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省委書記玩的把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省委書記玩的把戲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省委書記玩的把戲

「不叫帝都皇朝了,聽說一個叫葉強的老闆盤下了帝都皇朝,現在已經改名叫『盤帝集團』了。

不過,葉老闆和董老闆都厲害著,早就做好了準備,那樓盤暫時不賣了,估計是在待價而沽了。

葉老闆還真是好眼光,這下子可以狠狠地大賺一筆了。聽說當初他注資帝都皇朝的時候皇朝的股價只有原先的一半。

昨天案子一破,今天,盤帝集團的股票一下子上揚了一半還多一點,比原先皇朝鼎勝時期的股份價值差還要多了。

聽說葉老闆領軍的盤帝集團注資了幾個億,這下子才一天時間,居然給賺幾個億。

這賺錢啊,真沒得說的,一夜暴富講的就是這個吧。」粟一宵淡淡笑道,還看了看葉凡一眼。

因為,在坐的人中,只有粟一宵知道盤帝集團的董事長葉強是葉凡的大哥,因為,粟一宵去過葉凡的家裡,所以才知道。

「唉,可惜我沒錢,不然,早點出手買下一套來,眨眼間就升了一半的值,比賺什麼都來得快的。」周yu明頗為遺憾,搖了搖頭。

「周市長要的話我可以給董鶯鶯副董講一下,皇朝那邊,我倒是幫了不xiao的忙。至少看在我幫她報了父母之仇的份頭上,這房子,絕對打個八折不是有的吧。」葉凡看了看周yu明,似笑非笑說道。

「算啦,沒必要惹這麻煩了。反正公家給的也是xiao別墅,住著比套房舒服。孩子又在省城,這魚桐,他們也不想回來了。」周yu明婉言謝了葉凡的好意,自然是怕給葉凡添麻煩了。

「呵呵呵,誰要的話我可以打個招呼,跟我講一句就行了。當然,局限於在坐的幾位兄弟。」葉凡淡淡笑道,雖說在坐的同志都不會真的去買,但聽在心裡還是暖洋洋的很受用的。這就是葉凡的人格魅力所在,無形中潛在的一種力量。

1o點多人才散去。

阿姨收拾好了一切后迎來了第二批客人——費蝶舞、費一度和費八度三人。

「坐吧。」葉凡招呼道。

「葉書記,你的師傅叫費青山嗎?」費一度正經著臉,問道。

「不是?」葉凡微微搖頭。

「不是,那就怪了。怎麼你又叫費青山大伯,要知道,費青山跟我爸是親兄弟,我叫他大伯正常。」費一度問道。

「呵呵,這樣吧,把項鏈拿出來先比對一下再說。如果不是的話免得1ang費舌。」葉凡淡淡笑了笑,拿出了項鏈。

幾人細細的對比后,費蝶舞非常肯定的確認道:「你的這條絕對是我青山爺爺戴的,而我nainai燕紅也有一條,就是我手中這一條。不過,青山爺爺已經多年沒回家了。你告訴我為什麼嗎?nainai每天望眼yu穿。爸媽每年過年都要給爺爺擺好筷子,家裡的主位從來空著的……」

費蝶舞講到這裡,眼圈有些紅了。

「他還沒回家?」葉凡有些訝然了。

「什麼意思?難道爺爺最近回過華夏?」費蝶舞驚得站了起來,不xiao心居然一下子抓住了葉凡的手。不過,轉爾,費蝶舞反應過來,那臉,燥得很,趕緊是放了手。旁邊的費一度自然在偷笑了。

「這個,蝶舞,你爺爺也是為了完成一個承諾,守護泰王國一個族的人守了2o年。幾個月前剛滿到期。你要知道,你爺爺在咱們華夏可是個了不起的人物。」葉凡剛講到這裡。

費一度笑道:「當然,坐地老虎費青山,華夏六尊之,傳襲了我們費家『飛鷹』稱號。所以,費家的標誌就是一隻翱翔的雄鷹。2o年前他已經是華夏國術圈內大師了,現在,師伯的境界應該突破到九段了吧,很想念他啊,走的時候我剛上初中。」

「幾個月前他回國了一趟,在浦海市顯身過。過後我就沒見過他了。也許,他有急事要辦。當時在泰王國時,他把這項鏈取下來jiao待我帶回來給香山腳下一個叫燕紅的nv子。可能就是你的nainai了,今天,既然你們來了,就把這項鏈帶回去吧?」葉凡含笑,把項鏈推向了費舞蝶。

