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青狼吐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青狼吐招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青狼吐招

「情況怎麼樣?」葉凡泡了杯茶遞給馬漢,問道。

「有些詭異。」馬漢喝了口茶,有些納悶樣子。

看了葉凡和王朝一眼,說道:「那天出現的退伍軍人叫易一凡、陳友棉和丁松冰。三人跟一個叫陳勁松的世家公子同一個連隊。陳勁松是連長,此人出身於軍界家庭,父親還是粵州軍區第八集團軍一師師長,叫陳千奇。

在一次實彈訓練中,易一凡和陳友棉以及丁松冰三人造成了巨大失誤,當場炸傷了陳勁松。不過,並無大礙,養了三個月傷就好了,並沒留下什麼後遺症什麼的。

不過,當時卻是惹得陳千奇火大了,當場趕到魚桐來抓了易一凡三人要上軍事法庭。如果沒有盧安剛出面,三人很可能要吃上幾年牢飯。

最後落了個開除處份,連退伍補助都沒拿到回老家去了。不過,盧安剛很厲害,暗中出手,在開除處份落下半年後又掏出三人曾經立過的功勞說事。

居然改變了處分結果,三人變成了轉業回地方工作,而且,一個個都撈了個好工作。」

「那三人對盧安剛肯定是感ji涕淚了。」葉凡淡淡哼道。

「嗯1馬漢點了點頭,旋即說道,「這些只是表面現象,我暗中走訪了那天出事的一些知情人,才現了疑點。」

「你也現了什麼,快說說。」王朝催促道。

「那天實彈訓練很奇巧,一個很平常很簡單的訓練怎麼可能出現如此大的失誤?在明知陳勁松埋伏之地的情況下居然會出現炸傷他的情景,並且,據當時跟易一凡三人一起的兵丁們說,當時易一凡三人並沒有扔手榴彈,怎麼可能炸傷陳勁傷。有的兵丁說是陳勁松對易一凡三人不滿意,故意玩的yin手陷害他們。」馬漢淡淡說道。

「這倒奇怪了,難道有人故意出手炸傷了陳勁松,其目的是為了陷害易一凡三人入獄。難道就是陳勁松乾的,似乎又不可能。要是搞不好炸死了不是白死了。」王朝mo了mo下巴上的幾根mao,也是疑huo不解。

「查清楚沒有,到底是不是有人故意的?」葉凡問道。

「問過了,軍務部的人前幾天去調查時,易一凡說是那顆手榴彈的確是自己扔的,這事還真是怪異了。人人都怕惹火上身,他們三個倒是硬要把火往自己身上招呼,你說這奇不奇怪?」王漢感覺有些莫名其妙。

「難道易一凡三人有什麼把柄被人抓住了,不敢說實話,而他的戰友們反而講了實話。」葉凡淡淡說道。

「不會是易一凡三人參與了88慘案,所以,把柄被握,所以,不敢倒出實情來。我覺得在這其中盧安剛很值得懷疑。」王朝說道,轉爾又說道,「我去監獄找到了雲嶺縣原縣委書記黃森,此人先也是不張口,估計是怕罪上加罪,或者說是有些人令他有所忌憚。

不過,後來我沒辦法了,只好用了特殊手段,這廝才招了。說當時盧安剛的確有要挾他陷害當時的雲嶺縣長周伯林。

而黃森當時也想拔了這顆毒牙,兩人一后即合,最後周伯林被害入獄。

至於說周伯林為什麼會死在獄中黃森矢口否認是他乾的。我看他不像是講假話,又到了當時周伯林服刑的監獄秘密調查過,才現了端倪。」王朝講到這裡喝了口茶。

「案中案,大案套xiao案,真是複雜啊1葉凡忍不住嘆了口氣,「死了這麼多人,到底是為了什麼?查,一定查到底,挖出最後的原凶來,給死者一個說法。王朝,繼續說下去。」

「周伯林是在吃飯時被一個叫阿八的hun子夥同一夥囚犯活活打死了。當時周伯林的身體也很虛弱,只不過踢了幾tui,結果造成胃脾大出血而死。

阿八後來被槍斃了,不過,我還是找到了當時一起的幾個囚犯。結果出來了,通過層層調查,居然又指向了盧安剛一個親戚,叫盧一勇。

此人是盧安剛一個遠房堂弟,很遠的那種,就在監獄當獄警,聽那些hun子說此事其實是盧一勇暗中指使阿八做的。當然,阿八死了,這事無法考證。

不過,我還是沒死心,繼續挖,終於找到了證據,阿八此人不簡單,居然偷偷的把盧一勇跟他說的話錄音了,這就是那盒帶子,你們聽聽。」王朝說著放起了錄音帶子。

「阿八,這次的事做成了,我可以幫你提前五年出去。你也知道,我現在已經是監獄的副獄長了。不久,估計會到海州市公安局任副局長,有我罩著,出去后還怕沒得你hun的是不是?」盧一勇說道。

