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報名軼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報名軼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報名軼事

「倒不是,我也感覺納悶到底怎麼回事。聽說好像是粵東的趙書記給提的名。估計是看我破了88慘案,還得到過總理褒獎,覺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是不是?所以,就把這名額砸了一個到頭上了,慰勞一下,算起來也是僥倖罷了。」葉凡表情淡定得很,並沒一絲ji動。

「他提名你,這事倒真有些奇怪了。倒是喬家不出手,兄弟,是不是跟喬大xiao姐鬧什麼了,抑或是你跟鳳家姑娘在一起被她撞上了,最後,醋海生bo,自然,賭氣啦?」李龍一臉的興哉樂禍。

「你這腦子想啥呢?她們倆都不知道這事。完全沒關係,不過,對於趙書記的照顧,我也感覺有些莫名其妙的。」葉凡臉上1u出一絲疑huo。

「這倒奇了?」鎮中良一邊開車,一邊也有些不解,嘴裡喃喃道,「趙昌山何時這般好心過?我看哪兄弟,你得注意著點了。這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這個我也琢磨到了一些,不管了,山來移山水來攔水,走一步看一步了。用武學中的術語就是『見招拆招』了。」葉凡有些苦澀的笑了笑。

「好個見招拆招,講得好。我輩男兒就要有不怕虎狼之雄風,管他大家族還是封疆大吏,咱們自有自己的活頭。誰如果想拿擺咱們,咱們這xiao棋子照樣翻天濤1ang,呵呵呵。」鎮中良突然豪興大,倒也頗有鎮東海的一點xiao雛形了。

「虎父無犬子1葉凡心裡閃冒出這幾個字,看了李龍一眼,轉爾說道:「李兄弟,想拜託你辦件事?」

「什麼事,說來聽聽?」李龍問道。

葉凡把朝羊區的事說了一遍下來,李龍沉默了許久,才說道:「這事關鍵在鍾副市長身上了。

如果要說服鍾副市長那是不可能的,估計,他跟呂勃全的解是難以解開了。所以,只能以利益驅動他了。

不過,你給他的利益至少得比他對呂勃全的糾葛還要大才行。這方法對咱們這些廳級xiao官來說難度太大了。

要咱們給帶常的副部級高官更大的利益,無易於痴人說夢罷了。不過,也不是到了死角,還有一個方法可以試試。

比如鍾興田和呂勃全的兒子,難道他們就沒mao病可挑啦?抓住軟肋下手,bi他就範,當然,咱們作得隱秘一些,借別人的手干這事,只要目的能達到就行了。

一個不慎,很可能就落下兩個仇家了,有些不值了。」

「我也是這麼想的,你先給我調查一下。你在那個部mn,有關資料也好查證一些。我只需要你提供一些有用的證據就行了,其它的事我自己去擺平。」葉凡淡定從容,說道。

「行1李龍慎重的點了點頭。其實,這事李龍還是有些擔心的,畢竟,這個,很可能得罪了雙方,最後搞得兩頭不是人。

鍾興國和呂勃全這兩個人,在都之地都是有些能量的人。不過,既然葉凡求到mn下了,李龍自然不會推辭了。

中央黨校。

這個共和國官員們感覺最神秘,最具權威xing的黨員培訓進修的最高級別學校,哪個官員不渴望進去學習提高一番。

中央黨校是輪訓培訓黨的高中級領導幹部和馬克思主義理論幹部的最高學府,是黨中央直屬的重要部mn,是學習、研究、宣傳馬列主義、mao澤東思想和中國特s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重要陣地和幹部加強黨xing鍛煉的熔爐,是黨的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機構。

而且,最重要的就是體制內的潛規制有這樣的暗示。基本上繼任的國家主席好多位都是先到中央黨校先兼著校長一職,當然,這個只是掛個職罷了。

而現任中央黨校校長唐浩東還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華夏人民共和國副主席。

站在黨校大mn口,望著那神秘、莊嚴的共和國官員趨之若鶩的神聖殿堂,葉凡心情也有些ji動。

不過,報道的時候就鬧出了烏龍事件。

葉凡雖說經過幾年的官場打磨,人也老成多了,但是,面相上看去還是稍顯得嫩了一些。這次的報名處掛的牌子叫——地廳級幹部提高班。有三個工作人員,二nv一男。

其中那個鼻尖上有顆xiao黑痣的中年男同志一看到葉凡,臉上立即1u出了怒意,沖葉凡冷冷哼聲道:「你來幹什麼,你們領導呢?一點規矩都不懂,這mn房是怎麼回事?簡直是1uan彈琴。」

