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上報省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上報省委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上報省委

「這話我當是放屁!你們當官的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玩人罷了,我青狼又不是嫩鳥,相信你們這鬼話那就是蠢蛋了。再說,就你這副廳級別,你有什麼能力說是一查到底,盧安剛也許只是一枚棋子,他已經跟你同級別了,而且,人家在軍隊,你怎麼挖進去?」青狼根本就不信,還搖了搖頭。

「看看這個,相信你會相信的。」葉凡把公安部副督察長和總參軍務部副部長的證件叫王朝遞了過去。

「看好了,這個,絕不會是假的。葉書記其實是中央派來的秘密調查員,他是從南福省那邊過來的,這就是他的秘密身份,你們的事,國務院總理在關注著,你說說,什麼人能跟國家想抗。」王朝遞了過去,一臉正義,哼道,當然是為了給青狼打氣了。

「哈哈哈,是我做的,當然,我只是跟班,還有幾個人。」看完證件后,青狼突然笑了起來,瘋狂的笑了起來。

「還有什麼人?」葉凡問道。

「盧安剛是我仇人,你答應我送他上斷頭台我才講。」青狼很硬朗,談起條件來。

「我答應你,如果盧安剛所犯的罪行真的夠他上斷頭台,我葉凡指天立誓,必送他上斷頭台。

當然,如果他的罪不至上斷頭台,那我也就對不住了,所以,要送他上斷頭台,你得提供詳細的證據才行。

不然,你拿什麼讓我們為你報仇?」葉凡厲聲質問道,看了青狼一眼,口氣緩和了一些,說道,「我這個人近期的所作所為你不是沒看見聽見,就是這魚桐的一把手何鎮南書記,在理由不充分情況下我照樣子不賣他的賬,一切以法律為準繩,不講si情,就是我做人之道。」

「我……相信你。」青狼垂下了頭,「給我來支煙。」

「給他。」葉凡示意王朝道,遞過去了一支古巴高檔雪茄。

「當年,盧安剛通過手段讓我出獄后我很感ji他。他安排我進了陽田集團,要求我打入陽田集團高層中去。我也努力了,結果也做到了,成了管飛和曹yu等人看重的人之一。

不過,不久,盧安剛就要求我時不時暗中給陽田集團捅些簍子,製造些xiao麻煩。當時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盧安剛為什麼這樣子做。還有,他為什麼既要害我又要救我。

現在我明白了,無非是想要我為他死心塌地做事罷了。而且,我感覺他的目標就是引起人們對陽田集團的關注。

見關注度不夠,所以,實施了88慘案,一夜之間死了1o個跟陽田集團有關係的人。他的目的達到了,最終終於引起了你們的注意,現在不是查到這裡了。

不過,他絕沒想到,居然會查到他自己頭上,這一點,我青狼還是相當佩服你們的辦案手段的。」青狼的心智的確堅毅,給人的感覺就是不怕死。

「八八慘案那天晚上,這三個人是不是跟你一起的。」葉凡示意馬漢遞上了易一凡三人照片和材料。

青狼仔細地辯論一番后十分肯定,說道,「雖說那天晚上他們都有化妝改扮一下,但是,我青狼的眼神絕對準,大致輪廓還是變不了的,就是他們三個了。不過,我們四人只是負責外圍的,比如放火,開煤氣,把人打暈,並沒出手殺人。」

「怕死了是不是?有膽做沒膽承認,孬種子一個1王朝冷冷哼道。

「怕死,不是我青狼的xing格,做了就做了,沒做就是沒做。反正放火幹壞事這些爛事也夠我們把牢底坐穿了,跟上刑場有何區別,無所謂了。只要盧安剛上斷頭台,我青狼這輩子就這點盼頭了。」青狼話講得慷義。

「鳥化石是怎麼回事?」葉凡問道。

「關於鳥化石我也聽說過,不過,他們做得很隱秘,這事就連我也不清楚到底在什麼地方?不過,管飛和曹yu以及高崗三人應該知道,就是那個苗青眉,估計也曉得。看來,我在管飛心中的份量還是不夠。」青狼有些感慨,搖了搖頭。

「陽田縣梅溪鎮不遠處的牛龜嶺有沒問題?」葉凡皺了皺眉,問道,有些失望。

「那個地方,應該沒有化石?我曾經進去看過,幾個dong,全是挖來騙人的。管飛此人心機很深,搞了幾個假dong子,而且,架勢做得十足的布了好多的安保人員,無非是mihuo人罷了。」青狼搖了搖頭。

