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鎮主席來開班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鎮主席來開班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鎮主席來開班了

「如果……唐老師覺得這老師稱呼太過時了,那我乾脆叫你唐姐怎麼樣?不過,唐老師看起來好像比我還年輕,這個,叫唐姐我怕把你給叫老了,叫聲唐妹子還是行的。」葉凡裝得一臉的憨厚相,倒真像個從農村土疙瘩爬出來的幹部。

「咯咯咯,沒錯,叫唐妹子好,妹子更親。」林雪大得意了,老母ji一蛋樣笑了起來。就是一旁的李志魚也是面掛微笑,差點樂出聲來了。

「你……」唐芳顯然被葉凡的無賴相折服了,快的辦完了手續,哼道,「快走吧,後面有人來了。」

不過,唐芳那臉微微有些紅了。

不久,辦好了報到手續,領取了學員卡、飯卡、圖書卡、游泳卡、日程表和注意事項。按照規定,葉凡還在學校保衛處辦理了一個車輛出入證。

看著葉凡遠去的背影,剛才的幾位同志都有些分神了。

「唐妹子,怎麼樣,那位葉xiao哥可是不錯的。23周歲,副廳級幹部,這個,在咱們華夏也是空前的。而且,人也長得不錯,雖說不是特別的帥氣但也算是挨上了帥的mn檻,是不是可以考慮一下你的個人問題了。」林雪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了,變著調子調侃起唐芳來。

「林姐,要不你上去試試,咯咯。」唐芳臉更紅了,打趣道。

「我……你也敢說,算啦,不開玩笑了,繼續報名。」林雪臉也沒來由的一紅,悶頭幹事了。

「他估計是咱們這次提高班最年輕的同志了,剛才我看了簡歷,出身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南福省古川縣來的,真是有些怪了。」李志魚喃喃道。

「嗯,剛才我也初初掃了一眼,這個,可是有違組織原則的。這粵東省組織部mn難道搞錯了。」林雪說道,轉爾又說道,「這個跟我們也沒什麼關係,咱們負責好培訓就是了是不是李主任?」

「哼,肯定是某位的si生子。不然,一個普通家庭出來的幹部,怎麼可能爬升得如此的快?」唐芳不滿的哼道。

「嗯,算啦,閑事少管。」李主任點了點頭,不過,心裡還是相當納悶的。

「不一定,剛才那份材料很詳細。你們看看,這傢伙不簡單。當鎮長時就是億元鎮長,當縣長時拿下的天牆公路。

並且,親自跑到jiao通部爭取的,似乎還受到過燕副總理接見。最近,又破獲了粵東大案。

受到過總理褒獎,簡單是個天才,這厚實的政績,又有幾個副廳級幹部所能做到的。

這份材料,應該屬實的,他難道敢對咱們打馬虎眼?」林雪就因為葉凡一聲『林姐』叫得她相當的舒坦,倒是為葉凡講起話來。

「嗯,政績顯著,也許,這個才是他常規提拔的真正原因。」李主任淡淡的點了點頭,當然不會相信自己扯的鬼話了。

體制內的官員誰不知道,要得到提拔,先得對上領導的眼才行,對不上眼再有才能人家也會讓對你冷處理的。沒有家世能提拔如此之快,那隻能是天方夜譚罷了。

李志魚主任,已經把葉凡定位為某勢力雄厚的大家族si生子了。要是給葉凡知道了,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

不過,至少在他的班主任李志魚眼中落下了相當厚實的份量,也算是份意外收穫吧。

下午2點。

葉凡早早洗了臉,整理了一下衣ku到了一個中型梯形教室,現裡頭已經坐滿了人,葉凡初初一掃,估計有百多號人。

聽說這次的『地廳級提高班』每個省僅有兩個名額,大省有照顧一點有三個名額。地方省份加上直轄市的人員全湊一塊不會過7o人。怎麼會冒出這麼多人來,多的學員就是京城各部委挑選出來的了。

而且,年齡有上限,也就是不能過4o歲,所以,來的同志倒都還年輕,看上去都是三十周歲左右。當然,能在這個年齡階段坐上副廳正廳級位置的,哪個不是官員中的jing英。

來之前傳聞說國家主席鎮山河將親自為學員們上課,不過,九成的學員認為這個只是空xue來風,不可能的事。

葉凡當然也認為不可能了,如果說鎮主席來逛一圈還是有可能的。不過,這種可能xing都很xiao。畢竟,這裡不是省部級高官們的提高班。

廳級高官,名義上叫高官,實則不能稱之為高幹。新時期黨對高幹的定義應該是副部級別及以上官員。而廳級,只能說是打了擦邊球罷了,在華夏這個泱泱大國中用多如牛mao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的。

2點鐘。

mn口冒出了黨校常務副校長李濟田的身影,李濟田同志,中央黨史研究室主任,中央候補委員,正部級高官。

認識李濟田的學員立即站了起來,見大家站起來,葉凡當然也跟著站了起來,這個,不知道的東西當然隨大流了,免得出格被人敲打。

李濟田同志會出現在這裡,說明黨校對這次的『地廳級幹部提高班』特別的重視了。

不過,李濟田同志卻是側了側身子並沒有立即走大mn,好像在等候什麼似的。

學員們正納悶時,果然,又出現了另一個更加高大的身影,葉凡一瞅,不是政治局委員、中組部部長喬遠山同志還有誰?

