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死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死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死了

「怎麼可能,管一明是堂堂的省委副書記,怎麼可能跟弟媳fu通那個啥的?」葉凡裝著一臉的不信,想探底子,實則,心裡相當的震憾,這他娘的,也太前衛了。

就在這時候,外邊輕微的一聲嚓響,盧安剛臉s大變,吼道:「葉凡,立即叫他們滾開,1oo米內不能進入。

不然,休怪我心狠手辣連刑警一起炸死了。看到沒,這就是遙控器,只要我一按,方圓一里全成平時。

不要懷疑我盧安剛的能量,這點火yao對我這個軍分區司令來說,算不上什麼。不要說這個,重磅炸彈我都能扛來,這個算個屁?至於說安裝,你們不會懷疑我盧安剛這個從工程兵出身的司令能力吧?」

「全部退出千米開外,這是命令,裡面埋有炸yao,違者立即擊斃!不然,大家都得死1葉凡衝到mndong外,拿起半導體話筒沖四周喊話道。

嚓嚓幾聲微響,十幾個特點隊員退到了千米開外,葉凡用鷹眼一掃,現的確沒動靜了。

「識時務者為俊傑1盧安剛冷哼了一聲。

「你有什麼條件可以提出來了。」葉凡說道,看了看盧安剛手中遙控器,哼道,「而且,你有這個在手,什麼都不用擔心。」

「幫我把管一明送進大牢,我要他在大牢里呆上一輩子。痛苦悔恨一輩子,一輩子良心受到折磨,一輩子不安,一輩子……」盧安剛哼道。

「送他進大牢,盧安剛,你不會認為我是天神下凡無所不能吧。人家是省委副書記,不是一個村支書。要送他進去,行,你得拿出送他進去的確鑿證據來,不然,我憑什麼送他進去?」葉凡冷哼道。

「呵呵,只要你肯去查都沒問題。你有著總參軍務部副部長身份,也未必就怕了管一明。關鍵在於,你盡心沒有?你不是一直標榜自己為國為民嗎?」盧安剛居然笑了。

「意思是說你也沒證據了?」葉凡皺了皺眉頭。

「有證據我早就送他進去了,何必麻煩你。哼1盧安剛哼道。

「88慘案是你一手策劃的是不是?」葉凡問道。

「沒錯,是我乾的,包括青狼和易一凡三人,都是我策劃好的。你好好想想就明白我為什麼這樣子做了。」盧安剛剛講到這裡,葉凡突然一聲大吼道:「盧安剛,你罪及無辜,還是不是人,拿下1

這聲吼是用化音mi術全力施展出來的。

盧安剛頓時一頓,正想回緩時葉凡xiao李刀早出手了。地一聲,遙控器掉在了地下。

盧安剛反應過來,伸tui想去踢,不過,晚了,葉凡如大鳥一般一腳踢得盧安剛嚓地一聲啦啦的翻倒在了三米開外。

地一聲,盧安剛也很堅決,那把手槍死死被他抓住,倒沒sh向葉凡,sh的是曹yu,這廝慘叫一聲醒了過來,頓時,屁股上冒血了。話兒有沒問題,現在不是xiao葉同志關心的問題。

xiao李刀影子一晃,盧安剛在難以置信中手槍掉在了地下,手腕上都是血。

不過,在盧安剛手槍掉地的一瞬間,子彈還是擦過葉凡的手臂,頓時冒血了。葉凡一個跪tui,顧不及這些了,盧安剛頓時被壓得牢牢的,休想動彈分毫。

「進來1葉凡沖外邊一聲大吼。

陳布和很英勇,帶著刑警們沖了進來,立即動手收拾殘局。

「馬上就地審訊1陳布和哼道。

葉凡坐在草坪上,兩個軍醫跑了上來給他包紮。

盧安剛被陳布和跟張副書記叫人帶進了另外一座別墅。走前,這廝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我盧安剛這輩子最大的不幸是遇上了你,不過,這輩子最大的幸福也是遇上了你。呵呵呵,再送你個秘密。」說完,瞪了周遭一眼,哼道:「我有秘密跟葉書記彙報,你們讓我靠近他1

「讓他過來1葉凡下命令道。

盧安剛被人銬著扭到了葉凡跟前,湊葉凡耳旁說道:「管飛的樓底下可是有好貨我的,你好自為自,別了!你既然自詡為自義,為國為民,那我盧安剛也是華夏公民,我父親的事就靠你了。你有義務洗清冤屈,還我盧家一個公道。在我住的g周圍有秘密,我不告訴你了,你自己去找吧,哈哈哈……」

盧安剛面帶笑容走的,走得很是倔強,一點不膽怯。

「你也走好。」葉凡點了點頭,看著盧安剛的背影,喃喃道,「安剛,可惜你把聰明能力用錯了地盤。唉……」

軍醫正在給葉凡縫合時,突然一個刑警沖了過來,一個立正,說道:「報告葉書記,盧安剛自殺了1

「自殺!你們吃乾飯啊,這麼多人還能讓他自殺了。蠢蛋1葉凡大怒了,一把推開那刑警沖向了另外一座別墅。

衝進大廳,現被鎖在椅子上的盧安剛臉上居然1u著詭異的微笑,嘴角有一抹血,xiong前流著血,頭垂著,就那樣走了。那笑,好像就是沖葉凡笑的,盧安剛即便是死了,也死得『高手』。

