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省委重拳出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省委重拳出擊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知道自己剛才的表現很令葉東副***滿意的,畢竟,葉東副***是粟一宵老婆娘家親舅舅。估計粟一宵為了常委名額,早展開行動了。

「這事怎麼可能,粟一宵只是一副市長,不可能一步登天坐上市委副***位置,總得有個過渡階段是不是,即便我是省委***也不能太違背組織原則。」趙昌山皺了皺眉頭。

「呵呵,趙***,葉凡同志只講到了別人的大功勞,他自己才是最大的功勞擁有者。

其實,葉凡同志表現如此優秀,八八慘案一告破,我們也可以向總理交差了。

不然,我這個政法委***都坐得不安穩,總覺得老百姓在戳我的脊梁骨,有時半夜都會從夢中驚醒。

所以,我覺得讓葉凡同志頂上於志海同志的位置完全可以的1一旁的政法委***楊志遠心情也是大好,八八慘案像一個大包袱也壓得他快喘不過氣來了,所以,也賣了葉凡一個人情。

「嗯,葉凡同志是最大的功勞者,一旦上報總理,總理的褒獎是少不了的了。提拔葉凡正順合了上級意思,即便是有些超前了一些,我想拿八八慘案來說也是無可厚非的。」葉東也在一旁幫腔道,葉凡知道,他是在投桃報李。

「這事以後再說。」趙昌山擺了擺手哼道,看了看會議室中幾個人,又說道,「葉凡,你準備一下,立即下去,這次抓捕的事還是由你挂帥負責。省廳和省紀委省***的同志全配合著你行動。走前我一句老話講在前頭,不要怕什麼,不管涉及到什麼人,一租是我趙昌山代表省委說的話,你聽明白沒有?」

趙昌山全身氣勢大作。

「是1葉凡行了個標準警察禮退出了會議室。

一個小時后,省廳和省紀委的同志各來了10個同志,省廳是由陳布和廳長親自帶隊,而省紀委這邊居然是由一個姓張的副***親自挂帥。而且,張副***因為資格老,也是正廳級別幹部。

級別不可能不高啊,而兩位正廳級幹部都是副組長,葉凡這個副廳級幹部反倒成了八八慘案調查抓捕組的組長。

當然,葉凡也知道,陳布和跟張副***的到來,肯定是來摘桃子的。既然都到了這種階段,抓到人一審,他們倆也是主要的負責同志之一,當然,白落了一身的功勞,這種好事,自然是搶破頭都想幹了。

