的公子哥xiao姐們已經漸入痴mi之境。

一個個形態相當的怪異。xiao姐們有的正捂嘴含淚,有的拿著一手帕好像要擦鼻涕,不過,一直按在鼻孔上沒動作,好像時間被定格在了這一刻。

葉凡知道,這個還是因為費舞蝶把琴音集成一束專sh向了自己。而旁邊的人只是溢出了一絲琴音就如此罷了。看來,這費家的琴音之術端的是神奇無比。

不過,下邊聽下去葉凡感覺有些難受了,那金鐵相撞的聲音太刺耳了,猶如真的處身於古代的戰場之中。

幾分鐘過後,葉凡漸漸的尋到了一些mn道,感覺這琴音的施用手法有點像是自己師傅費方成傳的『化音mi術』,其實,都是把內勁集於一處暴出來。

用嘴爆時度很快,而用琴爆時範圍較廣泛,而且,綿長。葉凡鷹眼細察之下,現費蝶舞那額角上已經開始溢出一些細密的汗珠子來了,看來,相當的吃力了。

葉凡淡定的站在圈內,二米開外就是費蝶舞那手指在琴弦上如一狂1uan的撲街作家在鍵盤上碼字一般的瘋狂的點動著。

見葉凡還是那般的淡定,費蝶舞似乎感覺這臉無處擱了。突然一咬牙,雙指更是飛彈而下,聲金鐵相擊聲音如實質xing音波一般彈向了葉凡。

「哼1葉凡心裡一聲冷哼,內勁以八成化音mi術驟然聚集成一團,爆猛地,「嚓1地一聲仰天大叫,衝擊出一股無形聲音扎向了臉額上掛汗如雨的費蝶舞。

啪……

一聲清脆琴弦斷聲響起。

……

意外生了,費蝶舞身子往居然把持不住,往後一仰直統統的向地下砸了過去。

費家人嚇得大叫了起來,只見一個人影虛晃,葉凡兩個跨步早到了費蝶舞跟著,伸手環抱了過去。

當然是好心了。

手指剛觸及費蝶舞腰間時感覺耳旁傳來嚓嚓的微響聲,葉凡鷹眼之下頓時有些駭然,現幾枚圓圓的,估計有圍棋珠子般大的白s東西彈擊了過來,並且,分成上中下三點分擊而來,刺破空氣,出尖利的摩擦聲扎刺而來。