深夜,魚桐市安靜了下來,不過,王朝等人沒有睡,凌晨六點,易一凡、陳友棉,丁松冰三人落網,在強大的證據以及青狼這人證面前,三人也垂下了頭,jiao待了事情的經過。

三人講的跟青狼差不多,當初也是盧安剛救了他們所以感ji報恩。慘案那天晚上三人跟著青狼負責的是打雜的活計,並沒殺人。

葉凡把陳軍叫了過來,jiao待他暗中xiao心的盯著盧安剛。主要是防止他突然出逃。

「盧安剛為什麼要針對陽田集團?」王朝喃喃道。

「查一查盧安剛跟陽田集團的人有什麼瓜葛,重點放在管飛、曹yu以及高崗三人身上。」葉凡哼道。

一大早,葉凡jiao待完一些事後直接趕向省城而去。這麼重大的現,完全可以拘捕盧安剛了。

不過,盧安剛是市委常委,先得向何鎮南彙報才行。葉凡怕打草驚蛇,二來也怕何鎮南也許也牽扯其中,所以,並沒跟何鎮南講,直接趕往了省城。

葉凡直接到了省政法委書記楊志遠辦公室,聽說是有關88慘案的事,楊志遠立即接見了葉凡,看來,魚桐的八八慘案牽動著全省神經埃

葉凡把證據材料以及口供帶子等都呈了上去,二個xiao時后,楊志遠感覺滋事體大,立即電話掛給了趙昌山請示,趙昌山指示說是要聽葉凡親自彙報,爾後,葉凡跟著楊書記到了趙昌山辦公室。

趙昌山看完材料,聽完錄音后一臉凝重。

想了想說道:「志遠,這事是要拘捕一個軍分區司令,所以,還得支會一下省軍區的於司令才行。」

「這事得抓緊,既然總理都盯著的,咱們不能慢了,就怕遲則又生變故。估計盧安剛的嘴裡應該能挖出許多事來。他為什麼要盯著陽田集團,而且,一直把屎盆子往陽田集團身上扣,這其中,恐怕還牽扯著許多不可告人的秘密。趙書記,這事有些麻煩。陽田的的情況特殊,怎麼辦?」楊志遠也是一臉憂s。

「其實,陽田集團也有大問題,囂張這個我就不想說了。就是鳥類化石的事還沒查清楚,如果情況屬實,那將也是驚天大案。」葉凡在一旁bsp「查!一查到底,既然總理在關注著,不查能行嗎?」趙昌山一拳擂在桌上下了定論。

不久,於升司令匆匆趕到省委會議室。分管紀委的省委副書記葉東同志也給趙昌山叫到了會議室。

於司令看了材料,聽了葉凡彙報后一拳擂在桌上,破口罵道:「惡魔,簡單是惡魔。拿下,立即拿下,hun賬東西。趙書記,我有責任。盧安剛是我手下的兵,他擔任魚桐軍分區司令一職我還極力推薦過,想不到,真是沒想到,我……我簡單瞎了眼啊!請領導處分我吧1

「現在不是談責任講處分的時候。」趙昌山擺了擺手,沖政法委書記楊志遠說道,「你立即給陳布和廳長下指示,叫他立即g乾的刑警跟著葉凡到魚桐執行秘密抓捕。這事,於司令,省軍區也派人一起去吧,畢竟是軍隊一塊的。」

講到這裡,看了看葉東一眼,又說道:「這次的事涉及面很廣,估計有不少官員將落馬。其中,可能還牽扯到權錢等經濟方面jiao易,所以,你們紀委也chou調一些老同志下去,配合葉凡同志展開調查。」

「行,我馬上安排。」葉東點了點頭。

「行,我立即回去準備一下,chou調人手配合葉書記行動。」於升二話沒說,匆匆走了。

「幹得好,八八慘案破了后,我將以書面形式向總理彙報。該獎的重獎,該罰的決不手軟。還有,一定要挖出盧安剛這樣做的真正原因,這事太詭異了,不查清楚,八八慘案有終無始。」趙昌山在葉凡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下。

「趙書記,我會一查到底的,不管涉及到什麼人。不過,在這次案件中,有幾位同志表現的確突出。像魚桐市的粟一宵副市長,忍受著挨打的屈辱,他沒分管公安,卻是協助我們找到了重大線索,如果沒有雲嶺縣原紀委書記和青同志的吐謎,這案子也不知道要拖到什麼時候。該同志……」葉凡剛講到這裡。

趙昌山擺了擺手,說道:「說吧,要我怎麼樣獎賞他?現在不是嗦的時候,你可以直接提要求。」

「魚桐市分管紀委的專職副書記於志海同志調走了,所以,現在還空著一個常委名額。」葉凡xiao心的說著,看了趙昌山一眼。

不過,葉凡的鷹眼現一旁坐著的葉東副書記那眼皮子不由得跳了跳,只是很輕微,沒有鷹眼是現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