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你丫的就懂得摘桃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你丫的就懂得摘桃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你丫的就懂得摘桃子

「葉書記,你永遠是我們市公安局長,永遠是1這時,刑警隊長田七和同志突然動情的大聲喊道。

「永遠是,永遠是1一百多名幹警那聲音如雷震天,響徹在魚桐的上空,直衝九宵而去。

「出去說一下,怎麼搞的,工作不幹了?搞這些huahua腸子顯擺什麼。」何鎮南跟管一明站在窗戶外看到這一幕,一皺眉頭沖馬柏生哼道。

「上班時間,不準離開工作崗位,你們是國家工作人員,現在是上班時間。難道不知道公安局的規章制度嗎?」馬柏生的聲音突然從窗戶上方傳來。

不過,沒人離開,也沒人理他,大家,還在看著葉凡。

「安主任,給我記下,五分鐘之內,誰如果再不回來,警告處分,按曠工論處,扣二天工資。」馬柏生同志那老臉有些紅了,自己這個代書記的話居然不抵事兒。這個,丟大了。

「記過個屁,你丫的算個mao球!屁事沒幹盡懂得摘桃子,你說說,你都幹了什麼人事,還想當我們老大,我王朝第一個不服1就在這時候,王朝突然轉身,抬起頭來沖樓上窗戶口的馬柏生同志大罵開了。

「我也不服1魯東風也跟著應聲道,不過,聲音xiao了一些。

「兄弟們服不服,憑什麼撤葉書記的職,他是最好的官了。」王朝大喊道。

「不服,不服……」一百多號幹警也豁出去了,法不責眾,全喊叫了起來。

「好了,大家回去吧,把八八慘案的掃尾工作干好。我們是在為國家上班,不是某個人。我走了,謝謝你們相送。」葉凡轉身進了王朝的車子,屁股一冒煙,開走了。

足足十幾分鐘,過了馬柏生說的五分鐘過後,幹警們才有些不舍的回到了樓里。

聽說馬柏生立即要招開全局幹警大會,會議就在食堂舉行。估計是燒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了,苗頭自然是對準了葉凡。而且,揚言說是要剎住某些同志那不正之風,自然是指王朝了。估計是要拿王朝同志開刀了。

「王朝,東坡山莊管飛樓底下秘密查出來沒有?」葉凡轉頭問道。

「炸yao清理完畢了,只是正想往下清理時上頭不讓查了。說是這些清廢的工作就jiao給東坡山莊的人,何必1ang費國家力量。所以,現在,東坡山莊已經移jiao給陽田集團了。」王朝嘆了口氣。

「我說管一明怎麼坐不住了,一個原因肯定是因為管飛變太監的事,另一個原因就在管飛那座樓底下有秘密。如果查出來,估計會涉及管一明。想不到趙昌山居然也當起了他的保護桑哼,叫我辦案的時候講得多好,一查到底,這屁事還沒查就給斷了。這當官的,講的全是鬼話。」葉凡罵道。

「陽田集團,牽扯太多,面太廣,如果真查下去,也許會引動粵東xiao地震。所以,從大局出,趙昌山同意查到此處了結了也符合他一個省委書記身份的。粵東真的1uan了,他也無法掌控大局了。求穩求平也是一把手願意看到的,一個不穩當的地方,一把手那屁股肯定也坐不穩當的。」王朝倒是看得透了,嘆了口氣。

「算啦,他們都不讓查了咱們管這閑事幹什麼?反正八八慘案告破了,也算是了了我一個心愿,也算是我葉凡對得起黨和國家了。」葉凡閉目養神了。

「葉書記,以後怎麼辦?」王朝問道。

「怎麼辦,不管了,先休息一段時間再說。我相信,趙昌山還有後手的。不管怎麼樣,這案子告破,功勞他們能抹殺嗎?絕不可能。王朝,這魚桐你呆著也沒什麼意思了,乾脆回省廳去怎麼樣?」葉凡問道。

「我跟著你走,這特勤也沒什麼好乾的。一個個全是無名英雄,干著沒意思。就在公安里hun了,你去什麼地方任職我就當你手下,咱們快意恩仇,哈哈……」王朝看得開,笑了起來。

「呵呵呵,你剛才罵了馬柏生,估計等下會刁難你的。」葉凡淡淡笑道,倒也不擔心什麼。

「怕個mao,真惹我火起就跟他拍桌子。反正我是從部里下來掛職的,拍拍屁股,給鐵部長說一聲就可以回去的。」王朝笑道,很是輕鬆。

「說得也是,馬柏生算得了什麼?」葉凡淡淡點了點頭。

「聽說他被撤職了。」費一度坐沙上,說道。

「為什麼撤他職,不是聽說魚桐88慘案是他帶領主破的,這個,沒功也有苦勞,怎麼還要撤職,管一明憑的是什麼?」魚桐賓館,費蝶舞呶起了嘴bsp「拿東坡山莊說事了,其實,蝶舞,這些都不是主要原因。領導要撤你的職還不容易,說你不行就是不行,屁眼大xiao事也能撤了你,關鍵是葉凡不合他們口味對上不眼罷了。東坡山莊,一個由頭罷了。無非是管一明為侄兒的事公報si仇了,這個,明眼人一看就明白了。」費一度淡淡笑道。

