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腦門上帖了個趙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腦門上帖了個趙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腦mn上帖了個趙字

「沒關係,罵不了多久了。他只會記著我的好的。」趙昌山回之以一笑,心情很是輕鬆。

「嗯,xiao傢伙ting有能耐的,居然真的破了八八慘案。你也可以向全省人民,向總理jiao差了。不過,管一明跟東坡山莊是不是就這點問題,難道他沒cha手,就因為管飛是他侄兒?」趙寶剛提出了疑問。

「這事,我估計葉凡知道一些內幕。那天盧安剛劫持人質后,葉凡有進去跟他談判,到底談什麼內容誰也不知。

後來,盧安剛被抓了,在押進別墅審訊前又湊葉凡耳旁說了什麼話,肯定是跟管一明有關係的。

估計是管一明也是感覺到了什麼危及,所以,不顧一切,老著這張臉皮親自下手了。

他是想把葉凡直接踢出局,讓他永世不得翻身。當然,為了這次能拿下葉凡,他也是費盡周輒,就連幾個重要位置人選他都給我暗示了,在明天的常委會上會支持我的。」趙昌山心情大好。

「只是,葉凡卻是遭了無妄之災。喬家人會怎麼看這事,會不會認為我們老趙家在藉機刁難什麼,或者是談點什麼條件。還有,如果傳到老鳳家耳里,人家又會怎麼看。那傢伙,能量越來越大了,至少跟他一夥的,像鐵占雄狼破天之流先就會怨怪我們趙家的。」趙寶剛說道。

「沒事,我已經有了腹稿,葉凡的去處,自然有jiao待的。有些東西,只能是暫時這個樣子了。為了一些事,我不得不為之。」趙昌山xiong有成竹。

「嗯,我想你也不致於如此糊塗的。不過,想必喬家和鳳家那幾個也不是蠢貨,那些個傢伙,人jing著。倒也不必過於擔心什麼了。只是xiao傢伙想得透想不透就難說了,想猜到你的用意,有些難度了。猜中了就成jing了,哈哈哈……」趙寶剛掛了電話,笑聲很大,這老頭,還是一向的直爽。

轉眼到了八月。

葉凡完成了自己的承諾,半年內破了八八慘案。而周yu明成功接替了常務副市長位置。

崔明凱倒沒接替到於志海走後留下的市委副書記職位,而是調整到海州市任副書記去了。當然,海州市是特區,副省級城市,崔明凱提拔到了正廳,而於志海的位置是從省里下來的韓東同志接任了。

粟一宵成功進入市委常委會,接替了周yu明的位置,任市委常委、副市長。

不久,傳來消息,陽田縣縣委書記安鴻成被新來的分管紀委的市委副書記韓東同志雷厲拿下了,自然是因為貪污受賂了。

而從安鴻成身上扯出了安蕾這個市委組織部的副部長,安蕾這位在魚桐市橫行了不少年頭的nv子,最後也難逃法網,狼鐺入獄。

不久,在韓東副書記的大力督促緊bi下,市委書記何鎮南同志居然黯然隱退到省政協當了一個不管事的正廳級副主任。

其中之道當然是眾說紛芸,有人說何鎮南包養安蕾,上面人要處理他,所以,自動隱退了。也有人說何鎮南跟魚桐88慘案有關……

其實,這個,只有葉凡知道詳情,因為,這事的始作俑者就是葉凡了。提供的證據趙昌山也看過了,所以指示韓東敲點了何鎮南一下,何鎮南無奈之下只好扔了位置先保住了帽子和晚節。

而一直跟著何鎮南的馬柏生此刻那屁股好像著了火似的,天天是惶惶不可終日。就是這個代政法委書記也坐得一點也不安穩了。而葉凡的悠閑倒是令得馬柏生同志彷彿吞了只死蒼蠅一般難受。

這廝根本不就敢再去招惹葉凡了。因為,馬柏生隱隱感覺到了這事估計跟葉凡脫不了干係。88慘案這麼大的事都敢破,什麼事他姓葉的不敢出手。不然,韓東怎麼才來不久就會做出這麼大的政績來?

要搬倒市委書記,那是何其的難?

