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看不透這個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看不透這個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看不透這個人

古懷並沒有葉凡想象中的一臉嚴肅,而是相當的和氣,個頭適中一個中年人,看上去估計不到5o。

「坐吧。」葉凡指著對面的轉椅沖葉凡說道,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喝什麼茶?」

「有烏龍茶嗎?」葉凡說道。

「那就泡烏龍茶了。」古懷沖秘書點了點頭,不久,一杯清香撲鼻的烏龍茶端了上來。

「這個是鐵羅漢吧,呵呵。」葉凡泯了一口,笑道。

「你喝過?」古懷淡淡笑了笑。

「鐵羅漢太有名氣了,被喻為四大名樅之一,香氣濃郁清長,有鐵羅漢獨特不同於別的茶的香氣,岩韻顯;味醇厚,具有爽口回甘的特徵;湯s濃yan,呈橙紅s;舀i軟,綠葉紅鑲邊。這些,我是聽人說的,人云亦云,剛才猜了猜,想不到給猜中了。」葉凡笑道為。

「呵呵呵,嗯,鐵羅漢其實就是一杯人生。人的一生,當你回顧過去時,不是回味悠長嗎?

我們都是黨的幹部,為官一任,造福一方,當你給當地帶來了許多好處,改變了你任職的地方,即便是離開后,那裡的人也會記著你的。

而當你偶然間回去一趟時,你才會體會到為官一任,造福於百姓,他們牢記你這名字后的爽快感覺。人生,有時啊,要的就是這股子爽勁。」古懷講了一些看似模糊,實則蘊含著深刻人生哲理的話。

「嗯,這種感覺我也體會過。最早畢業時就分配到了南福省墨香市魚陽縣的林泉鎮,當時的林泉經濟區是我一手創建起來的。

為了林泉周邊四通八達的jiao通,我拚盡全力籌集了上億資金。現在回過去,那裡的人都稱我為『路神』,想起來有些汗顏,就幹了這麼點xiao事,他們都永遠記著我。

聽說有的老太太還把我給供了起來,天天香火得也是ting難受的。」葉凡淡淡笑道,看了古懷一眼,又說道,「剛才聽了古部長一席話,感受頗多的。

有人說我們在撈政治撈資本,這點我不反對。其實,為官一任,在撈資本撈政治的同時,不是也改變了老百姓的生活。

如果一個官員,既不要政績也不要成績,而他也什麼都不幹,那樣的官老百姓會怎麼樣對待他,估計遭來的更多白眼和漫罵了。所以,我干自己該乾的事。」

「講得好,干自己該乾的事。我在海州市任市委書記時也常常會這樣子想,干自己該乾的事。就像有人說過,走自己的路,讓別人說去吧。當然,我們不能光顧著自己,也要兼顧別人感受。但是,當我們做得對,別人要阻攔時,我們要有堅持心中理想和目標的勇氣才行。這次,我為什麼跟你談這些。其實,麻川縣那個地方想必你不會陌生吧?」古懷淡淡笑道。

「我幹了一年,當然不陌生。甚至可以說,麻川的過往,經常在我腦子裡冒出來。」葉凡自信的笑道。

「嗯,前幾天,我們就到麻川縣金桃鎮考察過,噢,對了,不叫麻川縣了,該叫麻川市了。

那裡,現在是桃子滿地,仿古民居夾於其間,而麻川市連通三省的便利jiao通也促使得麻川的經濟得到了飛展。

聽麻川的方書記說,麻川準備在明年撤縣建市了。這一切,都跟你當時的各方面爭取分不開的。

聽說我在粵東工作,當地的種桃戶在我走時,一定要我把那個又大紅透的桃子帶幾籃回來給你品賞,他們希望你能這個創造麻川神話的好官能回去看看。唉……」古懷嘆了口氣,不久,秘書倒真的送進來一籃子的桃子。

「謝謝,這點xiao事您還記得著。」葉凡連聲稱謝了。

「這是老百姓的心意,這桃子我怕壞了,拿回來冷藏起來的。這不光光是一籃子桃子了,他是麻川桃農的心。跟我同饒幹部因為都是從粵東過去的,全收到了一筐個大皮薄紅透了的桃子。大家吃著桃子,可是不敢忘了你這個種桃人。」古懷笑道,頗有股子欣慰。

轉爾又說道,「這次趙書記親自點了你的將,到中央黨校地廳級幹部提高班學習,記住,這次辦的班叫『提高班』,並不是進修班。你要珍惜機會,來之不易啊!你去,代表的就是咱們粵東省,相信你能很好的完成學習任務,提高各方面能力。