葉凡感覺,自己又被他設計了。不為盧安剛父親查出點什麼,良心難安……

這個,也許就是盧安剛死前想到的,葉凡,居然成了他死前的一枚攻擊棋子。此人心機之深,令葉凡心裡感覺燥sao得很。

「怎麼回事?」葉凡生氣了,沖主審官雷魚和陳布和,以及省軍區的龔清民三人吼道。

「自殺的,對不起葉書記,我們現時太晚了。他早就吞了毒yao,算準時間作的。我們只問了八八慘案是不是他乾的,他也承認是他一手策劃的。才說了幾句閑話,說是青狼和易一凡三人都是被他陷害的,他們沒殺人什麼……不久,毒xing作了,我們搶救來不及了。唉……」陳布和一臉難堪,氣得一腳踢去,叭地一聲,旁邊一張木椅子飛到了牆上。

「開始時我們連他牙齒都檢查過,就是怕他自殺。想不到他已經吞了進去,而且,估計是延時作的那種毒yao。」張副書記也是一臉可惜,嘆息了一句。

「送省廳檢驗1葉凡冷哼道,獃獃的看著人進來抬走了盧安剛的屍體,心裡,其實一點破了案子的快感都沒有,反而,感覺的是滿身的沉重。

「葉書記,這世上好多事都是無奈之舉,也許,對盧安剛來說,是種解脫。不自殺也逃脫不了法律的制裁,與其上斷頭台不如自已了斷。不過,死前他有說一句,希望我們不要禍及他人家裡人。」陳布和嘆了口氣。

「也得查查,沒事的話就算啦,現在又不搞誅連九族那規矩了。此人,其實相當硬朗的,唉……」張副書記臉s有些黑,哼聲道。

「查查可以,不過,暗中查查吧,別搞得動靜太大,鬧得人人都去為難盧家家人。他們,並無過錯,要是給魚桐那些死難的家人知道了,盧家,估計是難以得很安臨了,唉……」葉凡擺了擺手,臉s有些難看,走了出去。

「王朝,立即組織人xiao心清理管飛的別墅。特別是下邊,可能有秘密。還有,盧安剛可能在下邊埋得有炸yao,叫排爆專家來處理。」葉凡下命令道。

王朝組織人手去辦了。

因為裡面埋得有炸yao,所以排爆工作進展得非常的緩慢,而且,又要清理上邊塌掉的房子廢渣,半天時間也沒清理出什麼來。

第二天早上9點鐘。

葉凡剛回到魚桐,匆匆洗了個澡準備直奔辦公室而去。剛下樓就看見一輛商務麵包車停在樓下。

葉凡也沒在意,正走向自己的車子時,身後傳來一道甜美聲音道:「我等你一天一夜了。」

「原來是你,有什麼事?」葉凡轉身一看,不是費家那個跟自己比試琴音的叫蝶舞的nv子還是誰?其人今天穿的還是一套潔白的連衣裙,只是裙擺下方有蝴蝶一樣的xiaoxiao蓬起,使得她顯得更為庄端、清靈如水般令人瑕想萬千。

車裡還坐著兩個眼神犀利的男子,葉凡瞄了幾眼,現其中一個就是到紅葉堡給自己送信的費八度同志,估計是來當保鏢的。

「我叫費蝶舞,有些事想問問你,能不能進你的樓里坐一坐?」費蝶舞徵求意見道。

「我現在沒空,好多事等著我去處理,過幾天吧。」葉凡皺了皺眉頭,哼道。

「我只需要你給我3o分鐘時間,就3o分鐘,難道這點要求都不能滿足嗎?」費蝶舞略顯怨氣,看了看葉凡,哼聲道。

「我真沒空,魚桐的八八慘案你不是沒聽說過,我哪有空跟你聊天,對不起,過幾天再說了。」葉凡不想再理她,大步向自己的車子走去。

「哼1商務麵包里鑽出兩青年人來,幾個跨步攔在了葉凡跟前,cao著手,冷冷注視著葉凡,大有不給面子就留人架勢。

「費八度,我的忍耐力是有限的,別惹我火起。」葉凡冷哼道,看了費八度一眼。

「哼!我也想跟你說同樣的話,我是費家的費一度。要不是蝶舞xiao姐照顧你,老子早打得你滿地找牙了。」費一度那天不在,沒見過葉凡,其人是費家年青一輩人中高手,人不過3o幾歲,聽說有著六段身手,跟鐵占雄全勝時期差不多

「一度哥,別……」費蝶舞心裡喊聲要糟,剛張開嘴,就聽見地一聲巨響,旁邊一顆碗口粗xiao樹嚓一聲好像被一道大力撞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