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喬遠山有點鬱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喬遠山有點鬱悶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喬遠山有點鬱悶

說起來,唐浩東還是很注重親人的。這個弟弟,也是他一直照顧著上位的。當然,唐林也不是阿斗,自身能力過硬也是一個重原因。

「我知道了哥,就是他對那個叫葉凡的同志講的話。我琢磨了好幾天,覺得他肯定認識葉凡,而且,還留有一些印象。

所以,我偷偷叫人查過葉凡的來歷,現此人出身普通,跟京城一些大家族根本就沒什麼關係。

而且,他不可能有機會見到主席的,所以,這個,我覺得有些搞不懂。

更令人奇巧的是黨校領導居然叫了葉凡當副班長,他只不過才到副廳級罷了。

在我們這個班裡,他屬於墊底的角s。」唐林現在用詞注意到了,不敢再講『詭異』,而且了搞不懂。

「嗯,你能注意到這些細節,很好,說明你成熟了。不過,主席的心思你別去1uan揣摩,自已干好自己份內的工作就是了。

目前來說,你要搶眼的表現自己,爭取拿到『特別優秀』這個等級。這次的提高班不但組織部相當重要,就是中央也想看看提高班的表現。

他們想以此為模式,以老帶新,以經驗豐富的同志帶動下一級官員。試驗成功的話以後還有可能會推廣的。」唐浩東慎重的jiao待道。

看了弟弟一眼,又說道:「當然,主席留有印象的人,說明此人肯定有著令主席留印象的原因。你查不到什麼,那並不代表什麼?你明白我的意思沒有?」

「我知道了,哥,我會試著跟他接觸的。」唐林點了點頭。

「嗯……」唐浩東點了點頭,其實,葉凡的來歷他早知道。作為共和國未來的接班人,儲君,鎮主席當然會透底子的。雖說時間還有幾年,對於特勤a組這個秘密部mn,已經開始由唐浩東在關注著逐步滲透了。

「這xiao子,到底怎麼回事?」喬遠山坐在沙上,有些納悶。對面坐的是大哥嶺南大軍區司令員喬橫山,剛從嶺南回來。

「怎麼啦遠山,到底誰惹你氣悶如此,哈哈哈,想不到堂堂的政治局委員,中組部部長喬遠山大俠也會被人氣悶成這個樣子,那個傢伙是誰?不簡單的啊1喬橫山爽朗的笑了,居然嘲笑起親弟弟來。

「誰敢氣我爸,我去教訓他一頓,哼1喬遠山的二兒子喬青陽故意噴嘴道,當然有玩笑xing質了,還裝象樣子握了后拳頭。

「教訓,就你xiao子,還不夠別人一巴掌的。」喬遠山看了看兒子一眼,沒好氣哼聲道。

「爸,我就這麼差嗎?你看看,你兒子正當年,不過2o來歲,現在已經是總參的中校參謀了。前次叫你給我們領導說說,你不肯出手,我不是照樣子升了,少校到中校,嘿嘿。還不是手到擒來,輕鬆搞定。」喬青陽略顯得瑟。

「得瑟什麼?人家還不是看爸面子上,你以為你有多少斤量,總參領導會拿正眼瞅你一眼才怪?整天就知道開著車子兜風,耍酷稱雄。真把自己當太子爺啦,給你說,京里的太子爺多著,你,只能算是二流貨s。要是平時練練擒拿搏擊術,看看軍事地圖,多學點,多看點,多問點長些見識多好。」一旁的喬圓圓沒放過二哥喬青陽的打算,立即在一旁劈頭蓋臉的潑了一盆冷水。

「妹子,你也這樣說過,你以為你心中那個傢伙厲害了是不是?厲害個屁!沒有了我們老喬家幫襯著,那傢伙能到正廳就燒高香了,顯擺個啥?還玩酷而橫,我看他們螃蟹還差不多。」喬青陽不服氣了,不知道喬圓圓在家裡得寵,不敢沖妹子撒氣,結果,只好轉移目標,xiao葉同志成了可憐的替罪羊。

「你,這跟他有什麼關係,你又胡扯蛋了。」喬圓圓被氣著了,想到老頭子對葉凡的態度,心裡頓時有股子酸澀。

「怎麼不能扯,你不是整天誇那傢伙牛bi嗎?什麼一個普通家庭出身的同志現在是共和國最年輕的副廳級幹部之一。什麼人家ting有兩手的,就連哥也被他壓得說不出話來。我看未必,不就一個xiao副廳嗎?」喬青陽難得找到一個人撒氣,此刻更是昴足了勁頭,差點把葉凡同志貶得一文不值了。

說起來喬青陽心裡也有鬼的,因為,這廝圈內多個大家族的公子大少在看過喬圓圓后那都犯sao包熬得睡不著了。自然是因為喬圓圓太美的緣故了。所以,那些個太子爺們一直在喬青陽耳旁嘮叨,無非還不是想喬青陽牽線搭座橋什麼的雙方認識一下。