因為我們粵東是大省,趙書記爭取后,所以,也有三個名額,顯示了中組部對粵東的重視。

關於你的職務你也不必過於擔心什麼,雖說當時因為一點xiao誤會撤了你的職務,到現在也沒恢復。

其實,省委組織部已經下了文件。你現在是待安排的幹部,不是被撤職的幹部。

學成回來后省委會另外安排你的工作的。希望你能放下包袱,輕裝上陣,爭取拿個『優』回來……」古懷嘆了口氣,講了很多。

「謝謝趙書記和您對我的提點,我會牢記省委領導指示,學成歸來,繼續建設我們的大粵東。」葉凡的話雖說不大,但是態度非常的果斷,古懷點了點頭。

「你還有什麼要求,可以現在提出來。我知道,在這次關於你的職務方面你受了委屈,組織上總得給你一個說法。」古懷說道,臉變得嚴肅了起來。

「沒有了!我非常滿意了,只要組織上相信我,給我證名了,我還有什麼要求可提的?」葉凡說道。

「那就預祝你圓滿歸來。」古懷笑著站了起來,雙方握手後葉凡心情有些ji動著走出了省委組織部。

不過,對於古懷這個人,葉凡感覺有些疑huo。聽說此人在海州市當書記時非常的強勢。

不過,今天的見面,卻是使得葉凡對他的猜測大為改觀。如果今天古懷是故意如此的,那就值得猜疑了。

如果古懷對所有人都是如此的,那就正常了。到底正不正常,葉凡釋然一笑,不去想了。

本來想去會會喬報國副秘書長,不過,想到那傢伙的可惡,葉凡旋即打消了這個念頭。

至於跟喬家的關係,葉凡定位為人家高高在上,等著自己投誠。不過,葉凡暫時不想干這事兒,就這樣先不咸不淡的處著再說。

晚上,葉凡坐飛機直接到了京城燕京。

直接回到紅葉堡洗漱完后看了看才4點鐘,準備睡一覺再起來活動,所以,沒去拜見任何人。不過,總是有人來擾清楚的。

弟弟葉子奇和剛訂婚的未婚妻子宋倩倩倆人住在紅葉堡,葉凡一回來,宋倩倩當然就知道了。而他的哥哥宋寧傑在老父宋白安帶領下親自登mn拜訪親家

親家來了,葉凡只好打起jing神,雙方在大廳不咸不淡的聊著一些無關痛癢的事。

總體來說,葉凡是以主人姿態坐在主椅上的,而宋家的人在看到葉凡的能量后,此刻顯得有些拘謹,宋寧傑甚至顯得相當的恭敬。

「親家,你的事定了沒有?」葉凡隨口問宋寧傑道。

「梅從雲副書記辦事效率很高,才半個月就批下來了。我現在任區委組織部副部長,職位級別都上去了,不過,不過……」宋寧傑說著,看了妹妹宋倩倩一眼,好像有難言之隱。只是宋寧傑不好意思再開口求人,畢竟不能什麼事都求著人家。

「二哥,我哥當這個副處長當跟沒當差不多。」這時,宋倩倩厚著臉皮說出了原為。葉凡也很少到京里,過了這村就沒那店了。

「什麼意思?」葉凡眉頭皺了皺,掃了宋寧傑一眼,又問道,「是不是梅從雲在玩hua樣?級別職位都幫你提上去了,最後什麼事不讓你干,涼著你了。」

「這事不是梅副書記乾的,另有其人。」宋寧傑臉s有些鬱悶。

「誰?」葉凡喀地一聲颳了一下茶杯蓋子,呷了一口茶問道。

「本來在我沒升職前區里空出這麼一個副處長位置來,唯一一個強勁對手就是張勁,此人跟我一樣,原先都是區里組織部一位科長。我是幹部一科科長,他是幹部二科科長。級別一樣,只是分管工作不一樣罷了。

我負責的是區里所屬的縣處級領導班子建設、幹部制度改革方面的調查研究,提出加強領導班子建設的意見、規劃及有關具體措施;負責辦理市委管理幹部的考核、考察任免和jiao流;負責考察市委管理企業的領導班子,對市管企業領導班子、領導幹部的調整配備和jiao流、待遇、獎懲、退休等提出意見和建議等等。

而張勁負責科級領導班子建設、幹部制度改革方面的調查研究,提出加強科級領導班子思想政治、作風建設方面的意見、規劃及有關具體措施,總結推廣有關經驗;負責市直各部mn……

這次我上去了,張勁還在原地沒動。奇怪的事生了,他居然調整到了我原來那個位置上來,現任區里組織部幹部一科科長。

調整過來也沒什麼稀奇的事,詭異的就是,我們區里有四位副處長,我剛上去,當然排名最尾巴了。

而這次調整還有一個情況,那就是原任組織部長蔡鴻生調走了,而由常務副部長吳明輝接替了蔡鴻生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