「太過份了,哼,一度哥,咱們幫幫他怎麼樣?」費蝶舞哼了一聲,轉爾那眼珠子一轉,賴上費一度了。

「這個,別急,丫頭,還沒認親,看把你急的。」費一度曖昧的笑了笑,費蝶舞那臉唰地就紅了,白了兩個不良xiao堂叔一眼,哼道,「不幫就不幫,有啥了不起,我找爸說情去。」

「丫頭,不是跟你說了,先搞清楚再說,不然,白幫了人人家未必領情。要幫,也要火候到才行,雪中送碳可比什麼時候都要溫軟的。」費八度也笑了起來。

「那隻能等晚上了,現在被撤職了,他反倒有空了。」費蝶舞轉爾又笑了起來。

「唉……沒準兒便宜了那xiao子,我費家多美的蝶舞啊1費一度在心裡嘆息了一聲。

晚飯時,葉凡的別墅早早就來了幾個人。

周yu明和粟一宵以及王朝、魯東風、田七和幾人拿著店裡賣的鴨脖子等菜和酒進來了。

李月跟著葉凡請的阿姨一起忙前忙后在忙著,幾個爺們翹著tui坐在沙上聊天。

「王朝,下午馬柏生對你怎麼樣?」葉凡淡淡說道。

「指桑罵愧的放了幾句屁,倒也不敢點我名字。那傢伙,如果真敢點名,我準備再給他個下不去,好好修理一下那傢伙。」王朝悠然自得的點上了一隻煙,吞雲吐霧了起來。

「現在是非常時期,馬柏生聰明著。在局裡,他說話不怎麼抵事兒的。就是一向不吭聲的黃政委今天好像也有些怨氣了。管一明和何鎮南,的確做得太過份了。要是真惹mao了大家來個群起而攻,想必就是何鎮南同志也有些怕群眾的力量的,更不要說馬柏生這個半吊子了。」魯東風說道。

「老粟,你的事辦得怎麼樣了。」葉凡笑道,看了粟一宵一眼。

「謝謝兄弟了,那天的事我舅跟我說過了,真是太感謝你了。我舅說,雖然那天趙書記沒有親口答應,但是,也在他心頭掂了個底了。那事,八成能成的。」粟一宵笑著跟葉凡打起了啞謎,而王朝他們自然聽得一頭的霧水了。

「隨口而出罷了。」葉凡笑道,又問道,「局裡八八慘案收尾得怎麼樣了?」

「估計還要幾天,這案子牽扯太多。不過,盧安剛一死,倒沒多少人會落網了。那天跟盧安剛一起去東坡山莊的還有二個社會霸頭,已經被我們抓了。他們說是全聽盧安剛在安排,盧安剛於他們有恩,他們在報恩什麼的。」王朝笑道。

「盧安剛這個人還真是有些手段,至少在攏絡人心一塊那是大師級別的了。」粟一宵笑道,ting佩服的。

「那個人,說他是一代梟雄也不為過。都是採取先陷害你,然後施恩於你,你自然就要報恩了。這種人,說句實話,不能當朋友,雖然他也是為了一些事要這樣做,但是,傷害了太多無辜之人,從這一塊說,算是大惡之人了。」葉凡搖了搖頭,想了想又說道,「不過,此人也有些可憐罷了。」

「唉……有些可惜了,想起來跟他也並肩作戰過,想不到啊,一下子他就去了。到底什麼事使得他要如此的去做,一個大活人,怎麼能說沒了就沒了。唉……」周yu明跟盧安剛同殿為臣幾年了,也有些感嘆。

「肯定跟管飛有仇了。」粟一宵哼道,看了葉凡一眼。

「嗯,這事都過去了,不提了,大家吃飯喝酒就是了。八八慘案破了,大家也該輕鬆一下了。我明天準備去鴨子灘釣魚,先散散心再說。」葉凡笑道。

「我們一起去,釣他個幾十斤回來燒烤著吃。」王朝來了興趣。

「你不能去,把案子結尾了再說,抓緊點時間,把結案報告遞上去,趙書記還等著要的。」葉凡板著臉說道。

「那……好吧。」王朝有些遺憾,說道,實則葉凡也知道,王朝是想陪自己去散心,心裡很感ji的。

「聽說帝都皇朝的樓盤全面飆升,今天一大早,買樓的人差點擠破頭了。」粟一宵詭異的笑道。

「呵呵,原先人們是怕魚桐不穩,現在案子一破,解除了後顧之憂,當然也就盤活了帝都皇朝了。」葉凡笑了笑。

謝謝以下兄弟打賞:

『散盡如煙』『zhmo41o_bspbuvuo』『1345451o735』『神級書獃子』『yht1965o3o9』

狗子謝啦!兄弟,桃運滿天啊!呵呵……

駕照還沒拿到,練了一天車回來,累成死狗了還要碼字。這個月都要練習,月底考試。不過,更新狗子力求穩定。沒有上個月猛,請兄弟們理解一下,不離不棄的訂閱支持狗子。偶爾還是會爆一下的,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