而對於葉東和楊志遠兩位省委常委來說,能派這兩位同志下來,也是要向總理和趙昌山表明態度,他們是下了大決心要一查到底的。

省軍區的於司令派來的是一個叫龔清民的大校。聽說是省軍區政治部副主任,幾輛車子悄然往魚桐而去。

這些人級別雖說都比葉凡大,但是,他們都謹記領導叮囑,對葉凡相當的尊重。頗有股子一切行動聽指揮的架勢。

因為,葉凡這次『挂帥』是省委***趙昌山以省委領導名義下的正式命令。而這事又是葉凡主負責的,他們來摘桃子了還要趾高氣揚也說不過去了。

車子剛進入魚桐境內,傳來一個可怕消息,暗中監視盧安剛的陳軍居然被暗器擊傷,整個人暈迷在了盧安剛所住的家屬樓一株大樹下。

王朝彙報說是已經把陳軍送往了醫院,情況怎麼樣不清楚。只是,盧安剛卻是神秘失蹤了。同時,王朝派出的幾個刑警全給打斷了腿暈迷於地。

葉凡立即叫車子停了下來,幸好軍分區政治部副主任龔清民開來的是輛指揮車,很大,葉凡幾人都坐在裡面,一聽說這消息后,幾位領導表情十分的凝重。

「立即集結全市武警、刑警進行拉網式搜捕。我這邊從省廳抽調一個支隊過來配合搜捕。」陳布和提議道。

「老陳,就怕事中生事埃」張副***嘆了口氣,問葉凡道,「盧安剛看來是個高手,解決幾個刑警一點問題都沒有。還有你叫的那位叫陳軍的小夥子,他身手怎麼樣?」

「身手不錯,一個人能對付五六個精幹刑警不成問題。連他都受了傷暈迷,看來,也許不止盧安剛一個人下的手。

不過,我有些納悶了,盧安剛是怎麼可能知道我們提前下手了。在市局那一塊,這消息僅限於最保密的五個人知道。

而且,盧安剛明擺著是手下留情了沒要了他們小命,這點倒是令人欣慰,不然,咱們損失就大了。」葉凡說著,眉頭皺起老高。

「也許是他不想再作孽了,也許,他的目的不在此。既然市局那塊做得如此保密,這事在省里最多幾位領導知道,到底是誰走漏了風聲。」陳布和巡了一圈下來,也是眉頭緊鎖。

「不管了,先布置下去再說。」葉凡冷哼了一聲,立即電話掛到了魚桐市局,安排了下去。這邊,又把此事給何鎮南彙報了一遍。

何鎮南知道葉凡繞過他直接到省里去搬兵了,雖說心裡十分的氣憤,但也不是發作的時候,立即指示葉凡抽調人馬,要不惜一切代價把盧安剛抓捕歸案。

車子剛走了幾步,葉凡突然有所醒悟,大聲喊道:「不好,陽田集團有大事要發生。」

「請說明一下葉***。」陳布和追問道。

「既然盧安剛一直的目標都是往陽田集團身上招呼,看來,他恨陽田集團如骨了。

只是有些詭異,既然恨陽田集團,何不沖陽田集團直接下手,而要殺一些無辜的人栽臟給陽田集團引起我們關注。

這事只有盧安剛心裡清楚,既然現在事情敗露,想借我們的手剪除陽田集團的陰謀無法得逞,估計盧安剛要背水一戰,作垂死掙扎,最後拚個魚死網破也會毀了陽田集團的。」葉凡說道。

「有道理,趕緊查查陽田集團的幾個頭頭現在身處何處。還有,陽田集團要害部門都有可能是盧安剛攻擊目標。」張副***恍然大悟,喊了起來。

「來不及了,何況,盧安剛到底針對的是陽田集團什麼人我們也不清楚。咱們現在的車子離陽田集團管飛住的東坡山莊不遠,先去東坡山莊跑一趟,這邊,安排力量全力偵察管飛、曹欲、高崗等人下落。」葉凡說道。

「就這麼辦了,立即轉道東坡山莊。」陳布和說道。

「估計還有十來分鐘就到東坡山莊了。」葉凡看了看時間,一臉的凝重。

「查到管飛等人下落沒有?」陳布和問道。

「管飛跟曹欲都在東坡山莊,高崗去京城了還沒回來。」葉凡答道。車子終於看到了不遠處的東坡山莊,葉凡鬆了口氣。

突然,一聲震天轟隆聲傳來,剎時,好像發生了小地震一般,車子劇烈抖動了起來。葉凡等人趕緊下車,發現東坡山莊內騰起了一股粗大的煙雲。

「不好,出事了1葉凡一聲大吼,進了車子,拉響了警報全速開了過去。

三分鐘後到了現場,見到一些男男***基本上衣衫不整,慌張著從莊裡竄了出來,看到葉凡等人的警車立即跑了過來。

一個男子嘶啞的大喊道:「管董的那座樓被炸塌了,炸塌了。裡面可能有多少人。」

「誰幹的?」葉凡下車后厲聲問道。

「不清楚!好像還有槍聲,太可怕了。」男子睜大著驚恐的眼球大叫道。

「上1葉凡一揮手,省廳精幹刑警和軍區來的七八個英武軍官士兵們全拿出槍來謹慎的進去了。

「哈哈哈……」突然,一個半導體傳音筒里傳來盧安剛那近乎瘋狂的聲音,轉爾說道:「是葉凡吧,你來得還真快,我等你們一陣子了。」

葉凡等人遁聲望去,發現聲音是北邊靠山體的那座別墅里傳來的。別墅塌了,估計就是管飛的那座專用別墅了。葉凡手一揮,刑警軍官們潛伏著靠近。葉凡自己沖了上去,陳布和也跟了過去。

「盧安剛,你還想殺到什麼時候,還不夠嗎?」葉凡接過半導體直接吼了過去。

「殺人,要殺人我早殺了。我要讓管飛受千刀萬刮之苦才行。這個狗雜種!龜孫子的雜碎1盧安剛笑道,是冷酷、殘酷的狂笑。

「你跟管飛有仇,可以拿到檯面上講嘛,國家不是還有法律的嗎,你完全可以通過法律途徑解決的。作為一個軍官,你也有一定的能量,何必做出如此瘋狂舉動。禍及無辜,魚桐那10位老百姓沒惹著你,為什麼你還要殺了他們。」葉凡冷哼著問道。

「拿到檯面上講,放屁,這社會,有權有錢有勢就有用,其它的,全是狗屁。

至於說法律,那是上層玩的遊戲,法律是他們制定的,他們肯制裁自己嗎?

葉凡,說起來我盧安剛還是有些佩服你,能查到我身上。不過,你得了什麼?

前次不是差點被石頭砸死,那隻能說明你命長罷了。你看看,你勞心費神為國家辦事,不計個人得失,他們給了你什麼。

何鎮南堂堂的一把手,代表黨代表組織,為了權力,還不是天天刁難你,那些個市委常委們,哪個是好東西,他們會為了案子嗎?

狗屁不是!

全是為了利,利字當頭,利利利,利字就是他們最大的東西。葉凡,醒醒吧!你,只是他們手中一枚可憐棋子罷了。」盧安剛倒勸起葉凡來了,顯得有些詭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