難怪李濟田會大駕光臨,敢情人家是陪同喬遠山同志來的。

會議室里立即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那當然是提高班的班主任李志魚同志帶頭鼓的掌了。葉凡也虛應著故事,有一搭沒一搭的鼓著掌。

葉凡正好是坐在中央過道最旁邊,喬遠山面帶笑容,緩緩從學員身邊走過。當一眼瞅見葉凡時並沒停下步子,眼皮都不眨一下,直接忽略而過了。

葉凡心裡微微有些失落,這麼好的亮相機會喬遠山同志居然不給自己,哪怕是喬遠山同志微微停一下腳步看自己一眼,那也是個不錯的聚集鏡頭的機會。想不到喬遠山是言出必行,說是沒到副部級別不幫自己就是不幫自己,此人,還真是冷酷的。

「同志們,你們在外面都是各地方高官。有的同志甚至已經是掌管一方的封疆大吏了。

在古代,你們可以稱之為知府、刺史之流。不過,話一轉鋒,你們要適應自己現在這個角s了。

要注意完成「三個轉變」——從領導幹部到普通學員的轉變,從工作到學習的轉變,從家庭生活到集體生活的轉變。

在半年的進修培訓期間,你們要注意轉變角s定位。儘快把自己的身份定位到學員上面來,這是最根本的。

關於紀律方面我不想再強調了,各位都是從領導崗位上來學習的,都知道什麼叫黨的紀律。

對於這次培訓進修,中組部對這次的地廳級提高班非常的重視,配備了jing兵強將,由教務部副主任李志魚同志親自挂帥,目的就是為了進一步……」喬遠山一臉嚴肅的講了些規矩之類東西。

然後才輪到黨校常務副校長李濟田同志講話,不過,李濟田顯然運氣不好,剛吭了一聲,把大家的注意力集中了過來正準備嗦幾句時意外情況生了。

這時,mn輕輕的被推開了,一個寬大身影面1u和緩的微笑出現在了學員們面前。

現場,頓時如開水般全沸騰了。那人,自然就是國家主席鎮山河同志了。他的身後,就是共和國未來的元,現在兼著黨校校長職務的唐浩東同志。

喬遠山眼很尖的,幾個大步就到了台下,一臉笑容迎了上去。而李濟田等黨校校務委員會的高層們那腳步也不慢,雖說老了點,但此刻那腳步也快趕上xiao伙子了,全緊跟了上去。

「呵呵,同志們好1鎮山河主席手一揮,像個將軍一般,現場頓時鴉雀無聲。

「長好1全體學員外加老師等一起像士兵一般回應開了。

「呵呵,今天開班了,我是隨便走走的,大家放輕鬆一點嘛!黨校,是你們愉快進修,認清政治方向,提高各方面能力的地方,並不是監獄是不是?」鎮主席那和緩的笑,那輕鬆的言語又讓得大家的心情一時也放鬆了不少。緊繃的神經一下子放開了,人也舒服得多了。

不過,當在唐浩東、喬遠山等同志陪同緩緩走過葉凡身旁時,鎮主席好像想起了什麼似的居然停下了腳步,葉凡這次倒不敢有這種奢望。

原先喬遠山同志路過時毅緊張,這次鎮主席過路時葉凡倒沒想得太多。

雖說鎮主席葉凡僅見過一面,就是那次秘密授少將軍勛的事。不過。這麼久了,鎮主席哪還記得自己。

「想不到在這裡看見了你,都到廳級了?」鎮主席笑著問這話的,自然是沖葉凡同志了。

「是副的,主席。」葉凡微微一愕,恭敬答道。這話可是有些語病,聽到的同志全為葉凡同志捏了一把汗,你這話可是有把鎮主席貶為副主席嫌疑了。

「呵呵,副的也不錯了嘛,升得夠快的嘛。」鎮主席表情輕鬆,好似在拉家常。不過,身後緊跟在唐浩東身後的喬遠山同志那心卻是格一緊,因為葉凡的副廳級就是他看在李嘯峰面子上給硬拉上去的。

謝謝『1345451o735』『書友o9o43o214o51832』『李子1978』『散盡如煙』『huayujun』幾位兄弟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