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瘋狂的盧安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瘋狂的盧安剛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瘋狂的盧安剛

「我的事不用你來說教,這是我做人的準則。不管他們對我怎麼樣,我心中裝著正義,裝著國家。管飛怎麼樣了,你不會殺了他吧?」葉凡哼道。

「殺了他,不不不!我不會讓他如此好過的,我要他求生不能求死不能,一個雜種罷了,雜種,我呸,殺了他污我的手。」盧安剛那呸聲重重地從傳話筒里傳了出來。

「盧安剛,我是省廳陳布和,有話可以擺在桌面上好好談談,沒必要扯一些1uan七八糟東西。你作為魚桐軍分區司令,國家待你不保有住房有車有工資領,國家還給了你很高的榮譽,你還有什麼不知足的?你還是先出來。」陳布和喊話道,他出馬份量會重點。

「陳廳長,哈哈,好大的官啊,有屁用!管飛這個雜種無惡不作,你們管了嗎?省廳,還不是有權有錢人的省廳,管屁用,給老子滾開,跟你說話還不如跟葉凡說兩句。媽的,全是hun蛋一堆。」盧安剛近乎瘋狂了,幾句話噴出來,差點把陳布和氣得暴走了,隨手把話筒給了葉凡。

「既然你要跟我說話,那就出來說吧,我保證你的安全。」葉凡緩和了口氣,勸道。

「你不是要為國效忠嗎?呵呵,不怕死的話你就進來。我盧安剛倒,你怎麼樣為國成為一英魂!不然,全是放屁1盧安剛喊道。

「不能出,太危險了。盧安剛現在幾乎處於一種歇斯底里的瘋狂狀況,什麼事干不出來。剛才他的話你也聽見了,太危險了1張副書記馬上出聲制止道,陳布和廳長也點了點頭,認為不能去,的確太危險了。

「不去不行,管飛和曹yu等人在他手中。」葉凡搖了搖頭,整了整衣服,為了取信盧安剛,這廝特地把槍等武器全扔到了地下,嘶嘶著脫了上衣,所以,上身赤1uo著,而下邊的ku子乾脆也給脫了,現在的葉凡,就只穿了一條短ku走向了廢墟。幸好天氣不冷,不然,就遭罪了。

當然,葉凡有如此自信,跟他的能力有關係的。陳布和和張副書記等人不知,自然被震動了,就是那個省軍區跟來的龔大校同志也是滿眼的佩服。

自然被xiao葉同志不怕死英雄壯舉折服了,心裡早豎起了大拇指。其實不然,xiao葉同志攻擊和躲閃的角度以及手法都想到了。

而且,盧安剛的心理他也能揣摩到一點。既然盧安剛對自己的態度還不錯,兩人還有點jiao情,應該不會冒然下手的。

當然,xiao葉同志也有些冒險,瘋狂的盧安剛什麼做不出來。不過,葉凡琢磨過,覺得被殺的機率不大,即便是遇上這種情況,只要盧安剛不搶先下手,自己有飛刀在身,應該還來得急。

而且,如果這次能不死,那就成就了自己的英雄壯舉,從此後,就能給自己的功勞薄上記上濃墨重彩的一頁的。所以,xiao葉同志是冷靜的xiao葉,並不是一個莽夫。

「三分鐘,葉凡走到了大廳半塌的一個慘兮兮的mndong口。

「站住1裡頭傳來了盧安剛的冰冷聲音。

「我都這個樣子了你還怕什麼,你手中有槍,我的拳頭能快得過你的子彈嗎?盧安剛,你不會就這點xiao膽量吧?呵呵。」葉凡同志臉上居然1u出一絲不屑的鄙夷。

「不要在我面前玩ji將法,那個,不管用的。別以為我盧安剛是蠢貨,你有特殊能力,這個我知道,不然,那天青狼也不會那般痛苦到了極點。

把這個綁上銬上再進來,不然,休管我立即殺了管飛和曹yu,對了,旁邊還有兩個可人的姑娘,你想讓他們變成死屍就動手吧,這些,都將成為你的陪葬品,還是不錯的了,有美nv相伴,xiao管子和曹大少伺候著,哈哈哈……」隨著盧安剛聲音響起,啷啷一聲扔出了一條腳鏈和一個手銬。

葉凡猶豫了一陣子,還是銬上套上了。這個,當然,不能表現太果斷,顯得你不怕似的,所以,要n合人之常情才行,這些,這絲猶豫來是給盧安剛看的,走了進去。

現大廳被炸塌了一半,空間還是相當大的。盧安剛正坐在一條斷了一條tui的破椅子上,椅子墊在一塊破桌邊上頂著。

旁邊兩個姑娘暈mi在他腳下,而他的面前站著曹yu,此人此刻臉s慘白如紙。不過,臉上卻是腫得快成豬頭了,像是泡在水裡好久快爛了的豬頭,鼻血沾在腮邊還沒擦掉,身子骨也正在打擺子般顫慄著,可是盧安剛的槍對著他後背,他是連動都不敢動,只是那tui兒卻是一直在抖,就是停不下來。