「高人1葉凡瞬間恢復鎮定,xiao李刀在手腕上一動彈sh向了那些xiao圓點。

「啪啪啪……」

三聲爆響過後,xiao李刀和三個xiao圓點炸開了,xiao圓點碎成一蓬白s灰塵散開了。

「咦1就在這時候,從遠隔百米開外的一座竹樓里傳來一聲輕微的訝然聲。

不過,葉凡感覺那xiao圓點上傳來的反震之力相當的強悍,身子往後一歪居然沒把持住倒砸了下去。

這下子可是糟了,因為費蝶舞在向下倒,葉凡變成砸在她身上雙雙壓砸了下去,這位美麗可人的姑娘如果被自己砸一下那還了得。千鈞一時刻。

葉凡一個大轉身,抱起費蝶舞轉了個方面。啪地一聲,雙雙倒地,這下子剛好調了個個頭,變成葉凡被費蝶舞當g人rou墊子砸在了地下。

幸好這演武場的地都是土質的,感覺只是被大力撞擊了一下。睜開眼時,現費蝶舞那彎彎的柳眉瞪得差點直了。

「對……對不起,失手了。」葉凡笑了笑,不過,這廝可是有些無賴起來了,居然還是雙手把費蝶舞緊緊的擁抱著不願鬆手。至於那些公子哥們滿臉露的自然是酸意然然了。

鐵占雄和狼破天頓時呆了,旋即,兩人互相望了一眼,一臉的猥瑣相彰顯。

「你……你這項鏈哪來的?」費蝶舞好像蒙了,居然還是任由葉凡環抱著倒在地下,而雙眼盯著的卻是葉凡的脖頸。

「項鏈……」葉凡心裡一動,心說難道費蝶舞認識大伯費青山叫我送回家裡的項鏈。

就在這時候,電話響了起來。

「誰壞我好事……」葉凡心裡憤憤然罵著站了起來接通了電話。裡面傳來王朝的聲音道:「葉,請馬上回來,案情得到大突破,有重大情況需要你親自回來處理。要快1

葉凡轉身沖費蝶舞笑道:「對不起,我有急事,先走了。」

「喂,你還沒告訴我你那項鏈哪來的?」費蝶舞追了過來問道。

「一個老頭子送的,好像姓費,現在沒空跟你聊了,告辭1葉凡叫上狼破天和鐵占雄,三人匆匆走了。費家人因為費蝶舞也輸了,自然不好意思再攔人。

至於那些公子哥太子nv,見費家人沒表態了他們自然不會自討沒趣的。更何況這三個傢伙好像都是練家子,去惹他們,那跟當沙袋有什麼不同,自然,全都眼巴巴的看著三步離去。

「我得趕回家問問。」費蝶舞臉s微微有些紅了,摸了摸脖頸處,葉凡居然沒現,這費蝶舞的脖頸處居然也戴了一條同樣的項鏈,要是現那真是驚爆眼球的。

「蝶姐,老爺子叫你過去一下。」這時,費草草和寧和和跑來喊道,其實,寧和和按輩份算的話還是費草草和費蝶舞的姑姑,不過,費草草經常叫姐而不叫姑姑。而寧和和也叫費蝶舞姐姐,實際上三人的年齡都差不多。這個,稱呼有點1uan。

不久進了竹樓,裡面擺設非常簡單,全是竹子做的用具。竹椅,竹桌、竹床、竹筒等等。一個圍棋盤,盤子上少了三枚白s圍棋,一位半癱老人正坐在一個輪椅上,面盤依稀可以看出跟費青山有些相似。此刻老人那雙略顯昏花的眼睛,正盯著棋盤。

「太爺,您叫我?」費蝶舞有些拘謹的xiao心問候道。

「嗯,蝶兒,坐吧。」老者擺了擺手指著對面一張xiao竹椅說道。

「太爺,我給您泡杯茶。」費蝶舞轉身泡茶去了。

「剛才那xiao伙子叫什麼?」老者問道。

「葉凡,聽說出身於南福省墨香市古川縣城關,父親是縣勞動局局長,母親在教書。家裡還有一個哥哥,一個弟弟,一個妹妹。」費蝶舞xiao聲說道,看了爺爺一眼,又說道,「太爺,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錯倒是沒錯,只是有些奇怪。」老者臉s平靜,搖了搖頭,「你沒現什麼嗎?」

「現了,他……他脖子上戴著一條項鏈,跟我的有些相似。」費蝶舞臉s微微有些紅了。

「難道是你爺爺青山送給他的?」老者瞄了費蝶舞一眼,眼神中怪異一閃而逝。

「不清楚,也許是我搞錯了,這天下相似的項鏈也很多的。再說,剛才我只是初初的看了一眼,並沒細看。」費蝶舞趕緊解釋一下。

「項鏈可以相似,但是,剛才你們在比斗中你難道沒現什麼奇巧之處?」老者問道,輕輕的喝了一口茶。

「那人內勁非常強,蝶兒不是他對手。」費蝶舞有些不好意思,說道。

「呵呵,此人有著七段身手,你當然不是他對手了。對於五段高手,你的音波功都能拿下,但是對於七段高手,也許你能在他未及防備之時mi惑他一時,但不能mi惑他多久的。

這個還不是主要的疑點,主要的疑點在,好像這xiao伙子也會使咱們費家的『化音mi術』。

剛才他那一聲『嚓』吼就是把化音mi術的內勁聚集於嘴裡爆然使出的。

所以,才讓你受到了音波的反震之力而暫時處於暈厥狀態。開始時我以為他要傷害你,所以拋出了三枚白子,想不到那xiao傢伙很有能耐,居然使出了咱們費家的『xiao李刀』?

可以肯定,此人跟青山肯定有關係。也許,他就是青山收的弟子。」老者面上露出了微笑。

「那人聽說才24歲,怎麼可能有著七段身手,這個,也太逆天了?」費蝶舞有些不信。

謝謝『xiao饅頭』『15f55』『虎生』『書友1oo3o7o93732165』『王憬賢』六位兄弟打賞,就差幾票,《官術》將丟出都市榜前1o了。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