「你還沒回答我,既然我爺爺不是你師傅,那你為什麼叫他大伯,還有,能告訴我們你師傅叫什麼嗎?」費蝶舞不接項鏈,一雙能令男人魂動和顫慄的杏眼楚楚的盯著葉凡。

「我師傅,說起來也姓費,一個穿著清朝古袍子的老頭子,我跟他學藝1o來年,他名字沒讓我知道。

不過,後來在泰王國遇上了費青山師伯,當時我還跟他比試過。經過拳腳論證,他認出我的武功路數來了。

他說我的師傅叫費方成,是他的親弟弟,你說說,我是不是該叫他大伯,他也認了。

前次浦海一行,他賺了五千萬,托我一併給燕紅。」葉凡說著站起身來,去樓上拿來了存摺,當然,名字開的是費青山的。

「三叔,你師傅是三叔?」費一度和費八度都叫了出來,一臉的驚訝,而費蝶舞也差不多,盯著葉凡。

「這個我搞不清楚,我是聽大伯費青山說的。他說有事要辦,估計不久就會回家了,你們不用擔心什麼。至於說功力,我也看不透。只記得藏在浦海市杜家的那個裝聾作啞的,一個叫鍾阿咕的老頭子有些怵他,不敢跟他切磋罷了。」葉凡淡淡笑道。

「鍾阿咕……」費一度嘴裡念叨著,不久,想起什麼似的,突然那眼睜得老大,失聲道:「那老怪物還沒死?」

「一度叔,鍾阿咕是什麼人啊?」費蝶舞問道,就是葉凡也有些好奇鍾阿咕的來歷。

「華夏六尊裡面是不是有個北山一樵子yin無刀?」費一度神秘一笑。

「嗯,坐地老虎費青山,北山樵子yin無刀,漢地飛狐霜紅yu,巫山水仙梅千雪,大mng好漢君若離,藏狼惡狗洛飄飄。六位在咱們華夏國術界能呼風喚雨的大師,其中一位就是yin無刀,此人在三年前我見過,站在一樹枝上輕飄得很。而且,手中無刀卻是可以快砍斷辣腸大的xiao樹,真是無刀勝有刀了。」葉凡嘆了口氣,佩服不已。即便是目前的自己,空手斷樹容易,用的是擂。但是,要削斷就有難度了。

「沒錯,鍾阿古還是yin無刀的師叔,跟我們家爺爺同一輩人,你們說厲不厲害。」費一度這話爆出,的確令得葉凡相當的火熱,想不到鍾阿咕這般有來頭。

「這個,項鏈,存摺你們帶走怎麼樣?免得我又要跑一趟了。最近很忙,真沒空。」葉凡又說道。

「想得美,這是爺爺jiao待你親手給nainai的,你自己去jiao,這事我們不管。再說,你都被撤職了還有什麼沒空。別以為我們不曉得,哼1費蝶舞是故意的刺ji一下葉凡。

「這個你們也知道了,唉……看樣子好事不出mn,破事傳千里了。」葉凡苦澀的笑了笑。

「算不是什麼大破事,他們對你太不公平了。無非是趙昌山玩平衡,不願意直面得罪管一明,只好犧牲你這枚xiao棋子罷了。不過,你也不必過於擔心什麼,還是儘快去把這項鏈送回去,沒準兒有大好處的。」費一度淡淡笑道,顯得有些神秘。

「這個,我最近心情不好,想釣釣魚散散心,實則不想再去京里。」葉凡推託道。

「你還是不是個男子漢,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你答應了我爺爺,難道不敢去見我nainai,你在怕什麼?」費蝶舞不滿的嘟起了嘴,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而且,我們家太爺說是想見你。」

「太爺,是不是跟鍾阿咕同一輩人?」葉凡倒是心裡一震,來了興趣。跟鍾阿咕同一輩人,絕對是此道中高手。

「當然,你還記不記得,當初我倒下時彈向你的三枚圍棋子,就是我們家太爺遠隔百米開外的。幾十年前他已經是八段位高手了。不過,唉……」費蝶舞想到如今的太爺已經是一廢人了,又有些失落不已。

「呵呵,我當時只是想幫你,想不到你家太爺誤會了以為我要擊傷你,所以出手了。不過,還是ting香的。」葉凡淡淡調侃道。

「噁心1費蝶舞白了葉凡一眼,xiao兒nv態十足顯1u。

「哈哈哈……」費一度和費八度都曖昧的笑了起來。

「爸,葉凡被管一明撤職了,趙昌山也點了頭的。」喬報國在電話里說道。

「玩把戲罷了,趙昌山這是干暗渡陳倉的事。不要管他,也許,他在試探我們喬家的反應。」喬遠山哼聲道,口氣淡漠。

「暗渡陳倉,渡什麼?」喬報國很不明白。

「你等著看吧,1o天後就有反應的了。管一明自以為趙昌山賣了一個面子給他,實則不然。趙昌山此人,心機特別的深。表面上看去大條,很有他老頭子趙寶剛的豪爽氣勢,實則,他比趙寶剛還要詐兔得多。報國,你現在粵東,好好觀察趙昌山的手腕,琢磨琢磨,會有收穫的。」喬遠山掛了電話。

「莫名其妙,老頭子真是的,講什麼話。這事最好別讓圓圓知道,不然,煩都得煩死我了……」喬報國rou了rou腦袋,擔心的望了望中山大學的方向一眼。

「那xiao傢伙現在罵死你了,呵呵呵。」趙寶剛在電話裡頭淡淡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