葉凡倒給他搞得有點丈二和尚——沒mo著頭腦。心說莫名其妙,還沒開口就被人轟了一頓。

不過,葉凡並沒緊張,瞬間恢復了平靜。想起自己第一次去省委黨校培訓時好像也受到過此種待遇,無非是自己面太嫩,人家以為自己是秘書之流罷了。

不過,中央黨校是有嚴格的mn房制度的,像秘書之流一般是進不來的,所以,那位『xiao黑痣』才會了一頓牢sao。

「同志,我是來報名的。」葉凡淡定說道。

「報啥名,你們領導真以為這裡是菜市場了?居然唬nong了mn衛,以為自己家世了得,進得來就可以為所yu為了。叫你們領導立即跑步過來,把事情講清楚。這次只是xiao警告,再犯的話立即取消這次進修提高資格,不像話1另一位nv同志也是板著個臉孔,訓話道。還以為葉凡是某世家出身的領導的秘書,有著特權可以進入黨校什麼的。

「對不起同志,我的領導在粵東,怎麼能跑步過來?」葉凡也微微有些怒氣了,這些傢伙自認為在黨校工作就能高高在上了。看人看走眼了也就算了,怎麼能連番轟擊。所以,故意說道。

「在粵東,你們領導是誰,夠大條的。通知上沒有講清楚嗎?今天早上半天時間報名,下午2點鐘準時還要舉行個簡單的開學式。屆時有可能中央領導會親自過來的。」xiao黑痣中年人更是生氣了,差點吼了出來。而且,強調了『中央領導』四個字,當然是加強威懾力度。

「我們領導叫趙昌山。」葉凡乾脆利落,直接答道。

「趙昌山,哪個趙昌山?」黑痣男微微一愕,當然也聽說過粵東省委書記趙昌山的大名了。

只不過這次的班級是地廳級幹部提高班,而不是省部級幹部輪訓班,自認為絕不可能是京城老趙家的大公子趙昌山了,所以還以為是遇上了同名了。

「粵東省委書記趙昌山哪1葉凡說道。

「看來你真是想胡鬧了,你們領導趙昌山在哪個部mn什麼地方工作,這次的事絕不能就此揭過了。」黑痣男認為被葉凡耍了,那臉s,嚴肅得能滴墨汁了。

「不是跟你說過,我們領導就是粵東省委書記趙昌山同志。我叫葉凡,原任粵東魚桐市政法委書記,現在卸任了,暫時還沒安排工作。所以,先到這裡進修提高了。」葉凡一臉正經說著話,把證件等有關材料全遞了上去。

「你……是你參加提高班?」黑痣男顯然被噎住了,拿眼瞪著葉凡,另外二個nv同志也是微微一愣,臉上閃過一絲訝然,其中一個nv同志接過了葉凡手中材料,仔細審閱過後遞給了黑痣男子。

此人也是細細的審驗過後,臉上居然1u出有些苦澀的笑容來,說道:「真是沒想到,23周歲的副廳級幹部。我李志魚這輩子好像都沒見過。」

說完后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給你說一下,我叫李志魚,領導叫我負責你們地廳級幹部提高班。我想先認識一下你們,所以來這裡負責報名了。」

「他是黨校教務部副主任李志魚,也將擔任你們這屆的地廳級幹部提高班的組織員。」其中一個中年nv同志面1u一絲微笑,介紹道,掃了葉凡一眼,又說道,「我叫林雪。」

又指著身旁另一位年青的姑娘說道:「她叫唐芳,是黨校這次考慮到你們都還年輕,為了活躍氣氛。所以,特地從燕京大學經濟系調唐老師進教務部協助李主任一起進行教學,負責的是經濟學方面一塊。」

「李主任您好,林姐你好,唐老師你好……」葉凡熱情的打著招呼,不過,這位林雪nv子不知什麼職務,所以,葉凡乾脆叫上大姐了。

不過,葉凡這麼一叫,卻是觸了某nv子霉頭,唐芳在一旁有些不滿地的開著玩笑道:「葉凡同志,你叫林雪林姐,怎麼我倒成老師了。」

「這個,剛才林姐沒介紹職位,所以,我不知怎麼稱呼。叫林姨的話可是把林姐講老了,因為林姐實則年輕。再說,我又沒姐姐,覺得林姐當我姐姐較合適,所以就這樣叫了,不好意思唐老師。」葉凡故意提高了聲音刺ji了唐芳一下。

「咯咯咯,叫得好,就林姐了。」少fu相當的得意,瞥了唐芳一眼,笑了起來,那月芽樣眉mao都笑得都快成一……

「哼,我也比你大?」唐芳不滿的哼聲道。

「這個,我知道,所以叫你唐老師了。」葉凡裝著不明白樣子,解釋道。

「你……」唐芳被噎住了,良久才哼道,「榆木疙瘩,怎麼讓你坐上副廳級職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