至於管飛,身上淌著許多血,獃獃的蜷縮在地下如一條被chou了筋的軟皮蛇,此刻再難復以往神彩飛揚,智謀如海的管大少樣形象了。這廝偶爾嘴會咂巴幾下,立即就有血從嘴裡冒出來,而且,ku襠住好像一直在慢慢的溢著一些鮮血,是不是傷著話兒了,葉凡有些懷疑。

「盧安剛,先給管飛包紮一下怎麼樣,要是死了就麻煩了。」葉凡皺了皺眉頭,提出商量道。

「包個屁,這種人渣,雜種,早死早好,免得禍及社會。」盧安剛沖地下的管飛呸了一口,一口濃痰頓時就粘在了管飛臉上。他覺得還不解氣。

伸tui又朝管飛臉上搓了幾下,頓時,管飛嘶啞的叫了起來,那臉頓時扭曲變形了,英俊瀟洒的管大少頓時成了恐怕的惡魔臉,慘瓦瓦的,就是葉凡也看得都直想嘔吐。

至於側面朝著葉凡的曹yu,頓時嚇得又是一陣子打擺子顫慄。tui兒軟達達快撐不住了。

「給老子站好了,你是最好的人盾!要是惹mao了老子立馬像管飛一樣,讓你成大內太監,1盧安剛伸tui踢了曹yu一腳,那的槍頂在了管飛屁股丫中間。估計是磕磣著那根rou棍子了,嚇得這廝趕緊併攏了雙tui,生怕老盧一不xiao心槍走火了直接從後面把自己變成了宮裡的『xiao曹子』那就慘啦。

剛才盧安剛下刀子閹割管飛可是有一手的。那手法,絕對不輸給醫院那些專家學者的。

一刀切下去,管飛的命根子頓時就軟達達了,而且,前半截都被盧安剛用腳踩擂成了醬rou,裝進罐頭可以出售了。

管飛,這輩子別想再入人道了。不過,盧安剛手法詭異,管飛並沒出多少血,而且,盧安剛好像是有備而來,立即掏出yao紗布等給管飛包紮好了。不然,管飛早因失血過多到他姥姥家報道了,哪還能蜷縮在地下變大內太監。

而葉凡一聽,自然是有些可憐的掃了管大少那ku襠住一眼,心裡暗暗嘆了口氣道:「管大少,你禍及了多少良家姑娘,這也許是報應吧。xiao管子,聽說你喜歡吃ji,也許,這就是吃ji的代價,你就自求多福吧!想不到盧安剛跟管飛的仇如此的深,到底怎麼回事,真是想不到……」

不過,管大少吃的ji是真的ji,而不是山寨版本的所謂的『ji』。

「盧安剛,有話好說,別動槍動tui的。說吧,你為什麼要慘殺1o條無辜人命。可能還不止1o條了,雲嶺縣青狼的父親周伯林也是你乾的吧?」葉凡哼道。

「呵呵,想知道為什麼嗎?簡單,你答應我一個條件。」盧安剛突然乾笑了一聲。

「什麼條件?」葉凡問道。

「看個球,給老子先躺下。」盧安剛一腳飛踢去,啪啪兩聲,曹yu自然光榮的暈了過去。

至於管飛,盧安剛當然又是如法炮製,幾腳下去再沒留情,管大少也跟著暈了過去。

「身手不錯1葉凡贊道。

「不怎麼樣,沒你手下強,那個王朝就比我厲害得多。他估計有五段身手吧,而我,就三段左右。對付管飛、曹yu這種普通人還行,對付青狼都不行。」盧安剛頗為感嘆,搖了搖頭。

「說吧,談談你的條件。」葉凡問道。

「管家跟我盧家之仇還要源於上一輩人,我的父親就是管一明陷害死的,他是活活的在牢中被管一明叫人折磨死的。

我查過,我父親是被打斷了兩條tui,結果,他們還是沒放過他,最後怎麼樣,居然,居然,這幫。

居然把我父親按水裡活活淹死的。狗雜種的,太不是人了。所以,我盧安剛不想直接殺死管一明,我要讓他痛苦終身,一輩子想起來就打嗦。」盧安剛沒嗦,直接說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人xing本si,jing神上的折磨比rou體的更帶勁頭。」

「你到底想提什麼?不過,管一明做的事跟管飛有什麼關係。管飛只是他的侄兒罷了。你這樣子做是不是有些禍及無辜。」葉凡冷冷哼道。

「侄兒,哈哈哈……」盧安剛突然又瘋狂的仰天大笑了起來,良久才停了下來,說道:「世人只知道管飛是管一明的侄兒,而管一明這老雜種沒生兒子,只生了兩個nv兒。

所以,疼愛管飛,當兒子養著。其實不然,只有我盧安剛知道,管飛,其實就是管一明的親生兒子。

至於說為什麼,你可以去問問管一明,或者問問管飛現在的母親,也就是管一明的弟媳fu,那個娼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