8月3號。

喜訊傳來,葉凡同志接到省委組織部的通知,通知他到中央黨校『地廳級進修班』學習。聽說這次辦的地廳級班全是從全國各地最年輕的廳級幹部中選拔出來的,也是黨和國家為了適應未來社會的需要,從幹部的年青化能力化前瞻xing等方面考慮特別舉辦的。

每個省的名額也少得可憐,就二三個名額。為了這兩個名額,都拿到省委常委會上討論過了。因為還有xiao道消息說是這個廳級幹部進修班將由國家主席鎮山河親自授課。

當然,大多數幹部都認為這個只是謠傳罷了,或者說只是鎮主席在作秀罷了。他作為國家元,哪有空來授課,裝裝樣子走一遭還是行的。

不過,即便鎮主席只是來走一遭,也可以看出他對這個廳級幹部進修班的重視程度了。

所以,從京里到省里再到地方,只要認為有資格的同志都展開了角逐,務必拿下這兩個名額。也許,這個班出來的學員,就是共和國未來的棟樑之材。

甚至有人預測,這個班出來的學員中,至少有一位能走到政治局九常位置上的。

其他學員,擔任省部級大員的肯定多了。所以,能進這個班,至少同學一大堆,而且,這些同學都是有大能耐的官員。多個同學等於多了條寬闊路子可走,不搶破頭才怪。

因此,這個廳級幹部進修班還沒正式開學就已經大火特火了,熱鬧得不行了。各方都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不過,趙昌山又顯出古怪來了。以葉凡破獲了八八慘案,使得魚桐恢復了朗朗睛空,還得到了總理點名褒獎為由頭,直接要去了一個名額,也就是提名葉凡了。

聽說在書記碰頭會上管一明當場差點翻臉,不過,在這件事上,另一個省委副書記葉東同志是堅決支持趙昌山提名的葉凡同志。

而汪正錢省長見葉東如此堅決了,瞥了管一明一眼,最後,居然沒吭聲,沒支持也沒反對。管一明同志在四個人的書記碰頭會上孤掌難鳴,這事順利通過了。

聽說管副書記回到辦公室后第一句話就是破罵道:「,給趙老頭耍了,1管副書記居然爆粗話了,自然能驚爆人眼球的。

而葉凡,其實根本就不知有這麼一回事。直到省委組織部電話到了才有些愕然,放下電話后,這廝第一句就是哼道:「老趙頭搞什麼搞,又叫我去進修,真是煩人,這黨校學習多枯燥。」

不過,剛好被進來的周yu明聽見了,他卻是笑道:「恭喜啊葉書記,中央黨校啊,我一輩子還沒進去過,唉……」

「有啥好恭喜的,天天背理論講政治,偉人思想學不盡的,煩都煩透了。」葉凡搖了搖頭,其實,心裡還是頗為有股子得意的。

「那你就不清楚了,聽說每個省僅有兩個名額,為了這兩個名額差點打破頭了。知道另一個名額被哪位高人拿去了嗎?」周yu明一臉神秘,笑道。

「誰?」葉凡也有些好奇了,斜瞄了周yu明一眼,見他滿面紅光,印堂亮。心說最近周副市長心情不錯,看來,這個,常務副市長當得很滋潤的。

「中紀委書記鳳寶山的親親孫子鳳國興大少,此人現在咱們省組織部任副部長。

這次去中央黨校轉悠一圈下來,估計就能扶上常務副部長位置了。鳳寶山估計是這種打算的。

咱們省省委組織部的常務副部長顧庚同志三個月後到點退休。而顧庚一退,鳳國興也進修完了剛好回來,正好借東風上任了。

人家才3o幾歲,立即就是正廳級大員了。這世道,朝中有人好做官啊!不像咱,都快5o了還在副廳掙扎著。」周yu明心裡有些酸味兒。

「不是聽說鳳寶山快退了?」葉凡問道。

「就是快退了所以得急著扶孫子上位了,不然,一退的話雖說餘威還在,但總不比在位時說話管用是不是?咱們省的頭頭是趙昌山,家勢又了得,人又一向強勢,他如果不賣你鳳寶山面子,那他也是沒輒的。人家趙書記不久就將成為政治局正式委員了,上升的潛力空間還是很大的。」周yu明淡然笑道。

「呵呵,也許,老趙家就是奔著那九個頭頭位置而去的。」葉凡笑道,心裡倒也有些感ji趙昌山把這麼重要的名額給了自己。

「那是一定的,不過,想坐那向個位置,即便是老趙家,也有些力弱的。政治局委員一席估計還是趙寶剛hua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推上去的,還想再進一步,難1周yu明搖了搖頭,說道。

「管他的,跟我們屁關係沒有。」葉凡擺了擺手。

「怎麼會沒用,趙書記把這麼重要的名額給了你,就連汪省長都眼紅的,更別提管一明差點氣暈了。你現在,腦mn子上已經貼上了一個大大家的趙記。不過也好,有趙書記這頭撐著,至少人家要對你怎麼樣時也得顧及一下趙家面子是不是?」周yu明淡淡笑道,實則有些高興。

「唉……」葉凡嘆了口氣,腦mn爬滿了黑線,暗暗咕嚕道,又被老趙家耍了,這麼一來,老子不成趙家人了。不過,老趙家也別想得意,這名額是你們送的,也是我該得的。不拿白不拿了,而且,腦子在我頭上,由著我怎麼想了……

8月15日,葉凡悄悄離開了魚桐,到省委組織部報道后,新上任的組織部長古懷親自接見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