「盧獄長,這樣子做可是殺人,要是給查出來我可是要掉腦袋的。」錄音中阿八有些擔心,問道。

「怕什麼,有我在,而且,在監獄裡面犯人之間經常生爭鬥不是很正常嗎?到時你們一伙人上去,法不責眾,大家分攤一點不就過去了。再等上幾個月,我找個由頭幫你立下一次大功,你不是就可以脫身而出了。」盧一勇冷冷哼道。

「這個,我還是有些擔心,畢竟,那人可是雲嶺縣長,人家難道沒人了嗎?」阿八其實在討價還價,這廝作為海州有名的霸頭,哪會怕這事的。

「不幹也行,呵呵,老子有的是手段玩死你,信不信?」盧一勇生氣了,bi了過去。

「要我干也行,先得給我家裡人5o萬,不然,你愛咋的就咋的。」阿八也硬氣了起來。

「成jiao1盧一勇忍疼答應了下來。

「可惜了,阿八被騙了。結果怎麼樣,盧一勇下了重手,阿八結果沒逃脫開上刑場的可悲下常」葉凡嘆了口氣。

「其實,阿八不是正式的上了刑場,而是被盧一勇支使人搞了個越獄,被當場擊斃了,這事,肯定是盧一勇做的。

阿八一死,當時跟他一夥的hun子嚇得都不敢吭聲了。這次的事正好那其中一個叫xiao虎的hun子得了病快死了,我答應了他一件事他才講了出來。

不然,還真查不出來。」王朝說道,看了葉凡一眼,「只是這事我是答應了下來,不過,要辦事還得葉書記想辦法給辦一下。一個即將死去的人,我不想欺騙他。」

「什麼事,估計有些難辦吧。」葉凡問道。

「xiao虎的真名叫楊xiao虎,他有個xiao妹妹叫楊彩霞。現正在粵州市一所三流大專讀書,楊xiao虎講了,提出的條件就是讓他妹子留在省城粵州市工作,而且,得進好單位。」王朝說道。

「三流大專,肯定是很差的學校了,想進省城的好單位,的確很難。不過,既然你答應了他的事,我幫你辦到。」葉凡點了點頭,皺了皺眉頭說道。

看了馬漢和王朝一眼,哼道,「立即提審青狼,這事就我們三人知道就行了,既然盧安剛疑點重重,不宜於讓過多人知道。我是有些擔心,這公安局內部根本就沒秘密可言。」

「葉書記,我是有些擔心,既然調查組調查到易一凡三人了,那幕後之人會不會滅口。」馬漢說道。

「這事倒是個問題,馬上抓捕易一凡三人,就關在市公安局看守所里。」葉凡哼道。

「這樣不是給了盧安剛一個信號?」王朝說道。

「bi他出手1葉凡哼道。

王朝和馬漢領命而去。

「該收網了。」葉凡嘆了口氣,把這情況跟鐵占雄jiao流了一下,他也覺得要快才行,要是給幕後cao縱人滅了口就更麻煩了。

深夜,葉凡的房子里成了臨時頭的審訊室。

「青狼,你還有什麼話說。」葉凡先給青狼聽了錄音,看了一疊材料,現這廝那雙眼突然變得紅了起來,拳頭捏得嚓直響。

終於,青狼忍不住了,喊道:「盧安剛,你這,肯定是你乾的,肯定是你乾的,雜碎,我青狼為你出身入死,你為什麼這樣對我……」

「青狼,盧安剛jiao待了你什麼事?」葉凡哼道。

「他只是叫我打入陽田集團,暗中作一些手腳干一些不利於陽田的事。」青狼說道。

「怪了,難道盧安剛跟陽田集團不對付?」葉凡緊bi著問道。

「這個,我不清楚。」青狼搖了搖頭,不像講假話。

「八八慘案是你做的?」葉凡突然施出了化音mi術炸然而出口。

「是……」青狼瞬間mihuo,不過,旋即清醒,看了葉凡一眼,淡淡說道:「想知道為什麼嗎?想知道當時有多少人嗎?」

「當然想知道。」葉凡冷聲哼道。

「你給我殺了盧安剛,我青狼就講。」青狼惡狠狠喊叫道。

「如果八八慘案是盧安剛指使人乾的,難道他還能逃脫法律制裁嗎?」葉凡哼道。

「不要跟我律,法律是有錢人有權人的法律,不是我們這些窮困的苦哈哈的法律。」青狼嘶啞的喊叫道,眼裡1u出的全是不屑。

「我答應你,只要這事真是盧安剛做的,不管涉及到什麼人,我一查到底,會給你一個jiao待的。」葉凡口氣堅決,盯著青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