不過,喬圓圓一根筋只認葉凡。根本就不賣賬。喬青陽因此還被圈內朋友取笑過,說他一個大老爺們,堂堂政治局委員的兒子居然連自己的妹子都管不了什麼的。

這廝自然火大了,可對喬圓圓又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他知道妹子練過,用拳頭的話估計自己會立即成為沙袋子。

因為,xiao時候哥哥喬報國可就是一個活例證。有時還會被圓圓揍得鼻青臉腫的。而自己,雖說xiao心著,但也演過幾回豬頭相的。對於妹子,又不能玩yin耍辣的。

「不就一個xiao副廳嗎?xiao兔崽子,你去nong個xiao副廳來給我瞧瞧。人家哪,就是比你強。你看看,人家比你大多少,人家是副廳級了,而且,是自個兒搞上去的。」喬遠山突然開口了,給了二兒子喬青陽一個板栗。

「我看不出他什麼比我強。」喬青陽見大伯在場,知道老頭子不會對自己怎麼樣,反嘴道。

「不比你強,人家現在去中央黨校『中青年傑出幹部提高班』學習進修提高了。聽說,還被定為副班長了。要知道,那個班配奮有1o名副部級幹部,以老帶新,不然,你有本事進去逛逛?而且……」喬遠山有點恨鐵不成鋼樣子,還擺了擺手,下邊的話沒說出來。

「進中央黨校啦?什麼時候來的,我怎麼不知道?」喬圓圓差點跳了起來。

「他沒跟你說?」喬遠山略顯有些意外,哼聲著拿眼看了nv兒喬圓圓一眼。表情有些複雜,而且,好像又略顯訝然。

「他肯定沒跟你說,哈哈,看來,人家,嗯嗯,沒啥把某公主放眼中嘛……」喬青陽一聽,頓時得意了起來,興哉得很。而且,言語中是話中有話譏諷起妹子來了,這廝難得抓到這種好機會的。

「他為什麼躲著我,爸,提高班什麼開學的?」喬圓圓來不及去度量二哥的尖酸刻薄,問起老爸來。

「開學一周多了。」喬遠山淡淡說道。

「一周多啦。」喬圓圓臉上驚訝一閃而逝,旋即,人沉默了起來,坐在沙上不吭聲了,而且,眼眶中隱隱有淚霧在滾了。

「圓圓,也許他很忙。你不知道,中央黨校管理很嚴格的,是不允許隨便請假的。他還年輕,到黨校去培訓提高,這是很好的機會。又是第一次,機會不容易。遠山,這次機會是你給他的吧。看來,你還是有些不忍心是不是?」喬橫山呵呵笑道,看了侄nv喬圓圓一眼,臉上,略顯曖昧。

喬圓圓一聽,那臉一線,不過,立即支起了耳朵,眼睛盯著老爸,如果真是老爸乾的,那說明老爸這人對葉凡是面冷而暗中欣賞,刀子嘴豆腐心罷了。無非是希望葉凡能進步,喬圓圓尋思著心思自然又看到了希望。

「不是,跟我沒關係。」喬遠山堅決的搖了搖頭,掃了nv兒一眼,又說道,「即便是一點暗示都沒有。」

「肯定是鳳傾那個丫頭片子乾的,哼1喬圓圓終於冒酸水了,再也忍不住了,那臉酸森森的快成醋溜白菜了。

「不是鳳家乾的,我也正納悶,後來一打聽,才知道是趙昌山點名給的名額,這老趙家,倒真會用心了。」喬遠山立即否決了。

「趙四,哼1喬圓圓酸味很濃的,居然又怪罪到趙四頭上了。在她心中,認為老趙家沒有理由給葉凡nong這麼重要的名額的。葉凡不來求自己,倒是去問趙四,喬圓圓有咱被邊緣化的感覺。

「老趙家還真是捨得,聽說這次名額一個省就兩個,粵東大省也不過三個名額。萬千官員搶破頭,機會太難得了。開學那天聽說鎮主席也親自去過了。」喬橫山淡淡說道,頗為有些感嘆。

「嗯,就是我們中組部也派出了三名廳級幹部,競爭ji烈啊,絲毫不輸給提拔正廳級幹部架勢。為此,中組部部委會還討論jiao流過才拍板了下來。」喬遠山也有些苦澀的搖了搖頭。

「僧多官少,能逮到一個機會不容易,而且,這次的機會更重要一些。不過,遠山,空成能進去應該是你給爭取的吧?」喬橫山淡淡說道。

「嗯,空成也差點落眩他都45了,再不進步一爬到5o就沒戲了。到現在在浦海市也不過一個排名最末的副市長,想進入常委會都難。」喬遠山點了點頭,點上一隻根bsp喬空成是喬遠山的遠方堂弟,『中青提高班』組織委員,現在浦海市任副市長。

「嗯,咱們老喬家能進入副部的人不多,加上你我,不到一隻巴掌數。有二位同志年齡太大了,估計沒多少機會了。倒是空成,才45,還是有機會的,咱們推他一把,再努把力氣,也許走到正部位置還有可能。」喬橫山點了點頭,看了弟弟一眼,又說道,「不過,趙家這次的表現有些詭異?」

謝謝以下兩位兄弟打賞:

『義烏東鵬』

『eiddy』。

啊,咋的月票才兩張??